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姐妹

第一百八十七章 姐妹

瑤池坊內,楊千雪與多狸對面而坐。雖然楊千雪帶著懷疑而來,可是在多狸的妥善應對之下,一場風波已然消弭於無形。多狸並不懼怕楊千雪,但是也不想在此時對楊千雪動手。哪怕木恩私下裡曾經動過這份心思,也被她堅辭拒絕。至於其中原因,則是連多狸自己也說不清楚。或許是楊千雪身上的陽光開朗的特質,或是墨門培養出的那份善良品質感染了多狸,縱然雙方立

場敵對,多狸也不想用暗算方式對待楊千雪。楊千雪望著多狸胸前的項鏈,不住嘖嘖嘆息:「以阡陌石粉末塗抹項鏈,這西曜的技藝當真是另闢蹊徑讓人嘆為觀止。只是阡陌石乃世間奇珍萬金難覓,居然有人肯將其粉

碎塗抹項鏈,也是難得。」「是啊。若非如此,家父也不會不惜重金買下來送我做生日禮物。只是沒想到人世無常,當年的富商之女,沒幾年就淪落到這等地方。雖然賣了這項鏈或可解我之危,但是

這是父親留給我唯一的東西,我怎捨得賣掉?」「姑娘不必難過,如果你想離開這裡,我倒是可以為你想想辦法。」望著面前的談兮,楊千雪豪氣干雲地打著包票。這話倒也不算自吹自擂,堂堂墨門矩子千金說話,就是

當朝一品也得思忖一二,何況是小小的瑤池坊。

多狸道:「多謝楊小姐好意,可是我的身份低微,離開這裡又往何處去呢?」

「可以來我酒樓幫工啊!」楊千雪大包大攬:「只要你自食其力,我保證你衣食無憂。」多狸看著楊千雪的模樣心裡覺得好笑,真是個好心得姑娘。雖然看上去兇巴巴的,實際上心地良善濟困扶危,墨門如果人人都如她一樣,確實是神狸的勁敵。哪怕站在自

己的立場上也得承認,大多數神狸人的心腸遠不如這位對手來得良善。這樣一個好人,更不應該死在陰謀詭計之下,就算要殺她,也只能是戰場上的堂兵正陣。不過在那之前,彼此之間不妨先開開玩笑。畢竟大家的立場所限,不可能成為真正的好友,耍笑一番卻也無妨。多狸故作姿態地想了想,面露慚愧之色:「說來不怕姐姐笑

話,小妹這些年養尊處優性情懶惰,既拿不動針線也提不起鋤頭,更別說在酒樓幫工。自食其力談何容易。不過要說到謀生,我倒是有個想法,就是得讓姐姐成全。」

「此話怎講?」

「那日與姐姐同來的百戶年少英武,似乎是個託付終身的大好人選。聽他與您姐弟相稱想必是一家人,若是姐姐點頭,讓我嫁給那位百戶,小妹的終身就有靠了。」

楊千雪連忙搖頭:「不行!他……他還小呢!再說他的百戶都被人革了,怎麼養得起你?」多狸心中暗笑,臉上故作認真:「實不相瞞,小妹這幾年也算閱人無數,從無一男子能入我的眼。偏生那位百戶大哥讓我一見傾心,哪怕他是個市井百姓,我也願意與他廝

守終身。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低微,還怕配不起他。如今他既然不是百戶了,豈不是更好?讓他給姐姐幫工,我侍奉於他,我們兩個一起吃苦就是了。」

楊千雪連連搖頭道:「不行!這絕對不行!這件事你連想都不要想了……」

正說話間,忽然多狸房中鈴聲大作,多狸委屈道:「我們的命苦,該應酬的客人不能不應酬,姐姐別見怪。您坐著,我去去就來。」

楊千雪連忙道:「不必了,我也該走了!」說話間她主動起身,落荒一般逃之夭夭。看著她的背影,多狸噗嗤一笑,心內暗道:墨門矩子的女兒,倒是有些意思。

就在楊千雪離開不久,大悌鬼王從外走入。

多狸橫了他一眼,並沒說話。倒是大悌鬼王搶先開口:「大悌深夜來擾,還望見諒。」

多狸冷哼一聲說:「那就得看你帶來了什麼了。」

「大義鬼王在大忠鬼王的扶植之下,已經正式回歸鬼不收。」大悌沉聲答道。

多狸面無表情,好像根本沒聽到大悌的話一樣。大悌鬼王趕緊解釋:「之前一區無人主持,我們將墨門器械儲存在一區,進出自由,萬無一失。可大義鬼王是一區之主……我同他商議,試圖將那批貨物取出,被他拒絕了

,我並不認為他對如今鬼不收的局勢和我們之間的合作知道多少,但始終心裡不安。」

「你們鬼不收內部的事情,和我沒什麼關係,」多狸開口,「若是他是個阻礙,除掉他就行了。」大悌鬼王壓下心中焦躁的情緒,說:「我也有此意,但大義身後有大忠鬼王扶持,大義自己,也是人小鬼大,和外面的人還有聯絡。尤其大忠鬼王,實屬厲害人物……不知

大巫可否給我們寬限一些時間?」

他低聲下氣的請求換來多狸的一聲冷哼。他看向多狸,多狸卻正眼都不看他。

托婭手按刀柄,走到大悌身邊,在他的耳旁輕聲道:「現存在鬼市的器械務必按時交付。我不管你有什麼難處,自行處理妥當。」她說完起身,大悌鬼王如蒙大赦,他捂著胸脯大口喘氣。只聽多狸的聲音再度響起:「身為草原的盟友,可不能廢物到連處理這等小事的能力都沒有。如若你真的不能夠做

到,屆時你同草原大軍的結盟便會解除,將來草原大軍南下征服南曜大陸,你也會成為被征伐的對象,你的鬼不收,也休想逃脫。」

大悌鬼王正欲辯駁,托婭卻不願再給他任何機會,擋在多狸身前,對大悌鬼王道:「夜深了,大巫要休息了。」

「大悌告辭。」大悌鬼王無奈地躬身,退出了房間。到了房門外,他撫了下額頭,竟然摸了一手的冷汗。

大悌鬼王凝望著明月,慢慢地平復心緒,悄聲離開了瑤池坊。

托婭確認大悌鬼王離開,問多狸:「大巫,我們……」

「不能指望這幫沒用的東西,咱們自己也得做事。」多狸淡淡地開口。

托婭領命,見多狸站在窗邊脫下了身上的小襖,邊關上窗戶吹熄了蠟燭。談兮閣的燭光熄滅,整個瑤池坊便只剩長廊上用作裝飾的白色燈籠里還有光。同一個夜,一身藍色長衫的大孝鬼王出現天京城的街道上,他神色從容,手執一把摺扇,漸漸走離鬧市區。行至王景的侯府附近,他站在一條漆黑不見盡頭的狹窄小巷前

,不動聲色地確認了四周的情況,隱入了黑暗之中。

他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光亮之中,身處之地已經變成了王景府中的暗道。他與王景相隔數步遠,同樣是長身而立,王景卻因所處之地光線更加昏暗而顯得陰沉可怖。「我希望你能搜羅足夠徹底扳倒莫家和二皇子的證據。」王景語速緩慢,細細地打量著大孝鬼王,見他始終面色平靜並無異樣,對此心中生出幾分滿意,再道:「作為交換,

墨門器械一事,我不會幹涉你的意願,你大可依靠這批器械從中牟利。」

「主上那邊?」

「主上那邊自有我一力承擔,你只管去做就是了。」

「定不負王大總管所託。」大孝鬼王躬身,恭敬道。兩人相視而立,大孝鬼王的臉上浮現出令人生寒的笑容,王景則是面無表情。暗道的燭光逐漸熄滅,兩人身影逐漸被黑暗吞沒。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七章 姐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