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叛亂(上)

第十三章 叛亂(上)

荼狐心頭陡然一驚。

哈梵竟然死了?這可怎麼辦?

草原上的部族普遍信奉薩滿教,法力通神的哈梵大巫師就是他們最堅定的神權代言人!

「死了?死了也好…可是孤怎麼向臣民們解釋?這可麻煩了……」被帳篷外的涼風一吹,荼狐的酒已醒了些許,他隨手將熊皮圍在身上,赤著腳在帳中踱步,一時有些茫然。

「大王,這有何難?就說哈梵大巫已經得到祖先召喚,已然回歸天命,不就完了?」蘭恩緩緩地說道。

嗯?對呀!

荼狐覺得他說的不無道理,這些薩滿巫師平時不是最神神道道的嗎?哈梵大巫師既然已經死了,那就把他的屍體藏起來,然後扶持一個新大巫,宣城哈梵大巫歸天!

這招擺明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妙!實在是妙!

一想到這裡,荼狐簡直抑制不住笑意,放聲大笑說道:「哈哈哈哈,好主意!哈哈哈,蘭恩,快快請起,你不愧為我最器重的…」一邊說,一邊準備扶起蘭恩。

蘭恩依舊跪著,看著走過來的荼狐,嘴角卻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將手輕輕地靠近了刀柄。

眼看著荼狐即將靠近他時,旁邊侍衛甲忽然欺身而近,一把按住荼狐,緊接著侍衛乙「鏘」地一聲抽出彎刀。

「你們幹什麼?」荼狐一怔,看著旁邊兩名如臨大敵的侍衛。

侍衛甲攔在他面前,緩緩地說道:「大王,他不是蘭恩統領!」

「什……什麼?」荼狐一時有些不知所以:「這不是蘭恩是誰?」

侍衛乙手中的彎刀遙指著蘭恩,沉聲地說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大王。」侍衛甲凝視著蘭恩,冷冷說道:「蘭恩大人常年吃牛羊肉,身上難免會有腥膻氣,可他身上卻連一絲羊肉膻氣都沒有。」

「嗯?」荼狐一怔,說道:「的確如此!你到底是誰?」

說到這裡他心中陡然一沉,連忙後退了幾步后,指著他問道。

「哈哈哈哈!」哈梵的長笑聲響起,惡毒地說道:「荼狐,你倒是帶了兩條好狗啊,沒想到王帳巫師這一方,竟然還能有人看出本大巫的幻形術!」話音剛落,他手中陡然爆綻出一團強烈的白光,照耀的帳篷內一片白晝,刺的荼狐和兩名侍衛睜不開眼睛,等到白光收斂而起的時候,面前的蘭恩和兩名侍衛已不翼而飛

,取而代之的是哈梵和蘇利耶,卡薩。看著眼神惡毒如狼的哈梵,與背後目光冰冷的蘇利耶喝卡薩,荼狐驚得連連向後倒退,一直撞到背後帳幕後,他才指著他們說道:「哈梵!是你們?我讓你們去抓哈梵的!

蘭恩,蘭恩呢……」

看著三人惡意的眼神,他的心頭陡然閃過一抹不祥的徵兆。

哈梵優雅地向他微一鞠躬,微笑地說道:「回稟大王,你最忠心耿耿的蘭恩已經去地下追隨先王了。」

荼狐聽聞一驚,獅衛首領蘭恩可是自己最器重的隊長,獅衛部隊也是自己精心培養,怎麼會悄無聲息地一敗塗地!除非,除非眼前的兩個首領都背叛了自己!

他踉蹌著後退了兩步,在摸到帳幕上的金柄彎刀之後,他「鏘榔」一聲拽出了馬刀,顫抖著手,指著他們說道:「那你們呢?蘇利耶,卡薩?你們難道背叛了我?」

卡薩冷冷地說道:「大王,不是我們背叛了你,是你背叛了我族。」

看著神情冷漠的兩衛首領,荼狐心頭一片冰涼,怒吼一聲:「我殺了你!」

說罷他已舉刀劈向哈梵。一直沒說話的蘇利耶立刻抬刀替哈梵擋下,荼狐只覺得手上傳來一股大力,馬刀瞬間就被打飛了出去。

蘇利耶嘿嘿冷笑了一聲,說道:「荼狐大王,你還以為你還是那個昔日草原第一勇士么?你的意志已經被中原的美酒所侵蝕,你的力量也已被那些美人兒消磨,而現在……」

他臉上陡然露出一絲獰笑,說道:「我就算一隻手就可以殺了你!」看到蘇利耶猙獰的表情,荼狐一下子站立不穩,後退了好幾步。和蘇利耶交手一下,荼狐有些氣血浮動,侍衛趕緊扶住他,兩人抽刀擺出防守的姿態。這讓荼狐安心不少

卡薩眯起眼睛,看著這兩個侍衛,嘿嘿冷笑說道:「呵,就憑你們這兩個人?」

「你們敢殺我?」荼狐驚怒地說道:「你別忘了,外面還有我三千精銳王帳軍!」

「哦?」卡薩眉毛尖兒一挑,惡意地說道:「那麼荼狐大王,您不妨召喚一下您的王帳軍?」

看到他如此笑容,荼狐心頭愈發地不安,他跳了起來,忽然向帳外大喊了一聲:「來人!捉拿叛賊!」

哈梵與兩人卻沒有露出任何的慌亂,反而露出輕蔑地微笑。

帳外突然傳出一連串的驚叫聲,喊殺聲,兵器撞擊聲。一股濃郁的血腥氣息擴散開來。

「什麼……這是什麼聲音!」荼狐驚恐地說道。他身邊的兩名侍衛同時大吼一聲,同時抽刀向荼狐直撲過來。蘇利耶獰笑了一聲,連刀也不出,探手順著兩名侍衛的刀背扣住兩人手腕一擰,噹啷兩聲,兩名侍衛的彎刀

落在地上。

沒等兩名侍衛反應過來,蘇利耶兩手一探,已捉小雞一般擰住兩名侍衛的咽喉,喀嚓一聲,兩名侍衛的脖子同時一歪。

看著兩名侍衛徹底失去生機的表情,荼狐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他失聲大吼道:「到底為什麼?」「是啊,到底是為什麼?我也不明白。」蘇利耶陰冷地說道:「燕國殺死了我們這麼多的子民兄弟,你卻要向他們搖尾乞憐,還要把草原上最美麗的神女嫁給燕帝!還有我們

的子民因為白災死了整整三成,你卻拿著我們子民辛苦放牧而來的牛羊來供養這些敵人!」

他一邊咬牙切齒地說著,一邊抽出腰際的彎刀。

「荼狐,我的大王,帶著你的愚蠢,去見天命去吧!」

刀光如電,悄然劃過虛空,向他劈來!銀光閃爍的霎那,荼狐絕望地閉上眼睛,他想到自己剛當上胡王的那一天,旌旗飄揚,春風得意,一日踏遍草原。那時一個人面對三個首領,都能打個平手,現在竟然連

蘇利耶一擊都無法抵擋,這些年,活的的確太安逸了。他感到了後悔,但瞬間就明白這後悔毫無價值。自己的生命就要走到盡頭。後悔也毫無意義。絕望……

眼看著鋒刃即將落在他的脖子上時,哈梵的聲音響起。

「停!」

刀鋒在距離他脖頸寸許出停滯了下來。

冰冷的刀鋒貼著他的脖頸,激起了一層層的戰慄。荼狐臉色煞白,眼中閃爍著驚懼之色,出手的蘇利耶疑惑的看著哈梵。看著癱軟在地上的荼狐,哈梵本能地露出一抹厭惡,他一揮法杖輕輕撥開彎刀,陰惻惻地說道:「你怎麼能傷害我們的大王?大王在神狸部落之中威望隆重,我們殺了他?

誰來替我們發布命令一統草原呢?誰來替我們,為毀壞盟約負責呢?」

三人一邊說著,一邊看著荼狐,眼中儘是戲謔的神色。

荼狐心頭更加悲涼,原來如此!他們竟然想要讓自己當傀儡,背負下一切的罪名來!

他哆嗦嘴唇,說道:「你們妄想!」

說著他伸手抄起那把彎刀準備架到自己脖子上,發出呼呼的粗重喘息聲。

蘇利耶眼神一眯,說道:「你想要自殺?」

看著三人戲謔的表情,荼狐鼻孔呼哧呼哧地發出粗重喘息聲,悲憤的眼神中掩飾不住一絲驚懼。

噹啷一聲,金柄彎刀落在地上。荼狐如泄氣的皮球般坐倒在地,無力地說道:「你們到底想幹什麼?」哈梵輕蔑地看了他一眼,聲音放緩了,繼續感嘆:「若不是千年前我天命家族兩位王子自相殘殺,造成族落四分五裂元氣大傷,我們還是天下的主人,又怎麼會被諸國驅趕

回到無盡草原呢?」

外邊傳來的殺伐之聲,更烈了。

哈梵拾起丟在地上的金柄馬刀,一把劈砍撕開了荼狐的營帳。

冷風呼嘯灌了進來,吹在荼狐的臉上,荼狐靠在桌角,任由眼淚流下。

就在這個瞬間,荼狐決定了,雖然自己不免要當一個傀儡,但終有一天,他要重拾王的自尊,他自己丟掉的自尊。

哈梵轉頭看著荼狐,譏笑地說道:「荼狐,聽見什麼了嗎?外邊人的命,可取決於你的態度。」

荼狐掙扎著爬起來喊道:「我聽你們的,不要再殘殺我的子民了。」

「一代暴君荼狐,竟然也會為你的子民著想?哈哈哈哈,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哈梵仰天大笑,抬手示意,兩個首領領命出帳篷。

帳中只剩荼狐哈梵兩人,荼狐看著死去侍衛的刀,就落在不遠處。他眼中劃過一絲危險,腳尖不由地挪了一步。

一根法杖正攔在他的面前,哈梵語氣冷漠:「不要有任何異心荼狐,你要是不肯聽話,就是逼我用強,我不介意用巫術把你變成乖乖聽話的傀儡。」

荼狐徹底斷掉了反抗的意識,嘆息一聲說道:「你要幹嘛?」哈梵挺起胸膛,傲然說道:「一統天下,重振神狸雄威。」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叛亂(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