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無定(四)

第二百三十章 無定(四)

荒村野店條件自然好不到哪裡去,盧龍鎮這種地方所謂的客棧,論條件還不如天京城裡的貧民窟。不過話說回來,墨門武者滾冰卧雪都不在意,不至於這點苦都吃不起。

可是不等他入睡,就被一陣喧鬧聲驚醒。從窗戶向外看去,只見盧龍鎮已經陷入一片大亂。老百信如同沒頭蒼蠅一般亂跑,雞飛狗跳鬼哭狼嚎一片狼藉。

楊陌高喊了一聲:「姐!」

楊千雪已經從旁邊窗戶探出頭來:「我聽見了,下去看看!」

兩人飛身從樓上跳下,一把拉住一個難民問道:「出什麼事了?跑什麼?」那名難民用力掙扎幾下,可是楊陌的大手如同鐵鉗,他哪裡掙扎得開。只好說道:「你們還u知道?天水塞被神狸打破了,那幫胡兵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能打過來。再不跑就

沒命了!」

楊千雪眉頭一皺:「你這話聽誰說的?」

「無定軍的潰兵已經退下來了,單永明單將軍特意派了騎兵過來送消息,讓我們快跑!」

「單永明?魚世恩魚大帥呢?」

「聽說魚大帥孤軍斷後已經陣亡了!你們還不快跑?再不跑也得死!」

楊陌鬆開手,放那名難民逃走,隨後看向楊千雪:「姐,我們怎麼辦?」

「我們兩個人擋不住神狸大軍,先回天京再說!」

夜色之中,客船劃開江面。楊陌看著天空中皎潔的明月,腦海中回憶著白天的經歷,感嘆著一切就像是夢一場。

「此行的目的,原本是為了來查我自己的身世,但是真相總是兜著圈子和自己繞圈。竟然意外的知道了王佑的身份,他原來是皇上的兒子,燕國的三皇子。」

楊陌彎腰從腳邊撿起一塊石頭,像小時候一樣在水面上打出了水花,美麗的水波紋一層一層的向外擴散。在他身後已經沉默半響的楊千雪突然開口:「其實還有一種可能性。」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借著月色兩個人看向對方的雙眼。「如果王景的兒子並沒有死,甚至可能就是王佑

,而燕國的皇子另有其人。」靜謐的湖面分外的平靜,就像一名安睡的老人一般慈祥。見楊陌安靜的負手站在船頭,楊千雪緩緩湊近,再次謹慎開口:「以父親當年返回天京城的路線來說,你極有可能

就是在那片孤墓附近的樹林中被發現的,這樣一來…….」

「不要!」楊陌突然大叫一聲喊停楊千雪,這一舉動可把正在打盹的船夫嚇了一跳,他迅速撐住船槳,身體猛烈晃動了幾下才停下。楊陌發愁的撓了撓額頭,似乎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反應過於激動。於是他心平氣和的解釋了一番:「我的意思是,這種事情還是不要妄加猜測為好。而且,關於燕國的三皇子

,最大的可能就是王佑。」楊千雪剛準備開口,卻被楊陌再次攔住:「眼前一切事情都以戰事為緊,皇子的事情我們就到此為止。」

山谷間,一艘客船緩緩向前劃去,船槳在水面上劃出一道美麗的波瀾。天京城中還像往常一般熱鬧,各式各樣新鮮的玩意都彙集在街頭。突然,城門周圍產生一片騷動,一名滿身血污的士兵打馬如飛自城門沖入街道,一路橫衝直撞不管不顧

,行人商販驚叫著四下躲避,只聽這名士兵高喊道:「快讓開!邊關急報!」朝堂之上,多日連續不斷的瑣事已經將劉威揚壓的喘不過氣。他努力睜大疲倦的雙眼,身邊始終有宮女掌扇,蔚藍色的孔雀尾游弋在空中,可是今日的朝堂中還是異常沉

悶。

穿著官府的群臣集體跪地參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下面眾臣皆呼。

「傳陛下,天水要塞有緊急軍情,無定軍副帥單永明參見。」太監總管稟報后,劉威揚立馬坐直身子:「快宣!」

太監總管扯開嗓子,聲音回蕩在太和殿的各個角落:「宣~無定軍副帥覲見!」

此時,跪拜的群臣努力低著頭,卻紛紛將目光偷偷向後看去。單永明拖著滿身是血的身軀覲見,鮮血順著他的右臂滴落在朝堂之上。

單永明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啟稟皇上,天水塞失守,魚大帥……他陣亡了。」後半句話幾乎是用哭腔說出來的,隨後單永明一改往日冰冷的形象,在御前失聲痛哭。這個消息一出,朝堂之內安靜的就連掉落一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顧世維半癱在地,右手緊握一拳接著一拳的錘向地面,他強忍著自己內心的傷痛,用牙齒死死咬著自

己的下嘴唇,喘息之間竟然有一絲鮮血緩緩滲出。

劉威揚倒是語氣平和,彷彿一切心知肚明,只是冷聲問道:「天水塞如何失守?把經過細細奏來。」

「神狸,以龍吼巨炮破城……我們的龍吼巨炮卻炸膛了。城牆塌陷,敵兵蜂擁而入,我軍寡不敵眾……」單永明嘴唇慘白,聲音越來越小,下一秒便暈倒在冰冷的磚塊上面。

「來人啊,快把單副將扶起來。」太監總管一邊說著,一邊就往下走。

而站在最前面的王佑已經雙目通紅,他又何嘗不是最不捨得魚大帥的一個人呢,想必這偌大的朝堂之上,無一人不為魚大帥的離去而感到傷感。

此時,群臣中不知道是誰先開了口:「陛下,我們要求墨門給出解釋,為什麼龍吼巨炮最後會流落至神狸部落!而我軍的龍吼巨炮卻忽然炸膛!」

「對!我們要墨門的解釋!天水要塞瞬間失守,此次我們燕國損失慘重,不能就這麼輕易放過罪魁禍首!」這樣那樣質疑的聲音一個接一個的在朝堂之上響起。

劉威揚道:「眾卿所奏確有道理,朕已經請墨門鉅子楊烈,返回雲中城徹查此事。墨門這次必須給燕國一個交待!」

待百官退去,太和殿中只剩下劉威揚和王景,以及貼身的侍從。

「陛下。」王景在身邊輕聲呼喚著劉威揚,然而卻並沒有得到皇上的搭理。劉威揚眼睛正盯著大殿中央那一串血跡,神情迷惘。王景做了個手勢,讓身邊的侍從也退下,整個太和殿中就只剩下他和劉威揚兩個人。他再次輕聲喚著劉威揚:「陛下。」這次,劉威揚終於微微轉了下頭,只見他雙眼也微

微泛著紅血絲。恍惚之間,劉威揚看遍這大殿中的一寸土地,似乎上面還有魚世恩殘留的印記。從征討神狸並肩作戰,再到無定之變,魚世恩捨命護駕,再到君臣漸行漸遠,直到如今天

人永隔。往事歷歷在目,是非對錯卻是一言難盡。原本認為自己為大燕鑄了一口新刀,可以放棄舊刃。可是如今卻又覺得,新刀未必就有舊刃好用。

想到這裡,劉威揚自言自語的說著:「魚卿,希望你不要怪朕。」平日里能言善道的王景,此刻也變成了啞巴,其他的事情都好,唯獨魚大帥的事情,他並不知道該如何規勸劉威揚。畢竟,他也是劉威揚手上的一把刀,對無定軍並不友

好。「朕知道,無定軍不會謀反。可是一支只知有國不知有君的軍隊,朕又怎麼敢信?魚卿,你怎麼這麼糊塗!為何要殉城?你若是突圍而走,難道朕還會降罪不成?你是在和

朕賭氣,是在用你的命,向朕發脾氣!」劉威揚越說越激動,他似乎看見了魚世恩的影子在大殿中走動。「魚世恩!」劉威揚突然起身大喊他的名字,大殿中間卻除了回聲之外別無其他的響聲。「朕怎麼會真的打壓於你?又怎會忘恩負義?當年無定城之變,是你救了朕!這些朕

都記著呢!你為何就不能改改你的脾氣!」他狠狠的將桌上的茶杯摔了出去,滾燙的茶水濺到劉威揚的袖口上。

王景顧不及燙不燙的問題,及時上前為劉威揚擦拭。然而袖口的傷痛不及心中的萬分之一,劉威揚不由扼腕嘆息著:「魚卿,只願你不抱怨朕就好!」

見劉威揚如此心痛,王景鼓足勇氣開口相勸:「陛下,相信魚大將軍一定能理解陛下的用心良苦。他一定能夠在九泉之下安息。」劉威揚獃獃的望向外面,望向天水要塞的方向:「傳朕的指令,追封魚世恩為一品大將軍,以公侯禮葬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章 無定(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