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以退為進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以退為進

無定原山林之間,多狸駕馬長驅,身後托婭與殘餘龍衛警惕四周。前方戰報陸續送回,卡薩、蘇利耶所部與魚世恩的無定軍遭遇,雙方打成膠著。無定軍薑桂之性老而彌辣,能打得了惡戰苦戰,也忍得了傷亡。雖然以少敵多,但是陣型

完整士氣充足,反倒是卡薩、蘇利耶二人處境艱難。明知道自己的主力任務是打垮無定軍支援多狸,可是卻把仗打成夾生飯。

現在他們的處境是進不能消滅無定軍,退又退不下來。魚世恩可不是個好惹的,如果倉促撤退,非要被咬下一塊肉來不可。多狸皺眉道:「看來我終究還是小看了魚世恩。我們給他下餌,他也在給我們下餌。不惜把天水塞放空讓我們去打,就是為了先斬去一部。我們草原各部終究整合未久人心

不齊,臨陣之時人馬雖多,卻不能發揮出全部實力,否則魚世恩的人頭已經被砍下來了。」

托婭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沒什麼。魚世恩也是一股虛火,他兵行險著並不能真的損害我們主力,他所求的也只是一勝。」多狸冷哼一聲:「劉威揚好大喜功獨斷專行,以精兵出塞要的就是大捷。因此魚世恩急著一場勝利奠定聲望,否則便會有不測之禍。他這麼想,我偏不讓他如願。身為上將,他確實擅於對付正面刺來的長矛,卻不知有沒有本事應付身後暗算的匕

首。」

托婭納悶道:「大巫這是何意?」

「他要大捷,我們就不讓他如願。去看看有沒有追兵!」

時間不長,斥候便有回報:「一部輕騎還在緊追不捨。」多狸道:「我便知道如此。魚世恩很聰明,無定軍久經戰陣,所以留下來承擔最艱難的任務。神策軍未曾經過實戰,就給他們一個輕鬆差事,以便能鼓舞士氣。如果兩軍易位,我們就沒那麼容易逃脫,但是神策軍這時也要全軍覆沒。可惜魚世恩千算萬算還是沒有算到一點,那些神策軍太過年輕,打了勝仗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就算他們主帥

也約束不住,還是有人貪功追殺。這支人馬,我們就留下了!」

纏繞在多狸手上的破冰血鎖有暗紅色的漣漪蕩漾,她冷聲吩咐:「拿出手段來,讓神策軍知道我們的厲害!」

托婭沉首應答:「是」

身後六百柄卡拉沁彎刀如雪花反轉。龍紋微閃,似有龍吟。正快馬加鞭一往直前的神策軍中側翼,突然遭襲。六百龍衛牽引巫術互相共鳴,衝散了神策輕騎連成一線的陣勢,切割迂迴,林道之中,神狸巫術又有著先天的優勢,六

百龍衛步步踏出,藤蔓暴長,地面龜裂,神策輕騎大都馬失前蹄。

閃電般的交鋒過後,神策軍折損近百騎,龍衛卻無一傷亡。

多狸手中鎖鏈火光爆溢,破空如虹,火焰連成一線,從千軍中飛掠而過,神策軍再度方寸大亂。無定原上深秋乾燥,火勢蔓延,無疑拖延了神策軍重整旗鼓的速度。

一陣突襲,龍衛又在號角聲中呼嘯而去。留下神策軍一片混亂。耿中霄緊咬牙關,握著長矛的手上滿是鮮血。他與托婭交手三個回合,手臂就已經受了傷,若非親衛死命保護性命已然不保。這神狸女人何以如此驍勇?自己明明是追擊

,怎麼會變成這樣?在他看來,不管何等精銳的部隊,只要敗陣就沒法有效指揮,以訓練有素的騎兵銜尾追擊,敵人根本來不及組織抵抗。就算不能斬殺主將,起碼也能收穫大批首級。不想

他低估了多狸統兵能力,更低估了龍衛巫術神通。

其所率輕騎追殺之時士氣如虹,如今一遇挫折便有些不知所措,反倒是耿中霄控制不住軍隊,被騎兵裹挾著向下撤退。

如果論起傷亡,其實還是神狸損失更大一些。可是神策軍成軍首秀,卻也因此打了幾分折扣,讓所有神策軍兵都有些垂頭喪氣。另一邊多狸已經傳下命令,讓蘇利耶、卡薩整頓人馬後退,不必懼怕魚世恩追擊。天水塞大戰結束,魚世恩想要的已經得到,不會再緊追不放。他的無定軍同樣經不起折

損,一定會退。

果然,等多狸回到王帳篷時,卡薩、蘇利耶已經趕回。

卡薩狠狠道:「這些南蠻子,沒有一個好東西,一個比一個奸詐!」蘇利耶自從愛子死後,就始終是一副死人臉,此時也不例外。聲音冷漠如冰:「我們和南曜打了這麼多年,早知道他們奸詐了。說這些沒有用,如今重要的是趕快重整旗鼓

,再跟他們交鋒。」多狸背對眾人,淡然道:「我們這一敗,可見南曜實力尚存。不過,燕國人心不穩,兩位皇子爭權。只因我們大軍在外,他們才齊心抗敵,一旦沒有了我們的威脅,勢必相

互掣肘,甚至落井下石!先不忙再去攻城,我得好好想想。」卡薩蘇利耶聞言面面相覷,不知大巫有何計謀。多狸在帳中來回踱步,自言自語:「南曜同盟已經脆弱不堪,無定軍和神策軍之間的矛盾,表面上無非是誰取代誰,來抵擋

我神狸攻勢。背後卻是大燕內部的各個勢力角逐,也是兩位皇子的博弈。」

「抓住這其中的空隙,分化敵人,各個擊破!」多狸語氣輕輕,卻彷彿天下局勢盡在掌握。卡薩和蘇利耶面面相覷,看著侃侃而談的多狸,忽然想起了當年的哈梵也有無數個晚上,與這兩名心腹大將討論大局。多狸年

紀尚輕,卻從小受哈梵耳濡目染,自身更是天賦異稟,讓這兩名鞠躬盡瘁的老將有些欣慰,卡薩的語氣不自覺的緩和許多,俯首輕聲道:「大巫所言甚是。」多狸點了點頭,嘴角卻勾起了得意的微笑:「卡薩、蘇利耶,你二人傳我將令,全軍後撤百里,放棄兩成的牛羊牲畜,再丟掉一些帳篷旗幟,讓燕軍以為我們已經敗了。給

他們留出空閑才好內鬥。咱們也趕緊挑個好地方看戲!」

卡薩蘇利耶應聲退出王帳。多狸獨自一人,看著桌上那張破損的神狸面具,有些恍然。

此刻,天水塞內,無定軍的斥候將一本嶄新卻沾著些血污的賬本按在曹預的桌上。

曹預瞪著斥候,斥候低頭道:「小人已經查明,最新一批抵達神策軍的墨門攻城器械,並未在神策軍中停留……天水塞內,人來人往。神狸撤兵之後,天水塞的兵馬顧不上休整,就在墨門武者的幫助下,緊鑼密鼓地部署著全新的防禦工事。曹預走上剛剛修復的城樓,眺望著破敗的

北側城牆以及一片屍橫遍野的蒼涼戰場,怔怔出神。

背後傳來腳步聲,楊烈來到了城牆之上。曹預拱手行禮:「矩子。」

楊烈道:「這一戰能勝,全靠曹副帥指揮有方。楊某未能出力,實在慚愧。但願這次獲勝之後,神狸南曜可以坐下來商談,早點收兵止戈,讓百姓太平。」曹預搖頭道:「恐怕沒那麼容易。內賊不去,外患不平。身為武人,我要守住的不止是天水塞,更是這個國家。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但是我相信,自己是為了大燕

好。」

楊烈道:「副帥已經決定了?」

「沒錯。哪怕大帥見怪,我也顧不得那許多。還望矩子能夠成全。否則我手下的斥候死光,信也送不到天京。」

楊烈點點頭:「墨門不會介入南曜內務,此事墨門不會插手。」

「如此,就多謝了。」天水塞至天京城的驛道之上,三十里一站,一匹八百里加急無定軍驛卒策馬狂奔,跑死一匹馬便再換一匹馬,直朝天京城而去。同時,又有一匹驛卒,同樣也是換馬不換

人,帶著與無定軍驛卒截然不同的另一端消息,直奔天京城。當日晚些,又有一匹驛卒從北方無定原長驅直入……

奏報如紛飛的冬櫻花一般飛入宮中。

天水塞被神狸以墨門臼炮攻破,無定軍死守,城破而不失。

神策軍為天水塞解圍,耿中宵輕率三千輕騎孤軍深入,身負重傷,魚世恩手握重兵,見死不救。

神策軍中墨門器械無故失蹤,武者目擊神策車隊與神狸接觸,神策軍有通敵之嫌!外敵方去,神策無定兩軍的矛盾便被擺到了檯面上,更成了有心人彼此攻擊的工具。所謂武人如刀劍,這兩把利刃傷敵未久,便要傷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以退為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