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見伊人(上)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見伊人(上)

譚笑生也是笑得開懷,兩人相擁,分開后,倆人互訴離情,楊陌才知道,譚笑生在離開墨門之後,四處遊歷,尋找著自己的夢想。到了天京城之後,身上盤纏沒有了,便

要尋個營生。兵馬司不比禁軍,招兵條件很是寬泛。換句話說,若是嚴格制度,兵馬司也招不到人。畢竟但凡真有本事的,都去了神策軍、無定軍再不就是梟衛這種正規軍。沒幾個人

願意加入兵馬司這種比衙差強不到哪去的地方,待遇不足正軍一半,事情卻比官兵只多不少。譚笑生無可無不可,哪裡都能混,倒是不在意這些。

以他在墨門鍛煉的身手,在兵馬司里幾乎無人可敵。不過這地方提拔空間有限,再說官位大小往往也和身手無關,所以到現在他也是個百戶而已。兵馬司這種地方,多是將門裡不成器子弟,再不就是殘廢軍漢安置養老,軍銜浮濫也沒人認真對待。據說當年還有掛著將軍頭銜的,在兵馬司當差。是以百戶這種在這裡

根本沒人在乎,也不用當回事。

至於楊陌的來意,他不方便在大庭廣眾下說起,朝譚笑生使個眼色,譚笑生便明了。「來來,我給你介紹,這是我軍中同袍好友,陳東,老實人!這是我童年夥伴,李延澤,是不是很帥?比我就差一點!他們也都是百戶。其實咱們這都是百戶,無非誰當頭

目誰說了算而已。」陳東樣貌平平,眉眼倒是很正,說話時眼神坦蕩,果然一看就是個老實人。李延澤卻是一副從容不迫的模樣,讓楊陌忍不住多看了幾眼,這人的感覺,怎麼有點像天京城

見過的那個梟衛百戶?

楊陌好奇的是,這人居然是譚笑生的童年夥伴!譚笑生的童年,到底是在哪裡渡過的?按照編製,這裡應該有五個人。不過兵馬司缺編是常態,也沒人在乎。楊陌提出要補兩個人進來,也沒人會拒絕。說到底這就是這麼個混飯衙門,就算梟衛直管也好不到

哪去。再說梟衛也不希望兵馬司太過強悍搶自己飯碗,由得他們安逸。楊陌這次雖然是自己前來,可是墨門在天京也有人手布置。為了與楊陌配合方便,楊烈特意把程勇、呂皓兩人安排到了天京,此時楊陌一說,立刻給他們補名字,也都是

從百戶做起。這下子,倒是把這裡的編製湊齊。至於楊陌等人幾時離開都不是事,反正也沒人會追查。老友重逢,新官上任,不管哪個理由,都得好好聚聚。李延澤笑嘻嘻地走過來,說:「楊陌兄弟,你這初來乍到,今天俺們理應準備好酒席給你接風洗塵,恰好附近的永樂

街開了一家新的酒館,不如俺們一同前去喝個幾杯。」楊陌看看譚笑生,正要答應,卻聽陳東說:「楊陌大人,你別聽他這套說辭。李延澤可是出名的風流浪子,這人沒其他的毛病,就是好色,他聽說附近的酒館換了新的老闆

娘,很是美麗,早就嚷嚷著要去了。」

李延澤被戳穿,仍毫無羞愧之色,泰然自若道:「給楊陌兄弟接風洗塵,總是要選酒館的,若是酒館老闆娘是大美女,豈不是正好下酒?喝也喝得更痛快呀!」永樂街是天京城北面最為繁華的街道之一,所在的昇平坊為夜市坊,屬商區,很是熱鬧。楊陌幾人一路步行,見著許多人擺著地攤吆喝,其中很多奇裝異服、五官突出、

皮膚偏黑,是從沒見過的異國人。

他很是好奇,正想問譚笑生,就聽李延澤說:「這是從西曜大陸而來的人,西曜人擅長手工藝,技術精湛,這些如果是真貨,那可價值不菲。」

楊陌問:「如果是真貨?這話什麼意思?」

李延澤笑著說:「意思就是,有不少西曜人仗著自己西曜人的身份,拿偽劣貨騙人。天京城中有不少人就是以鑒別西曜書工藝品為職業,做得可是風生水起。」

「延澤這方面的知識,其實不弱於那些自詡行家的人。」譚笑生突然插嘴道。楊陌的興趣頓時淡了許多,不過,一個攤子還是吸引了他的目光。頓足觀看時,發現那攤子上,是供客人自己製作手工藝品的。這裡用了一種,西曜大陸獨有的火琥珀,

製作出來的工藝品,千奇百怪,但都非常好看。李延澤在旁介紹:「這火琥珀,是西曜最大火山的特產。不僅漂亮,而且有種特別的地方,如果是一男一女兩個人,一起握著這琥珀,過上半個時辰左右,這琥珀就會變形

。」

「變形?變成啥樣?」呂皓聽的興緻勃勃。李延澤攤手:「沒人知道,一點規律都沒有!所以西曜的男女,常用這火琥珀來占卜愛情,又因為,這火琥珀從火山裡開採出來之後,就凝固了,只會變形一次,所以又被

西曜人視為男女定情的信物。」

呂皓上去一問價格,立馬就沒了興緻,好貴!楊陌走過去,拍著他的肩膀:「你真想買的話,我們湊也給你湊起來。不過,你是不是還缺點東西?」

呂皓大為感激:「夠義氣!我缺什麼?」

「缺個姑娘和你一起啊!」程勇從旁邊,照著呂皓的腦袋就是一巴掌,呂皓惱羞成怒,追著程勇就打。

李延澤看看倆人,笑道:「行啦,在天京最容易找的就是姑娘。瞧,到了,就這,醉雲軒!運氣好,今天就能找到姑娘。」楊陌抬頭,大門懸挂的匾上,寫著醉雲軒三個字。李延澤第一個進去,同一名穿著綠色羅裙的女人套著近乎,沒一會兒,便沖外頭幾人喊道:「快進來!翠姐給了咱們臨街

的包間!」楊陌走進門去,忽然警覺,有殺氣!他陡然緊張起來,可是卻再也感覺不到異樣。難道是自己剛從戰場下來,神經過敏了?楊陌百思不得其解,卻沒發現二樓的窗戶前,

有一妙齡女子正隔著帘子,靜靜地凝望著他,嘴角勾起一抹淺笑。翠姐給他們的包廂在二樓,李延澤先跑了上去,餘下幾人也進了包廂落座。不一會兒,便將酒菜準備停當。酒是自家釀的米酒,一股子桂花香混在酒中,入口綿甜,回味

悠長,三杯下肚,包括楊陌在內,所有人都有些飄飄然起來。李延澤更是拍桌子叫好:「好酒啊好酒!只可惜沒看到美女老闆娘,未免還差點味道!」

他在樓上這麼一吆喝,包廂里還沒怎樣,樓下先哄鬧起來:「對啊!老闆娘呢!見不著老闆娘,喝酒都沒味道,吃飯都不香!」一邊鬧騰,一邊拍桌子打碗地嚷嚷。

這一鬧騰,楊陌也起了好奇心,到底是什麼樣的美女,這麼多人起鬨?轉念,他又把注意力放在譚笑生身上,好友重逢,他還有很多話要和譚笑生說呢。哪知道,他剛要開口,忽然覺得周圍的環境一下子變得安靜了下來。開頭還不覺得,過了一會兒,楊陌才反應過來,剛才樓上樓下都在吵著要看老闆娘,怎麼現在忽然就

沒聲音了?李延澤三步兩步躥出去,站在包廂外的走廊上,扶著欄杆朝下看,立馬誇張地吸了一口涼氣:「老闆娘,老闆娘出來了!」這下子,他也坐不住了,來都來了,怎麼說也得見識見識呀!楊陌和譚笑生交換了一個眼色,幾個人一起走出包廂,想要看個清楚。哪曉得走廊的扶梯已經被人佔滿了,

就像一堵牆一樣,楊陌連個能看到樓下的位置都找不到。

真是太誇張了!人就是這樣,越是看不到,越是想看,楊陌眼珠一轉,在後面大叫一聲:「別擠啦!別擠啦!再擠樓梯要塌了!」他喊一嗓子,其實是想嚇唬嚇唬人,讓個空出來。哪知道這一喊,倒是有人嚇著了,往後跑,可更多的人居然趁機往前擠,一邊往後,一邊往前,只聽吱嘎聲響,楊陌大

叫不好,一語成讖啊,這樓梯真的要塌了!他們幾個趕緊朝後退,仗著身手不錯,好歹退到了包廂里,跟著就聽霍喇喇的響,趴在樓梯欄杆上的幾十個人全都掉了下去。

「闖禍了闖禍了!快救人!」譚笑生和陳東都叫起來,陳東李延澤先跳了下去,哪知道旁人卻都呆著不動。譚笑生奇怪地拉楊陌,楊陌卻好像呆了一樣,完全沒反應。

「楊陌!楊陌!你發什麼呆呢!快救人啊!」譚笑生照著楊陌肩膀重重一拍,楊陌如夢方醒,渾身一個激靈,卻還是懵逼。

譚笑生也奇怪了,順著楊陌的視線看過去——他也呆住了。在那大廳中,一片狼藉和哎喲哎喲的人叢之外,站立著一個梔子花一般的女子,微微仰著頭,正朝著他們這個方向,露出淺淺的微笑。乍看起來,她就像是漂浮在塵世喧

囂之上一樣。這家醉雲軒的老闆娘,居然是楊千雪!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見伊人(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