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莫日根

第一百零七章 莫日根

天水塞之戰雙方投入的兵力總計近五十萬,如果把民夫也計算進去,幾乎可以接近百萬。如此規模龐大的戰爭,讓原本棲息於此的鳥獸徹底失去生存空間。大隊人馬穿行

於密林、草叢之中,也不用擔心有驚動鳥雀,暴露行蹤。

莫日根帶著父親為自己精心挑選的兩千神狸精騎,也是藉助了這方面的掩護,繞天水塞而過直插南曜軍背後。蘇利耶當年協助哈梵叛亂擒殺荼狐,事成之後論功行賞自然扶搖直上,如今已是草原上炙手可熱的大人物。即便是其他各部的酋長對於蘇利耶也是明讓三分暗讓五分,不

敢與他抗衡。蘇利耶子嗣單薄,只有莫日根一個兒子。哪怕這個兒子相貌性都不似自己,依舊傾注大量心血栽培,希望兒子將來可以繼承自己的部族權勢,乃至更進一步,讓家族成為

整個天下的控制者之一。莫日根北人南相,長身玉面修眉郎目,相貌俊朗文武雙全,不知是多少草原女子的理想情郎。蘇利耶甚至想過讓兒子迎娶多狸,讓自己的後代成為天下共主。可是不知怎得,不管是莫日根還是多狸都對這件事毫無興趣,固然多狸對莫日根敬而遠之以兄長相待,莫日根也只是對托婭情有獨鐘不曾迷戀多狸的絕色。蘇利耶無力約束,只能聽

之任之。乃至這次劫糧行動,蘇利耶也是全力反對,但是阻止不了,只能盡自己所能選拔精銳士兵,保證兒子的安全。作為大汗直屬衛隊,虎衛、熊衛都是神狸軍事力量里位於頂端的存在。在這些年裡,蘇利耶靠著權勢擴充實力,讓熊衛的兵力遠遠超出正常編製,兵馬來源也不單純是神狸,其他各部落的精銳一樣有可能被徵召。在各部落勇士里選拔出的這些士兵,無一不是弓馬嫻熟武藝高強,而且對於蘇利耶也絕對忠心。哪怕此刻真殺出大批伏兵,他

們也會潑出性命殺一條血路,保護自家主將撤離。對比手下的緊張,莫日根倒是顯得十分悠閑。身上穿著一身上好絲質短衫,頭髮包在一起冠以巾幘,手中馬鞭輕揮。從相貌到氣質既看不出半點神狸人模樣,反倒像極了

南曜諸國的紈絝子弟。莫日根確實不緊張,甚至覺得有些好笑。父親也好多狸也罷包括那位聖巫哈梵在內,他們都太謹慎,也對南曜了解的太少。他們眼中的大燕,還是當年那個三征草原,打得神狸拱手投降的強國。他們心中的南曜,也是那個人口眾多精兵猛將無數的龐然大物。縱然不得不帶兵挑戰,心裡多少也對其存有忌憚,所以每個行動都謹小慎微,生

怕被對手抓住破綻吃大虧。他們真應該多往南曜走走,然後就會知道對手的真正模樣。莫日根回想著之前自己私入天京城的情景,那富麗堂皇的建築,可口佳肴醇香美酒,還有遠比美酒佳肴更迷人

的嫵媚嬌娘,都讓人念念難忘。哪怕因此被父親一頓毒打,他也認為非常值得。

當然,最大的收穫既不是美酒佳肴金銀珠寶,更不是如花美人,而是自己看到了一個真正的大燕。不同於老輩傳說中那個強大的帝國,也不是普通牧民口中那個無能怯懦的膽小鬼國家。在他看來,燕國確實強大,但並非不可戰勝。它就像是一個巨人,力大無窮身體強

壯,但是行動遲緩頭腦愚笨,並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身體。實際做出的動作往往和想法相違背,一拳下去固然能把對手打成肉泥,可過於呆板的動作往往導致攻擊落空。多狸的劫糧戰術乃是絕密,除了哈梵、托婭外其他人並不知情,可莫日根硬是憑著蛛絲馬跡以及自己對兵法的了解,推測出多狸要採用的戰術。他讀書識字,搜羅了南曜

所有存世的兵書,也通讀南曜國史。在莫日根看來,如果連這些都做不到,根本就不可能戰勝南曜。即便打了勝仗,也無法有效控制,早晚還是要被趕出去。劉威揚的窮兵黷武政策,讓大燕民間群情激憤,整個國家處於高度危險之中。雖然烏合之眾的叛軍不足以掀翻大燕龍椅,但足以令這個巨人雙足潰爛不良於行,這樣的巨

人再怎麼有力,也很難戰勝迅捷如狼的神狸。只要打掉無定和神策二軍,大燕就完了。他在天京之行中了解到,大燕這些年的軍事發展比較畸形,燕皇以真金白銀編練新軍,導致資源過分集中。只要把這兩支精銳解

決,大燕國內就沒有像樣的部隊。尤其是在士氣上,更是毀滅性打擊。劉威揚的信心會被徹底摧毀,即便是有幾十萬紙面部隊,也起不到維護朝廷權威的作用。不但要戰勝兩支部隊,還要把他們全殲在草原上!自從得知無定、神策兩軍出陣后,莫日根就堅定了這個念頭。他在家中反覆推敲多次,要想實現這個目的,最好的辦法

就是絕糧。讓這些沒見過血也沒吃過苦的老爺兵挨餓,很快就能讓他們土崩瓦解。

執行這個任務,自然非自己莫屬。只有自己知道這一切該怎麼做,又該怎麼保全自己。莫日根見過大燕官僚的做派,對於此行並沒覺得有多危險。神策、無定兩軍確實很強,可是他們只強在正面戰陣。自己又不是和他們硬拼,兩支軍隊再強也沒意義。由於莫國丈父子把持朝堂賣官鬻爵,大燕地方官吏六成以上都出自這對父子門下。其當官靠的不是才幹而是財力,當官之後想的也是回本而不是為朝廷出力。這就導致他們和

下面實際處於對立狀態,官員與百姓立場相左,對於自己所轄地方也缺少了解。包括邊軍在內,實際大多數基層士兵也貪財怠惰,有天水塞頂在前面,自己沒有壓力,對於職責就不會看重。邊地無數小徑,地方官大多不知。相對認路的邊軍,也懶得

貓在這種地方受苦。由於這些年劉威揚打壓商貿,邊地商賈變少,攔路設卡抽分往往無利可圖。這些由商隊踩出來的小路根本沒人守,自己可以放心往來。再者,就是大燕的上層也是自己的好助手。莫日根已經打聽清楚,這次是太子與二皇子共同從軍,這簡直是天賜良機。這兩個人的矛盾乃是天京百姓都知道的事實,讓兩人一起出征,他們的心思只會放在互相掣肘防備上,而不是戰陣。再說幾十萬人馬的軍糧開銷這是多大一塊肥肉,那位以貪財聞名的國舅絕不可能放過。上位者忙著爭鬥

、中飽,根本不會想到有人會來斷糧道。等到自己先劫了糧食,再去界牌關鬧一鬧。不需要打破關城,只要在關外轉一圈,就能嚇得燕軍魂飛魄散。各路部隊會發瘋一樣保護太子,那位二皇子更可能趁機興風作

浪,誰又顧得上自己這支人馬?上次進南曜的時候,他與幾支馬賊已經建立了關係。襲擊糧草之後,再和他們會合,靠著軟硬兼施手段把他們控制在掌中,大概能湊出五千兵力。有這支人馬在手,大可

以成為一支威脅燕軍後方的奇兵,不但不會覆滅反倒可能起到以弱勝強作用。

當然要做到這些並不容易,必須有過人的謀略以及極為出色的用兵手腕,確保部隊能夠時刻在掌握之中。除了自己,誰又能做到這些?莫日根相信,當自己再回到神狸時,必然得到英雄的待遇。多狸是神狸的月亮,自己不想與她爭輝。但是自己可以做一顆最亮的星,始終輔佐著這輪明月。當年哈桑克手下也有開國四功勛,自己何嘗不能做這個時代的四大功臣之一?父親終歸是腦筋太死,只想要自己做多狸的丈夫,卻不想想那種女人又怎會允許丈夫凌駕於自己之上?如

果想要建立功業,理應是做戰友而不是做夫妻。何況多狸雖美,卻過於冰冷,何如托婭?他摸著胸前懸挂的狼牙掛墜,臉上露出一絲微笑。這是托婭求多狸施展的同心咒,其作用就是感知愛人的大致情況。法力持續時間有限,大概一百天左右就會消散。那時

侯自己應該已經和她重逢,和她並馬入關,於南曜大地縱橫馳騁,他日在天京城內成婚。

身邊幾個軍兵笑道:「我們的莫日根一定是在想托婭,否則怎麼會笑得這麼甜?」

「是啊!你們趕快生幾個娃娃,讓蘇利耶統領也高興一下!」

莫日根朝他們一笑並沒有發作。兩千輕騎行動,做不作聲都沒什麼區別。如果南曜有斥候,肯定能看見。如果沒有再怎麼說笑也沒關係。

托神狸的福,那些斥候都在天水塞外忙著互相砍殺,沒人顧得上自己。自己的行動絕對隱秘……

他正想著,忽然心頭一動,舉頭望向空中。頭上樹蔭遮蔽,也看不清什麼。幾個軍官問道:「您在看什麼?」

「天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飛過去?」

「東西?什麼東西?」一個軍官納悶問道。

另一個軍官哈哈大笑:「到底是第一次出征,心裡還是害怕吧?這麼多人一起走動,什麼鳥獸都嚇跑了,哪裡會有東西飛過去?」莫日根一笑:「或許是我聽錯了,別管他,我們繼續走。」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莫日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