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河畔會盟

第十一章 河畔會盟

看到荼狐真情流露,劉威揚心中感慨,微笑著說道:「舅兄,盈兒過得好不好,我這當妹婿的說了可不算,你親自問問不就知道了?」

「呃?」荼狐一抹大鬍子,忽然驚喜說道:「你是說,你這次把我妹子帶來了?」

劉威揚呵呵一笑,放下酒碗來,向旁邊使了個眼色。

荼狐疑惑地一扭頭,登時露出驚喜之色,說道:「妹子!」

只見岸邊的荼盈穿著一襲寶石藍的長裙,懷裡抱著襁褓,沿著踏板浮橋走上紅毯,長長的披風拖曳出好長,在兩側後面,八名宮娥款款而行。

荼狐顧不得什麼禮法,直接站起來就向妹子跑過去。劉威揚急忙拉住他說道:「舅兄小心一點,荼盈剛剛分娩,可禁不起你的熊抱。」

荼狐眼睛一亮,連聲說道:「真的!我有外甥了?哈哈哈!太好了!」

說著,他幾乎是手舞足蹈地跑到妹子荼盈的面前,看到明艷照人的妹妹,荼狐本能地想要習慣「熊抱」一下妹妹,但卻又忽然停滯下來,眼中閃過異彩。這幾年不見,妹妹荼盈已不再是那個像小鹿樣靈動,格桑花般嬌艷的女孩兒了,卻而代之的卻是一副雍容華貴的氣息,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無不帶著一股高貴聖潔的氣息

,令人自慚形穢。

「哥哥!」荼盈眼圈兒微紅,斂衽行了一禮。

看著妹妹的模樣,荼狐的眼眶有些發熱,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用力拍了拍荼盈的肩膀:「妹子,你嫁出去這幾年,也學會不少禮數了,好,好……」

說著他不經意地一甩頭,擦拭了一下眼角,搓了搓手說道:「妹妹,你剛剛分娩,我那小外甥呢?」

荼盈嫣然一笑,從一旁宮女的懷裡接過襁褓來說道:「哥哥你看,你的小外甥好不好?」

荼狐看著襁褓之中的孩子,歡喜地一根勁兒地搓手:「哎呀,瞧這小人兒,這個俊俏。可稀罕死個人兒。」

看著熊一樣的哥哥不停地搓著大手,圍著孩子團團轉的局促模樣,荼盈忍不住笑了起來,和一旁的劉威揚目光一觸,兩人不由相視甜蜜一笑。

看著襁褓中的孩子,荼狐恨不得把身上最好的東西給這個小外甥,他二話沒說就把脖子上一串項鏈摘下來,就要給小外甥套上。

這串項鏈是他脖子上最沉重的項鏈,上面拴滿了各色寶石,最下面的寶石足足有巴掌大小。

「哥——」荼盈嗔怪地攔住他說道:「這麼大的鏈子,你想累死你的小外甥啊!」

「那——那就這個!」荼狐二話沒說把大拇指上的祖母綠扳指擼下來,要給小外甥戴上,荼盈一個旋身避開了,沒好氣地說道:「你著扳指都差不多能給他當手鐲了!」

劉威揚笑著走了過來,說道:「盈兒,這是舅兄一番好意,先替他收著吧。就當是皇兒將來的成年禮了。」

他接過這扳指和項鏈,逗了下襁褓中的皇兒,說道:「皇兒,看你舅舅多疼你,將來可要好好孝敬舅舅喲。」

襁褓中的皇子發出啊啊的叫聲,小手不停地抓著荼狐的大鬍鬚,逗得劉威揚哈哈大笑。

荼狐疼愛地看著懷裡的孩子,任由孩子抓玩著自己的鬍鬚,他臉上忽然泛起一抹暈紅,抱起孩子來胡騎方向走去。

看到荼狐的動作之後,一直關注會盟的胡騎們齊刷刷向他看來。荼狐懷裡抱著皇子,高聲說話:「本王,已經娶了六房夫人,至今一無所出。王位後繼無人,諸部忐忑不安。現在,本王的胞妹,同樣擁有王族血脈的荼盈,已經為本王誕

下一個外甥。」

背後的荼盈忽然察覺畫風有些不對,眉頭微微一蹙,想要舉步上前阻止,卻被劉威揚一把拉住,並向她輕輕搖了搖頭。

荼狐高聲說話:「本王宣布,若是本王未來依舊沒有子嗣,吾妹荼盈之子,將會繼承我的位子,成為草原之王!」

話音剛落的荼狐在高台上,高高地舉著襁褓,陽光為他和襁褓,鍍上了一層金邊,剎那間光芒四射。

神狸部落的大軍在將領們的率領下,紛紛單膝跪地,右手撫胸,左手持兵器,齊聲高呼:「謹遵我王意旨!」

燕國一方的隨從將領錯愕相顧,神情詫異。大將魚世恩一臉驚訝,自語:「我燕國皇子,是絕不跑去給世代敵人的部落當王的!他是我們大燕光明正大的皇子。」大總管莫清江站在另一側,沒有理會魚世恩的自言自

語,反而陰沉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燕皇劉威揚也一臉的錯愕,荼盈著急地看向劉威揚:「皇上,你看我這嘴上沒把門的哥哥……」劉威揚立刻就從錯愕中反應過來,他笑著握住荼盈的柔荑,說道:「兩國若能永睦友好,便是送出一個兒子,也是值得的。何況,將來兩國若親如一家,我們的兒子,還是

可以時常相見的。」此時荼狐正抱著襁褓走回來,聽到劉威揚這番話,心中十分開心:「妹婿說的好!我幼年時,曾往西方遊歷,那裡諸邦國之間互相聯姻,沒有子嗣的君主,就常以姻親之國

的子嗣來繼承他的江山,要不然,我還想不到這樣的好主意。哈哈哈……」

劉威揚微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舅兄這火霹靂的性子,事先也不商量一聲,倒把我嚇了一跳。」

荼狐掂了掂皇子,嘿嘿乾笑說道:「妹子,我膝下無子,如今看見你的孩子,就跟看見我親生的一樣。」荼盈沒好氣地走過去,一把奪過了皇兒,轉身就離開這裡,荼狐卻毫不在意,豪爽地大笑道:「妹婿莫怪,我這大舅哥兒,一會兒好好敬你兩杯,給你接風、壓驚。哈哈…

…」

荼狐左右看看一下,一抹大鬍子,詢問劉威揚:「咱們是去我的王帳,還是去你的行宮?」

劉威揚笑著說道:「還是去我的無定城吧!盈兒剛剛生產,無定城中,可以休息好些。請~」

「那行!」荼狐一心只為妹妹著想,毫不猶豫的一揮手:「咱們走!」跟著劉威揚往燕國一岸走去。

神狸將領可被眼前這一幕深深震驚,看著跟著燕帝遠去的荼狐,領隊的將領有些不滿的說:「建交哪有隻去一方營帳的道理?我看咱們荼王是越來越糊塗了。」

他沒成想自己小聲的一句話,竟引得周圍一圈士兵的不滿,他們個個面露不悅。其中身邊的一個手下更是附和道:「將領,不如我們去提醒荼王一下?」

將領發覺自己的一句抱怨引得大家的共鳴,急忙扭轉語氣:「荼王是神狸部落永遠的王,他自有他的道理!」

眾人聽命后,紛紛閉嘴。氣氛卻顯得頗為詭異。行宮中,劉威揚與荼狐並肩坐在上首,二人面前都擺著單人的矮几酒宴。兩國的一些將領分別在左右就坐,每人面前一張矮几,陳列著酒菜。魚世恩坐在燕國將領最上首

的位置。莫清江抱著拂塵站在一角,王景等宮娥太監不時傳菜、上酒。

眾人都興緻高高,劉威揚更是主動舉杯,聲音嘹亮:「兩國盟好已成,功在千秋!利在萬代!大家今日盡可開懷暢飲,為慶祝聯盟建成!」

荼狐也被燕帝語氣所感,舉起酒杯高聲說道:「今日開心!咱們不醉不歸!」兩國將領間紛紛捧杯,向對面的將領敬酒,一時之間,帳內一片和諧之景。

荼狐喝了一大碗酒,抹抹鬍鬚上的酒漬,大聲地說道:「妹夫,我那小外甥,可已有了名字啊?」

劉威揚手扶著下巴,緩緩說道:「朕已經想好了名字,朕的長子叫宸英,次子叫宸豪,這三子嘛,就叫宸瑞吧。」

荼狐手中舉著酒:「宸瑞!劉宸瑞!你們中原人取名就是文雅!哈哈哈…」將手中的酒一飲而盡。總管莫清江正在點頭哈腰,滿臉訕笑地伺候燕帝,聽到這句話后,忽然眼珠一轉,端著盤果的王景正好走過身邊,他立刻就拽住了他,吩咐說道:「皇上為三皇子取好了名

字呢,還不快去稟報皇妃娘娘,報個喜?」

正在擺弄水果的王景,慌忙地下意識應答:「啊?是!是是是……」

趕緊把果盤放到一旁一位將軍案上,快步跑了出去,嘴中一直念著三皇子的名字:「宸瑞,宸瑞,皇上給三皇子起名宸瑞……皇上給三皇子起名宸瑞……」

一邊念叨著一邊匆匆地向後跑去。劉威揚和荼狐相視大笑,舉杯相互一碰,異口同聲:「干!」捧杯飲酒。行宮裡觥籌交錯。眾人輪番來敬酒,荼狐為人極其貪杯,如今又是燕國美酒,接連幾圈下來之後,

已有了明顯的醉意,劉威揚卻依舊笑吟吟的十分清醒。

荼狐已喝的半醉,含糊不清地說道:「妹……妹婿,我……我已經派……派人去王陵了。」

劉威揚心頭怵地一驚,說道:「什麼?墨門武者尚未趕到,你怎麼擅自行動了?」半癱在桌前的荼狐不以為然地大手一揮,說道:「誒!墨門武者,有什麼了不起的。我……我派出了獅衛、虎衛和熊衛三支勁旅,難道還拿不下他們?」說到這裡,他繼而抓過酒壺為自己斟酒:「別擔心,那些巫師,要想施展強大一點的巫術,就得準備法器,吟誦咒語,所以啊,得……得離人遠遠兒的。一旦被……被武士接近,再大的本事都…

…沒用的!哈哈……」

劉威揚蹙著眉頭,微微搖頭說道:「如此大事,終究還是謹慎些的好。你真是太莽撞了。」

荼狐似乎被這句話驚醒,從桌上爬起:「莽撞?」

指著劉威揚,醉態可掬:「你……等著,等我回去,就能……就能接到巫師們被一網打盡的好消息。」說完酒重重的倒在桌子上,然後鼾聲四起。

看著荼狐大醉的姿態,劉威揚不由苦笑地搖了搖頭,自己明明知道舅兄是個什麼得性,卻要將這件大事託付給他,哎……

搖了搖頭,將心頭一絲不安甩去,對莫清江說:「你派人照顧好荼王,朕去看看盈兒。」

莫清江連聲說道:「奴婢遵命!」劉威揚嘆息一聲,大袖一揮,頭也不回的走出行宮。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河畔會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