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敗塗地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敗塗地

宮中。劉威揚望著跪倒在面前的黑衣梟衛面上露出一絲冷笑:「不出朕之所料,莫家果然走到了這一步!謀反?好啊,朕倒要看看,莫家到底有多少本事,居然敢來奪朕的江山!

」王景在旁侍立,心中也是暗自生寒。莫家父子從一開始,就是劉威揚養的豬。之前放任莫家倒行逆施鬧得天下大亂,就是為了借他們的手與民爭利。其實自己也看得出來

,從他們借著劉威揚的威風殘民以逞之時,就註定沒有好下場。不過劉威揚的謀略顯然比自己更為高明,他如果隨便降旨殺掉莫家父子,雖然看上去乾淨利落,可總歸還是要給自己留下一個卸磨殺驢嫁禍於人的污點。哪怕這個污點沒

有任何證據支撐,可是立志做千古第一帝王的劉威揚,顯然不允許自己身上有任何瑕疵。所以索性做的更絕,自己不主動出手,而是逼迫莫家人自己往刀子上撞。

不問也知道,皇帝在莫家乃至神策軍里都有耳目,莫家謀反全在劉威揚算計之中,根本不可能成功。既然知道萬無一失,此時不搶功勞,又待何時?王佑上前一步,「陛下,奴婢認為,陛下對莫家仁至義盡。可是這對父子狼子野心,居然妄圖謀逆,此等罪人不除天理不容。古語有云,慶父不死魯難未已,如今這對父子

已成為我朝慶父,不可再姑息養奸!奴婢斗膽諫言,將此事交給梟衛處置!」

劉威揚看了一眼王佑:「梟衛?神策軍乃是大燕如今第一精銳,梟衛雖能戰,如何敵得過千軍萬馬?」

「奴婢以為,神策軍大軍依然忠於陛下,只不過二三跳梁裹挾全軍而已。只要梟衛突出奇兵,斬殺逆首鄴鋒寒,三軍必可歸附,謀逆之事自可煙消雲散。」

「你這謀略倒是大膽,不過朕以為不必如此。鄴鋒寒此人朕另有安排,你們不必多問。梟衛只管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事朕自有主張。」

「奴婢遵旨。」王景不敢多言,連忙磕頭告退,心知劉威揚這般說,自然是另有后招。他敢放縱莫家謀反,自然有把握控制神策軍,也能保證鄴鋒寒為自己所用。自己之所以建議對鄴鋒

寒實施暗殺,就是想要試一試劉威揚的底線。劉威揚這種反應不奇怪,但是他閃爍其詞的態度讓王景心裡很是擔憂。以往劉威揚對自己沒有那麼戒備,更不可能對王佑這個愛子隱瞞。再說眼下這種平叛之戰,正是王

佑立功揚名的機會。按照劉威揚以往的心性,早就安排王佑做些差事,在眾人面前露臉。再說這次莫家謀反,勢必要牽連二殿下劉宸毅。按說劉威揚這時候應該準備王佑認祖歸宗,未來繼承大統之事。可是劉威揚對這些隻字不提,這又是一樁讓他難以放心之

處。難道劉威揚已經知道了什麼?還是他……另有打算?回想著盧龍鎮之事,王景心裡越發緊張。他感覺帝王寶座離自己的愛子可能近在咫尺也可能遠在天涯。這種猜謎與等待的過程實在太過折磨,如果自己只是被動應付等待

,很可能失去一切。自己必須做點什麼主動出擊,否則可能滿盤皆輸!

深夜,梟衛府中,頭戴斗笠的男子跪在院落之中,向王佑磕頭行禮,口內說道:「末將耿中霄拜見王大統領。」

神策軍前副將耿中霄,傷愈復出!

與此同時,神策軍軍營內。

鄴鋒寒高坐帳中,面前則是兩名副將。

兩人回稟道:「已按照將軍吩咐,把軍中莫家子弟盡數擒拿無一漏網,往日與莫家親近,以及今日在軍中倡亂者,也悉數被拿。除三人試圖頑抗被斬外,再無傷亡。」鄴鋒寒點點頭:「做的好!不愧是我帶出來的人,沒給本官丟臉!自從神策軍成軍以來,這些莫家人便肆意妄為無法無天,靠著皇親國戚的身份,把整個神策軍鬧得烏煙瘴氣,如今竟然還想要謀反!真以為本官會和他們沆瀣一氣背叛朝廷?笑話!我這些年敷衍他們,無非是為了神策軍著想。如今他們卻想一手毀掉神策軍根基,我又怎能陪

著他們一起走這條絕路!你們給我記住,神策軍是大燕的軍隊,軍中每個人的性命都屬於陛下。誰敢生出篡逆之心,天人共戮!」

兩名副將磕頭行禮,表示自己定然嚴守軍令。隨後又問道:「將軍,你立下這等大功,為何……還不進宮面聖?」鄴鋒寒搖頭道:「我對陛下盡了忠心,但是還不曾對莫家盡義。這些年莫家待我不薄,這次更是把全家身家性命壓在我身上。我反戈一擊固然對得起陛下,卻對不起莫家一

家人,總要有個交待才行。再說,神策軍這次要想徹底脫身,必須得有顆夠分量的人頭壓上去才行,我這個軍主不死,又怎麼能讓袞袞諸公放心?」

「將軍!」兩個副將急道:「將軍為大燕立下汗馬功勞,更是忠心耿耿,怎能糊裡糊塗就死?若是誰疑心將軍,我等就斬了他的人頭!」「放肆!我說過了,神策軍屬於朝廷,你們怎麼又忘了?你們是大燕武人,不是鄴某家將,記得對比下盡忠就是,不用對我盡忠。自古以來,君叫臣死臣當死,父叫子亡子

當亡!你們難道想讓我落個不忠的名聲遺羞後世?」說話間鄴鋒寒從座位上站起,將一封書信遞給兩個副將:「你們把這封信交給陛下,就能保下神策軍所有軍將士卒,以我一人性命為代價保住全軍,這是樁合算的買賣,你

們應該高興才對,哭喪著臉又算什麼?我神策軍上下,從無怕死之人,戰死沙場是死,為了保全全軍而死也是死。鄴某為神策軍而死,死得其所!」

「可是這不公平!」

「糊塗!世上幾時有公平二字?時間不早了,趕緊給我滾!誰敢抗令,就不再是我神策軍的袍澤!」二將聽到鄴鋒寒以神策軍軍籍為要挾,不敢再多說半句,只得磕了個頭諾諾而退。眼見二人離開帳篷,鄴鋒寒才自言自語道:「大帥。末將沒有辜負你的囑託,把神策軍練

成了大燕另一把快刀。為了做到這一步,我不得不犧牲很多東西。是對是錯我自己也不知道,只有到了下面之後,請大帥當面指教!」是夜,神策軍內亂,莫家子弟悉數被擒。鄴鋒寒上本出首國丈莫如晦以及國舅莫崇山,另以一封書信將當日自己離開無定投奔莫家父子的初衷闡明。劉威揚見書後連夜急

召鄴鋒寒入宮,使者趕到軍營時卻只見到了鄴鋒寒的屍體。神策軍主將鄴鋒寒橫劍自刎,既魚世恩之後,大燕又一名將隕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一敗塗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