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吳家港(一)

第二百二十章 吳家港(一)

「楊烈欺人太甚!真以為墨門可以為所欲為,不把朝廷放在眼裡?這群人到底搞不搞得清自己的斤量?反了!簡直是反了!」莫崇山聽手下回報楊烈不但把莫家所有高手盡數戰敗,更劍掃石獅,不由得怒火中燒在府中大聲叫罵。莫如晦則微合二目,不緊不慢地說道:「鬧什麼?無非是砍了個石獅子,再就是打了一群酒囊飯袋而已。當年楊烈問劍天京,宮中高手也被他打得落花流水,連皇帝都沒說什麼。莫非咱家的面子還大過了皇帝?我怎麼不知道咱家幾時這麼

威風了?」

「爹!話不是這麼說的!」莫崇山有些不滿:「他那一劍掃的不是石獅子,是咱家的臉面。咱們家這些年在朝堂上的威風,都被他這一劍給削沒了!」「如果莫家的臉面當真如此不堪一擊,那有沒有也沒什麼關係。」莫如晦冷冷一笑:「萬事要看遠不看近,區區一點麵皮,對比咱們的大業,又算得了什麼?陛下和楊烈雖然交惡,卻沒有正式翻臉。這次楊烈打上門來,表面看是為兒子出氣,實際為了什麼誰又說得准?萬一這背後是陛下的意思,又該如何?如今一動不如一靜,且看陛下如何

反應。再有,也得看看顧世維那條老狗要幹什麼。他和楊烈素有往來,萬一這把劍是他借來的,咱們隨便動作,肯定被他算計。」

莫崇山對於顧世維很是忌憚,聽父親這麼說,也有些膽怯。連忙問道:「那要真是顧世維借來的楊烈,該怎麼辦?」「那樣倒好了。」莫如晦冷笑一聲:「墨門素來標榜中立,絕不過問南曜內務。這也是墨門得以在南曜地位超然的原因。如果楊烈帶頭破壞規矩,墨門內部自然有人制他。這

口劍雖利,也對付不了自己人,這個道理我們都明白。至於顧世維……他要是敢引墨門入局,那他肯定第一個出局。所以我們看看,到底這把劍在天京又能做些什麼。」

醉雲軒內。

白日里劍掃莫家,讓楊千雪、楊陌都興奮不已。回到酒樓之後,楊千雪主動下廚燒菜,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起了團圓酒。楊烈看著眼前小兒女,也頗有些唏噓。「尋常百姓生計艱難,但是只要世道不至於太壞,總能享受天倫之樂。我雖為墨門矩子,可是一年之中東西奔波,也沒多少時間和家人吃頓飯。像這樣的酒席,對我來說就是最大享受。有人說富貴不如閑乃是矯情,其實也是他們不知道富貴二字背後所承擔的壓力。這些東西說不明白,只有到了這個位

置切身感受才能清楚。我雖然談不到富貴,這裡面的難處卻也是明白了。有些時候真的想急流勇退退隱山林,看著你們成家立業我就心滿意足。」楊千雪聽到父親說「看著你們成家立業」,不由偷眼看了一眼楊陌,臉上發燒心頭狂跳,連忙掩飾道:「爹爹在胡說什麼呢?您春秋正盛,正該大展拳腳。現在要是歸隱,

那些魑魅魍魎就該高興了。沒了天下第一劍懸在頭頂,他們還不知道要幹些什麼。」楊烈笑道:「有沒有天下第一劍,他們都是為所欲為的狂徒。不過你說得沒錯,為父暫時還不能歸隱。神狸和南曜的戰事一日未完,我們就閑不下來。這次讓莫如晦得了教

訓,日後應該不敢再找我兒麻煩。咱們可以放開拳腳,好好做自己的事了。」

楊陌這時問道:「爹,您的傷怎麼樣了?」

楊烈道:「放心吧,那點小傷算不了什麼。身為武人受傷本就是難免的事,沒有一輩子不受傷的武人,就像沒有常勝將軍一樣。爹的身子骨好得很,你就放心吧。」

說到這裡,楊烈端起酒杯看向窗外:「夜晚風寒,外面的朋友待了這麼久也該累了,進來喝一杯如何?」楊千雪眉頭皺起,伸手就要去拉扯機關。整個醉雲軒都被她弄成一個臨時戰鬥堡壘,窗外也不是什麼安全所在。只要機關發動,外面那位偷聽者立刻就會知道厲害。楊烈

卻用眼神示意女兒住手,饒有興緻地看著窗外,等待外面人的反應。

窗外響起個男子的聲音:「晚輩王佑冒昧前來,還望矩子見怪。」片刻之後,樓梯聲響起,王佑一路走上二樓。楊千雪看了他一眼,冷哼道:「原來是小統領啊。這醉雲軒可不是您的衙門,隨便走動危險的很,剛才要不是阿爹阻止,你現

在多半已經沒法站著和我們說話了。」

王佑連忙道:「這確實是我的不是。只是我素來仰慕矩子威名,想要請矩子驗證一下我潛行本領如何,所以才……」楊烈擺手道:「不必客氣。咱們在天水就是舊相識,如今又何必見外?你和阿陌是朋友,也就是我的後生晚輩。想學什麼只管開口,我絕不會藏私。你的潛行功夫不錯,不

過還是有待磨礪。遇到六識通透之人,你這點手段就不夠看,到時候只會害了自己性命。」

「晚輩明白,多謝前輩提點。」

楊烈示意王佑落座,隨後笑道:「怎麼?只有小統領一人前來?我以為你要帶著千軍萬馬,來捉我這個賊人歸案,給莫國丈那裡有個交待呢。」王佑搖頭道:「梟衛效忠天子,不為百官所用,即便莫如晦也不能指揮梟衛。矩子今日所行乃是替天行道大快人心之舉,晚輩心中羨慕還來不及,怎會與您為難。只要陛下

不下旨,梟衛就不會來冒犯矩子。」

楊千雪不依不饒:「那要是陛下下旨呢?」

王佑想了想說道:「即便如此也沒有什麼妨礙。天下間又有誰敵得過墨門矩子,又有哪裡能困住楊前輩?我們到時候固然要奉旨而行,可能否成功,就是另一回事。」

楊烈哈哈一笑,「小統領這話倒是有些意思,不過你今日前來,該不會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吧?若是如此,那就大可不必了。」

「自然不是。其實晚輩前來,一是向前輩問安,二是有關軍械的事,查到了些端倪。」

「哦?說來聽聽?」楊烈聽到軍械也來了興緻。

王佑道:「自從上次海船逃脫后,我並未放棄追查,安排梟衛調查水師以及漁船,最終被我問出了些許消息。有人在吳家港發現了這些船的蹤跡,如果趕過去還來得及。」

楊千雪皺眉道:「那你就去啊!來我這幹什麼?」楊烈道:「不許胡鬧!這件事也是和墨門有關,王小統領來送消息,也是一片好心。阿陌,你和小統領先走一趟,為父隨後就到。千雪你留下,二十四小隊的隊長到了,你負責跟他們說,阿陌的仇已經報過了他們不許胡鬧。莫老國丈畢竟也是一把年紀的人,嚇壞了他不大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章 吳家港(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