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金蟬脫殼(中)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金蟬脫殼(中)

王佑與楊陌都沒想到張素素會在這裡出現,雖然她不可能聽到兩人之間的密談,但是這種時候她的出現本身就意味著一種變數。越是要緊事越怕變數,張素素身份非同一

般,不能傷害,只好用心敷衍。

楊陌連忙笑道:「我倆是老交情,閑著沒事開開玩笑。倒是沒想到太子妃也會出現來此。」

王佑也朝張素素行禮道:「雪大路滑,寨牆之上更是崎嶇難行,太子妃還請回房休息免得受傷。」

張素素一笑:「我總歸是武家之女,還沒那麼嬌氣。縱然比不得二位武藝高強,也不至於連幾步路都走不得。小統領,我有事要和你商量,且借一步說話。」

王佑一愣,目光看向那四名家將。張素素微微一笑:「這是我張家自己的家生子,不會亂嚼舌頭。再說我們行事光風霽月,又何必在意世俗眼光。小統領請隨我來。」

楊陌朝王佑一笑,拱手告辭,一路飛奔向寨牆下跑去。王佑覺得頗有些尷尬,朝張素素叉手行禮道:「有什麼話,我們在這說也是一樣。」

張素素看了一眼王佑,又看向寨外那茫茫雪原:「我都不怕,難道小統領一個大男人反倒膽怯?」她的聲音變得冷厲起來,顯然王佑的推三阻四讓她生出幾分怒意。以王佑的性格,根本不在意女子發怒。在他眼中世間男女本就一般,都是他刀下魚肉,再不就是暫時敷衍的目標。可是不知怎得,聽到張素素這般語氣,他的心裡莫名一

動,本以為堅硬如鐵的心臟莫名出現一絲柔軟。或許這絲柔軟不能持久,但是此時此刻,它確實屬於張素素。「是臣冒失了。一切聽您吩咐就是。」王佑話一出口,才意識到自己居然為了這個女人冒險,而且沒感到絲毫不對……這真是個危險的信號。不過話一出口萬無更改的道理,

只好行步看步走到哪算哪。張素素哼了一聲,一語不發向馬道走去,王佑只好跟在身後而行。四名家將對這一切視若無睹,只是在王佑身後不遠不近地跟著走,似乎從未察覺自家小姐身後多了一個

人。王佑發現張素素確實沒說謊,她雖然不會弓刀武藝,但是論起行動比普通官宦人家的女子還是利落許多。馬道上的積雪也阻撓不住她的步伐。這固然得益於燕國男女之防

寬泛,女子拉弓練武也是常事,也和張家武將家風脫不了干係。

這等女子倒是比那些世家女子有意思多了,看著張素素的背影,王佑心情漸漸變得愉悅起來。不管是無定軍的危機,還是蟄伏暗中的神狸大軍,似乎都不那麼重要了。張素素並未回頭,但卻能感覺到兩道目光落在自己背上。目光如劍似火,似乎要穿透那件貂裘,又像是要把她化為火焰肆意燃燒。她當然知道劍與火都是危險的東西,聰

明人應該遠離。但是這把劍這團火雖然危險卻充滿吸引力,她非但不想離開,反倒是想要離得更近一些,越近越好……表面上她步履從容,其實心早已跳得如同鹿撞。她努力控制著呼吸,保證步伐不亂,也不至於讓王佑聽出自己語氣的異常,這個秘密不能讓他發現!自己找他乃是為了正

事……是為了大局,無關兒女私情!她深吸一口氣,說道:

「太子殿下無意參與天水塞之事!」王佑的心實際和張素素一樣亂,那婀娜背影早已點燃他心中火焰,讓他周身熱血沸騰難以自持。只不過靠著定力勉強壓制自己,提醒自己面前乃是一道深淵,盲目跨過去

就會粉身碎骨。以至於張素素這句話出口他甚至沒反應過來,過了片刻才似有所悟,違心道:「太子殿下願順其自然,未嘗不是好事。」

張素素忽然轉身回頭,兩眼緊盯著王佑。雖然王佑及時低頭,但是神色間那一縷慌張還是被張素素髮覺……他果然心裡有火!一方面為自己的判斷力自豪,另一方面張素素也在提醒自己,現在這個遊戲是何等危險。不過不管再怎麼危險的遊戲,也好過回去對著劉宸英,不管冒多少風險她也認了

「順其自然?這話可不對,若是事事順其自然,還要人做什麼?」

「天下萬事皆有定數,人也要順天而行嚴守本分,否則就會受天譴。」王佑這話不只是對張素素說,還是在提醒自己。

張素素沉默片刻,隨後一字一頓地回答道:「小統領說萬物有定,我卻說人定勝天!這本分固然該守,但若是真有本事的人,也未必一定把本分放在眼裡!」兩人又沉默下來,馬道上的空氣變得熾熱,似乎能融化積雪甚至軍寨。過了片刻,張素素繼續說道:「天命家族也以天道自居,最後不還是被我大燕太祖趕出了南曜?可見

我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必把天數當借口。」

「下官何德何能敢比太祖?」

「只要有心,又有何比不得?我相信小統領是個有心之人,只要有心便可成事,我信得過你!」

聽到她這句話,王佑心思更為激動,強撐著不讓自己說出機密,但是又不忍瞞著張素素,只好旁敲側擊:

「無定軍之事盤根錯節確實難以處置。倘若太子殿下不想參與其中,得想辦法置身事外,這樣對誰都好。」

張素素低下頭,眼珠流轉,輕聲道:「本宮不會讓太子殿下參與此事的。」

王佑微微點頭。

二人相顧無言。

深夜,無定原上,來自四面八方的武者,悄然匯聚成一團。以楊陌為首的一些年輕武者,將枯柳枝綁在馬尾上,一片黑暗之中,眾人聚在一起,手捧轟火雷,沉默不語。遠遠的,能看清天水塞火把通明的城樓。楊陌突然回想起了曾在墨門與譚笑生合夥搗亂,惹是生非的日子。那時候他們也曾干過類似的事,驚動許多叔伯來捉拿自己。雲

中狼狽的名號,也就是從那時候闖下。沒想到,這本事還能有今日的用處!

這是楊陌最擅長的事情了。

楊陌伸出手,從雪花落在手上的感覺,能察覺到雪勢漸小:「準備行動!」身後的武者齊齊翻身上馬,在馬上拉開轟火雷的引信。楊陌看著手裡的轟火雷,禁不住喟嘆,真想不到,為了踐行墨門的信念,自己居然會對著天水要塞丟出轟火雷。不

過,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擲!」

幾十顆詭雷同時沒入黑暗之中。沉寂了瞬間,便是一陣驚天巨響。滔天的火光瞬間吞噬了周遭的黑暗,直躥上天。

火光之中,武者們策馬狂奔,身後馬尾上的枯柳枝,一路掀起泱泱塵雪,遮天蔽日。

「第二輪!」

馬上武者紛紛單手控馬,再扔出一批轟火雷,五十名武者的身後,再度傳來一陣衝天火光,夾雜著被高高拋起的雪和泥土,聲勢嚇人,振聾發聵。

王景在房間內剛剛端起茶盞,卻發現杯中盪起層層漣漪。緊接著,幾聲遠遠的巨響傳來,讓此刻身處前線的王景,心中陡然一緊。

有一名梟衛跌跌撞撞地闖了進來,倉皇道:「稟總管!有胡人進攻了!」

胡兵進攻?王景心頭驟然一抽,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十八年前,無定城的血夜。那種從死人堆里,從血泊里爬出來的記憶,十八年來竟然絲毫不曾淡去!王景強按心神,踏步走出帳去,邊走邊詢問身邊的那名梟衛:「王佑現在何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金蟬脫殼(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