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進京(三)

第一百六十九章 進京(三)

和幾個月前相比,天京城繁華如故。前線捷報傳來,百姓都知道燕軍大捷,神狸一敗塗地,或許等到開春化雪之後整個神狸就會被連根拔起,心中自然歡喜。畢竟天京乃

是國都所在,百姓富庶遠超外埠,人們臉上總是能看到笑容,街巷也很是熱鬧。王景、王佑都已經自前線返回。王佑初掌神策軍理應要處理軍務,但是燕皇下了密制旨,他也只能先回來。再說神策軍里莫家人太多,王佑想要從他們手裡收回權力不是

朝夕之功,倒也不急在一時。是以接到密旨立刻返回,此時已經回了天京。劉威揚並沒急著詢問墨門器械失竊調查情況,也不曾問之前兩位皇子在前線的表現,王景與王佑也不曾稟報。他們很清楚,現在這件事根本就不是軍事或是失竊軍械的爭端,而是更為兇險的朝政之爭。太子劉宸英坐鎮天水,劉宸毅被調回,可以看作是天子終於意識到兩個皇子互相掣肘的危害,卻也可能是要為這場角逐分勝負。王佑這時

候自然不能急著往前沖,是以自從回了天京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也很少出門,王景則是和以往一樣,每日侍奉在劉威揚身邊。

這位帝王天威難測,王景也不敢撩撥。既然劉威揚不問,他也就只當自己從沒去過天水。今日劉威揚自卯時就一直在殿中批閱奏章,王景也按著日常的規矩守在旁邊。直到一名小宦官通報了信息,王景才點點頭。先是打發了小宦官離開,又待了一陣子,趁劉

威揚喝茶休息的功夫,才小心地回稟:「陛下,齊國太子齊遨宇求見。」

劉威揚雙眉微皺:「不是讓你們攔住他嗎?」「陛下恕罪,奴婢已經吩咐了下去,也確實攔了他幾次。可是這回齊太子似乎也是發了急,居然杵在大殿門口不走,說自己代表南曜諸國,請陛下無論如何也要見他。如今

神狸戰事未息,若是再把齊國得罪狠了,奴婢只怕……」

「朕知道了,」劉威揚打斷王景,「你讓他進來吧。」片刻,一名身著紅袍滿身金玉飾物的青年男子走入。這人相貌生得很是俊朗,更有幾分書卷氣,算得上風流儒雅。可是偏生掛了太多名貴飾物,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

身份一般,這等粗鄙打扮讓他失分不少,讓人不免生出輕視之意。

待等見禮已畢,劉威揚朝他點點頭,示意其落座。隨後問道:「看來朕賜紅袍、珠寶,很合你的心意?居然時刻不忘穿戴在身。」「陛下所賜,臣不敢不穿戴在身,否則不是辜負了陛下厚愛?再者齊國雖自詡富庶,可終究不能和燕國相比。實不相瞞,這些珍寶臣在齊國從未見過,到了燕國之後才有幸

得到,實在是時刻不願離手。」

劉威揚無心和他耗費時間,不再盤馬彎弓,開門見山發問:「齊太子今日前來口口聲聲非要見朕,總不見得是為了謝恩吧?」

齊遨宇略吃一驚,隨即又連忙告罪:「多虧陛下提醒,臣一見陛下威儀,就就忘了正事。還望陛下恕罪。」劉威揚面色如常,心裡卻暗生鄙夷:自己三個兒子,縱使無能如太子宸英,自私狂妄如宸毅,都不至於如齊遨宇這般軟弱無能又貪戀財帛。至於宸瑞……這齊遨宇便是拍馬

都追不上。一國儲君尚且如此,這齊國的國運怕是難以長久。

他朝齊遨宇點頭,示意其說下去。齊遨宇連忙道:「回陛下,臣今日前來,並非代表齊國,而是為南曜諸國,神狸利用墨門器械攻城,此事已然震動南曜。雖說天水塞未失,可是此事非同小可。一直以來,墨門的器械只供應南曜。且墨門術宗別有秘傳,其機關術外人不得窺。縱然戰場繳獲一些器械,也無從仿製,甚至連正常使用都做不到。如今神狸手中大批的墨門器械從何而來?此事一

日未查明,南曜諸國一日未敢心安。」「朕在得知這一消息時,便派人去查了,只不過線索實在少之又少,至今沒出任何結果,並非是有意怠慢此事,一旦有了結果,便會即刻告知諸國君主,燕國身為宗主,必

定是要給出讓你們滿意的答覆。」劉威揚心知他為何而來,早已備好這套說辭。齊遨宇一時語塞,劉威揚分心批閱奏摺,一面不動聲色地打量著他,卻見他從袖中抽出一張摺疊的紙條,看了一眼,迅速放了回去。劉威揚裝作沒看見,齊遨宇抬頭時見

他盯著奏摺,拍了拍心口,故作嚴肅:「另有一事,我南曜諸國聽聞無定軍器械殘破兵甲不完。如今神策軍又陸續回京,只有無定軍這等殘兵坐鎮天水,可能保護周全?萬一天水再有閃失,南曜只怕都要受波及

。是以我等想要組成一支聯軍,前往天水助燕國守城,也是我等盟國一點心意。」「這是誤會,」劉威揚道,「散播謠言之人著實居心叵測。無定、神策皆我大燕精銳,怎會厚此薄彼?他們使用的,均是墨門最優良的器械,只是無定軍成軍多年,軍中殘留著許多年代久遠的器械罷了。若論兵甲犀利,兩軍並無高低之分。各國心意朕已知曉,不過大可不必。只要按期供應錢糧物資就是,前線廝殺乃是我燕軍之事,不會讓各

國受刀兵之苦。」齊遨宇「哦」了一聲,以拳碰掌,恍然大悟道:「沒想到竟會有人利用早先的器械做文章,果真小人難防啊。陛下放心,我等自然會竭盡所能供應錢糧,但是這兵馬其實也是

可以……」劉威揚搖頭道:「天水道路難行,糧草難以輸送。不是兵馬越多越好,若是糧草輸送不濟,兵多反而壞事。太子且回去,若是需要聯軍出兵,朕自會派使者前往各國交涉。

若是沒其他事,你先回去吧。」

齊遨宇好似完成任務似的,一臉喜色,作揖:「臣告退,多謝陛下。」

「記得替朕傳話諸國,讓他們稍安勿躁,事情早晚會水落石出。」

齊遨宇頻頻點頭,正要退出去,劉威揚又說:「朕吩咐了,莫家父子會帶你游賞天京城,你若是有事,找他們便是。」

齊遨宇更是開心了,忙將身子放得更低,高聲道:「謝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待他一走,劉威揚放下手中奏摺,冷哼一聲,面色陰沉,沉寂半晌,開口道:「王景!」

「臣在。」王景急步進入大殿。「也差不多是時候了,我讓莫家好生招待齊遨宇,你讓佑兒率梟衛調查京城武庫失竊一事,朕即刻下旨,告詔天下。你替我轉告佑兒,望他利用此次機會,再立大功,這對

他日後恢復皇子之位,百利而無一害。神策軍里的蛀蟲,該除的也可以除!」

「是。」王景心生歡喜,面色卻是平靜如常,劉威揚這句話給了太多可操作空間,王佑有這句話就能把神策軍上下理一理。王景正要擬旨,劉威揚又補充道:「之前由太子和你督辦此案,無過不必換將。這樣吧,天水塞那邊繼續讓太子督辦,至於京城裡,則是由宸毅負責。不管佑兒如何做,都

是宸毅的意思。」

「奴婢明白!」王景克制心中激動,走出大殿,他瞭望一碧如洗的天空,心想王佑的路比他想得還要順暢許多,心中異常快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進京(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