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龍吼

第一百二十五章 龍吼

雲中城外試驗場上,龍吼大炮再次被架起來。其造型與上次沒什麼改變,依舊是一條巨龍形狀。尾端兩根巨大的柱子好似翅膀一樣展開,一頭撐著大地,一頭頂住炮座。龍口大張,不知從裡面噴射出的火焰將致敵人

與死地,還是把術宗麵皮焚燒殆盡。在火炮對面,則是作為標靶的石頭。石塊驗證過,確保為真。其厚度大約可以比擬牆磚,以墨門現有的攻城器械對上這種牆磚最好的辦法就是以火力殺傷守軍,然後用雲

梯攀附。如果執於摧毀城牆,難免受累不討好。陳思賢將引信插進炮管上的孔洞中,點燃火繩之後,飛速躲入矮牆之後。只聽得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傳出,猶如巨龍的咆哮。一團火球滾滾前進,如同烈日。剎那間地動

山搖,整個試驗場都似乎搖晃了一下,除了楊烈之外,包括洗星河在內身形都一陣搖晃。

硝煙散盡,龍吼大炮依舊矗立於原地,作為標靶的石塊則被轟得碎裂一地,這次的試炮終於成功了。

陳思賢從矮牆后跳起來,大吼大叫手舞足蹈,一把抱住洗星河:「成功了,師父,我們終於成功了!這就是龍吼巨炮啊!真正的龍吼!」」

「這玩意比想象的還厲害啊!」「有了它,我們墨門必然天下無敵!」人群中漸漸傳出議論的聲音。

隨著議論聲越來越大,冼星河收起了笑容,拍了拍陳思賢的肩膀,轉過身來,對著所有人說:「諸位!龍吼巨炮射程之內,便是我墨門的公理與正義!」

一時之間,掌聲再次響起。一向呆木的術者們,此時卻都欣喜若狂,向洗星河師徒送上最大的歡呼。楊烈搖搖頭並未說話,墨門的公理與正義從不是靠武力傳播。當日墨門初立之時,論及武力遠遜於天命王朝。最終以弱勝強,掃蕩天命拯救南耀,靠的是胸中浩然氣,以

及民心所向而不是武力。只是眼下大家都在興頭上,自己也不能掃眾人的興。再說有了這宗神兵,天水塞就更有把握。只是不知這種炮能否量產,所費幾何?單正在他思忖之時,洗星河已經迎著他走來,神色間帶著難以抑制的興奮與得意。「怎麼樣?你看到了吧?這便是術宗的手段。縱然矩子神劍無敵,可能一劍摧城?我早就說

過,人力可勝天。武技只是輔助,巫術則是旁門,唯有這機關術才是正道。只要將機關術發揚光大,凡人也可以挑戰神明!」楊烈搖頭道:「這是墨門的手段不是術宗。至於武、術之爭,我的態度始終如一。人各有所長,應該找到適合自己的路。強令所有人都學一樣,一如拔苗助長,有違天道。

「算了,我不想和你爭這些。我現在要說的是,我要去天水塞走一遭。這段時間雲中城就由你坐鎮吧。」

「你去天水塞我留下?」

洗星河點頭道:「當然!你難道以為我看不出你受了傷?墨門矩子理應是戰無不勝的神明,拖著受傷的軀殼到處轉,是怕丟人不夠?再說我們兩個都走,雲中誰能做主?」

「洗長老話雖不錯,可是你去天水塞所為何故?」

「當然是為了這大炮。這龍吼巨炮,是劃時代的武器,足以改變所有戰爭!我不去看著,你那些武者門生誰會使用?別糟踐了這寶貝!」

「新武器上戰場,都需要術者指導,這是墨門的規矩,從來沒有例外,我也沒有意見。可是這一門孤炮威力再大,又能發揮幾分力?」洗星河搖搖頭,示意楊烈向遠處走。走出一段距離后才道:「我當然知道一門炮不足逆轉乾坤。我要的也不是大燕橫掃神狸,而是要為龍吼大炮搜集數據。將來若要大量生

產,總要知道這武器的極限以及短板所在,才好查漏補缺有的放矢。」

楊烈眉頭一皺:「你要拿天水塞的將士做試驗品?」「我是拿神狸人當試驗品!當然,天水塞的士兵會承擔風險,但是他們承擔風險總好過墨門武者承擔風險不是么?這種事總要有人做,有現成的倒霉蛋,就不要讓自己人犧

牲。這有什麼不好?」

楊烈遲疑片刻,洗星河搶先道:「我意已決,三天之後就會帶龍吼炮上前線。我希望龍吼巨炮的成功,意味著墨門無需再依附於任何人。」

「浩然天地,正氣……」不等楊烈說完,洗星河抬手打斷他的話:「這些話師父說了很多年,我已經聽煩了,不用你再說一遍。你的浩然正氣能抵住幾發炮彈?這個時代要講道理,但是講道理的方

式不是用嘴巴,是用大炮,醒醒吧!我的矩子!」說完這話之後,洗星河掉轉身形,向著術者方向走去,風中傳來他的聲音:「一味當好人是沒用的,我不阻止你做大俠,你也不要阻止我。否則墨門分裂,你就是罪魁禍首

!」

山谷中,數十名墨門弟子推動著裝載龍吼巨炮的馬車艱難前行,挽馬發出陣陣嘶鳴,行動卻極為緩慢。洗星河在旁邊觀察,對於這些運送火炮之人的疲憊並無多少感受,他所關心的只有一點:龍吼大炮過於沉重,墨門武者皆有神力,短距離運送不以為意,但是長途運輸就

是問題。此時若是有人偷襲,大炮威力再大也無作用。看來今後需要考慮的方向,就是讓大炮分量減輕,或是移動更方便。

就在這時,一隻鐵鷂子自空中飛來,落於洗星河肩頭。洗星河從鐵鷂子口內抽出紙條看了一眼,隨後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神狸人……你們真的這麼急著送死?」

天水塞下,戰事再起,一度退卻的胡兵再次殺來。但是這次與以往不同,無定軍、神策軍分別列陣,彼此之間保持著相當的距離。看上去彷彿三國混戰,好不詭異。而神狸聯軍的反應也與以往不同,大軍猛攻無定軍軍陣,對於神策軍則是以兩個萬人隊騷擾阻擊,並沒有認真進攻。與其說是打仗不如說是做戲,哪怕是初上戰場的士兵

也能看出來,這裡面情況特殊。不過無定軍這時候顧不上這些。他們的兵力本來就少於神策,軍資也嚴重不足。上次大戰固然獲勝,可是損失的軍資並未得到補充。箭矢嚴重短缺,燕軍賴以成名的箭雨

就難以長久維持。而嚴重缺馬的無定軍,也沒法用騎兵開始有效反擊,就連遮護己方軍陣兩翼都力不從心。。原本這些都不是問題,神策軍的騎兵足以騷擾神狸部隊,使他們無法安心進攻,更別提繞路攻擊無定軍后陣。可是現在雙方這個態勢,無定軍固然不敢指望神策,神策是

否願意幫忙,也在兩可之間。

王佑和鄴鋒寒立馬高坡,神色凝重。

鄴鋒寒看著王佑:「你有烈陽劍,可以讓我出兵。」

王佑神色淡然:「梟衛不會左右戰事,否則這個衙門早就被裁撤了。」「那你就看著無定軍死?他們的步兵陣正面無懈可擊,可是側翼後方都是破綻。再說現在弓箭太少,就算是正面也未必能長期維持。如果不是你的調查,神策軍此時已經殺

上去幫助袍澤了。」

「鄴將軍是把責任都推到了我頭上?」「我只是說事實而已。你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神策軍盜賣軍資之事,根本不該在這個時候調查。大動干戈查這些,只會令親者痛仇者快。這分明就是神狸人的奸計!這樣

查下去,神策軍、無定軍離心離德,這仗又該如何打法?」

「然後呢?」「現在是機會。我們之前一直控制著調查的規模,不讓事情惡化到那一步,表面上又做出勢不兩立的模樣,總算騙過了神狸人。此時還有得救,若是再這麼拖下去,可就難

說得很了。」

「那你為何自己不下令?」

鄴鋒寒一聲苦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王統領何必明知故問?我看得出來,你也不想看到神策或是無定除名。所以這件事只好拜託你來幫忙。」

王佑搖搖頭:「你確定那些蛀蟲會拚命?」

「我確定他們都是最好的戰士。不管犯了多少錯誤,鼓聲響起便會義無反顧的衝鋒。」「既然如此……鄴鋒寒聽令!」王佑抽出烈陽劍高舉過頭,儘力模仿著劉威揚的模樣。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龍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