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叛亂(下)

第十四章 叛亂(下)

荼狐怒目而視,說道:「你們簡直痴人說夢!你們也不想想如今燕國與草原對比,誰的實力更強?貿然對燕國用兵只是以卵擊石!」

「你什麼都不懂。」哈梵冷笑了一聲,「天命星已經出現,這天下終於能回到神狸手裡了。」

荼狐大驚失色:「天命星?」

神狸部戰士兵容嚴整,舉著火把肅立在王帳前。

大帳簾兒挑起,熊衛首領蘇利耶,虎衛首領卡薩雙雙走出,走到士兵面前,左右一分,站住身形。

哈梵挽著荼狐的手,神情嚴肅,來到蘇利耶和卡薩中間。

哈梵半眯著眼,面色陰狠,朗聲大喝:「燕國皇帝劉威揚,假意結盟,暗藏禍心。意圖吞併我神狸部落。」

原本軍容嚴整的軍隊一陣騷動,但許多士兵臉上全是震驚。哈梵一臉痛心疾首:「獅衛大統領蘭恩,被燕國皇帝重金收買,意圖刺殺大王。幸虧卡薩和蘇利耶警覺,這才護得大王安全,將逆賊蘭恩正法!所有死難將士,都是為了保

護大王而死的忠義之士!」荼狐心頭一動,此時情形與帳內不同,大軍就在眼前,若是自己振臂一呼三軍景從,或許局面能夠逆轉?他的身形微微移動,想要擺脫哈梵等人控制,向三軍說明真相。

可是他的腳剛剛邁出,耳旁已經傳來兩聲不輕不重的冷哼。卡薩和蘇利耶的手輕輕握住了刀柄,四道目光緊緊鎖定荼狐。

這兩人身手了得又有準備,荼狐稍有異動怕不是先要人頭落地。對死亡的恐懼讓荼狐放棄了反抗,前移的腳慢慢縮了回來。

哈梵對這一切混若未覺,向著士兵高聲呼喝:「我王決定,立即發兵,攻打無定城,殺死燕皇,為我們枉死的將士們復仇!」

他轉頭眯起眼睛看著荼狐,眼中蘊意不言而喻。

荼狐只猶豫一瞬間,便走上前,站在哈梵身邊,高呼道:「天佑神狸!殺死燕皇!」

眾士兵憤怒地舉起兵器高呼:「天佑神狸!殺死燕皇!天佑神狸!殺死燕皇!」

陣陣胡笳、號角聲響起,無數駿馬縱情奔騰,鐵蹄踏地之聲如同沉雷,驚碎草原寂靜。

荼狐被卡薩和蘇利耶裹挾著,隨著隊伍前進,哈梵則一馬當先,來到隊伍的最前端。這麼多年來,族人們的野心已被蠶食一空,不過是坐以待斃,總有個人,不,是必須有個人站出來拯救他們,無論用什麼樣的方式。能否讓天命鐵騎重現祖宗榮光便在此

一舉!

荼盈寢宮之中。

荼盈端坐於榻上,光潔的額頭布滿了汗水,身體四周薩滿法陣聚集的能量虛影緩慢轉動,光芒黯淡。

她身軀顫抖,死死地凝視著襁褓中自己兒子眉心升起的天命星印。緊咬牙關,如在看著不共戴天的仇人。

面前星印上下輕輕舞動,似乎在嘲笑這個母親的無力。「你以為……我真的奈何不了你?」荼盈語氣變得狠厲。在宮中做了幾年賢妻良母不代表她失去了草原女子骨子裡那股血勇,何況此時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兒子,她可以豁出一

切!眼眸中陡然閃過一抹瘋狂之色,啪地一聲,發端的掛珠釵突然炸裂,滿頭的青絲垂落而下,荼盈忽然仰面向天,雙手環抱香肩,猛然放聲尖叫。隨著叫聲,那如同瀑布般

垂落的青絲倒豎而起,如同烈焰升騰。

薩滿陣法轉速陡然加快,就像是被鞭子抽動的陀螺,虛空之中隱隱傳來尖銳的呼嘯!如鬼哭,似神泣。古老的薩滿秘法展現出令人不可思議的威能,寢宮周圍的樹木發出令人牙酸的嘎吱聲,朝著寢宮方向彎折,如同大臣參拜君主。從這些樹木植備身上,逸散出星星點點的

微弱綠光,向寢宮方向飄去。隨著綠光流動,這些植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枯萎乃至凋零。

隨著這些象徵生命力的綠色光點穿透牆壁匯聚法陣之內,那本已黯淡的陣法陡然變得明亮無比,光芒耀眼。

荼盈的臉上泛起陣陣寶光,右手緊握成拳,朝著那枚天命星印重重轟落!

……

夜幕降臨。

無定河邊,人影綽綽,神狸部落大軍緩緩出現,黑壓壓一片一望無際。

他們繞開了墨家的艨艟巨艦,準備一舉突襲入無定城!

「搭建浮橋,悄悄過河!」隨著哈梵德命令,神狸軍前哨已經開始行動。有賴於這幾年的和平以及雙方往來,哈梵部下秘密測量了無定河德寬度,也準備了足夠的搭橋工具。這些人不知演練過多少

次,此時駕輕就熟,時間不長,一道道浮橋便搭建而起。

可就在此時,無定河上忽然風浪大作,波浪翻滾,河面如同開鍋。剛剛搭好德浮橋開始劇烈搖晃,率先上橋的士兵落入水中,發出幾聲悶響。一名巫師走到河畔處,猛地將手中的法杖插入地面,雙手指向遠方,額頭青筋暴起。隨著巫師施展法術,風漸漸變小乃至停歇,水面也恢復了平靜。哈梵帶頭,穆特隨後

,蘇利耶等頭領先行渡過河去,隨後便是大軍行動。

這些草原士兵終究不是等閑之輩,雖是夜間行動卻井井有條,並未發出多少動靜。

離城越近,哈梵和穆特等人越能感覺到空氣中那不尋常的能量波動,心知必然是有法力高強的大巫施展神通。

穆特皺眉道:「無定城中有此手段的,怕只有狐盈一個。」

哈梵笑道:「我們的小師妹嫁了燕人,心倒還留在草原。你們看!」

隨著他手指方向,眾人只見天空中一道血光猛地撞在天命星上隨後消散,那顆璀璨明亮的天命之星受到血色衝擊之後,突然變得搖晃閃爍了起來。

蘇利耶雖然久經戰陣,但是於神通法術一無所知,看得滿頭霧水,只好問道:「這是什麼意思?」哈梵凝視著天命之星,悠然說道:「天命之星是我們草原重新一統天下的先詔,當年的哈桑克就是天命之子,率領我們草原各部橫掃四方!如今,天命之星再現草原,假以

時日,我們草原就能一統天下!」

蘇利耶又驚又喜,連聲說道::「這天命星想必應驗在大巫新生的孩子身上,恭喜大巫師。只是……我還不太明白,這等好事何須掩蓋?」哈梵嘴角一撇,輕蔑地一笑說道:「猛虎雖可統御百獸,但是虎仔一樣有可能喪於豺狼之口。小師妹怕有心人盯上咱們的天命星,所以施展神通掩蓋,也是難為她了。這等

法術可不是隨便就能施展的,為了本族命運甘願大耗元氣,倒像個草原女子的樣子。」

荼狐被裹挾著,自知大勢已去。何況如今大兵已經到來,開弓沒有回頭箭,想要後退已是不能,只好大著膽子問道:「大巫師,我妹妹既然為了草原拚命,不知能否……」

哈梵打斷了荼狐的話:「每個草原的子民,都做好了為草原犧牲的準備,荼盈也不例外。我們不該違反她的心意。」

「可……可我妹妹剛剛生了孩子,求大巫師看在孩子的份上……」

「孩子?荼盈生了孩子?」

哈梵心頭倏然一驚,他猛地揪住荼狐的衣襟,顧不上掩飾自己的放肆僭越,失聲喊道:「你說什麼?」看到一向沉穩的大巫師竟然失態成這個模樣,荼狐不知所措,心中隱約感到自己說錯了話,可是想收回也來不及,只好說道:「我妹妹不久前剛剛誕下一子……求大巫師看

在孩子份上發發慈悲……」

「滾開!」哈梵把荼狐用力一推,隨後朝蘇利耶吩咐道:「派幾個人看住他,別讓他添亂!」

他又看向穆特,「這等事你怎麼不說?若不是這個混賬說起,我還被蒙在鼓裡。」

穆特不知所措道:「我……我以為這沒什麼大不了……」

「險些壞了我的大事!」哈梵瞪了穆特一眼,卻是顧不上罵他,回頭看了一眼正在渡河的隊伍,隨後咬牙道:「等不及了!必須立刻攻城!」

「什麼?」卡薩聽到這個命令一愣,連忙上前道:「兒郎們只過了一半,攻城的傢伙也都沒運過來,咱們這些騎兵擅於野戰,攻城可是不在行。」

「是啊,等到雲梯上來再攻也不晚。」穆特在旁勸諫。哈梵搖頭道:「荼盈人嫁給燕人,心也變了!她這個法術,恐怕不是遮掩天命,而是要從我們手裡把天命奪走。法術的事你們不懂,總之不能讓她成功!否則咱們就全完了

!」

卡薩聽得一頭霧水,但他敬畏大巫師神通不敢頂嘴質疑,只是有些為難:「無定城城高牆厚,拿人命填可不是辦法。。」

哈梵沉頓稍許,握緊拳頭,神色毅然:「發動地龍翻身!震垮城牆!打斷她的巫術!」

穆特大驚失色,連聲說道:「大巫三思啊!草原一脈巫師本來就少之又少,傳承日漸衰弱,地龍翻身對施法者損耗巨大,要震塌無定城,不知要損失多少大巫。」

哈梵苦澀說道:「我也是巫師,難道不心疼自己人?可是天命之星關係草原興廢,為了大業也顧不了許多了。」他面露狠色,說道:「傳我命令立即集中全部大巫,發動地龍翻身!哪怕大巫全部死光,也得給我把無定城震垮,如果還不夠,就由我來填!」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叛亂(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