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壓服眾人

第一百三十章 壓服眾人

神狸帥帳之內。

草原諸部頭人被緊急招來軍議,只當是要再興兵馬大戰一場,心中不免都有些遲疑。固然這十八年來神狸兵鋒所向,各部都只能俯首,可是不代表大家就要無條件為神狸付出。頭領可以要求部下為自己衝鋒陷陣乃至送命都沒關係,但是一定要有個說法。比如為了部落整體的發展壯大,犧牲一部分弱小在所難免。又或者為了獲得更多的土地或是財貨,用人命去填坑也是情理中事無話可說。莫日根當初主動討令劫糧,固然

是為了托婭,為了父親,但也是這種思想教育下的成果。現在既沒有任何好處,又要讓所有人去送死,這就是另一回事了。哪怕是天命汗哈桑克再怎麼霸道,而言是讓族人看得見實打實的好處,大家才容忍他的殘暴野蠻。否則

縱然打不過你,也可以舉族遷移。本來就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故鄉概念淡薄,只要能生存去哪不一樣?之前歸附神狸,固然是神狸鐵蹄無敵,也是因為多狸生有異象,被認為是哈桑克轉世,所以大家願意跟著她吃肉。現在接連打了兩個敗仗不說,對面更是擁有了如同神明

一般的武器,這天意到底在誰一邊?若是沒有了天意,大家還靠什麼支撐作戰?是以各部頭人在帳篷里雖然沒有叫罵抱怨,但是唉聲嘆氣不斷,把個軍帳搞得愁雲慘霧籠罩,但凡是個正常人,都知道這種士氣下出戰也是個敗北。只要多狸沒瘋,就不

可能讓大家強行出兵。

直到帳篷掀動的剎那,眾人看到哈梵的臉,所有的哀嘆立刻停止了。多狸雖然神通手段驚人,但是吃虧在性別和年齡。草原上不是沒有女性巫師,但是成名大巫多是鶴髮雞皮滿頭白髮的老巫婆,而沒有年輕漂亮的姑娘。這個領域有點像是郎中,越老越值錢,哪怕長得老相也能獲得人信服。當日荼盈在巫師圈子裡是出名的天才,哈梵對她都忌憚三分。可是在圈子外,大多數牧民以及頭人心裡,只當她是荼

狐的妹妹,是草原上的明珠。沒人把她當成法師尊敬,不管問誰都會說哈梵的本事肯定比她強得多,一個小姑娘又會什麼神通?

這種心理對多狸也是一樣,不管多狸展現多少神跡,人們還是出於性別看法,對她充滿懷疑。否則蘇利耶又怎麼敢想著讓兒子娶她?可是對哈梵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這些年來哈梵靠著一身本事權謀,在草原奠定了自己的位置。哪怕他的法力喪失,這些頭人看到他也從心裡畏懼,本能地噤聲不語。再看

哈梵氣色紅潤精神飽滿的樣子,與之前判若兩人,眾人心中就更為疑惑。甚至有人開始猜測,之前哈梵生病到底是真的還是裝的?哈梵走入帳內,目光在每個頭人臉上掃過。不管是誰都不敢和他對視,全都低著頭一言不發。哈梵冷哼一聲,來到帳篷正中,先是讓女兒坐下。隨後自己站在女兒身旁,

手按著女兒的肩膀說道:「說話!怎麼都啞巴了?難道有人做法,讓你們都不能開口?整個草原除了我們父女,還沒別人有這個本事吧?你們剛才不是說得很歡喜么?現在繼續啊!我也正好聽聽,

你們到底有難!」

阿斯根賠笑道:「聖巫,您的身體……」

「我的身體很好,就像以前一樣!」哈梵用手輕輕一指,一道小旋風已經在帳篷內升騰起來,吹得人睜不開眼。哈梵冷聲道:「長生天護佑著神狸,保佑神狸戰無不勝,也保佑我的身體康泰。神明本來已經降下旨意,讓我去侍奉長生天,在天上保佑神狸的平安。至於人間事,則交給多狸處置。她會帶著神狸重新恢復往日榮光,會讓我們重新入主南曜,過上好日子。可是有些人卻始終不肯聽從天神的命令,拒絕信任多狸。哪怕嘴上聽話,心裡也有自

己的想法。這種小把戲瞞不過神明,是以天神改變了主意,降下了責罰!我們的勇士戰死,我們的戰鬥失敗,這一切就是因為這些人的存在!」他一番話把責任都推給了這些頭人,可是偏又沒人能反駁。畢竟草原公認哈梵巫術第一,神明有關的事他說什麼就是什麼,誰也不能反駁。他要是指認某個頭人是叛徒,

立刻就能以神罰名義殺死,誰也不能說個不字。所有人都心頭惴惴,看著哈梵的眼神里充滿恐懼,生怕他接下來就是施展神通,結果某人性命。哈梵卻沒有那麼做,反倒是表現得極為悲憤:「神明降下的懲罰不止於此!長生天已經拒絕了我的侍奉,讓我留下來繼續輔佐多狸!為了懲罰大家的放肆,長生天決定降下

一場白災。就在三日之後,一場真正的白災就會落下。雪厚三尺!萬物凋零!我哪怕用儘力量也無法阻止這一點,這都是拜你們所賜!你們這群混賬!罪人!」

哈梵越說越氣,幾乎要朝人打過去。這些族長也顧不上躲避,而是驚慌失措道:「白災!要降下白災了?」大巫之所以在草原受尊敬,不光是擁有某些秘法神通,相當於大號炮台。更重要的是,他們的法術往往能幫助部落走出災厄。比如草原上知名災害里,狼災往往能吃光一

個部落的人口牲畜。可是多狸能親和萬物,只要她出現的地方,狼保證和人和睦相處,這個災難不會發生。再比如龍捲風沙的黃災,遇到哈梵這位大巫就可以輕鬆解決,這就是大巫實打實的作用。這種作用不是對某個人或者某次戰鬥,而是對全體牧民整個族群的延續有意義,

所以不管是誰都得信服大巫。當年荼狐想要解決巫師結果反被其害,也是有這方面的原因。哈梵在天象一道造詣草原不做第二人想,他說有白災肯定就是有。牧民期待下雪,但是也不能雪太大。「雪下大了成白災,爭吵過頭成仇敵。」如果雪過大牲畜凍死,人也

難以生存,對於整個草原百姓來說,都是一場災難。在場的頭人們也沒法無動於衷。

有人急道:「聖巫,您得想想辦法啊!」

哈梵冷聲道:「這是長生天的意志,誰也不能違拗。除了承受以外,毫無辦法。這三天時間,大家做好準備,應付過這場災難。神狸部落也會傾其所有,幫助大家過關。」這十八年征戰,神狸聚斂的財富最多,其他部落的財富起碼有三分之二被神狸搶奪而去,可是又不敢反抗。這回哈梵大出血,居然答應用神狸的牛羊牲畜救別人,對於眾

族長來說自然是及時雨。可是不等他們露出笑容,哈梵又道:「光靠我們自己的力量,即便戰勝白災,也難以面對未來的災難。草原就是這麼個地方,黑災、白災、黃災、狼災層出不窮。我們有勇敢的戰士,強壯的子弟,卻要忍受饑寒。南曜人貪婪卑鄙軟弱不堪,卻可以坐擁膏腴之地,享受好日子。這不公平!我們要想活下去,必須要攻下南曜,讓我們的子孫再也不必放牧為生!所以,要想不受災,最後還是要靠自己的刀劍。而這一點我幫不了你們,只有你們自己才能幫自己。按照多狸的話去做,你們就能過上好日子。誰敢對多狸有絲毫的懷疑或是不敬,就註定死路一條!這是神明的意思!蘇利耶這次擅自出征,壞了大事,按律令當斬!但是看在他死了兒子的份上,我將他責打了一百棍,人

就在外面,出去的時侯可以看看,這就是不聽命令的下場。今後誰再敢亂動或是質疑軍令,就要人頭落地!」

有人忍不住問道:「聖巫……對方手裡的那龍……」「那不是龍,是武器而已!就像投石機一樣得武器!用不了多久,那東西就會羅在我們手裡,你們慌什麼!」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章 壓服眾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