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脫獄

第一百七十七章 脫獄

一行五人藝業高低不等,但是看來沒有庸手。等到雙足落地時都能穩穩站定,沒人跌倒或是受傷。等到站穩身形,楊陌向四周掃視,低聲詢問道:「都沒事吧?」

「沒事!」程勇叫罵道,「這都什麼鬼玩意!鬼不收這麼喜歡在地上打洞嗎?」

譚笑生和李延澤點亮隨身的火摺子,查看四周,李延澤吐了口氣:「這是一條暗道。」楊陌這才發現,兩側的牆壁並非天然石壁,而是牆磚休憩,證明此地出自人工並非天然。道路寬度大約可供三四人并行,幸虧五人落下時並非並排,否則難免要受傷。他

們所在的位置是個路口,道路分別通向兩側深處。呂皓看了看左右兩邊深邃的黑暗,有些拿不定主意:「往哪兒走?左還是右?」

李延澤淡然說道:「我看應該向左。」

楊陌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延澤,點了點頭:「沒錯,走吧。」

李延澤率先帶路,譚笑生緊隨其後。楊陌居中,身後是程勇和呂皓二人。楊陌看著走在最前的李延澤和譚笑生——找到酒鋪入口,說服酒家,指點鬼市,再意外「遭遇」暗道。每每遇上難題,總是李延澤和譚笑生率先指出方向,楊陌不傻,這一

系列的「巧合」,都太巧了一點。

他看著身前那位與他在雲中鬧得天翻地覆的譚笑生,若有所思。

「火光!」

隨著領頭的李延澤一聲驚呼,眾人抬頭,果然在通道的盡頭,看到了燃燒著的火把。楊陌不得不將心中的懷疑拋之腦後,先一步衝上前去。走近那火光之後,幾人竟然是從一條不起眼的岔道中,來到了一處錯綜複雜的地下牢獄。這些牢房鐵門上紅跡斑斑,不知道是鐵鏽還是血污,火把照亮的地方,只能看到

有半具白骨散落牢中。牢牆上,掛著一幅幅鬼面雕塑。呂皓打了個寒戰,駭然道:「這裡多半是就是那鬼牢了,得看看陳東在不在!」楊陌點頭,卻忽然聽見有腳步傳來,幾人匆忙躲進那條隱秘岔道之中,聽了半響腳步聲,似乎又聽到了交談聲,楊陌對程勇吩咐道:「程勇,你去確認陳東所在和那鬼不收

獄卒的數量。我們必須小心行事。」程勇點了點頭,腳步飛快。楊陌從懷中取出了兩顆詭雷,交給譚笑生與李延澤:「這種詭雷,不會傷人,只會讓人昏昏欲睡。救陳東,最好神不知鬼不覺,不然深陷地下,

想逃出去難如登天。」

頓了頓,楊陌看著譚笑生,忽然勾起嘴角:「還記得怎麼用嗎?」

譚笑生接過詭雷,和楊陌相視,隨即一笑:「墨門的一切我都沒忘。」

不多時,程勇已經回到了眾人身旁,喜道:「陳東沒事兒!他離這兒不遠,獄卒也沒有防備,正好動手!」

譚笑生看看楊陌:「你不是要來查鬼市?就不怕打草驚蛇?陳東不是墨門子弟,跟你也沒什麼交情,值得么?」楊陌一笑:「當日我墨門先祖帶兵起義為天下人求活路時,過得也是朝夕不保的日子。那天下人里又有幾人與他有交情?天下事不是都能用值得不值得來算的,墨門子弟義

字當先,若是為了所謂大局就能拋棄袍澤,我們和官府還有什麼分別?」

譚笑生也一笑:「好!還是我認識那個阿陌,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動手!」

幾名鬼不收獄卒來回巡哨,看上去漫不經心,執勤很是鬆散。

孰料,兩顆詭雷靜悄悄滾落在他們身後。不片刻,鬼牢之中煙霧瀰漫,那些獄卒察覺情況不妙時,已是四肢發軟,癱倒在地上。

牢獄之中,陳東正自神傷,長吁短嘆:「妹子啊,我沒有本事,救不了你了!」

就在此時,卻聽牢房外傳來開鎖的聲音,陳東睜開眼睛,只見楊陌等人站在門口。譚笑生正在用一根細長鐵絲撥弄門鎖。

雖然鬼不收獄卒已經被制服,可以從他們身上得到鑰匙,但是對於譚笑生來說自己拿鐵絲撥門的速度比鑰匙還快,根本不想用那玩意。

陳東做夢也沒想到,這幾個人會來救自己,目瞪口呆,結結巴巴地說道:「楊,楊」

楊陌微微一笑:「想吃羊等出來再說,馬上就好。」

陳東卻是呆了,忽然撲到囚籠前,抓著欄杆道:「楊兄弟冒死相救,陳東無以為報!」

譚笑生此時已將牢門打開,「要謝,出去再謝!別耽擱了,快走!」陳東用力點了點頭,隨著楊陌等人一路警惕摸索,再度走進那條昏暗密道,殿後的譚笑生左顧右盼,確認沒有暴露之後,轉身消失在黑暗之中。緊接著,牆壁發生異樣,

一陣機關運作,一堵牆拔地而起,將這條暗道,封閉的天衣無縫。

等其餘鬼不收的獄卒發現癱倒在地的同伴時,陳東的監牢早已人去無蹤。那些昏迷的獄卒迷迷糊糊醒來,意識到情況不妙,驚恐問道:「咱,咱們要追嗎?」

「追什麼追,一個鬧事打架的混混而已。」

還是有人驚魂不定:「鬼王不會怪罪下來吧?」

「鬼王哪有空管這檔子事!」一名高挑的獄卒看向遠處的閣樓,「聽說大悌鬼王今日要見幾名不得了的人物,這事兒既然捅了漏子,乾脆就別讓鬼王知道了。」

幾人聞言輕舒了一口氣,轉眼又有人八卦起來:「什麼大人物?」

「蠢貨,這哪是我們能知道的!」高挑的獄卒罵完之後,又自言自語道,「只是聽說與神狸大燕的決戰,有莫大的關係。」

一行身著漆黑蓑衣斗笠的鬼不收嘍羅,簇擁著兩名鮮衣佩刀的女子,步步走向閣樓。

多狸抬起頭,鬼市的「天」,離地面很遠。黑壓壓的一片嶙峋石塊,陰森可怖,似乎讓人永遠不能逃脫。難怪大悌鬼王費盡心思,想要找到讓鬼不收重見天日的方法。

「大悌恭迎大巫駕臨。」

那閣樓的正前方,大悌鬼王正拱手迎接多狸。

多狸輕哼一聲,漠然道:「木恩與莫家的人,為何還沒有到?」

話音剛落,多狸身後便突然傳來了木恩的聲音,笑道:「這鬼市分四區,錯綜複雜,鬼王不派人來接,我可是繞的暈頭轉向呀!」多狸轉過頭,仍然掛著一幅微笑的木恩閑庭若步地走來。多狸再把目光放到了在他身旁的莫崇山身上。莫崇山恰巧與多狸四目相對,看到眼前這名年紀輕輕的少女,瞬間

露出了一抹驚異,這竟是瑤池坊的舞伎談兮!

多狸心中嗤笑,這莫國舅,果然是草包一個,肯定是看不穿自己和木恩的一搭一唱了。

大悌見人已到齊,做了個請的手勢,便抬步走入閣樓。閣樓大殿內,四周燭台環繞,層層堆疊,千燭齊燃,頗有幾分氣勢。大殿之中亮如白晝,大悌主動讓出上首,讓多狸入座。等到眾人紛紛坐定,木恩與多狸交換了一下眼

神,忽然開門見山道:「談兮閣下乃是大巫親信,來到天京城后,對京城內奪嫡一事,已有所了解。」大悌鬼王沉默不語,莫崇山的臉色卻忽然一變,陰晴不定。多狸緊接著淡然笑道:「若是莫家能繼續與我神狸聯手,談兮以特使名義承諾,神狸定助二殿下登上寶座。今後神狸大燕兩不相犯,黎民百姓也不用受刀兵之苦!」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七十七章 脫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