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搞風搞雨

第一百四十六章 搞風搞雨

自從昔日天京之變發生之後,墨門與燕國朝廷之間的關係就變得很是微妙。一方面燕國離不開墨門,不管是邊防還是器械交易,都少不了彼此往來。另一方面,劉威揚卻在有意的疏遠墨門。以往的燕國皇帝更強調墨門與燕國的同源,而劉威揚時代擇開始強調「異流」。雙方關係不再像過去那麼親密無間。固然下層該怎麼相處還是怎麼相處

,可是劉宸英到來之後,墨門的人便不再出頭。祝天雷代替楊烈下了命令,墨門之人不得介入燕國的內部爭鬥。雖然劉宸毅作惡多端,也從不曾到過前線,但是這些話不能從墨門嘴裏說出去,否則就失去了中立地位。

這班武者又是心直口快,不讓他們說事實,他們只好盡量少露面免得被問到,楊陌也不例外。他原本幫着王佑挖出了大筆糧食暫時解決了無定軍的壓力,心裏正在得意,結果又得到父親這個命令。知道這個命令一半是對着自己,便乖乖躲在房間里。直到傷愈歸來

的呂皓給他送信,他才知道出了這等事。相對於神策軍,無定軍和墨門更親密,交情也更好。曹預鎮守天水塞時間長與墨門打交道比較多,兩下私交甚厚。聽說曹預被擒,楊陌再也坐不住。不和任何人商量,帶

了呂皓一路沖向無定軍駐地。

兩人到達時,現場已經被梟衛控制,曹預被五花大綁但是並沒有帶走。帶隊的是個生面孔軍官,楊陌從未見過,想來是從京城來的。堂堂無定軍副帥被擒,軍將自然不答應。足有數百官兵把道路堵死,對這些梟衛怒目而視。而帶頭的梟衛頭目也不畏懼,反倒是冷笑道:「怎麼?聽說你們無定軍前些時和

神策軍大打出手,事後不但無罪還吃了頓馬肉。這是上癮了?也想對梟衛動手?」

曹預的嘴沒被堵上還可以說話,在那裏大聲號令:「爾等不可放肆!梟衛拿人為朝廷王法,誰敢對抗朝廷命令的,軍法不容!」

一名軍將道:「梟衛也不能隨便抓人!總得又證據才行!」帶隊的梟衛頭目自懷中取出一疊字紙,高高舉起:「我們梟衛辦事自然要有證據,只不過這證據卻不見得非要給你看。說句實話,曹預乾的勾當慢說抓捕,就算就地正法都

夠了。」

「你血口噴人!」那名軍將義憤填膺,猛地沖向帶頭的梟衛,要去搶那些字紙。

「攔住他!」曹預大喝一聲,幾名士兵下意識阻攔。可是這軍將武功不弱,舉手投足間,幾名兵士全被打翻在地。這名軍將怒道:「你們這幫混賬,難道由著梟衛栽贓?」

他這話一說,其他想要阻攔他的軍兵也不敢動手,由著此人沖向帶隊梟衛。就在此時卻聽這名軍將有人大喝一聲:「別上當!他那是要坑你!」

說話間來人已經如同閃電般攔在這名軍將面前,雙臂平伸攔住去路:「不可!」

攔路之人正是楊陌。

無定軍軍將基本都知道他是楊烈之子,又立過不少功勞,都給他面子。可是這名軍將今天卻發了蠻,大喝一聲:「別擋路!」雙拳齊出,竟朝着楊陌面門胸腹同時打來。

墨門武者在燕國軍中素來為人尊敬,更何況此番兩次大捷都和墨門有關,全軍上下誰也不會得罪墨門子弟,這名軍將的行動委實透著蹊蹺。楊陌也不曾料到對方居然直接動手,好在他武功本就了得,又經過幾番戰陣磨練,一身藝業大有進步,不至於招架不了。身形後退讓過拳鋒,足下一記勾掛連環,正中這名軍將下盤。那名軍將還想拿樁卻是不能,身體頓時失去平衡向前摔出,楊陌趁機連消帶打數招連擊,將他打倒在地,口內大聲道:「你若是奪了字紙,就有毀滅證據的嫌

疑。他們怎麼說就怎麼是。你們要是誰敢傷了這些梟衛里任意一人,就是擅殺朝廷梟衛,意圖謀反!那樣曹將軍就真的活不成了。」

帶隊的梟衛看了看楊陌,眼神里掠過一絲寒意,自己的心思居然被他猜個正著?看來這少年倒是不簡單。他冷聲問道:「這是何人?」

楊陌朝他一拱手:「墨門楊陌!」

「墨門?」這名梟衛的聲音一寒:「墨門今日也要牽扯其中么?」「墨門素來不過問燕國內務,但是我想知道,抓捕曹將軍可有命令。如今梟衛兩個統領都在天水塞,為何抓人之事是由尊駕負責?而且你臉生的很,總不能說是梟衛就是梟

衛。」

那名帶隊梟衛冷笑一聲,把字紙塞回懷中,隨後亮出腰牌:「這個總做不得假吧?至於為何是我來,這也不該是墨門操心的事。」曹預道:「楊少俠,多謝你及時出手,沒讓他們釀成大禍。且讓他們把我帶走吧,時間越耽擱越不利,我相信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管梟衛有多大本領,也不可能把黑的說

成白的。曹某問心無愧,到哪裏都不擔心!無定軍聽令!讓路!」軍兵原本群情激憤,可是聽楊陌一說,也明白梟衛不是神策軍可比。和他們打架的後果遠比和神策軍火併嚴重,他們不怕死,可是生怕牽連魚世恩。只好左右分開,由著

梟衛把曹預帶走。

而這僅僅是開始遠非結束,當日,無定軍十幾名將領的營中,都搜出了寫有神狸文字的信件。從小軍將到取代鄴鋒寒成為無定軍副將近十八年的曹預,全部牽連其中。不僅如此,這一系列涉案人物之間多半互有聯繫,例如曹預麾下兩名被查出私藏黃金百兩的千總,都是由曹預一手提拔,而其中一名千總褚濤負責管理武備庫,但是他所

管理的武備庫查出丟失了整整五十套盔甲,單就這一條罪名,已足以死罪。天水塞內一時間人人自危,饒是楊陌素來不懂陰謀詭計,也感覺出這裏面味道不對。他想去見王佑,可是王佑門外都是生面孔梟衛站崗,根本不許人接近,哪怕是墨門的面子也不給。這下楊陌也沒了辦法,心中既緊張又有些覺得蹊蹺,王佑難道沒發現自己手下不對勁?為何不出手干涉?究竟是不願,還是不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搞風搞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