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神威

第一百二十八章 神威

魚世恩與洗星河並不熟悉,洗星河也素來不以平易近人聞名。即便是在墨門內部,也就是楊千雪能從他那得到笑臉,術宗同輩對他都敬而遠之,更別說魚世恩這個外人。彼此落座之後,魚世恩總覺得對面坐的與其說是個人不如說是一具製造精妙的機關傀儡。各個部件無懈可擊,血肉骨骼俱全,唯獨就是少了幾分人味。楊烈給人的感覺如

同空中旭日,讓人覺得周身溫暖舒泰,這位洗長老則如同萬年不化之冰,讓人下意識只想遠離。

但是術宗之名天下皆知,洗星河既說帶來一舉抵定乾坤的武器,魚世恩自然不會拒絕。連劉威揚那種暴君都伺候過來,又怎麼會在乎洗星河這種冷麵孔。

魚世恩一笑:「不知洗長老大駕到來,魚某未曾遠迎,還望恕罪。不知這次洗長老帶來的是何等器械,威力如此驚人?」洗星河冷麵冷口,並不給這位無定軍主帥面子。「我這次運送的武器關係重大,不能走漏半點風聲,你自然不知道,沒什麼可恕罪的。至於武器是什麼,你也無須關心,只

要知道它能給你帶來勝利就夠了。不過要想取勝,你必須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否則的話我現在立刻帶著東西離開,這場仗就由你們自己解決吧。」魚世恩心頭怒起,楊烈一人一劍宇內無敵,卻也不曾想要奪取自己的指揮權。反倒是處處對無定軍尊敬,這位洗星河哪來的底氣,在自己面前擺出一副上位者派頭?同是

墨門中人,差距怎麼這般大?他強壓怒氣道:「不知洗長老想讓無定軍如何配合?」「具體的方略我已經寫好了,你照著做就是了。」洗星河從身上拿出疊好的絹帛放到書案之上,隨後道:「如果器械有問題,由我來承擔責任。如果是你們的配合出了問題,

今後就別想從墨門再得到任何器械。我很累了,現在需要休息,告辭!」

次日清晨,戰鼓再次擂動,天水塞外戰火重燃。多狸顧不上懲罰蘇利耶,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設法取勝。有了昨天的教訓,今天神狸用兵更為謹慎,採取了騷擾為主的戰術,並沒有急著發動決戰。燕軍最大的破綻就是後方將帥不和皇子爭權,多狸只要保證前線有仗打,不讓燕軍運送補給,這一仗就達到目的。因此今天她用兵很是沉穩,大軍往來賓士,向無定軍拋射箭雨。超過六個萬

人隊隨時待命,一旦神策軍的鐵騎突擊,他們就會從兩翼以雁形陣包夾,朝這些鋼人鐵馬放箭遲滯行動。

整個戰鬥陷入一種難分勝負的膠著之中,從表面看十分熱鬧,對於主將來說則非常清楚彼此都留有餘力,誰也很難重創敵手。距離天水塞主戰場兩千步,一座山丘之上,一條巨龍緩緩出現。再巨龍之後,洗星河覆手而立,身旁樹起墨門大旗。自從天水塞開戰以來,墨門大旗第一次出現在正式戰

場。洗星河面帶冷笑,看著山下龐大軍陣,如同神明看著世間螻蟻。

多狸此時也發現了山丘上的墨門大旗,眉頭緊鎖,喃喃道:「那是什麼……」

陪在身旁的托婭見多狸神情不對,前來詢問:「大巫,出什麼事了?」

多狸道:「我的感覺不對。你帶領龍衛跟我來,必須佔領那個山頭,否則我軍肯定會遭殃。」托婭心知,修行巫術之人與天地感應溝通,往往會有遠勝常人的第六感。他們的預感不對,往往意味著災厄發生,並非無的放矢。當下不敢怠慢,點動龍衛隨同多狸朝著

山丘衝殺而去。

「洗長老,有人殺過來了!」在龍吼炮四周乃是墨門武者護衛。不管機關如何厲害,沒人操縱都是死物。所以戰陣之時武者護衛機關已經成為本能,不管雙方關係如何,在戰場上這都是必須去做的本

分,沒人會對此唱反調。看到龍衛殺來,擔任守衛任務的祝天雷大聲提醒著。洗星河一陣狂笑:「好!來的好!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妄圖挑戰天威,就讓他們知道知道,這個戰場將由誰來主宰!武功、法術……這些都過時了!未來,是我術宗的天

下!陳思賢,準備發炮!對準神狸人最多的地方,開火!」多狸距離山丘越近,那種不安的感覺就越強烈。心中越發堅定了自己的判斷:那尊巨物,一定是戰局的最大變數!她心急如焚,催促著愛馬沖在最前面,可是就在她即將

衝到山下時,卻見山巔一團火光冒起,隨後便是一聲地動山搖的巨響傳來。剎那間多狸甚至認為墨門有人練成了地龍翻身的巫術,用巨大的地龍把腳下大地翻了個底朝上。胯下戰馬人立而起,幸虧多狸騎術精湛才不至於被掀下去。身後龍衛坐騎

有不少跌倒在地慘叫連連,大隊人馬的動作為之一滯。

更可怕的,還是直面這炮火一擊的神狸士兵。在原本士兵所在的位置,只剩了一片血肉碎骨,再看不到一個完整的人形。此時戰場上雖然也有炮火,但只是用來攻城的石炮,沒辦法用來對人群實施精準打擊。以火藥

加上晶石為動力,發射鐵彈的火炮首次出現,士兵根本沒有防範的意識和能力。一炮之後,神狸軍隊的陣型生生被轟出一個缺口。

單純以死傷情況看,其實並不算多嚴重。甚至還不如一輪箭雨覆蓋。可問題是這種攻擊對於人類心理的打擊,則是毀滅效果。

訓練有素的戰馬咴咴怪叫著不受控制,士兵高喊著:「天罰!這是天罰!」隨後便四散奔逃,就是自己的上官或是部落頭人,都無法約束。素來篤信神鬼的神狸人,由於信仰的關係,對於巫師言聽計從,服從性不遜於經制官兵。但是也正因為此,他們對於鬼神的敬畏也遠勝常人。對於未知事物第一反應就是

和神鬼有關,一旦認為是天罰士氣便會崩潰,根本沒人控制得住。

數十萬大軍軍心渙散,便是一場悲劇。

眼看神狸軍隊亂了章法,魚世恩和鄴鋒寒幾乎同時向身邊軍將下令:「衝鋒!」

鼓聲如爆豆。手持盾牌、長矛的無定軍轉守為攻,向著神狸軍陣主動發起突擊。神策軍的具裝騎兵再次乘跨坐騎,手舉長槍吶喊著沖向神狸軍陣。

山頂上洗星河的狂笑在回蕩:「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沒有,這就是龍吼巨炮,我的龍吼巨炮!龍吼巨炮射程之內,只有墨門一個聲音!」

「師傅萬歲!龍吼巨炮萬歲!」陳思賢帶頭鼓掌叫好,洗星河一擺手,呵斥道:「亂喊什麼,趁機會多放幾炮!沒看到神狸人要逃?」

多狸這時想不逃也不行了,當即下令道:「撤兵!卡薩的熊衛殿後!」

托婭吹起號角,始終未曾上陣的熊衛硬著頭皮衝出去,勉強阻擋著無定、神策兩軍。事實上這兩支軍隊的情況也不好。尤其是洗星河的目標是試炮,不管是誰,只要進入龍吼炮射程,都可能被轟擊。魚世恩還得命令部下不能追擊太過,免得被墨門大炮炸

死。雖然神狸潰敗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但是卻不能擴大戰果,只能看著神狸部隊如同潮水一般退去。

但不管如何,這一戰總歸是勝了。這就是最大的道理。天水塞城頭旌旗搖動,神策、無定兩軍同聲歡呼,等看到彼此之後,又緩緩拉開距離。多狸的注意力則始終放在龍吼巨炮身上,她看得很清楚,這東西其實並不算多厲害

。只不過初次臨陣,己方沒有準備,才被打成這樣。下次再遇到,就不會害怕。但如果這東西不是一門,而是百門、千門,那結果就完全不同。如果這種東西可以量產,戰爭就會變得和過去不一樣。從某種意義上,自己的士兵並沒有說錯,這種東西確實是天罰。它可以看作神明在人間的化身,自己要做的,就是

讓這尊神保佑神狸而非大燕。

勝敗尚未分明!這尊神,我要定了!多狸握緊了拳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神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