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枯榮

第一百二十九章 枯榮

草原大軍退回草原深處,在河流旁紮營休軍

夜半,多狸仰望空中明月,心中竟也生出一絲茫然。這一戰,她放棄了所有計謀,堂堂正正地實力碾壓,並且利用了神策軍和無定軍之間的矛盾,期在必勝。

但最緊要關頭,龍吼巨炮的震天一吼,擊碎了多狸到手的勝利!那吼聲仍迴響在多狸的耳畔。

「大巫,你在這裡。」

多狸見是托婭,臉色柔和幾分:「我出來散散心。」

托婭安慰多狸:「大巫,我們實力仍在,敵軍會因為勝利而矛盾擴大,這次只是意外,我們被墨門的新式武器嚇住了……」

墨門的武器!這個詞,觸動了多狸的敏感神經,她忽然冷笑起來:「我知道該找誰負責了!」

「木恩!還有鬼不收!」托婭也狠狠地說。

「我們付出了足夠的代價,但卻連一點巨炮的消息都不知道,木恩難辭其咎!我要逼木恩為我們取得龍吼巨炮!」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忽然來報:「鬼不收木恩求見。」

托婭一愣,看向多狸,多狸冷哼道:「來的正是時候,讓他進來!」

帳簾撩起,木恩微胖的身軀滾了進來,有些費勁地給多狸行禮,臉上仍舊是一貫的似笑非笑。多狸冷臉看著他:「木大商人,這次你記得要先求見了?」

木恩笑眯眯地拱手道:「多狸大巫,托婭首領。」他並未對多狸的揶揄作出回應,這倒讓多狸二人有些許吃驚。

多狸面對木恩,總有種使不上力的感覺,索性單刀直入:「墨門擁有龍吼巨炮一事,你為何隻字不提?」木恩一聽,當即,道:「大巫,你這就是在錯怪木某人了,龍吼巨炮是墨門最新研製的器械,也是最高機密,木某人無從得知,我也是在神狸敗退之後,才知道墨門擁有了

此等武器。」

多狸抬手,示意木恩不必再說:「我不需要理由!我要更多的墨門兵器,其中包括龍吼巨炮,無論你用什麼法子,一定要將它送到神狸手中!」

一向神通廣大的木恩,此時也滿臉為難,但多狸態度堅決,因此,他也只能同意:「此事,木某一定儘力而為。其實木某這次前來,乃是送一件大禮給多狸首領的。」

「大禮?」多狸看了木恩一眼,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對於鬼不收她素無好感,其主動送禮上門更是疑點重重。這禮物越貴重,自己越是要加小心。

「這禮物乃是與哈梵聖巫有關,請看。」

說話間木恩從袖中拿出一個木盒,呈給多狸:「大巫,這是我自西曜尋來的神葯,保證哈梵聖巫藥到病除。」

多狸看了一眼托婭,托婭接過木恩手中的木盒,轉呈到多狸手中。多狸打開木盒,裡頭躺著一朵形似枯死的蓮花的物體。

多狸細細端詳著,問:「這是什麼?你從何得來?可曾試用過?」

「神葯無名,可生死人肉白骨,小人多方輾轉求來。這東西所得不易,又哪裡敢隨便試驗。」多狸撫著木盒,若能治好哈梵,她不得不心動,可對木恩這人,多狸始終心懷戒備:「阿爹的病,所有巫醫都束手無策,我怎能相信這來歷不明的一味藥材?萬一不對症,

甚至出了岔子,誰來負責?」「小人身在神狸軍中,生死懸於大巫之手,又怎敢欺瞞?」木恩一臉討好的笑容:「大巫也是明理之人,應該知道這種事全看本心,就算小人說破了嘴皮子,該不信還是不信

。多費唇舌毫無用處。」

多狸思忖片刻,冷聲道:「話雖不錯,但是也需要防範萬一,你可敢與我立血誓?」

丑時,茫茫草原之上,月明本是高懸於空。一陣陰風吹過荒草叢生的河岸,天空霎時陰雲密布。烏雲遮月,河岸登時無光。黑暗之中,一聲女聲高聲道:「點火!」言罷,數十座連成一個圓圈的篝火接連被燃起。火圍成的圈中,有三人,多狸著聖袍,手上纏著冰血鏈,鎖鏈閃著寒光。托婭手按刀柄,站在多狸身側。倆人隱隱對木恩

形成一個夾角。

篝火外,站在一眾龍衛。有一陣陰風吹過,篝火的火苗輕輕搖晃,復而燃得更旺。多狸長手往前一伸,鎖鏈自她手中而出,將木恩的左臂和上半身捆綁。她雙唇輕起,微動數下,藤蔓破地而出,

纏繞住木恩的兩支腳踝。

木恩神色不變,反倒是賠笑道:「大巫,這是為何?木某人既然已經答應,斷不會臨陣脫逃。」

多狸淡淡地道:「我是以防你一會兒身不由已,胡亂掙扎,影響了法術。」

多狸伸出右手,托婭將一根半支手臂長、一根拇指粗細的樹枝放在這支手上。多狸握住樹枝,走近木恩,道:「抬起右臂。」木恩包裹右臂的錦衣衣袖已經之前已經被小刀劃破,撕扯之後,如今露出光裸的皮膚,曾經那道被冰血鏈造成的傷口依舊存在,只是包括多狸在內都不知道,那傷口已是

木恩自己用法術造成。多狸握住樹枝,口中念念有詞,樹枝的尖端向前伸長,直至纏繞住木恩的整支右臂。多狸口中所念咒語未停,纏繞在木恩右臂的樹枝越纏越緊,皮膚漸呈烏紫色,指尖充

血。

然而木恩仍然面不改色,好像這隻手臂並非長在他身上那般。

忽然,木恩眉心一蹙。

樹枝上生出了細小的刺,扎進了木恩的皮膚,且越扎越深。

此時,托婭雙手托著一個銅杯走上前,多狸接過銅杯,將其置於樹榦的末端。深入皮肉的尖刺吸走木恩的鮮血,再從樹榦的末端滴入銅杯之中。銅杯之中鮮血過半之時,扎入木恩手臂之中的尖刺消失,杯中的鮮血劇烈的晃動打旋,直至杯中升起一

道血柱,柱子又化作一條小龍,血誓方才在木恩和多狸之間締結。

纏繞在木恩右臂的樹榦頓時乾枯,斷成數截掉落在地上,而右臂上密密麻麻的小血洞一起往外滲血。

多狸將酒杯交予托婭,杯中血液迅速乾涸並無異常,顯然血誓完成的非常好,倆人相視而笑。卻均未留意到木恩的身後,一道狼影閃現,稍縱即逝。

「血誓可以映照人心,你沒有欺騙我們,神狸也不會虧待你。」多狸道:「你想要多少錢只管開口,只要這葯有用,我會給你想象不到的巨大財富。」

木恩笑道:「這且不急。反正大巫還想要龍吼巨炮,自然不會在錢財上為難我們。其實對我們鬼不收來說,財貨固然要緊,但是更重要的還是復仇。」「我明白,燕國欠你們的債,我會代你們討還。儘管放心吧!現在你隨我去見阿爹,如果你的葯管用,會得到阿爹賜福,從此草原之上任你往來,哪怕是最兇猛的狼群,都

不敢近你半步。」

「如此,求之不得。」

大帳內,哈梵如今已經無力起身,躺在榻上等死。過度的巫術透支,以及當年用盤羊拐恢復法力所導致的反噬一起發作,饒是他一身所學草原武雙,如今卻也難以回天。

多狸掀動帳篷走入,小跑著來到哈梵的面前單膝跪地,雙眼露出隱隱的淚光:「阿爹!我回來了!」

哈梵伸出顫抖的雙手,攙扶起多狸:「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無盡的想念。

多狸看著父親那憔悴模樣悲從中來眼眶含淚。

哈梵努力笑了兩聲:「哭什麼。我還得看著你拿下南曜,復興天命呢!一個哭鼻子的大巫,是沒法讓族人信服的,擦乾眼淚,別讓外人看到。」

「嗯!」多狸用力在臉上擦了一把:「女兒這次回來,就給父親帶來了好消息。」

哈梵吃力的睜著雙眼:「哦?我的女兒,有什麼好消息要告訴我啊。」

多狸湊到父親的耳邊:「是木恩!他跟我說找到了一種葯,可以治好父親的病。」

哈梵挑了一下眉毛,原本昏花的雙眼,陡然間閃過一絲精光:「他?那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多狸道:「父親放心,我已經給木恩下了血誓,他不敢在此事上對我耍花樣。而且那葯女兒已經用巫術測試過,雖不知姓名,但其中確實蘊藏著無盡生機,理應有枯木逢春

的奇效。這一點他並沒有說謊。」

哈梵這才釋然:「女兒你天性與萬物生靈親近,既然你能感覺到其中生機,就不會有錯。把那葯拿來,我試試看。」

多狸將木匣子打開,取出枯蓮放到哈梵手中。

哈梵端詳著蓮花,喃喃自語:「表面枯死,內中卻藏有生機無限,枯榮一念之間……這朵蓮花果然有些名堂。」只見蓮花在他手上化作一道紫色光芒,旋即消失不見。哈梵面色瞬間潮紅,好似要滴出血來一樣,整個人開始微微顫抖,脖子上青筋爆出,樣子極其痛苦。突然之間,哈

梵猛的張開眼睛,發出一聲低沉的嘶吼,跟著口中吐出一道黑氣。

隨後他慢慢站起身來,這次臉上再無半點病態。他伸出雙手不斷的正反翻動觀察著,之後開心的仰天大笑:「哈哈哈,神葯!果然是神葯!我哈梵又回來了!」他伸出雙臂,擁抱著還有些乍驚乍喜的多狸:「女兒,你瞧,我又能這麼用力地抱著你了!來隨為父出去走走,先去打發了木恩,再去看看各部頭人。這段時間我不能理事,有些人便有了別樣心思,這回也讓他們明白明白,這個草原還是我們說了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枯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