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真相漸明

第二百三十九章 真相漸明

「這……」長年面無表情,如冷凝不化冰一般的鐵無環,沒法再保持鎮定。以他對王佑的了解,若不是抓住了自己的證據,他斷然是不會這樣開口詢問的。一方面是自己對

王佑的忠誠,另一邊是王景的耳提面命乃至威脅,二者該選擇誰,鐵無環也難以決斷,陷入了掙扎之中。

鐵骨環站在原地,宛如一塊堅硬的磐石,但臉上卻寫著糾結。王佑默默地看著他,也沒有再說話。他知道鐵無環的性格,如果真的不能說,他也只能選擇接受。好在,最終鐵無環對王佑的忠心還是佔了上風。或許,這其中還有著對於盧龍鎮之事的探究心思在內。總之在略長的沉默之後,鐵無環有些沙啞地說道:「統領,屬下對你始終絕無二心。之前是大總管秘密把我叫到府中,吩咐我獨自一人,前去盧龍鎮跟蹤楊陌的行蹤。屬下心中想到此事關乎統領,便領命而去。大總管吩咐,不可對任何人

透露此事。不過,不過屬下,屬下無法拒絕大統領的命令……」王佑擺了擺手,他並沒有怪罪鐵無環的意思,別說鐵無環,就連他自己,也很難拒絕王景的命令。但還是想要探究真相,是以問道:「楊陌去盧龍鎮幹嘛?叔父為何又在第

一時間知道了這件事情?又為何派你去跟蹤?叔父到底想知道什麼?」

「臣此行跟蹤楊陌,確實收穫了一些意外的線索……」鐵無環一五一十地將他的發現毫無保留的統統告訴王佑。鐵無環的話從自己的耳邊掠過,王佑陷入了重重迷霧之中,父皇的舉動他難以理解。如果說,父皇是出於和楊烈的友情,以及對楊陌的欣賞,希望能幫助楊陌找到身世,

這還勉強能說得過去。可是要查這件事梟衛出馬無疑更為方便,為何還要瞞過梟衛讓楊陌自己行動?比起劉威揚的反常,王景的舉動他更不能理解!楊陌的身世,為什麼王景要那麼關注?居然派了梟衛副統領去跟蹤,還瞞著自己!他為什麼不能直接叫自己派人去,是怕

自己因為和楊陌的交情而產生抵觸情緒,還是另有緣由?陡然,一個念頭好似閃電一般,劃破了王佑腦中的迷霧:盧龍鎮,那裡是王景曾經帶他去過的地方!十八年前,他也在那裡!難道,燕皇關心的是他的皇子身份?那麼王景呢?王景在乎的是什麼?如果王景也有秘密,在盧龍鎮能夠找到真相的話,那麼和自己的身世,有沒有關係?要知道,自己是王景從無定原上帶出來,送到天京城,才

成為了皇子的啊!此時王佑已心臟飛速的跳著,如若真的是這樣,那麼……後果簡直不堪設想!不不不,我不能胡思亂想,這都是沒有證據的事情,不能自亂陣腳!現如今,我只能先保持鎮

定,等有了更多的證據后再再做定奪。想通之後,他很快恢復了鎮定,甚至連鐵無環都沒有察覺出來他的變化。王佑情不自禁的輕輕撫摸著腰間的烈陽劍,那劍依舊高貴,但王佑撫摸著它的心情已大不如從前那樣輕鬆了:「既然這樣,我命你再去一趟盧龍鎮,順著之前的線索繼續往

下調查。一定要把其中的緣由調查得一清二楚。」

停了一下,王佑沉聲道:「務必,對所有人都保密,回來后,向我一個人彙報!如果你被發現,我將不承認此事,你明白嗎?」

「屬下遵命!」鐵無環毫不猶豫地接命后,再次離開梟衛府。次日,燕皇在保和殿,親自設宴款待楊烈,王景作為總管則在旁侍奉。劉威揚深知墨門崇儉,楊烈為人不喜奢華,是以只安排王景一人侍宴。王景也是做慣了這等事,輕

車熟路為劉威揚、楊烈倒滿美酒,隨後道:「這是西曜剛剛進貢的美酒,還請陛下與楊大俠品嘗。」「是否美酒還得楊兄品鑒。」劉威揚沖著楊烈哈哈大笑,「當年楊兄問劍天京,四海揚名。又有幾人知道,除了問劍之外,楊兄更曾論酒。不但劍下無敵,酒量也蓋世無雙。

知道你這等豐功偉績的人,總共就沒幾個了。」

楊烈微微一笑:「年少荒唐,這等事還是不必再提了。」

劉威揚舉起手中的酒杯,與楊烈同飲瓊漿:「你我弟兄已有多年不曾共飲。楊兄說少年荒唐,朕倒是希望能再回到少年,著實荒唐幾次才好。」

楊烈靜靜端詳著手中的酒杯,他臉上卻露出惆悵的神情,「陛下,關於前線的事情,你有什麼好的主意嗎?」

「朕十分相信王佑的品行才能,他一定能勝任朕交給他的重任。養兵千日,用在一時。王景,你說是不是啊!」

聽聞此話,王景連忙行禮:「奴婢相信,王小統領定會率領神策軍擊退草原入侵。」那邊的劉威揚的話音並未停止,「墨門武者盡出牽扯敵後,神策軍正面交戰,此戰定能大獲全勝。朕身邊有王佑,兄長身邊也有楊陌。他是少年英雄,這次定能大獲全勝,

打一個漂亮仗!」

兩人又喝了一杯,劉威揚又道:「楊兄啊,楊陌少年有為他日前途不可限量,只是可惜了,朕很好奇如此優秀的孩子會是誰的後代……」提到此處,楊烈心頭也是萬分感慨,「這些年來我也試圖尋找他的家人,可惜始終未能如願。想必是在那場亂世中,已然遭遇不幸。自古以來英雄不問出處,墨門先祖也不

過是一心懷不平的布衣而已,一樣可以建立墨門行俠仗義,阿陌出色是因為自己足夠刻苦,並不需要一個高貴的出身來證明他的不凡之處。」

劉威揚道:「這話倒是沒錯,不過若是能找到他的生身父母總是好事。」

楊烈想了想:「當日在樹林之中看見的墓碑或許就是楊陌的親人了。我就是在那兒,救下的楊陌。」王景拿酒壺的手微微一抖,十八年前的那一幕,重又浮現在心頭。他就是把那真正的三皇子,留給了餓狼。現在根據楊烈講述,十八年前在盧龍鎮外,楊烈救下了所謂的

楊陌!而地點,就是他埋葬妻子阿蘭,遺棄三皇子劉宸瑞的地方!基本可以證明,所謂的楊陌,才是真正的三皇子!雖然這個結果缺乏佐證,楊烈似乎也沒往這方面想。可是如今朝局大變,對自己和王佑來說極有可能演變成滅頂之災。劉威揚被身邊細微的聲響驚擾,看了一眼王景:「你

這是怎麼了。這差事怎麼越當越回去了?連壺都提不住了?」

「奴婢知錯了,還請陛下原諒。」王景連忙磕頭陪罪。他卻沒注意到,劉威揚打量他的眼神,充滿了玩味。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三十九章 真相漸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