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馬肉(中)

第一百三十九章 馬肉(中)

「大帥我沒說錯吧?他們果然就是群賊胚子,不但偷了我們神策軍的馬還不肯承認。被我們抓住,還敢拿刀拿槍。對這種人絕不能手軟,否則日後我們神策軍的戰馬都得被

偷光!咱們的戰馬乃是陛下不惜重金自四方精選採買而來,每匹戰馬都是寶貝。敢吃這個就等於是破壞軍械,應該斬首示眾!」「對,把他斬首示眾!」神策軍這些士兵方才被無定軍圍起來,雖然沒吃眼前虧,心裡難免緊張。此時見自家主帥趕到,無定軍又承認偷馬,頓時覺得佔了上風。開始全力

反擊,要求嚴懲石如龍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

王佑此時忽然開口道:「慢!我有話說!」說話間他分開眾人來到魚世恩與鄴鋒寒面前,朝兩人拱手一禮,兩人也各自回禮。論官職梟衛小統領還不能和兩位元戎相提並論,但是王佑有劉威揚欽賜烈陽劍,論起身

份地位一如欽差大臣,便是張世傑對他也得禮讓幾分。見他出面便是鄴鋒寒都不能不給面子,連忙道:「王小統領莫非有話說?」

王佑點點頭:「據我所知,神策軍的鐵騎兵每人配戰馬兩匹,馱馬一匹,備用馬一匹,不知道是也不是?」

鄴鋒寒點點頭:「小統領說的不錯。我們無定軍的具裝鐵騎,確實以此種編製配備馬匹。」「這就是了。雖然從編製上如此,但是實際和帳面肯定有差異。和神狸兵馬兩次交鋒,神策軍衝鋒陷陣頗有傷亡,便是戰馬也少不了受損失。我也知道這麼短的時間就讓你

們重新登記造冊也來不及,何況情況每天都在變化。今天登記的馬,也許轉天就會被凍死,所以造冊之事也就沒急著做。我也不曾催。」

莫洪咳嗽一聲:「小統領,咱們說的是無定軍偷馬的事……」

「怎麼?莫將軍著急了?」王佑看向莫洪:「尊駕似乎是莫國丈的族人?」

「不錯!國丈正是某的叔公!」說到這裡莫洪臉上露出得意之色,如果不是在鄴鋒寒面前,他怕是連跪都不肯跪,要站起來腆胸疊肚走上幾步,顯示一下威風。王佑冷聲道:「看來我沒記錯,神策軍將里凡是姓莫的,都是國丈的親族。不過我得提醒你依據,便是令叔公在朝堂之上,也不敢隨便打斷梟衛奏報,更不敢質疑。只有天

子有這個權力,其他人都沒有。」

莫洪臉色一變,連忙低頭道:「我……末將沒有這個意思……」

「沒有就最好了。我正要說到這件事上,而且還要請莫將軍回答我幾個問題。你的戰馬、挽馬、馱馬可曾有損?」原本莫家人在神策軍自成體系,以莫崇山為首,下面的人擰成一股繩,就是在神策軍內,也是出名的刺頭。除了鄴鋒寒和莫崇山以外,他們不賣任何人面子。鄴鋒寒也算是莫家門客,對這幫人更是輕易不會管束。是以要是一般人問這個問題肯定得不到莫洪回答,少不了還要挨幾句閑話。可是剛才王佑的態度,把莫洪的氣焰打了下去,他此時便不敢強橫下去,只好乖乖回答:「回小統領的話,末將的馬原本在戰場上折損了一匹。如今這匹戰馬又被石如龍吃了,再打仗的時候便沒有得力的腳力。這戰馬就是

我們騎兵半條性命,也正因為如此,末將才如此焦急。」王佑不再理他,又來到石如龍面前。石如龍看到王佑出現臉紅的更厲害,這時忽然大喊一聲:「石某自入伍那天,就不曾怕過死!如今好漢做事好漢當,要殺要剮儘管來,

休得攀扯無辜」「無辜?要看這無辜是怎麼個無辜法了。」王佑面帶冷笑:「一個人飯量再大,也吃不了一匹馬。何況無定軍袍澤情重,石如龍既然偷馬,自然不可能是自己吃。這百多人想

必都是吃了馬肉的,是以願意為你遮掩罪行。為了保證你不受處罰,和神策軍刀兵相見也在所不惜。」「你胡說八道!」石如龍勃然大怒陡然站起身來,如同天神一般的漢子猛衝向王佑。這邊鐵無環已經搶步而出迎上石如龍,兩人雙拳齊出,只聽「砰砰」兩聲悶響,卻是彼此

的拳頭都落到對方肩頭。只見兩人各自倒退一步,隨即拿樁站定,這一招卻是拼了個平手。

莫洪在旁大喊道:「無定軍好大的膽子,連梟衛都敢打,莫不是想要謀反?」

王佑冷哼一聲:「誰謀反這種話只有梟衛有資格說,其他人都沒這個權力!鄴大帥,請約束自己的部下!」此時耶律風大叫道:「石老大,你別胡來!咱們自己的性命不值什麼,若是牽連了帥爺就是粉身碎骨也難贖其罪!王小統領你說對了,那馬肉不是石老大一個人吃的,乃是

我們兩個吃的!你要是殺,就殺我們兩個,其他弟兄們不曾吃過半口,憑什麼領罪?」

「不!這馬肉我也吃了,要追究也連我一起追究!」一個軍漢也大聲叫嚷起來。隨後整個無定軍軍營就炸了鍋,那百多名兵士人人爭著承認自己吃過馬肉,場面很是混亂。

魚世恩一直沒有開口,此時忽然大喝一聲:「都閉嘴!」士兵們本來你一句我一句在那叫嚷,聽到魚世恩這句話頓時都把嘴閉上。只聽魚世恩繼續說道:「無定軍向來有飯同吃,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們吃了馬肉也沒什麼稀奇。如果石如龍偷來馬只自己吃,他也就不配當我無定軍的兵。不過,你們只知道自己吃了馬,不可能知道吃得乃是神策軍的戰馬,不知者不為罪。若是因為你們吃過馬肉就

要受罰,本帥第一個不答應!」王佑微微一笑:「魚大帥這句不知者不為罪說的好!本官也深為認同。外人都說我梟衛只知殺戮,卻不知梟衛殺人從來都是有殺人的道理,絕不會不教而誅。石如龍盜殺戰馬,確實當處死罪。但是我更想知道,他為何要偷馬來吃。石如龍你且說說看,好端端的為何要偷神策軍的馬?」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馬肉(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