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龍吼巨炮

第二百一十章 龍吼巨炮

夜色深沉。

出三峰閘,過足印崖,轉入喜峰河後進入海口,便是蒼茫無際的大海。對於神狸人來說,海意味著未知、恐怖、乃至死亡。由於馬不肯喝海水,所以大多數神狸牧民堅持認為海水是惡魔的酒漿,人類不可接近,把大海視為最恐怖的所在。是

以雖然經過海路可以到達南曜,神狸人也從沒想過從海路進兵這種事。哪怕是強大如哈梵者,如果下達海上征伐令,也只會惹來部下的大規模叛亂。此時大海之上,一條巨大海船正破浪而行。船艙內,托婭面無血色神情憔悴,雖然勉強支撐,也能看得出她此時已近極限。反倒是多狸神色如常,海上風暴對她根本毫無

影響。

一陣敲門聲響起,托婭還想勉強行動,多狸用眼神制止了她,自己走到艙門前拉開艙門,只見一個水手站在那裡,朝多狸行禮道:「大巫請上甲板,東西已經運來了。」

托婭嘶啞著聲音道:「大巫小心,這毒泉……」

多狸微微一笑:「這是海,不是毒泉。你只是暈船,不是中了詛咒。好好休息兩天,習慣就好了。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隨後邁步而出,隨著水手一路上了甲板。甲板上放著一尊龐然大物,上面蓋著草席。見多狸上來,有人吆喝一聲,隨後草席掀動露出下面物體的真容。多狸定睛看去,卻見草席下苫蓋的,竟是之前在天水塞給神

狸帶來巨大殺傷的龍吼巨炮!

多狸還是清楚地記得,在天水塞,龍吼巨炮發威的情景。傷亡還在其次,那種心理上的震撼,哪怕多狸這種意志堅定的人都能從中體味到絕望,更不用說普通士兵了。

面對燕國擁有的這種大殺器,多狸想的是戰事開啟前,要想辦法讓間諜將其破壞掉,卻沒想過這門大炮會出現在自己面前,有機會用它來攻打天水塞!

想到這裡多狸的臉上滿是興奮,卻又滿是疑惑,她轉頭望向水手:「你們頭領怎麼弄到它的?」

「我們自有我們的辦法。」黑暗中,一人緩步而出,正是之前與貪狼聯手戰楊烈,反倒敗北受傷的破軍。

他的答案當然不會讓多狸滿意,不過多狸知道再問他也不會說,便換了一個問題:「你這麼做,想得到什麼?」破軍道:「我和木恩都是商人,但是大家想法不同。我不需要財富,也不想要神狸部落的奇珍。不過你看看這大海,浩渺無窮,再看看這江河,川流不息。人的生命是有限

的,而這些江海卻與天地日月同存。」

「我神狸可沒有長生不老的法術。」多狸打斷破軍,冷冷地說道。破軍又笑了笑:「長生不老我是不敢奢望,但傳說那最了不起的大海商,將他的船隊開到了大海的盡頭,讓他的馬隊走遍了大陸,讓他的財富融通四海八方。他的財富就好

像這江河大海,川流不息,浩渺無窮,這世間但凡有人的地方,就能看到他商隊的身影。」

多狸接著話頭說道:「燕國是個抑商的國家,你想讓草原打垮燕國,便於你的夥伴行商?」破軍點頭道:「沒錯!燕國抑商重農,像個釘子一樣釘在草原和南耀大陸之間,阻礙了商貨的流通。我不需要錢,但我要為天下商賈求條生路,所以我就要打掉他們!這門

龍吼巨炮,就是送給你們草原的禮物,供你們敲開天水塞之用。等神狸滌盪燕國之時,便是我的夥伴遍布大陸之日。」

多狸看著黑暗中的破軍,他的口氣更像一個野心勃勃的梟雄!畢竟這世上沒有什麼比竊國更加划算的生意了。

但多狸沒有多說什麼,不管其所求為何,對自己而言,眼下都沒什麼壞處。至於未來……到時候該怎麼樣誰又說得好?

她離開甲板返回船艙,托婭強撐著迎接。多狸搖頭道:「不必多禮,你快點大巫師的包袱給我拿過來。」托婭起身,從行李中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小包袱遞到多狸跟前,多狸從裡面拿出一張棕色的動物皮。這皮子切得四四方方,巴掌大小,托婭見多狸拿出這個問題,有些緊張

地問道:「主人,發生什麼緊急情況了嗎?」

多狸搖搖頭,卻又點點頭,但她沒有說話,她又拿過托婭手中的短刀,抽刀出鞘,用鋒利的刀刃劃破了自己的手指,鮮血立刻從指間沁了出來,凝成一滴血珠。

多狸以自己的血為墨,在動物皮上寫了幾行字,接著將皮捲起,雙手合十夾在手掌心,閉上眼睛開始默念咒語。慢慢的,在黑暗中,多狸的手掌心開始發出艷紅色的光芒,並有點點的青煙冒出。過了約一漏的時間,光華慢慢褪去,多狸睜開眼睛,分開手掌,掌心的動物皮已經化為

了飛灰。

多狸的額頭也是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托婭趕忙拿手帕給多狸擦一擦,邊問道:「主人,發生了什麼事,需要動用鼠神符咒?」剛剛那塊動物皮正是一塊鼠皮,來自草原上廣泛存在的草原地鼠。草原人民供奉著許多神靈,而地鼠代表的就是鼠神,每年草原人都會祭祀鼠神,祈禱來年地鼠不要泛濫

成災,噬毀草地。但每當地鼠成災的時候,草原人也會毫不猶豫的捕殺他們,搗毀它們那些錯綜複雜的地下網道。在挖掘它們的地下宮殿時,如果捕獲到幼年的地鼠,草原人會把它們送給

巫師們,巫師會挑選同窩的幼崽成雙結對,用自己的精血飼育長大。等到成年,就把其中一隻殺死剝皮,製成巴掌大小的皮塊。只要在皮塊上用自己的精血寫上文字,用咒語將其焚毀,無論在什麼地方,那些文字都會浮現在另一隻地鼠身

上。

當然,要飼育這種地鼠很是費時費力,只有在傳遞極為重要的信息時才會用上,這次多狸來到天京城就帶了三張鼠神符咒,這還是她第一次使用。

多狸喘了口氣:「我們要有龍吼大炮了!」

「什麼?」托婭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多狸繼續說道:「我把這個消息傳給了阿爹,讓他提前做好準備。」草原上,黎明前的黑暗,月亮和星星已經隱去了身影,太陽還埋在地平線的下方,正等待著升起的號角,隱匿著自己的光華。神狸部落的核心區域,一些牧民已經醒來,

洗漱、打水、燒灶,為主子們起床做準備。大祭司的帳篷里,羊脂燈依舊亮著,哈梵裹著羊皮坐睡在木床上,他已經很久沒有熄燈躺著睡了,即便有病在身,他認為點燈坐著睡能讓自己時刻保持著警覺的心,而躺

著太舒服,會讓人麻木。這時,地上傳來了一陣悉悉率率的聲音,哈梵睜開了雙眼,好似他從未睡著過,他聽出來,那是地鼠的聲音。果然,沒一會兒,一個黑黑的小影子從地上破土而出,一隻

肥碩的地鼠鑽了出來,接著在地上吱吱吱地叫著,並瘋狂的打滾。

哈梵眉頭一皺,知道這是多狸從京城傳信來了,他心中既喜又驚,喜的是多狸終於有消息傳來,驚的是既然有消息來,還是用鼠神符咒,肯定是非常緊急的事情。哈梵用枯槁的手「蹦蹦蹦」敲了敲床板,地鼠便平靜了下來,躍到了哈梵的床上,哈梵一把抓住了地鼠,輕輕摸了摸地鼠的頭:「你的使命已經完成,讓你的魂魄隨著鼠神而

去,願你來世不生於黑暗,能入這人世間,做大地的主人。」

說著,哈梵從身邊抽出一把短刀,嘩地一刀割破了地鼠的喉嚨,鮮血噴涌而出,地鼠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響,身體軟了下來,死掉了。接著,哈梵用刀從肚子劃開地鼠的皮毛,將整張地鼠皮給剝了下來,鮮血淋漓,哈梵的手上、臉上和身上儘是鮮血,但他顧不上這些,他將鼠皮展開,抹掉披上的血漬,

看到了皮面上的印出了黑色字跡。

「龍吼巨炮,海運。」

看著這些字,哈梵一下瞪大了眼睛,鬚髮皆張,他枯槁的手一把握緊了鼠皮,竟微微有些顫抖。此時,哈梵的僕人正在帳篷外生爐燒水,聽到哈梵的賬內有動靜,過了一小會兒,就看到哈梵大祭司掀開帘子走了出來,他滿臉、滿手的鮮血,僕人以為他遇到了刺客,

急忙衝上前去:「主人!」哈梵卻朝他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他轉頭望了望東方的天空,隱約的白光正驅逐著黑暗,要從地平線噴薄而出。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章 龍吼巨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