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雪中行(四)

:第一百六十章 雪中行(四)

160.

冰面堅固,王佑一拳連著一拳轟出,哪怕自己的手已經鮮血淋漓依舊面不改色。他並不是感覺不到疼痛,但是和張素素對自己的期待與依賴相比,這區區疼痛又算得了什麼?是以他一拳跟著一拳毫不退縮,饒是張素素見他手上流血大聲尖叫也未能讓

王佑停止自己的動作。終於,隨著王佑一聲怒喝,冰面被打出了面盆大小的窟窿。王佑用手捧起窟窿中的水,仔細查看,轉頭朝著張素素笑起來:「這水質很好,可以直接喝!我裝點,你先喝兩

口。」

他拿起水囊,正要從冰窟窿里裝水,張素素忽然深一腳淺一腳地走過來,抓住他的手。王佑不解其意,手掬著水凝視著張素素。

張素素冰冷的小手托起王佑的大手掌,水色的雙眸透出靈慧,輕輕低下頭飲水,纖長又濃密的睫毛如蒲扇一般,輕掃在王佑的拇指上。

王佑雙手熾熱的溫度使冰冷的水逐漸升溫,張素素輕薄如翼的嘴唇微微觸碰到寬厚有繭的掌心。王佑整個人好像被施了巫術一樣,完全沒辦法動彈,眼睜睜看著張素素拉著他的手,從他的手中喝水。那柔軟的唇,輕輕觸及掌心的感覺,簡直像是一支長長的孔雀尾羽

,在他心頭撓動,讓他渾身躁動不安,似乎有一頭野獸,想要從心底的某個角落衝出來,咆哮嘶吼一般。

等到張素素把水喝得差不多了,她抬起頭,朝著王佑一笑:「你說得沒錯,這水真的很好,很甜,可以直接喝。」

「呃……」王佑張口結舌,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他有種衝動,想要讓剛才的感覺,再來一次,不,一次怎麼夠,要更多次……或許,讓剛才的那一刻,變成永恆?他被自己這想法給嚇了一跳,自己這是在想什麼?現在環境危險,兩個人在雪地,求生才是第一位的!他趕忙甩了甩手,把血漬和水漬甩在湖邊的雪上,又要去用水囊裝

水,卻被張素素拉住了:

「別亂來,你的手得先包紮一下。」「沒關係,這點小傷早就習慣了。」王佑想要甩手,哪知道張素素拉的緊,他不好用力。實際上,王佑現在有種遠離張素素的衝動,他覺得自己有些失控,這樣不好,不是

十八年來的他……張素素卻難得露出了生氣的表情,語氣也嚴肅了些:「別走,這件事聽我的。」說著就從懷中掏出櫻紅色的手帕,一板一眼的告訴王佑:「我小時候就聽父親說過,很多士兵因為傷口不及時包紮,結果變成殘廢甚至喪命。更何況這是冰天雪地之中,你知不知道這有多危險。」說到此處,張素素手下的動作變得格外輕,生怕一個不小心就弄疼了

他。不經意間的觸碰讓張素素的臉頰泛起紅暈。

可就是張素素這個紅紅的臉蛋,卻讓王佑難得一次安靜下來。他似乎忘記了傷口的疼痛,伸出右手任憑她擺弄。手中疼痛的感覺似乎少了點,取而代之的是陣陣暖流。

王佑不知道,此刻他的臉上,不由自主的揚起了笑意。王佑盡量不去看自己手上的手帕。他朝著周圍看了一圈,道:「這裡的地形複雜,我也一時找不到路。等到入夜,我們露宿在郊外就是找死。必須趁著天黑前這段時間,趕

緊搭建一個安全的居處,才能度過夜晚的寒冷。」

「不能在這湖邊.」王佑指著右手邊不遠的小山坡:「去那,那裡應該安全。」

張素素雖然表現的很鎮定,但是語氣中還是透露出些許的不確定:「這冰天雪地的,那山坡上風很大吧,要如何搭建一個安全之處啊?」

「這個就不用你擔心了,我們每年冬天訓練的時候,都會專門培訓如何搭建雪屋。」王佑自信滿滿的拍了拍胸脯。「雪屋?」張素素眼中露出一絲閃光,好像對這樣的建築格外的感興趣。「那雪屋要怎麼搭建啊?咱們兩個人,人手夠嗎?有趁手的工具了嗎?」她就像個找到有趣玩具的好

奇寶寶,朝王佑問個不停。王佑抽出身後的長劍,在雪地上畫了一張平面圖。邊畫還邊為張素素講解:「首先我們先要選擇一處開闊的平地。這裡就很不錯。」他指了指面前的空地,接著說道。「我先

挖個坑,然後取雪,切割成雪磚,再向上搭建,逐圈縮小,裡面堆砌高出地面的雪床,最後就變成一個可抗風、禦寒的雪屋了。裡面還能生火呢!可以吃到熱食。」張素素一邊聽,一邊透露出仰慕的眼神。自己也是武家之女,可是王佑所說的這些同樣一無所知。跟他在一起不管遇到什麼,自己都不用擔心。不像……她不敢再想下去,

也不願再想下去。此時此刻,沒有這個人存在,或許對所有人都好。把後半句話咽了回去,因為她此刻想起了自己身邊,那個毫無自主能力、凡事都要麻煩別人的太子。

王佑邁開大步來到那小山坡上,用步點和長劍當尺,測量著地形,估算需要採集多少雪磚。張素素的情緒莫名低落下來。她看著王佑忙活,發了會兒呆,裹緊貂鼠大衣后,默不作聲地朝樹林里走去。「你去哪裡啊?」不明緣由的王佑對著張素素遠去的背影問道。

卻沒能等到張素素的回答,她甚至連頭都沒有轉過來一下。王佑站在原地,有些心不在焉地用烈陽劍在地上畫著線條,那是他待會兒要動工的藍圖。沒過多一會兒,只聽簌簌聲響,張素素從樹林中走出,頭上掛著一片乾枯的樹葉

,懷中抱著一大把乾柴。溜達了一圈的她,心情已經平復的差不多了,臉上重又露出笑容。

「我去給咱們找了點柴火。」張素素小手一揮,將柴火放在王佑面前,拍了拍手:「你不是說,晚上要生火的嗎?總得要柴火吧。」王佑看了看柴火,又看了看一臉得意的張素素,也笑了起來:「行,那我現在就動手開始建造雪屋了。我先挖個坑,還有進出的口子。」他脫下礙事的長皮裘,用烈陽劍開

始挖掘地面。終究是劉威揚的佩劍,劍刃鋒利無比,切割冰雪猶如刀切豆腐,倒是件好工具。

張素素捂著小嘴,帶著笑看著,心說要是被太子或者二皇子看到,王佑拿著天子御賜的烈陽劍,在這挖土,不曉得是什麼臉色?她看了一會兒,也不閑著,走到兩匹坐騎旁邊,從食物袋裡掏出兩塊餅,捏碎了用手捧著,給馬兒餵食。兩匹馬兒在雪裡跋涉,早已累了,剛才自己在湖邊喝了點水,現

在歡快地吃著乾糧,還朝著張素素打響鼻。

王佑干著活,將一塊塊泥土掀起來,偶爾看到這一幕,他的心情就變得很好。這就是兩個人相互扶持,一起勞作的感覺嗎?他幹得更起勁,不一會兒就挖好了地洞。這是個大半個人身高的坑,邊上還有一條溝延伸出去,逐漸變淺。張素素喂完了手中的乾糧,好奇地走過來:「這就挖完了嗎?接下來是不是要搭雪屋了,就像堆雪人一樣

?」王佑搖頭道:「那區別還是很大的,我們要把雪先弄成有一定硬度的雪磚,不能找那些軟雪浮雪,要不然搭不起來;然後用雪磚像砌牆那樣堆起來,讓雪磚之間的雪先融化

再凍結,這樣可以防風……」他一邊說一邊勞動,很快就壘出了一堆雪磚。張素素撅著小嘴:「那不還是一樣,就是把雪堆起來嘛!」王佑想要反駁,卻發現自己沒法開口。這麼可愛的女子,誰又忍心

用言語傷害她?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言語上吃些虧,又算得了什麼?張素素其實也知道自己是外行,她就是找話說而已,看王佑啞口無言了,她開心地笑起來,跳到坑邊,揮著手:「來來,我來幫你搭雪屋,你做一遍,我看一遍,就會了!

她照著王佑示範的樣子,一板一眼地搭著雪屋,堆的有模有樣,當然這並不妨礙她時不時調皮一下,把雪磚堆出點花樣。王佑算算自己取的雪磚應該夠了,拖著最後一批雪磚來到屋邊的時候,就被嚇了一跳,原本應該是半球形的雪屋,居然被張素素在表面上弄出了若干圖樣,至於那留下來

的通風口和窗戶,更是被玩出了花,她居然用樹枝和冰錐整成了窗格,仔細一看的話好像還是什麼字樣。——與之相對的是,雪屋的頂還空著呢!眼見山林間漸漸變得漆黑下來,王佑不由得焦急,他從留好的入口鑽進去,只見張素素站在堆好的雪床上,正在一塊雪磚上點點

畫畫。王佑有些看不懂,不禁問道:「你那是在搭雪屋嗎?」「哎呀!」張素素似乎是太專心了,被王佑的話驚醒,嚇了一跳,腳底下頓時一滑。王佑趕緊衝過去想要接住,哪知道張素素手中抓著雪磚上的凸起,居然站住了沒倒,反

而是王佑沒留神腳下,滑了一跤,直接撞到張素素身上,倆人滾做了一團。

張素素爬在王佑的身上,倆人大眼瞪小眼,不由得都笑得不行。所不同的是,王佑笑得有些尷尬,張素素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這間還沒完工的雪屋,彷彿充滿了溫暖,把外面的寒風都給隔絕了似的。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章 雪中行(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