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覆滅

第二百三十八章 覆滅

莫國丈府上,處處彰顯喜悅之情。把所有希望寄托在鄴鋒寒身上的莫家父子,並未想到大禍臨頭,反倒是在家中盛排宴席,準備等待勝利。眼前美貌多嬌翩翩起舞的舞女

,莫崇山只覺得百爪撓心一般,一團火在小腹熊熊燃燒。微醺的莫崇山膽子比以前還大了,直接不顧袍子敞開,半倚在酒桌前面一顯醉態:「爹,你這話就說錯了。我都成了人上人,誰還敢笑話我?咱們舉事為了什麼?還不是為

了想怎樣就怎樣沒人敢管么?要是得了天下還要謹小慎微,這天下還有什麼意思?」莫如晦被問得啞口無言,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向自己這個混賬兒子解釋,他都這把年紀,如何還在意江山帝位?之所以如此,只不過是為了兒女而搏。可是看兒子這副樣

子,根本不是個守成之主,就算把這江山奪到手中,他又能守住幾時?

就在他思忖之時,忽然,一名家將連滾帶爬地從門外衝進來,口內大喊著:「國丈、國舅,大事不好了!」

莫如晦神色一變,一股不祥的預感籠罩心頭。他強坐鎮定道:「慌什麼!有老夫在天塌不下來,有什麼話慢慢說。」

「兵!外面都是兵!」

「哪來的兵?」

「神策軍!都是神策軍!」

莫崇山聞言冷笑一聲:「混賬東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神策軍是咱們自家人馬,至於把你嚇成這樣?」

「領兵的,是顧世維!」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莫家謀反,闔府上下一併擒拿,付於梟衛問罪。」

莫府門外,燈籠火把照如白晝,全副武裝的神策軍把莫府圍得水泄不通。而高居軍前宣讀聖旨的,正是太子劉宸英的最大靠山,太師顧世維。雖然他起複之後權柄大不如前,但畢竟身份資歷擺在那裡,這種宣讀聖旨的活,怎麼也輪不到他做。今晚特意前來,顯然是為了看老對手的笑話,看看莫家是怎麼覆滅的

。為了謀反,莫如晦也給家裡的僕人、家將發放了武裝。這些年他幫辦軍資,家中自然少不了私藏。所有的家將僕役人人有甲,個個持弩,看上去也著實威風。可是只看那

些家將慘白臉色,以及顫抖如篩糠的身體,就知道這些人根本不堪一擊。雖然滿身甲兵,卻無半點戰力。

顧世維看著這些家將,面上露出一絲冷笑:「按大燕制度,私藏五副鎧甲者族誅。以國丈家中所藏甲胄,不知要族誅多少次,才能贖罪?」莫如晦眼看外面這等陣仗,心知大勢已去。他咬牙道:「老夫乃皇親國戚,你無權處置於我!這聖旨乃是假的,陛下被你們害了!眾人隨我進宮救駕,個個不失王侯之位!

」能在這種情況下下想出一番說辭讓部下隨自己拼殺,莫如晦的反應已經不算慢。可惜他對上的乃是國朝頂尖文臣顧世維,這點心思根本沒有作用。顧世維冷笑一聲:「國丈,到了這一步,就不要負隅頑抗了。好歹也是朝廷重臣,眼下也該體面些,免得讓下面人看笑話。神策軍已然反正,就憑你府中烏合之眾,也妄想抗衡大軍?這未免太可

笑了!再說,你身後那些人,也未必願意陪你送死!」說話間顧世維使個眼色,身後神策軍一聲吶喊,舉著刀槍向國丈府衝過去。顧世維後退兩步,已經不再關心交戰情形。這一戰如同牛刀殺雞,不會有什麼變化。他真正在

意的是另一件事,莫家倒台以後,劉宸毅該當如何處置?太子殿下的日子,是否會好過一些?內宮之中,莫華妝也是坐立不安。家裡人的謀划她已然知曉,從本心來說,她並不希望家人做這種事。有自己這個皇后在,哪怕皇帝對莫家有所不滿,也不至於下毒手。

可是家裡人要做的事,她又如何阻攔?只能聽天由命罷了。命運並沒有給她太多關照,就在深夜時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響起,大批太監沖入宮中,為首的太監面沉似水語氣陰冷:「皇後娘娘,陛下有旨意,褫奪娘娘所有頭銜,

把您和二皇子一起打入冷宮。請吧!」莫皇后死命抵擋,像是在維繫著自己最後的一絲驕傲:「你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燕國堂堂正正的皇后,我是後宮之主。豈能是你說逮就逮的?旨意呢?陛下呢?沒有旨意

沒有陛下,我不信你們這些鬼話!讓我和陛下見一面,我有話說!」往日對莫化妝畢恭畢敬的太監,卻換了另一幅面孔,語氣陰森態度惡劣:「您還當自己是主子呢?對我們發號施令的?往日是您教我們規矩,今後該輪到我們教您規矩了!

您想見陛下,怎麼不問問陛下想不想見您?來人,給她給我帶去冷宮。」莫皇後頭上的發簪已經掉落,精心梳理的頭髮也變得亂糟糟的,她放棄了無謂的掙扎,慌亂間莫皇后就連同二皇子一起被關押於冷宮之中。至此,風光了數十年的莫家,

在燕國風流雲散,連根拔起。

兩天後,黃昏時分,王佑一臉嚴肅的返回府中,鐵無環緊隨其後。莫家謀反被迅速消滅,這些年積攢的不義之財,成為了劉威揚犒賞部下的財貨來源,解決了部隊的軍餉以及賞賜難題。不過對梟衛來說,在整個平亂期間,並沒有什麼太

拿得出去的功勞,比起以往梟衛的行事,這回可算是丟人現眼。是以這兩天梟衛腳不沾塵,忙著抓捕莫家餘黨,時刻不曾停歇。不得不說,梟衛作為劉威揚手中最鋒利的一把匕首,之所以能讓燕國上下聞風喪膽,自有其道理,不動則已,動若雷霆,凡是莫家在謀逆時聯絡過的大臣小吏,幾乎無一

漏網。

鐵無環原本被派出去公幹,此時趕回來,向王佑彙報自己這兩日的所作所為。王佑一邊聽,一邊用手指在桌上輕輕地敲著。

過了一會兒,王佑把手一揮,打斷了鐵無環的報告:「行了,我知道了,只是照著名單抓人審問而已,我相信你能做好。鐵副統領,我有件事要問你。」

鐵無環心中一跳,王佑極少用這種口氣和他說話,帶著猶豫,帶著一點緊張,聽得出王佑對他自己即將要問的話,也充滿了糾結。

若是心中坦蕩,那還罷了,偏偏,鐵無環心中,確實有一個和王佑有關的秘密。怕什麼就來什麼!王佑站起,負手走到桌前,眼中複雜的望著鐵無環:「你之前被叔父派遣出了天京城,到底所為何故?我要聽真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八章 覆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