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掀桌(上)

第一百八十九章 掀桌(上)

大忠鬼王房間內,譚笑生望著兄長滿臉不解。本來與大悌鬼王談過之後,他就確定大悌留在一區的貨物必然是軍械,準備將之取出交還墨門。憑藉自己和楊陌多年交情,總能保住鬼不收不被牽連,不管是墨門也好還

是梟衛也罷,都不會查到鬼不收頭上。在他看來,這已經是能為鬼不收爭取到的最好結果。

不想就在他準備行動時,卻被大忠鬼王派人阻止,並把他叫到此間密談。對於兄長命令譚笑生不敢不聽,卻怎麼也想不明白原因,心裡更是不服氣。

大忠看出他的心思,柔聲道:「你一定是在怪我阻止你是不是?」

「小弟不敢。」「不敢不是不會,那就證明我說的沒錯,你果然在怪我。這也不奇怪,你少年氣盛又在墨門那種地方待得太久,難免沾染上武者的氣息。可惜我們鬼不收不是墨門,他們的

行事規矩不能用在我身上。你以為我真不知道他們做了什麼?」

「大哥什麼都知道,為何不出手阻止?」大忠一聲長嘆:「出手阻止容易,要想維持住鬼不收就難了。我承認自己後知後覺,動手太遲,否則的話也不至於到這一步。如今卻是積重難返,我想要阻止已經無能為力

。若是倉促行事,只怕結果會搭上我們整個鬼不收。我相信你也不想看到這種情況發生,是以我阻止你既然是為了你好也是為了整個鬼不收。」

「小弟……不明白。」大忠道:「我並非迂腐之人,如果真是個迂人也沒資格震懾這些孤魂野鬼。若是為了整個鬼不收,犧牲掉兩個鬼王也沒什麼。可是如果代價是整個鬼不收呢?這個手你又是否下得去?我可以做斷臂的壯士,但是不能做砍掉自己半個身體的傻瓜。現如今的情況是,大悌、大孝他們就像是蔓延半個身體的毒瘡,我們根本無力拔除。就算是到了

圖窮匕見的地步,我們也未必就能佔到上風。」譚笑生一愣。大忠鬼王一身武功獨步天京,就算大孝、大悌兩人聯手也不在話下,何以如此喪氣?就在他不明就裡之時,只聽大忠繼續道:「大孝他們在外面認識了一個很

厲害的朋友,這個人心思陰沉武功深不可測,我就算全盛之時,也未必是他的對手。何況如今只是個空殼子……」他說到這裡起身來到譚笑生身邊,低聲道:「近幾年我深居簡出不過問鬼市之事,就是為了製造假象震懾大孝、大悌他們,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實際我一身本領已經十不存一,就算勉強出手,也只剩一擊之力。一旦交手就會露底,反倒是讓他們徹底沒了束縛。我嘗試過療傷,卻發現適得其反,只好故作神秘。讓你回來即位,也是為了把

鬼市交到放心的人手裡。」

譚笑生不得不佩服兄長的偽裝本事,自己居然都沒看出,兄長處境如此危險。他連忙起身扶住大忠問道:「怎麼會如此?是不是有人下毒手暗算兄長?」「現在糾結這些已經沒有意義,先過了眼前這關再說。這幾年我無力操持鬼市,大孝他們又有了強援,在鬼不收內部已經羽翼豐滿不易對付。這時候翻臉有害無利。是以現

在只能和他們虛與委蛇徐徐圖之,將來再想辦法。」譚笑生道:「這可不行!這批軍械如果出去,我們鬼不收罪孽就太深了。不管怎麼樣,我也得阻止他們!再說放任他們胡作非為,鬼不收只會越陷越深。依我之見不如……

乾脆向墨門求援!」

「墨門?他們會幹涉鬼不收的事?」

「墨門不會管鬼不收的事,但是不會不管兄弟的事。楊陌是我兄弟,我的事他肯定會管。我這就聯繫楊陌,讓他幫我們……」大忠思忖片刻,擺手道:「此事不能找楊陌。嘴上無毛辦事不牢,而且他和王佑有交情,王佑又是梟衛統領。那幫人不是好東西,好事都能變成壞事,何況是現在這種事,

又怎能讓梟衛知曉?再說他們的立場也難說得很。你還是直接聯繫楊烈,如果天下第一劍客能夠來天京,一切都迎刃而解。」

譚笑生點點頭,「一切按兄長的意思辦。」大忠看著兄弟,心中也自歡喜。自從他發現自己身體出現狀況以來,一直擔心大孝、大悌反水,每日活得提心弔膽。如今眼看危機即將解決,只要楊烈一到這些魑魅魍魎

就沒了做手腳處。日後讓賢弟執掌鬼市,自己安養天年一舉兩得,一塊石頭終於落地。

就在譚笑生離開時間不長,忽然一名鬼卒進來稟報:「大悌鬼王求見!」鬼市一區和二區的交界,修有一座閣樓。閣樓極高,可以俯瞰兩個區域,乃是大悌鬼王的居所。被大悌親自請來的大忠位於正座,大孝鬼王和大悌鬼王分列兩側,三人舉

杯共飲。

此時,大悌鬼王斟滿一杯酒,起身,捧著酒杯繞到大忠鬼王的酒桌之前。

大忠鬼王和大孝鬼王放下手中的酒杯,靜候著大悌開口。大悌鬼王雙膝一屈,垂首跪在大忠鬼王桌前。大忠鬼王一愣,視線移向大孝鬼王,見他同樣是一臉驚色。大悌鬼王沉聲道:「兄長,鬼市先前諸多紛爭,皆因我一時糊塗,與地上勢力勾結所致,近來我閉門反省,追悔莫及。此番藉此宴席,向兄長致歉,望兄長念及多年手足之

情,原諒小弟。」大孝鬼王聞言,同樣起身,同大悌一道跪於大忠鬼王桌前,道:「兄長,之前我豬油蒙心所行狂悖,那日一別,我心中悔恨,此次也藉此向兄長致歉,望兄長既往不咎。不管外間人勢力如何,本領怎樣,終究也是外人,怎比得我們鬼不收兄弟情深?再說笑生在雲中數年,與墨門交情深厚。他只要隻言片語請來楊烈,我們的項上人頭登時就要落地。我們兩弟兄都是怕死之人,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向大哥認錯。只要大哥饒我們不死,其他一切都好商量!」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九章 掀桌(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