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混戰

第一百一十九章 混戰

連夜行軍加上攻城鏖戰,至此時天色漸漸已經泛白。多狸的面具在晨光中顯得越發猙獰。楊陌卻全無懼色,縱身躲開多狸的衝擊,笑道:「這麼丑的面具你也戴,莫非你本

人更丑?」多狸並不答話,鎖鏈如游蛇奇襲楊陌下顎空門,楊陌不得不后翻躲開,卻在半空中神出鬼沒的抽出一箭,落地而發,多狸側頭閃過。楊陌將攬月弓拆分為刀,嘴上輕笑著

,眼睛卻始終盯著那根冰血鏈。面具之下,多狸同樣也微微泛起笑意。一滴血順著多狸的指尖,滴落在鎖鏈血器之上。不等楊陌警覺後退,多狸右手一甩,顏色轉為赤紅的鎖鏈在空中打了個響鞭,剎那

間,四周火焰暴起,熊熊燃燒。曹預居中調度,王祐站在一旁。就在第一輪攻擊開始時,王祐就悄無聲息地撤下來,沒被任何人發現。經過上次的冒險,王祐已經變得格外謹慎,不會輕易拚命。他只注

意聽著曹預的命令:「辰字營,卯字營,守住西北空缺!」

「子字營,援助武者,截殺神狸!」

「午字營,準備弓弩!退守西南寨樓!」王祐聽到曹預布置,心中也不由慶幸。當日若是真把這人像過去那樣處死,大燕就損失了一個將才。有這等名將手腕再加上墨門武者,天水塞雖破但是不至於失守,這一

點不必擔心。倒是楊陌對上那個怪人,可能全身而退?畢竟是同過生死之人,況且王祐心裡,也破天荒地把楊陌認可為朋友。哪怕他輕佻狂妄惹事生非,但是在王祐心裡還是認為他有資格做自己的朋友。若是就這麼死了,未

免有些可惜。鼓樓是城中最高建築,甚至高過城牆。居高臨下,於前線情形可以看得清楚。眼見楊陌苦戰那個神秘人,王祐心裡頗為擔憂,可要是出手相助……卻又怎麼也邁不開腿。朋

友再珍貴,也不如皇位,為了大位,自己決不能死!

就在此時,忽然戰場上形式一變,已經有兩人加入戰團為楊陌護法,王祐心頭一松,隨後又暗笑自己杞人憂天。堂堂矩子之子,自然有人護持,自己又何必為他人擔憂。趕來兩人一是邵華,一是岑霜。邵華手持一條透體翠綠的長棍,岑霜則是一桿長槍。所謂月刀年劍一輩子槍,槍棍這類兵器易學難精,一旦練成也是威力無窮。多狸手中

項鏈固然威力無窮,可是一旦被這兵器纏上勢必陷入力量比拼,這自然不是多狸所想。在平時,她可以利用自己的巫術,出其不意,但是她發現此時自己的巫術效果大受影響,似乎被什麼東西克制。楊陌卻得以抽身出來,重新組合起攬月弓,利用強弓的射

程和勁力,令多狸必須分心提防。

一時間,多狸竟被這三人的組合,殺得只有招架之功。「該死的!」多狸心急如焚,她也知道現在戰況焦灼,本以為放手一搏,可以和這個墨門少年分個高下,順便為精銳再次衝鋒打開通路。誰想到墨門武者如此難纏,自己竟

然處於被動!陡然間,鼓樓上的無定軍戰鼓,如雷鳴般響起,伴隨著的,是一聲聲呼號,城中此起彼伏,處處可聞。托婭聽聞這戰鼓和呼號,心裡暗自吃驚。打到這個地步,無定軍的

軍心不但沒有被摧垮,反而重整旗鼓,士氣如虹,對神狸來說絕不是好事。這一戰,本質上就是打個突襲,利用新到手的墨門攻城炮,打無定軍一個措手不及。然而現在……該是調整戰術的時候了!托婭信手斬下一個無定軍士兵的頭顱,剛要號令

龍衛重整隊形,忽然瞳孔一縮:多狸竟然衝上了第一線,還處在苦戰之中!

多狸揮動鎖鏈,火光迸發,逼退邵華與岑霜,卻又一次被楊陌的勁箭擋下。不由得恨聲道:「你就只會在遠處放箭,莫非是被我殺的膽寒了?」楊陌卻是一笑,他清楚戰局的變化,無定軍和墨門合作,已經扛住了神狸的突然衝擊。別看城牆破了,可是有墨門層出不窮的利器再加上早有準備的無定軍,這幾萬的神

狸軍翻不起風浪來。

而他楊陌,只要能拖住這個神狸軍中的重要人物,就是一大功!「話說,咱們都第二次交手了,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聽說神狸部落,現在是掌握在一個年輕的女巫手中,莫非就是你嗎?」楊陌不但不生氣,還好整以暇地和多狸聊起

天來。「納命來!」托婭橫空而出,楊陌大吃一驚,連忙將弓化為刀,架住了這一刀。可是托婭出刀之前已經施加了咒語,刀上陡然多出一層火焰。隨著兵器交擊,團團火焰朝楊

陌頭上身上飛去。隨後楊陌寶刀刀柄閃亮,火焰悉數熄滅。饒是如此,楊陌也是被嚇得不輕。

托婭對楊陌恨之入骨,出手便是不顧性命地攻殺,連邵華、岑霜都有些納悶,不知楊陌如何得罪了這神狸女人,甚至其不惜同歸於盡也要殺死楊陌。「這裡交給我,大巫請去指揮全軍!」托婭心知多狸最擅長巫術,縱然這種戰場上一人巫術難以逆轉強弱,單總比衝鋒陷陣有用。多狸點頭,轉身就走。可是邵華、岑霜卻

放她不過。兩人棍槍齊施,多狸只能左右閃避。就在這時陡然聽見托婭驚怒交集的呼喊:「小心!」

多狸本能地一轉頭,卻只見雪亮刀光已經撲到面門!她連忙竭盡全力朝後仰去,只覺得下巴上一涼,刀光在面前劃了一個弧度,又飛了回去,落在楊陌的手中。

「可惜!」楊陌收起彎刀,心中大為悔恨。這一刀本是十拿九穩,能砍下對方腦袋或是割斷喉嚨,為何失效了?

他自然不知,寶刀出手之時,多狸身上也冒出一層淡綠光芒,讓這必殺一刀失去了作用。

托婭不知多狸情形,大聲問道:「公主可好?」多狸也是驚魂甫定,這可以說是她平生距離死亡最近的一次。隨即,一聲輕響,多狸只覺得下巴上一陣清涼,她伸手摸去,發現自己的面具裂開了一個缺口。她心驚之下

連忙發出兩道巫火逼退邵華、岑霜,隨後道:「我沒事!」「公主?」楊陌挑了挑眉,又是公主,又是大巫的,這戴面具的女子,似乎真的很不一般呢……「咦,下巴還挺好看的嗎?」面具后的下巴,精巧白皙,似乎應該是一個美人的

下巴。多狸心中怒火油然而生,卻也有幾分異樣的情緒。在草原,還從沒有人能把她逼到這種程度,生死一線,那剎那,多狸的心中似乎領悟了什麼。但,形勢刻不容緩,她現

在,肩負的不是個人的榮辱,而是整個神狸部落的興亡。

回過神來的托婭,轉頭怒視著楊陌。這個少年殺死了自己的愛人,剛才又差點在自己面前殺了多狸!今日自己縱然是死,也要殺了他!

邵華此時一棍點至,托婭卻是不閃不避,被一棍戳中後背。她一口鮮血噴出正中刀身,只見刀上火焰暴漲,竟然從短兵變成燃燒的長刃!隨後朝著楊陌猛撲過去。

岑霜急呼:「這女人瘋了!阿陌小心!」

楊陌不直面其鋒,迅速拉開距離,用箭矢控制自己和托婭之間的距離,順便瞄了瞄周圍,發現多狸正轉身跑開,而一些離得近的龍衛則紛紛脫身,朝自己這邊衝過來。戰機!楊陌敏銳地發覺了神狸的破綻,原本城中是一片混戰,雙方都在竭力試圖控制局勢,然而都無法如願。但此刻,神狸戰線上的精銳龍衛,紛紛脫身轉移,就給原先

的戰線造成了很大的變數。

楊陌揮手從懷中掏出一個信號彈,一道橙色的火光衝天而起。正在鼓樓上眺望的王祐和曹預同時捕捉到了這個信號。

鼓樓上鼓聲再起,急如爆豆。天水塞內墨門武者與無定軍預備隊幾乎同時殺出,如同一把快刀,斬向神狸出現破綻的一側。

多狸正在後退,陡然聽見陣陣殺聲從遠處傳來,她凝神一聽,臉色頓時一變。楊陌在不遠處也發覺了戰局的變化,他哈哈大笑:「神狸公主!來不及了,聽見了嗎?你們這一戰,敗了!」他多狸猛地回頭,瞪視這剛剛差點要了她性命的少年。此刻,

她的怒火百倍於從前,因為楊陌雖然沒有殺死她,卻扼殺了她的願景。她想要獻給哈梵的禮物,天水塞,沒有了!

多狸反而冷靜了下來,哪怕怒火在她眼中燃燒:「戰勝戰敗,於你無關了……因為,你馬上就要死在這裡!」雙臂振處,兩道火鏈飛出,托婭也是厲嘯一聲,刀光再閃!楊陌怡然無懼,緊握著手中的攬月弓,雙箭連珠發出,大喝道:「那可不成,我答應過姐姐,要回去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一十九章 混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