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雪落(一)

第一百三十一章 雪落(一)

寒風凜冽,雪花片片飄落。站在神策軍駐地寨牆上的王祐平舉右手接住落下的雪,掌心處一陣微涼,不等手放到眼前,雪花已經化作雪水。楊陌在旁微笑道:「你不是吧?下個雪也值得大驚小怪?難道你們天京那邊不下雪的?我倒是聽我爹說過,楚國人就沒見過雪。想當年墨門先祖里的楚人初到北地,看到下

雪興奮的不得了,莫非天京也是這樣子?」

王祐搖頭道:「天京也是會下雪的,雖然比不了雲中那般苦寒之地,但也不至於見到雪花就大驚小怪。只是你不覺得這雪太大了么?」雪已經下了一天一夜,初時尚微後來逐漸轉大,軍兵清雪已經來不及,索性就聽之任之等到雪停再說。站在寨牆向外看去,目光所及儘是銀裝素裹白色世界,除了一片銀

白再也看不到其他。此時的雪並沒有轉小跡象,反倒是越來越大,風也越刮越急。若非兩人身懷絕技,且裹著厚厚的裘衣,也難以在寨牆上立足。這種天氣遭遇敵襲的可能性不大,雖然有名將能夠在風雪之日發動襲擊一舉破敵,但也是鳳毛麟角。而且這種事之所以能記錄下來,恰恰是因為其稀缺性,相反,絕大多數人在這種時令進兵只會落個部隊離散乃至

迷路凍死都不奇怪。兵士們在這種環境下警惕性也會相對鬆懈,尤其是神策軍這些老爺兵。他們在戰陣上確實表現出不弱的戰力,但是養尊處優慣了,又是一直享受著遠超同儕的補給,能打惡戰但不能吃苦。不少小軍將又是朝中貴人的關係或是走國舅門路進來撈軍功的,讓這幫人在這種天氣出來巡邏守寨,沒幾個人會聽令。是以偌大的寨牆上,就只有楊陌

與王祐兩人。楊陌神色也正經起來,點頭道:「是啊,這雪有點大的邪乎。說實話,就算是在雲中,這種雪天也不多見。照這麼下去,這些帳篷未必扛得住,至於地窩子更是容易被雪埋

了。野外紮營就是這麼辛苦,營帳得重新加固,還得多備柴薪。對了,神策軍以騎兵為主,這麼多馬如果凍死,可就麻煩了。」「不光是馬,還有人也是一樣。神策軍操練雖勤,但是只是練戰陣不涉及其他,兵卒遠路而來水土不服,如果再凍這麼一下,不知道要病倒多少人。于軍中而言,瘟疫可是

比戰爭更為可怕。再說這麼多兵馬,每天要燒掉多少柴薪?可是你看看,有人願意去砍柴么?」兩軍交戰並不是單純的沙場決勝,後勤補給也是極為重要的一環,甚至有些時侯,戰場外的因素遠比士兵的勇武更重要。神策軍的編製中並沒有輔兵,由於其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劉威揚為荼盈復仇征伐草原,背後又有莫國丈父子支持,士兵都把自己看得高人一頭。在他們眼裡,大燕所有的部隊都是自己的輔兵,不管是搬運物資,還是輸

送糧草等雜項有他們做就是了,自己只要練好打仗的本領就是。再不然還可以徵發民夫,總之不用自己干這些活。這是神策軍成軍之初就養成的驕傲,已經不可能逆轉。原本這也不是個問題,畢竟大軍出征配屬人員的徵發也是軍事體系的一部分。以大燕運行多年的官僚系統,完全可

以把這些事做好,確實不需要士兵親力親為。可問題是這次情況特殊,太多的意外讓原本不是問題的事情成了問題。之前的天水塞攻防戰中,不管是進攻方的神狸還是防守方的無定軍,都沒把住在城外的民夫考慮進去。楊烈雖然設計了民夫撤退計劃,但是因為自身有傷在身不能親自主

持,剩下如祝天雷等人又壓不住魚世恩和曹預,所以撤離計劃完成的並不好。魚世恩固然是名將手段,但也有名將心腸,認定一將功成萬骨枯,不以這些民壯生死為念。為了讓天水塞這個餌更逼真,有意識讓一部分民夫留下來做替死鬼。曹預對於

魚世恩命令無條件執行,結果不少民夫就在之前的戰鬥里無辜喪命。而撤退下去的民夫也不等於真的安全。他們沒有行糧,哪怕是墨門為他們盡量爭取了一部分糧食,可也不足以支撐返回家鄉。按照楊烈計劃,他們應該是在界牌關駐紮,由界牌關提供飲食。再準備承擔今後的運轉任務。可是張世傑並未按約定收容民夫,而是把人驅向代州。隨後二皇子劉宸毅就上報了神策軍的戰功,還多了許多人頭作為

證物。如今前線民夫嚴重不足,神策軍駐紮野外,更是沒有夫子、輔兵。這些人看上去沒什麼戰鬥力,打仗的時候作用不大。可是日常餵養馬匹、砍伐柴薪的工作,都是這幫人在完成。之前天氣尚可,天水塞可以提供一部分物資支持,餵養馬匹等工作也可以從天水塞抽調人員完成,這些問題顯不出來。如今大雪封路,這些事情都浮出水面,成

為困擾神策軍的難題所在。這麼冷的天要想士兵不被凍傷,柴禾乃是必備之物。可是沒人砍柴,光靠營中積存根本支撐不了一兩天。這還僅僅是人,馬匹的草料以及保暖同樣需要人力,這些顯然神

策軍都不具備。

楊陌道:「那就只能移營了。天水塞城池足夠裝得下兩支部隊,而且那裡還有些民壯,總可以應付過一陣子。這種雪不會沒完沒了的,只要雪停了一切都好。」「沒錯,現在看最好的辦法還是去天水塞住。可是……事情是這樣,人是怎樣誰又說的好?」王祐回頭看了看軍營,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就連你們墨門都做不到上和下睦,何況是其他人?神策軍無定軍積怨頗深,之前有神狸人壓在頭上,大家還要顧全個大局。現在神狸人敗了,這種天氣他們比我們更難受,說不定一場大雪過去,神狸人不

用打自己就逃了。天水塞又有那門龍吼炮架在那裡,自認為天下無敵。外敵一去內患即生,原本可以壓下去的事,這回神仙也壓不住。進了天水塞,只怕麻煩才剛開始。」

聽王祐提到術者楊陌本想反駁,但想了想也得承認,自己根本找不到合適的話去辯解。洗星河已經帶著手下離開,龍吼炮則留在這裡。這麼一尊巨炮分量沉重,往來運輸困難。費了好大力氣運到前線,如果再運回墨門就未免太蠢。他所需要的數據都已經得

到了,自然也就沒必要停留下去。從來到走一共也沒有多少時間,可是洗星河的惡名已經在軍中傳開。如果不是他帶來的龍吼炮威力確實驚人,只怕就有軍官敢指著他鼻子罵娘。饒是如此,眾人對他也沒幾句好話說,更把墨門武者、術者之間的矛盾都暴露出來。如今就連普通士兵都知道墨門中武者、術者互相看不順眼,楊烈雖然是矩子卻壓不住洗星河。王祐這麼說,楊

陌自然沒辦法。

他看看王祐:「我們墨門至少沒有見死不救。耿中宵寧可抗令,也故意不來救人。如果不是祝老大趕到,我們這時候都完蛋了。」「是啊。他們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何況其他?」王祐冷哼一聲:「有人巴不得神策軍和無定軍火併,事情鬧得越大越好。分兵兩處尚且要鬧,合兵之後不問可知,會鬧得更凶。

「誰?誰想鬧?他們不知道神狸還沒走?」王祐搖頭道:「那些人不在前線,是看不到危險的。他們看的是戰報,只會認為燕軍天下無敵,神狸不堪一擊。既然敵人不中用,就沒必要擔心,接下來就是搶功的時侯。

你看著吧,後面有的是熱鬧!」他把目光重又落回遠方:「這場雪災對神狸人來說是災難。但是他們過不好,絕不會讓咱們好過,但願陛下心如明鏡,不要被人惑亂心智,讓對手有機可乘。」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雪落(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