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攪混水

第一百八十二章 攪混水

漕官暴屍在一棟空院中,離瑤池坊不遠,但也算不上天京城最繁華的區段,偶爾還能見到一些難民流民。等到楊陌三人趕到現場,梟衛已經基本結束了勘察,帶隊梟衛走

向王佑行禮,隨後稟報道:「遇害者正是鐘行、柳三葉、陳青冬三名巡漕御史。三人均系刀傷致命,所用的兵器應為無定軍刀。」

「瑤池坊中,有什麼動靜?」

「回稟統領,統領今日造訪之前,並無動靜。」王佑點了點頭,回身對楊千雪與楊陌說道:「我得將此事立刻告知叔父,方才與那談兮只有短短一面之談,探不清虛實。只是她絕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若是有機會,還得

試探。梟衛眼線一日不得鬆懈,盯緊瑤池坊。若是發現那木氏商人,立刻彙報!」「是!」梟衛應和一聲,退於一邊,為王佑前來一匹坐騎。王佑翻身上馬,方欲行動,忽然想起什麼,朝楊千雪抱拳道:「還請楊姑娘回到醉雲軒後傳信雲中城,稍安勿躁。

天京魏首善之地,不是江湖人快意恩仇的地方,墨門武者英風俠骨,王某也自佩服。也正因為此,才不希望貴我兩家傷了和氣。給我些時間,讓梟衛給雲中城一個交代。」

楊千雪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王佑帶著幾名部下絕塵而去,很快沒了蹤跡。楊陌與姐姐回到醉雲軒,路過那蓬蓽生輝的瑤池坊,楊陌不由又多看了幾眼。雖說鐵無環發現漕官屍體一事打斷了原本的計劃,可與那舞姬談兮的一面之緣中,他還是感

到了一絲微妙的熟悉。他總覺得這個女子很是眼熟,卻又想不起在哪見過,一時有些猶豫。

楊千雪笑眯眯地問道:「想什麼呢?」楊陌連忙道:「沒什麼,什麼都沒想!隨後小心翼翼跟在楊千雪身後,暫時不去想和那個談兮在哪見過。要是讓姐姐知道自己在想那舞姬,絕對在劫難逃。看著醉雲軒二樓

雅座上正翹首以盼的幾個部下,楊陌心裡嘟囔,要再去查查那舞姬,恐怕難如登天了。楊陌回到醉雲軒的同時,多狸同樣在托婭的陪同下來到了鬼市。此刻尚未褪下那一身華服,坐在大悌鬼王的閣樓上,座中尚有莫崇山,木恩,以及主人大悌鬼王。看起來

和瑤池坊相似的畫面,但多狸卻顯然是矚目的焦點。

大悌鬼王連忙向眾人行了一禮:「談兮姑娘再次駕臨,所為何事?」多狸笑道:「鬼王出手,立竿見影。殺漕官,嫁禍無定軍,做得很好。但此事仍然不足以撼動太子根基,軍器丟失一案,必須穩穩栽在太子的頭上。若再讓那齊國太子出面

質疑,方能真正給莫家發揮的借口。」沒等旁人答話,莫崇山就拍案叫好:「我覺得姑娘所言不差!只不過梟衛已經開始有所動作,這次還順藤摸瓜查到了瑤池坊。」他話鋒一轉,對木恩道,「你已經被梟衛咬住

了,如果不能全身而退,該如何收場?」

木恩一聲嘆息:「我是個商賈,哪裡懂得這些,還是得向國舅請教。」莫崇山見他一副虛心聆訊的樣子,心裡說不出的快意。他想著父親的樣子,故意不理會木恩,反倒是轉頭看向大悌鬼王:「鬼不收的手腕,家父很是看重。讓鬼不收這樣的

豪傑屈居地下,實在是暴殄天物。只要鬼不收肯為我莫家效力,日後無論是那錢袋子還是官帽子,都包在我莫家身上。」

大悌鬼王心裡冷笑,這話,莫國丈來說還差不多,你?怕是還差些成色!但嘴上仍然微笑應和:「大悌替鬼不收謝過國舅。」

多狸忽然淡然問道:「鬼不收內部的情形,如何了?」大悌先是一愣,隨後猶豫了瞬間,似乎下了什麼決斷,沉聲道:「請姑娘放心!鬼不收答應的事就肯定會做到,等到時機成熟,武庫器械必然偷運出城,故意露出的馬腳,

將會全部指向太子。」

多狸冷冷道:「越快越好。」

始終沉默不語的托婭忽然猛地抬起頭,龍紋微閃,一股殺氣油然而生,注目屋頂方向。大悌鬼王皺了皺眉頭,旋即意識到什麼似的,頓時變色:「我去去就來。」

多狸不說話,看著大悌鬼王與幾名黑袍嘍羅一閃而去,淡淡一笑。莫崇山在旁邊偷看,只覺得目眩神迷。

鬼市外的斷壁殘垣之上,有幾道黑影飛掠而過。大忠鬼王派來的三名死士諜子,萬萬沒想到大悌竟然欺師滅祖到了與神狸私通的地步,更沒有想到的是,大悌鬼王為了堵截他們,親自出手,尋常人都以為大悌鬼王不過

是略微精通刀法的普通武夫,這三名諜子同樣低估了鬼王,只看到眼前有弧形白光掠過。

三具無頭死屍,悍然跌落在地。

大悌鬼王踩在屋檐之上,腳下有燈籠紅光殷殷,將他手中的滴血鐮刀映照地更加鮮艷。

鬼市難受天恩,終日嘗不到雷霆雨露,也就種不了稻米。

所以大悌鬼王的鐮刀不割莊稼,只割人頭。翌日,大孝鬼王聽著磅礴水聲,捏著瓜果小口小口吃,還翹著蘭花指。眼前瓜果吃完,他似乎還意猶未盡,舔了舔手指,剛準備翻身爬起,就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冷哼:「大

孝鬼王,好生清閑。」

大孝回過頭,沒有絲毫驚訝地換上了一副諂媚的表情:「王總管光臨寒舍,大孝三生有幸。」

王景懶得和眼前這個從不正經的鬼王斤斤計較,直接開門見山道:「咱家來,是有一件事要問你。」

「王總管請問。只要不是大孝私房錢的事兒,悉數奉告。」

「鬼不收近來可有對無定軍出手?」

大孝臉上那抹戲謔的笑容瞬間冰冷下來。

「王總管,天水塞之後,大孝這裡並沒有接到梟衛的傳信,自然沒有動作。」

王景微微頷首,輕皺眉頭。大孝別有用意的輕笑道:「大孝不做,不代表鬼不收不做。」

「漕官被殺,嫁禍給無定軍,這些事,天京城內怕是只有你們鬼不收夠膽做。」王景冷笑道:「那齊國太子出面質詢吾皇,也是你鬼不收暗中慫恿?」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可以幫總管查查看。只是我不明白,大總管何必對這些這麼在意?」王景冷哼一聲:「我在意什麼不需要向你解釋,你只需要知道,這次的事關係重大,我不會放任你們任意妄為。而且別在拿主上命令壓我,偽造主上命令也是死罪!咱家若是把鬼不收連根拔起,主上也未必會真的肯出手袒護!」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攪混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