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雪中行(六)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雪中行(六)

雖然陪同太子狩獵不比行軍作戰遠探斥候,不過王佑還是按照梟衛日常訓練規矩,隨身帶有行糧。包裹里有烙得既干且硬以便長時間保存同時也能當作武器傷人的干餅,也有那晾曬得沒有水分,往往需要刀、鋸才能切割的肉乾。王佑刻意將干餅多烘烤了一陣,隨後遞給張素素:「軍中乾糧不比天家珍味,不過吃一些總算可以充饑。冰天雪

地人若是肚裡沒食,怕是撐不了多久。」張素素固然出身武家將門,卻不曾吃過軍漢的食物。看著那足以打破自己腦袋的干餅微微皺眉,饒是腹中飢餓,卻也沒法對這種食物下口。猶豫再三后,還是搖了搖頭:「

我不餓。」

王佑卻將餅硬塞到她手裡:「吃吧!天水塞十幾萬大軍都吃這個,且將就些吧。我再給你弄碗熱湯,把餅泡一泡也不是那麼難入口。」說話間王佑從包裹里又取出個粗瓷碗,將一些雪填入其中用火加熱,待等雪被煮成滾開熱水,便將干餅掰碎泡入其中。張素素看著王佑的動作,面露難色。不管是這粗瓷

碗還是由雪塊煮成的湯,都不是她能接受的東西。可是轉念間她又想到,這碗是王佑平日所用,這餅也是王佑親手掰的。若是自己吃用這些,豈不是……

她的腦海里想著些不足為外人道的情景,秀面微微泛紅,再看到王佑狼吞虎咽的模樣,終於不再顧及其他,將地上的碗端起來,用一雙長筷夾著泡得發軟的餅向嘴裡送。

王佑偷瞄了一眼,看著張素素一口將整個嘴巴都塞滿的樣子,也不由得露出笑容:「怎麼樣,是不是沒有你想象的那般難吃?」嘴巴裡面已經被燒餅填滿的張素素,一個勁兒的點頭。等到把食物吞咽下去,她才問道:「王公公身為總管,陛下恩寵有加時有賞賜,梟衛也受朝廷恩養,俸祿之厚冠絕百

僚。你不應該缺乏吃穿用度,怎麼自奉如此節儉?居然用這些簡陋器具,也能吃下這等粗糲飲食?」王佑嘴中咀嚼的速度明顯變慢了,在心中思考著問題的答案。沒過多一會兒,待他嚼完口中的食物,他壓低了聲音說:「叔父從小就告訴我,崇儉戒奢,不可沉迷口腹之慾。所以,對待吃喝上比較隨意,並沒有太多要求。其實我雖然是梟衛統領,但是在訓練時不會因此有優待。相反要吃苦在前,忍人之所不能忍。唯有如此才能服眾,否則那些身懷絕技的部下,又有誰肯服你?這種苦我已經習慣了,為了訓練自己忍飢挨餓的本事,有時幾天幾夜不吃東西也是有的。只不過如今這些都過去了,再不會發生。

只是委屈了你,陪我一起受苦。」

他就像在講述著別人的故事,語氣平淡至極。旁邊的張素素放下瓷碗,將手放在王佑的背後猶豫了很久,還是將手掌依附在王佑寬廣的後背上。

這次,她和王佑都沒有因為肢體觸碰而有強烈的反應。只不過,王佑的整個神情都比在外面輕鬆了許多。

夜漸深,篝火中央的火焰已不再炙熱。倆人卻都在有意迴避某個問題,依舊坐在火邊,穿得整整齊齊的,嘴裡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

張素素坐在潔白的貂鼠大衣上,雙手緊緊環抱住自己,可是冰冷的身體,卻依然不自覺的打著顫抖。王佑主動脫下自己的皮裘,小心翼翼的搭在她的肩膀上。

剛剛稍有困意的張素素,正在打著盹,然後迅速睜大雙眼,盯著王佑問道:「你把皮裘給我了,那你怎麼辦。」

王佑卻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我是武夫,不怕的。」

「你的身子就算再好,也終究是肉體凡胎,哪裡扛得住這般苦寒。」張素素說著就將身上的皮裘扯出一角,想要將王佑也裹進來。

可是這手剛一伸過去,王佑倒像是貓見了老鼠那般,一個勁兒的往後退:「太子妃……這樣不太合適吧。」太子妃?他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突然叫我太子妃!一瞬間,張素素心中全部的委屈湧上心頭,難道經歷了這麼多,自己依舊只是「太子妃」?越想越氣的張素素,紅著臉頰

瞪著他,一手就甩開了王佑剛剛披在自己身上的皮裘,沒有好氣的告訴他:「你要是不穿,那我也不穿了。」張素素本就衣衫單薄,這皮裘一掀開,裡面的桃紅色的內襯若隱若現。王佑紅著臉,不敢靠的太近,只能遠遠地提醒她:「哎,你現在可不能任性啊,要是這樣凍下去是會

生病的。」

可惜張素素才不吃這一套呢,指了指同樣衣衫單薄的王佑:「什麼你你我我的,我聽不到!我只問你一句,到底是過來還是不過來?」「我……」王佑心神搖曳,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感遍布周身。理智告訴他此時應該遠離這個女人,繼續下去這場危險的遊戲可能會導致一場大禍發生。到時候不是他死便是劉

宸英死,不管誰死都會導致燕國內亂,這也是他不願意看到的事。

可是另一個聲音卻在告訴他:那又如何?你既然要奪取江山,為何不把其他的也一併奪了。劉宸英那個無能之輩不配擁有這錦繡河山,也不配擁有這如花美眷。兩個聲音在腦海里鏖戰,王佑也知奪取江山和奪取美人其實是兩回事。便是父親劉威揚也只會把大位傳給自己,不會支持自己和張素素在一起。但是在張素素麵前,所謂

的理智一如紙糊盔甲不堪一擊,片刻之後便被心底的惡魔撕成碎片。王佑忽然起身,抄起地上的皮裘,大臂一張,死死地將張素素裹在了裡面。

突如其來的舉動嚇著了張素素,她不停的扭動著自己的腰肢,想要要擺脫王佑的懷抱,但是臉上卻不再綳著,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

「別動,如何在雪地求生我是行家,你得聽行家的。」王佑的聲音隔皮裘傳進張素素的耳中,張素素忍不住笑出聲,果然停止了動作。

王佑聽到她的笑聲,心裡忽然有些痒痒的,忍不住問:「笑什麼呢?」

「你管得真多,哈哈哈,人家連笑都要經過你的同意啊。我天生就愛笑,咯咯咯,嘿嘿嘿,哈哈哈。」張素素開頭開始笑鬧,後來自己也被自己咯吱到了笑點,笑個不停。

王佑聽著她的笑聲,嗅著她身上的香氣,心中一片歡喜,等到他意識到,張素素的笑聲停止的時候,卻發現張素素已經睡著了。清晨的第一縷太陽透過積雪,折射出美麗的光線灑在雪屋中。刺眼的太陽晃醒了半夢半醒下的張素素,當她再次睜開眼,緊緊盯著面前這個還在熟睡的男子,幸福和安全

的感覺將她心頭填滿。

張素素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一根根地摸著他濃濃的眉毛、長長的睫毛。手下動作之輕,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打擾了睡夢中的王佑。就在張素素看的出神的時候,王佑的眼皮一動,似乎要醒過來。她連忙縮手,閉上眼睛裝睡。心裡想著,王佑醒過來了,會對自己做什麼嗎?只是這麼想著,張素素就覺

得血液開始向腦門上涌,臉發熱,身子也變僵硬了。正在此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呼喊:「小統領?你在裡面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二章 雪中行(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