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漸行漸遠

第二百四十三章 漸行漸遠

燕國皇子!劉威揚的這一句話,猶如龍吼巨炮發射,炸得現場一片焦土,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唯有王景低頭,老淚縱橫。劉宸英更是震驚到失語。王佑,竟然成了他的弟弟!隨後,他看著劉威揚投向王佑的寵愛目光,才意識到另外一件事。當他以為自己的儲位已經沒有了威脅,當一直是他

眼中釘肉中刺的二皇子,因為謀逆而下獄之後,另一個威脅,更大的威脅,忽然就出現了!

以王佑的生母荼妃和劉威揚的恩愛,以王佑的才氣能力,還有在軍中的威望,加上他現在手握的兵權和梟衛,其威脅遠比劉宸毅為大!

王佑握緊了拳頭,這麼多年受的委屈全部變為他骨子中的傲氣,他站在劉威揚身邊,傲視全場眾人,氣勢無兩。。一直站在燕皇右後側的王景百感交集,上前道賀:「恭喜陛下,此番出征之前找回天家苗裔,乃是天大吉兆。想必荼妃娘娘的在天之靈也能安息了。」在場得各國將領這時

候也反應過來,連忙上前齊聲恭賀。這種事惠而不費,何樂而不為之?眼見局勢如此,劉宸英也坐不住位置,只好硬著頭皮向前道賀。只是態度上的敷衍,瞎子都看得出來。各國軍將看在眼裡笑在心頭,燕國自劉破奴立國以來,始終壓在各

國頭上。如今終於鬧出了些許亂子,自然是眾人樂見其成之事,燕國越亂對自己也就越有利。

月亮靜悄悄的爬上天空,燈火通明的保和殿金壁生輝,天上星星點點的星光與之輝映。宴席已經結束,

楊烈已經先行一步走出保和殿,楊陌也正準備離開,就在他剛剛起身的時候,王佑卻上前叫住了他:「楊陌,等我一下,我還有話要和你講。」紛紛離場的混亂之中,楊陌並沒有聽清王佑的話,反而轉身向外面走去。這下可讓王佑著急了,匆匆向面前的王景道別:「叔父,侄兒還有些事情,便先行告退了。」他微

微躬身示意后,未等王景回話便跑去追趕楊陌。保和殿中,太監宮女們忙碌第收拾著殘羹剩飯。王景一邊監督指揮眾人幹活,一邊偷眼看向王佑。見他與楊陌並肩離去的場面,心中頗為擔憂。眼下對他來說,最不想看

到的人莫過於楊陌,自己的兒子非但不和他疏遠,反倒依舊結交,這可不是個好現象。出宮后,楊陌和王佑漫步於天京城內。楊陌看看他,「王統領……不,我現在該叫你三殿下了。你剛剛認祖歸宗,現在應該有的是事情做。何況出征在即,軍中之事也足夠

你忙的,跟我這大閑人待在一起似乎不應該。」「誰若說墨門子弟是閑人,不是腦子不好用就是眼睛和心一起瞎了。阿陌我來是想向你說明一點,不管我現在是什麼身份,未來又是什麼身份,你我之間的交情始終不變。就像我父皇和令尊一樣,大家永遠是朋友。其實我一直有個想法,就是和楊家親上加親。這樣我就有充分的理由幫你們。洗星河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頡頏整個大燕。如

果我們成了親戚,我再向他施加壓力就師出有名……」楊陌打斷他的話:「親上加親什麼的就沒必要了,天道無親。何況咱們之間也不是一路人,不管怎麼加親也親厚不到哪裡去。我也不希望你和楊家有怎樣親厚,只希望你關

心一下老百姓。你看看現在的天京,可遠不如當初熱鬧。說到底都是打仗鬧得。希望戰事結束之後,你能讓城內恢復往日的歡聲笑語,讓大家過回歌舞昇平的日子。」

王佑並未回答楊陌的問題,而是反問道:「楊陌,我想問問你,你的理想是什麼?」「理想?」楊陌笑了。他緊握背後的攬月弓,上面那顆突出的阡陌珠隱約發出黯然的光芒:「王佑,我和你說過,我是墨門武者,我宣誓過,要將生命,獻給墨門的理念。這

就是我的理想。你呢?」

王佑說道:「我是燕國皇子,我的理想早已註定,就是踏平神狸振興大燕!」

他轉向楊陌:「楊陌,年輕一代中,你是我唯一的朋友,若能一路同行,就像我父親和你父親一樣,豈不是好?」楊陌聽聞,心下黯然。他看著面前的王佑,已然變成了他所陌生的模樣,盡在咫尺間卻相隔遙遠,此刻王佑的心中儘是權謀。這等人不為他所喜,更不是他的朋友。因此

搖頭一笑:「我們最好別像他們一樣,別忘了,他們兩人可是十八年沒有往來,你不會希望我們也是如此吧?」

說完這句話,他不管王佑作何回應,自顧揚長而去。墨門子弟與天家貴胄之間,似乎註定走不到一起。

太陽初升,大霧尚未消散,集結多日的南曜諸國大軍終於出動了。

大戰在即,各國的軍隊浩浩蕩蕩匯合於天京城郊的閱軍處。各色的旗幟飄蕩在軍隊前方,便於識別所屬。各國軍隊中,尤其以齊國的軍隊吸引眼球。齊國派來的青州軍乃是齊國第一強軍精銳,軍中上下皆著寒光鱗甲,胸口配青銅護心鏡,腳蹬長靴。人手一把尖槍,腰間還配有短刀,身上斜掛短弩箭。其衣甲之華麗,

與燕國的神策軍不相伯仲。其餘各國軍隊在裝備上不及這兩支隊伍,但亦是盔明甲亮劍戟生光,看上去威風八面。一陣嘹亮勁急的號角,各個軍隊彙集在一起。金盔金甲杏黃戰袍的站在閱兵台上檢閱諸軍,志得意滿意氣風發,高聲道:「神狸犯我南曜,意圖重演當年慘劇。我南曜男兒

豈能甘為胡人豬狗?此番一戰,事關南曜生死,百姓安危,我等有進無退!」

這一番話點燃了士兵們的激情,他們紛紛舉著自己手中的武器回應著燕皇。

劉威揚回頭看向王佑,小聲問:「宸瑞!即將上戰場了,你現在心情如何?」

王佑看著風沙之中的眾士兵,回答:「兒臣願為南曜死戰!」劉威揚又看向另一邊,那裡站的是楊陌。這是他向楊烈提出的請求,王佑手持烈陽劍輔佐在龍輦右側,楊陌背著攬月弓在其左側,兩人並肩保護龍輦。其中原因他沒說,別人也不好多問。只是隱約覺得,墨門子弟守護龍輦不倫不類。不過大戰在即,人們已經顧不上這些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 漸行漸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