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惡狼(上)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惡狼(上)

次日天明,朝陽被千萬片飛雪遮掩在九霄之外,鵝毛大雪再次落下。大孝鬼王站在院落正中,端詳著那名被岑霜打暈后五花大綁扔回梟衛營帳的鬼不收嘍羅。從打被岑霜

制服,就一直被扔在墨門那裡,直到今天早上才放回。這種天氣扔在院子里凍了半天加一宿,人早就已經死了,屍體都硬得像是冰坨子。

大孝自言自語道:「我告訴過你們了少惹墨門,就是不聽,結果怎麼樣?不光賠上自己的性命,還連累鬼不收丟人,讓我怎麼說你?」

他隨即皺眉:「就是不知道,這僅僅是警告,還是要插手我們的計劃?」

「怎麼?鬼不收也會死么?我一直以為鬼是不怕冷的,現在看來並非如此。說真的,鬼死了以後是什麼?你能不能回答我?」

王佑出現在大孝身後,臉上帶著一絲笑容。那種幸災樂禍的情緒毫不掩飾,讓大孝的心裡也不免有些冒火。

「王小統領,你別忘了,他現在是梟衛的人!墨門敢這麼做,證明從沒把梟衛放在眼裡!」「那又怎麼樣呢?」王佑語氣冰冷:「梟衛權重,不等於無法無天。恰恰相反,梟衛里有一條最起碼的規矩,就是按令而行。我讓他們動誰他們就必須動誰,反過來,沒有我的命令他們誰也不能動!我早就給梟衛下過命令,不得與墨門衝突。哪怕是普通墨門武者,也必須請示我之後,才能按令而行。他如果是梟衛,違抗軍令論罪當誅。如果

不是梟衛,他的死活又與我何干?」說到這裡,王佑轉過身向房間走去:「屍體趕快處理掉,另外我不希望這件事鬧得梟衛和墨門有任何不愉快。若是因此人之死引發梟衛和墨門之間的衝突,我第一個找你說

話!」

眼看王佑進了房間,大孝也快步跟進去,反手帶上房門,壓低聲音:「小統領居然對墨門如此看重?莫非你想和墨門合作?」

「我和誰合作與你何干?還有,是誰允許你進我房間的?」大孝冷哼一聲:「楊烈一人一劍宇內號稱無敵,小統領想要和這種強者合作也在情理之中。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楊烈再怎麼厲害也是血肉之軀。他是會死的。如果他死了

,墨門又算得了什麼呢?」王佑不為所動:「想殺楊烈的人很多,但是楊烈依舊活著,反倒是想要殺他的人都已經死了。不久之前神狸還拿出了一個大陣要殺掉楊烈,結果自己元氣大傷,也沒能奈何

這位矩子。如果那位貪狼也想殺楊烈的話,替我祝他好運。再有,未經我允許不得進入我的房間,否則……後果自負!」大孝碰了一鼻子灰,悻悻而出,面色陰沉。王佑看來對鬼不收沒有好感,反倒是更親近於墨門。甚至猜到貪狼大人要對楊烈出手依舊沒有改變態度,可見他對於楊烈的信

任。楊烈確實厲害,但是貪狼既然想要謀楊烈性命,就肯定能成功。等到楊烈死訊傳來,到時候再看你的臉色。

墨門!楊烈!你們既然幾次壞我們好事,還敢殺鬼不收的人,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大孝的目光望向那具死屍,嘴角翹起:「一個鬼換個矩子,這筆交易也不算虧本!」

蒼茫荒野之上,一匹駿馬飛馳,馬上之人兜帽氅衣護體,背後背一口長劍,正是墨門矩子楊烈。天水塞戰事未完,墨門應有強者坐鎮,以免發生不測。之前洗星河前往天水塞,楊烈在雲中養傷。本以為洗星河會待到戰事結束,沒想到他採集了數據就大搖大擺回來,並沒把天水戰事放在眼裡。在他看來,不管天水塞勝負如何,死傷的都是燕國官兵,和墨門沒什麼關係。二十四小隊如果不能全身而退只能說明自己蠢,蠢人沒必要救。

楊烈無奈,只好離開雲中,直奔天水塞而去。墨門矩子地位雖高,但是排場不大。楊烈也不是個高調之人,平素行動要麼是二十四小隊隊長陪同,要麼就是自己單人孤劍遨遊天下,像這種大雪天縱馬疾馳的事做得多

了,也不當回事。跑了一陣心頭興起,便解下腰間酒囊將一口烈酒灌入喉中,隨後繼續趕路。以他的心性而言,其實更喜歡單人匹馬一口長劍,走遍五湖四海殺盡惡霸強梁。管理一個門派對他而言,反倒是一樁苦差事。只是既然被選為矩子就只能承擔起對應責任

,哪怕心裡不喜歡也得勉強為之,只能在這種單人獨騎放馬奔騰時,才能找回些許自我。腦海中回想著出發前女兒的囑咐,臉上又不自覺露出一絲笑容:傻女兒,真當阿陌還是那個沒長大的孩子?他已經是個男子漢了,又哪用你管前管后。不過千雪和阿陌青梅竹馬,如果兩人以後在一起,倒是一樁好姻緣。就是到時候得宣布阿陌身世之事,不知道又會有多少無聊之人站出來指手畫腳。不過那也沒什麼關係,為了女兒和阿陌

,自己大不了不做這個矩子,拿著劍去和這些人「講道理」。相信最終肯定能「說服」他們,改變主意。

陣陣狼嚎聲打斷了楊烈的思緒。冬日裡有狼出沒並不奇怪,尤其是寒冬時節捕獵困難,狼活動的更為猖獗而且也比平時更加危險。以往墨門甚至組織過專門的捕狼行動,以冬日殺狼作為鍛煉武者的項目

,以保證行人不受其害。

可是如今情況不同,隨著天水塞戰事爆發,這條路兵馬往來頻繁,哪怕是大隊狼群也照樣討不到好處。是以很長時間不曾聽到過狼嚎,這又是哪來的狼?耳聽得狼嚎聲一聲高過一聲,不像是捕獵,反倒像是故意為之。楊烈冷笑一聲:這等拙劣的陷阱,是何等妄人想出來的?狼有著驚人的感知力,在自己劍術大成以後,除

非巨大狼群,否則絕沒有狼敢來招惹自己。聽聲音,似乎只有一隻狼。難道它活膩了故意尋死?不問可知這狼嚎乃是個陷阱,就是為了把自己誆騙過去。若是一般人猜到陷阱自然不敢接近,可是楊烈何許人也?一人一劍縱橫天下,自問刀山火海都能從容應付,又何

懼所謂陷阱?冬日寂寞,正好用這妄人打發時光!楊烈一催坐騎,向著狼嚎聲疾馳而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惡狼(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