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器械之爭(四)

第二百零一章 器械之爭(四)

「小心!」托婭抽刀在手,護在多狸面前。

多狸回身喊道:「所有人,戒備!」話音未落只聽一陣嗖嗖破空聲不絕,隨後便是金屬與木材的咬合聲響起。原來就在這一箭射出之時,黑暗裡一艘小型箭舟忽然衝出靠近了漕船,十幾隻爪鉤自小船上飛出

,隨後牢牢咬住了漕船船舷。以多狸之能都未能發現身後有小舟追擊,天下間能做到這一步的也只有墨門高明機關。

小舟上譚笑生一馬當先,十餘名鬼爪精銳隨行,順著鉤索直掠上漕船。漕船上鬼不收根本無力招架,方一交手就被鬼爪砍翻倒下。

而在多狸面前,楊陌已經從隱身處飛身而出。他頭上身上全都是水,模樣狼狽至極。其和譚笑生原本匯合一處從后追趕,確實比多狸慢了一步。但是譚笑生所乘箭舟為鬼不收寶物,能夠藉助機括之力瞬間加速。就在多狸做法的同時,楊陌以箭舟加速靠近

大船,自己泅水而上先上灘涂堵截。本想暗箭射殺敵人頭目,沒想到自己受傷之後準頭有差,一箭射空。

他此時又捻起一根箭,拉弓如滿月,對準了多狸。多狸身子不動,腳尖卻是挑起一塊石頭,猛然出腳將石頭踢向了楊陌!

楊陌沒有躲閃,而是拇指一松,弓弦上的箭嗖地一下射出,這一石一箭竟碰到了一起,箭頭一下擊碎了這塊鵝卵石,在黑暗中爆出一片火花。

這時托婭已經舉著火把朝提著彎刀朝楊陌衝去,楊陌來不及拉弓射箭,直接化弓為刀,把攬月弓拆成雙刀,交叉架住了托婭的彎刀。可破空之聲又從黑暗中傳來,楊陌立刻凌空往後一躍,只聽鐵石相撞之聲,一根鐵索打在了身旁巨石之上,又濺起一片火星,正是那巫女的鎖鏈。多狸與托婭一近一遠,配合得很是默契。楊陌身上又有傷,以一敵二根本占不到便宜。多狸的冰血鏈上還帶著巫術能量,一鏈飛來插在楊陌的腳邊,這石縫中竟有一片片藤蔓長出,要纏住楊陌

的腳,幸而楊陌順手從懷中摸出一顆詭雷,朝地上一扔,火光四濺,將藤蔓都燒枯了。

火光中隱約照出多狸臉上的面具,楊陌道:「果然是你!」

多狸一語不發,手中冰血鏈連番搶攻。楊陌也是認準了多狸招招進逼,想要把這位草原大巫留在南曜。兩人交手幾招,多狸賣個破綻,故作把楊陌的雙刀放到面前,隨後雙手握鏈為繩,嘩地一下用鏈子將雙刀纏了起來,兩人身形驟然接近此時楊陌彎刀的刀鋒,距離她的面

具只有一寸之遙。可這一寸,楊陌卻是怎麼發力也過不去!楊陌攪動雙刀,想從多狸的鎖鏈中掙脫,可多狸這一招,從無定原上和楊陌交手以後,就準備了很久,早推算了楊陌的種種變招。此時她急忙用巫術能量,灌注在冰血鏈

中,冰血鏈與楊陌刀柄的阡陌石同時亮起,托婭此時已然趕到,準備和多狸聯手斬殺楊陌。

傳來一聲怒吼,「看劍!」一柄長劍划空而過,朝著托婭飛來,本想從背後襲擊楊陌的托婭不得不回頭用彎刀抵擋這柄急速朝自己飛來的長劍,刀劍相撞,托婭手中的彎刀竟被撞斷!劍反彈出去,

在空中轉了幾圈,插到了石灘上。

而托婭自己也被巨大的力道撞得倒退兩步。

多狸大吃一驚,這下輪到她沒了幫手,反倒是楊陌來了援軍!

楊陌欣喜地叫:「王佑!」河面上,王佑的大船也已經靠岸。王佑擲出烈陽劍,隨後騰空而起,鐵無環擲出木板供王佑借力,王佑足踏木板凌空飛渡,正好落在了烈陽劍前,他一把拔出利劍,指向

多狸,厲聲道:「草原妖女,束手就擒!」

漕船之上,此時兩方也已形成對峙。鬼爪精銳站在譚笑生身旁,大孝和大悌的手下好似從墳墓中竄出的幽靈,這群幽靈提刀列於對面,雙方形成對峙。大孝大悌鬼王的手下有著人數上的絕對優勢,可是他們就這麼圍著,竟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這黑夜中,互相之間都看不清旁人的表情,卻有一種莫名的氛圍彌散在幽靈之

中,導致無人敢動。

「是…是鬼爪!」不知是誰喊了一句,混著淅淅瀝瀝的雨聲傳到了每個人的耳朵里。鬼爪?這個詞彷彿有某種魔力,讓大孝和大悌的手下起了一陣騷動。大孝大悌情知不妙,正要想辦法鼓舞士氣,卻不知是誰先帶的頭,居然「撲通」一聲,有人跳水先逃了!這是一個信號,是叛徒的膽氣崩潰的引子,有一個人逃跑,那就有

第二個,第三個。「撲通、撲通、撲通!」接二連三的跳水聲傳來,恐懼無疑是有傳染力的,尤其在黑暗之中,以成倍的速度傳播開來,靠鬼爪最近的一圈人,也是離得船幫最近,他們竟一

個個的棄船而逃。

大孝鬼王和大悌鬼王都急了,大悌鬼王大吼道:「誰敢逃跑!再逃者格殺勿論!」話雖如此,可是此等情況下一個人要跑又如何攔得住他,大悌鬼王就算想殺雞儆猴也是有心無力。圍在在他周圍的都是心腹嫡系,這幾個人雖然沒逃,卻也不敢上去和鬼

爪交手。

譚笑生看著大孝大悌的人紛紛反水逃走,不禁冷笑,朝著大悌鬼王冷哼:「大悌狗賊!你不悌,害死了大忠兄長,這回體會到不忠的感受了吧!」

大悌鬼王咬咬牙回道:「識時務者為俊傑,大忠鬼王不識時務,那我只能順勢而為了。」

譚笑生面色一冷,「好個順勢而為,那現在就讓你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勢。動手!」此時在石灘上,王佑、楊陌並肩而立,對面則是多狸、托婭。托婭身為龍衛首領,一身本領絕非泛泛。吃虧在對烈陽劍的鋒利了解不夠,一擊之下兵器損毀。如果實在戰

場上,刀槍隨處可得也算不了什麼。可是此時想要找兵器可不是易事,而王佑也不是她徒手能應付的敵手。彼此消長之下,反倒是多狸這邊落了下風。

楊陌低聲問道:「千雪姐姐呢?」

王佑持劍死死盯著多狸和托婭,回道:「她和我在一起,應該馬上就到。」

「你們沒看見另外幾條船?」

「我已經分一支人馬去追了,那船上是不是還有人,你去船上,這裡交給我。」

楊陌有些猶豫,王佑卻沉聲道:「我纏住她們倆就行,你去解決了船上的敵人,快點帶人回來支援我,這樣萬無一失!」楊陌點點頭,提著雙刀躍上了巨石,沿著粗壯的纜繩朝著漕船奔去。王佑心中有自己的打算,這等大功自己獨立好過與楊陌分潤,另外他還有個私心。楊千雪一會趕到時

,最好看到自己獨立迎戰這兩個胡女,不必看到楊陌。見楊陌離開,只餘下王佑一人,多狸一聲冷哼:「只剩你一個人,還敢擋路?找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器械之爭(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