第4217章 原始符文

第4217章 原始符文

一枚符文的輪廓浮現,卻能夠讓血陣內那恐怖至極的生靈為之安靜。

夏祖無心震驚,猛然吐一口永恆之血,入那血陣內。

隆隆隆……

血陣逐漸合攏,最終,徹底合閉。

夏祖如若無力般,癱坐地面,的身,滿傷口。

一旁的秦軒還凝聚符文輪廓,但彷彿再次深陷其,只稍許間,秦軒便從其清醒。

夏祖望着那符文的輪廓,的眼神驚疑定,難以置信,甚至最終,的眼神也搖擺定。

當那符文散,秦軒緩緩吐一口氣,只嘗試,以未知對未知。

看,結果超了的想像。

「知,什麼?」秦軒看向夏祖,夏祖的神情眼,一目了然。

夏祖沉默,並未回應着秦軒,而恢復傷勢。

作為永恆級的存,夏祖身的傷口恢復的極快,當然,只表面。

永恆之力與永恆之軀想凝鍊並非輕易之事,都能如秦軒般,以輕易復原。

「秦長青,欠兩情了!」夏祖望着正盤坐的秦軒,緩緩:「想怎麼還!?」

「若能輕易償還,那便情了。」秦軒眼睜,回應。

夏祖眼眸深邃的望着秦軒,隨之,:「之臨摹的那符文,應該最初古文,古所創,一切法的源頭。」

「後者一切的文字,法,規則,都從最初古文之衍生而,甚至便朽者與永恆者都會相信,對於始古原墟的生靈而言,只傳說。」

「但如今,看並非傳說了。」

「最初古文存的!」

秦軒才緩緩睜眼,淡笑:「最初古文,更喜歡稱其為原始符文。」

「差一點,也其迷失,好僥倖從其走。」

「那血陣內的存,什麼?」

金帝始皇之軀,二四目相對。

隨之,夏祖也曾掩飾,緩緩開口,「一尊古始皇的屍體,屍體化凶,機緣巧合之,以手段將其封印其,助破敵。」

「破敵也破己,什麼玄妙的手段。」

秦軒眼眸微凝,所預料,卻曾想,夏祖居然能夠掌握始皇的屍體。

「如何進入到里的?」秦軒淡淡:「里始皇葬地,始皇都進無,此,怕別目的吧。」

番話,卻讓夏祖愣住了,狐疑的看着秦軒,隨之,又彷彿像想到了什麼,最終,眼精芒閃爍。

「里的變動,引起的!?」

「原如此,最初古文,難怪!」

夏祖如若恍然悟,秦軒的眉頭卻微微皺起。

夏祖笑了,看着秦軒,:「怕還知,始皇葬地內的死氣爆發了,蔓延向了整始古原。」

「古墟,近乎一州之地破碎,無盡的死氣從其溢散而,九聖皇同手鎮壓,才將其鎮壓住。」

「九聖皇發佈懸賞,若能夠解決死氣源頭,九聖皇將會拿九種絕世珍寶。」

說到里,夏祖笑的似乎開心了。

「而一切,意外的話,因而起吧?」

「知怎麼觸動了最初古文,然後導致始皇葬地的崩亂。」

「哈哈哈,那九蠢貨,怎麼也想到,居然源頭會!

夏祖笑的暢快淋漓,像的喜事一樣。

似乎,對於那九聖皇,滿惡意,恨得那九聖皇得好死一般。

秦軒也算明白了一些,神情也略古怪。

此非之,若非那一尊詭異生靈將其拖入其,也會造就如此磨難,連九聖皇都同手,見死氣之怖,超乎想像。

「那麼,,想尋找死氣之源,遏制死氣?」秦軒淡淡:「想,應會如此。」

「自然會!」夏祖冷笑一聲,「里埋葬著許多秘密,探查一番。」

「尤其里,濁古誕生的源頭,裏面定然玄妙。」

「秦長青,既然遇到了,若同行,身似運,與同行,固然兇險,卻絕會少卻好處。」

秦軒啞然失笑,微微搖頭。

「倒高看!」

夏祖卻搖頭,凝視着秦軒,細細的打量著。

「具始皇軀如今應該能夠撼動的,連溢散之力,都足以固定空,一尊始皇實力定然強。」

「裏面的好處,也應該得到的差多了吧!、」

秦軒一笑,置與否。

夏祖也廢話,直接起身,「若願意與同行,那就隨,始皇葬地,也未曾。」

音落,便騰空而起,隻身入那茫茫死氣之。

秦軒望着夏祖的背影,隨之,也便踏步,夏祖的身後而。

死氣之,四周,一光暈浮現二的面,里,就像蜂窩的內部。

每一光暈,彷彿都代表一世界,每一世界內存什麼,誰也無從知曉。

或許如之詭異生靈那般怖,也或許金帝始皇般強的始皇坐化之地。

但相同的,光暈的四周,死氣如同沸水一般沸騰著,便永恆級的存,里,也絕對撐一炷香的間。

夏祖當機立斷,便選擇一處而入。

秦軒隨後而至,與夏祖同行。

入那光暈之,頃刻間,便極致寒冷,與九之風呼嘯。

二身高空之,而的面,卻一片雲海,方浩瀚的星空。

雲海盡頭,一尊巍峨的生靈半跪,的身軀,滿歲月的斑駁,身,九兵刃將其貫穿。

刀、槍、箭、斧、鉞、叉、矛、箭、箭!

九兵器,貫穿身軀,卻也未能夠斬身軀的屈,一尊生靈,一雙巨角如同傲立地,一雙眸子,怒視着什麼。

「始皇生靈!」

夏祖似乎鬆了一口氣,「至少,情況會壞!」

秦軒的目光,卻看到了遠處的一尊生靈,眼眸輕輕一動。

「未必!」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重生之都市狂仙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重生之都市狂仙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17章 原始符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