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冬櫻(上)

第二百一十四章 冬櫻(上)

夜幕降臨到天京城,華燈初上,大到皇宮,小到普通平民百姓家,至少都有一盞冬櫻燈掛在屋檐,整個天京城被這一盞盞燈火集合而成的光照亮。龍淮河邊更是不得了,燈盞掛滿了河岸兩旁,如果這時正從天京城的正上方向下俯瞰,便能看到一條巨大耀眼的光龍直穿天京城而過,而這條光龍的龍頭,則是靠近運河的一處碼頭廣場。這裡本是古時祭祀河神所在,時過境遷,現在成了用作各種大型活動之用的場地。冬櫻節跟上元節一樣,這一晚也是沒有宵禁的。大街上擠滿遊人、熙熙攘攘,不論男女老幼,都換上了自家最好的衣服走出門去,把煩惱與哀愁鎖在房中,自己則融入人群享受片刻歡樂。哪怕這歡樂如同燈火轉瞬即逝也在所不惜。人們三五成群,嬉笑打鬧,商

販叫賣著紅豆糕和糍粑,還有各種為節日特製的形狀各異的花燈,處處一片歡騰。碼頭的廣場上,禮部司官舉起纏著紅布的大鼓槌,用力敲響懸挂於廣場正中央的大銅鑼,清亮的鑼聲壓下周圍各種嘈雜聲,餘音向四周盪去。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隨即響徹

廣場,天京城百姓期盼和籌備多時的冬櫻盛會,終於在這一刻正式宣告開始。

海船上,多狸看著窗外獃獃發愣。

托婭道:「大巫在想什麼?」「算算日子,今天該是冬櫻節了。」多狸悠然說道。有關冬櫻節起源的傳說神狸與大燕版本差異頗大,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勢不兩立的雙方,卻有著一個共同的節日。即

便草原條件所限,不能像天京城一樣大操大辦,但起碼也是要熱鬧一番。無奈多狸此時在海船上諸事不便,也就談不到慶祝。

托婭想了想:「大巫稍待,我去讓船上想想辦法。」多狸一聲苦笑,並沒有說什麼。因為莫日根的死,托婭對這個節日沒什麼感覺,自己往常其實也對這個節日看得很淡,只有今年特殊。其中道理連她自己也說不明白,因

為在她心中總是想起一個人,以至於有了傷春悲秋的情感。

從理智上說,大家是敵非友,不該這麼想。但是人心難測,即便是神通廣大的巫師,也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心性。天命汗如此,多狸也是如此。「大巫,咱們可以過冬櫻節了!」托婭興奮地推開艙門,隨後從外面拿著一塊紅色半透明的石頭,走進來。邊走邊道:「這幫人果然神通廣大,船上居然有一塊如意火石,這

回可以拿來慶祝了。」如意火石是西曜的一種特產,傳說其可以與人心意相通,只要用手摸著這石頭,幫助它升溫變成半流體,再放手讓它凝固,就會呈現出自己想要的樣子。一些主修心法的巫師,往往藉助這種火石施展神通收攏信眾,不過在大巫或是聰明人眼裡,這也就是個玩具。人心難測,何況是足智多謀又或是心機陰沉之輩?他們的心性外人根本無從

窺測,又豈能靠小小石頭判斷,無非是圖個樂子。多狸往日對這種東西根本不會看在眼裡,可是今晚心緒煩亂,也就不考慮太多,全當節日里找樂子。她接過火石用力握緊,過了一陣之後再緩緩鬆開。微笑道:「我的心意

,豈是這……」她的話音未落,神色卻呆住了。因為這塊如意火石凝結之後,確實浮現出一對雕像模樣。一個雕像穿著草原裝束,手裡拿著一朵空桑花,巧笑倩兮,分明就是她自己。而

另一個,一隻手背在身後,一隻手朝前做邀請狀,臉上帶著微微的笑容,居然是楊陌!

這……這是怎麼回事?

多狸有些莫名其妙,她抬頭看向托婭:「這……這如意火石是誰給你的?把水手帶來!」

托婭搖頭道:「帶他又有什麼用?能在火石上做手腳瞞過大巫的人,怕是還沒生出來。就算有,也絕不會是船上小小水手,大巫不必多想。人心如此有什麼可羞愧的?」

多狸咬著下唇:「這心意我絕對不會認!下次讓我遇到他,肯定親手結果他的性命!」她一邊說著一邊看向艙門,腦海里卻閃過一個古怪念頭:此時此刻,楊陌在幹嘛?

醉雲軒外燈火通明耀眼奪目。楊千雪身為術宗天才,設計的機關足以破陣殺敵,設計幾個燈籠不啻於牛刀殺雞。此時的醉雲軒就如眾星捧月般,屹立在這條街道上。

楊陌站在醉雲軒門口,看著街上熱鬧的人群,恨不得馬上就能加入到遊行中去,他迫不及待地朝屋內喊道:姐,要不我先走給你去河畔搶個好位置,你待會兒再跟來?

楊千雪正在給夥計交待事情,聽聞楊陌如此喊道,無奈地走出來:「來了來了!急什麼呀?「姐,花車隊來了!」楊陌抓起楊千雪的手,一路小跑匯入人群之中。楊千雪心頭微微一動,耳根莫名有點發熱,卻故意裝作無所謂,任由楊陌拉著,細細感受著楊陌手中

那飽經風霜歷練而產生的老繭。不知不覺,楊陌的手竟這般大了,摸起來和父親的手很像,卻還要更溫暖一些,充滿了朝陽般的活力。兩人走走停停,楊陌在人群中鑽來鑽去,楊千雪看著楊陌一臉的興奮勁,知道此時的楊陌已經完全沉浸在了節日的喜慶氛圍中。楊陌拉著楊千雪到處走,兩人彷彿又回到

了在雲中城內無憂無慮的小時候,不同的是,那時候是小小的楊千雪拉著更小的楊陌到處找好吃的,現在變成了楊陌牽著楊千雪的手,在離家千里的天京城內四處亂跑。

一切都變了,但一切似乎又都沒變。

楊千雪看著楊陌高興的側臉,只願這種不變,能在變幻莫測的人生中一直持續下去,直到死去的那天。

梟衛衙門,或許是冬櫻節這一天里,整個天京城內唯一沒有掛花燈的地方。王景一手創立的這個機構,似乎同他的身體一樣,被強行抽離了生而為人的生機與樂趣。陰冷的氣息沉積了將近二十年,哪怕是王佑,站在梟衛衙門的中堂,也不免隱隱

有種寒氣在身體四周環繞的感覺。至於其他梟衛,當然就更不用提。

在全城狂歡的節日里,梟衛府衙里感受不到哪怕一丁點的歡樂氣氛。

甚至相比平日,今天的肅殺之氣還要更強三分。王佑背負雙手站在中堂太祖像前,面前站滿了梟衛府衙的高官。王佑一身黑色梟衛官服,披著紫貂皮做的深色大氅,玉冠錦衣,長靴蟒帶。腰間烈陽劍,只露出劍柄頂端

鑲著寶石的那部分,卻足夠讓面前的人不敢大聲喘氣。王佑靜靜看著恭敬立於堂中的下屬們,沉默片刻,才朗聲開口:「冬櫻節人多事雜,城內雜亂,正是各路宵小藉機生事,小動作最多的時候。梟衛諸所、諸衛,務必要加強

戒備,嚴查隱患。天子腳下,絕不容有任何差池。」

眾人異口同聲:「屬下明白!」

王佑:「都盯緊自己的人,散了吧。」

眾梟衛高官們如蒙大赦,轉身離開。王佑走回几案后坐下,心中輕輕地嘆了口氣。身為梟衛統領,他要做的可不僅僅就是監視百官、羅織罪證、查案拿人而已,隨著梟衛的機構規模越來越大,每天都有不少底下的人無法拍板的事,等著他來一錘定音。王佑拿起擺放在上面竹簡,又不禁地想起了劉威揚。試想區區一個梟衛衙門,每日要處理地公文便已堆積如山,那麼整個大

燕國呢?而這些還只是常規的待辦事項而已,除了這些公文,自己的父皇還要面臨北方的神狸部落的壓力,直面南曜諸國的訴求,燕國內部,大皇子和二皇子背後所牽連的勢力,

也要小心協調製衡,還有墨門,還有無定軍……

王佑將自己代入劉威揚的立場,只覺得壓力撲面而來。

相比之下,梟衛衙門的事情哪怕再多,似乎也都成了小事。

大燕這江山,奉天殿上的那把龍椅,著實不好坐啊……

王佑心裡的那口氣,忍不住嘆了出來。

堂下,突然傳來一個聲音。「統領若是覺得公務煩心,不如出去走走,看看花燈。」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一十四章 冬櫻(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