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太子到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太子到

正午日光仍然穿不透厚重的雲層,只變成一片灰濛濛的光輝在天邊暈開。無定原上一片銀裝素裹,荒野雪景自有野趣,但是於騎手而言,乃是個巨大挑戰。尤其是此次自

天京前來天水塞的隊伍里,既有王景也有太子妃,這等貴人傷損不得。是以騎手都小心翼翼地勒著韁繩,生怕一個不小心馬失前蹄釀成大禍。

梟衛邢士林坐在馬鞍上,左顧右盼高度警惕。邢士林進入梟衛不過三年,有幸能加入護送王景前往天水塞,實在是莫大的榮幸。一想到隊伍里有兩位貴人,不論被誰看中都意味著未來飛黃騰達,這名少年梟衛的臉上

,就堆滿了笑容。

他此番不光是衛士,還被委了隊長的官職,就讓他更加志得意滿。或許這趟差事走完,自己就能追上鐵無環!當然,邢士林也不敢過分得意了,畢竟這支隊伍里,王景貴人太多不容有失。他側頭看了看身後,在王景前面策馬並駕的男女二人。那白馬男子溫文爾雅,乍一看儀態出

眾,說起話來卻是如同溫吞水,讓邢士林這等軍漢難以忍受。

至於那女子,卻總能在不經意間令人印象深刻,坐在馬上的脊背挺得筆直,頗有些巾幗英氣。

這對男女,自然就是太子劉宸英和太子妃張素素。劉宸英是帶著五百禁軍在界牌關與眾人匯合的,按照官方說法,是太子擔心太子妃有失,特意領兵迎候,事實上大家都知道,是太子貪生怕死一直待在界牌關不動。要等

到這支人馬來了,才肯一路同行前往天水。大燕以武立國,禮教之防也不算太嚴格。雖然不像神狸那麼開放,但是也不至於苛刻到女子不敢見人的地步。張素素武將家風,即便不能舞槍弄棒,騎馬總是沒有問題。之前丈夫沒來,自然不好出來見人,等到與太子匯合后就沒了顧及。反倒是主動與太子並馬而行,偶爾還會讓劉宸英和這些軍士閑談幾句。只不過劉宸英和軍漢們說不到

一起,結果往往是自尋煩惱,雙方都不自在。

天空鉛雲漸濃。太子忽然感覺臉上有點點涼意,幾乎脫口而出地抱怨道:「雪才剛停幾天,怎麼又下了?」

張素素擇面帶驚喜,伸出手去,想要接住那些冰涼的雪花。看向丈夫的目光裡帶著幾分激動:「夫君,這裡的雪花比天京大多了!看來塞上風光果然與京師不同」太子皺了皺眉,伸手掃落落在馬鬃上的雪花。他不知道張素素為何如此興奮,這該死的雪活活凍煞個人,有什麼可高興的?比起雪花,天水塞還有個更為討厭的存在。一

想到二弟此刻多半就在天水塞等候,劉宸英就覺得腦袋生疼。他的坐騎乃是兩年前齊國進來的貢品,據說有西曜天馬的血統,南曜諸國罕見。按理說本可以馴養為上等戰馬,可惜在劉宸英不善騎乘,不希望馬匹跑的太快。在他的要

求下,這匹馬已經被養廢了,除了膘肥體壯之外,一無是處,連當種馬都不行,因為為了太子騎乘的安全,這馬早就被騸了。

這匹馬一如鸚鵡,都是劉宸英心愛之物,看著馬鬃上的雪掃了又落,劉宸英心頭火起,回頭吩咐王景:「王總管,孤的愛馬受不得寒,快讓人為孤和愛馬撐傘!」張素素不便公開反對丈夫,只好輕咳一聲,提醒他注意身份。自己一路忍受鞍馬勞乏與他并行,還不是為了收攏軍心?此時正該與軍兵同甘共苦,讓部下打傘,自己之前

的功夫不是白費了?

只可惜劉宸英沒有想那麼多,更沒有張素素這種心思,聽到妻子咳嗽便連忙吩咐道:「來人,再給太子妃也打一把傘,沒聽到她咳嗽么?」「我就不必了!雖是女兒身,也不至於嬌貴到這個地步。」張素素勉強擠了個笑臉,王景大聲吩咐道:「來人啊!快給太子殿下撐傘,若是凍壞了殿下和殿下的愛馬,小心你

們的腦袋!」劉宸英滿意的點了點頭,又低頭開始為愛馬拂拭落雪。他旁邊的張素素,只好裝作對一切都沒看到。看來這趟賽上之行沒起到什麼作用,至少丈夫沒有得到什麼長進。想

到這裡,張素素也覺得身上發冷,只不過寒意並非來自體外,而是生自心中。她不願意再看丈夫,把目光看向遠處。望著空中雪花飛舞,只覺得這無窮無盡的雪能讓世界變得潔白無暇,哪怕只有一時三刻也是好的。此等情景別有一番詩情畫意,只

可惜天下間難覓知音。

邢士林這時已經舉著傘過來,一名梟衛落後太子一馬頭,為其撐傘遮護。邢士林擇負責為劉宸英的腳力遮蔽風雪。太子滿意地策馬緩行,還不時撫摸著愛馬的鬃毛。

一個時辰之後,天水塞的南壁城牆,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四下一片銀白之中,那青灰色的巍峨城牆就更顯出氣勢。

張素素看著這面城牆,想起父親曾經給她講過的那些故事,心情有些複雜。無定原上十數個寒冬,天水塞的這面城牆都不曾倒塌。可是朝內的風雨,它又是否接得住?

劉宸英也來了精神,此時對於二弟的畏懼已經被冷風所沖淡,大聲吩咐道:「快快,趕緊進城,烤烤火,也給孤的愛馬吃些精料!」

退回劉宸英身後的王景與大孝鬼王目光相觸,大孝鬼王微微點頭,眼神玩味地看著天水塞,就好像在看著一塊肥肉。

城內城外,到處可見忙碌的人們。雖然風寒雪大,可是士兵依舊沒有停歇,正在抓緊時間修補之前被神狸毀壞的城壁。。「士氣可用……」張素素有些感慨地看著天水塞。這座代替無定城守衛邊防的要塞,能夠承受神狸軍馬連番打擊,此刻依然聳立,靠的顯然不僅僅是那高大的城牆,也不是墨

門器械。

「這些人當真無禮……」劉宸英看法卻與此不同。在他看來,迎接隊伍出城只三里,人數也不多,未免太過目中無人!如今不是在朝廷,而是在塞上,自己地位最高,他們未免太不拿自己當回事了!難道不知道自己如今身負重任,這幫人的身家性命,就在自己一念之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太子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