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咒破解

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咒破解

草原之上,神狸部落的大軍仍然在緩緩前行。繁星點點在天空中閃爍著,多狸用手擋住天色,五指時而分開、時而併攏。「停!」多狸一聲令下,身後的大部隊接兒停下了

前進的腳步。

托婭從後方策馬趕來:「大巫,有何吩咐?」

多狸掀開擋在臉上的面具:「大家在此紮營!好好養足精神,一起打下天京!」櫻紅的雙唇一併一合的說出此話,看似無力卻又無比堅定。神狸人以放牧為本業,逐水草而居,安營紮寨乃是看家本事。一聲令下,大軍立刻行動,沒用多少時間,便把行營布置妥當。安頓好的士兵們並沒有第一時間衝進營帳,而是選擇脫下長靴后,橫七豎八的躺在草地上,嗅著來自大自然的新鮮氣味。此番進兵不比以往,第一次攜龍吼巨炮這種重裝備行軍,難度和之前的輕騎突進不可同日而

語。多日的趕路讓他們苦不堪言,不少人都已經消瘦了一圈。

傳令兵起著馬四處飛馳,傳達著多狸的命令:

「各部士兵,大巫有令,今晚我們在此休息。明日,將會為大家準備一場豐富的篝火盛宴。酒足飯飽后,我們就要踏上征途!」士兵紛紛歡呼感激,有人跳起來喊著萬歲。托婭立馬於土坡上,心中頗為難過。這頓盛宴其實就像是死囚的斷頭飯,吃過之後便要去拚命廝殺。固然如今神狸有龍吼巨炮在手,接下來的戰鬥也不會太輕鬆。可以想象,要想入主天京,必要用萬千人的性命血肉為代價才行,等到大家飲馬天京時,在場眾人不知還能剩多少。這裡面又有多少

是另一個莫日根?又有多少有屬於自己的托婭?

一念及此,托婭心中更為酸楚,卻又無可奈何,只能努力記住眼前的每一個士兵的模樣。希望讓他們永遠活在自己的記憶之中。營帳之中,多狸來回打轉走動,臉頰微微泛起一絲不正常的紅暈,隨後她忽然想起了什麼之後,緊盯著自己的雙手,像是在若有所思。忽地,她隻身坐在地上,閉上雙眼

后,又將雙手合十放在胸前,口中還念念有詞著。她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在快速的流動著,手臂上的傷口鼓出一條傷痕,甚是嚇人。

原來她是在發動曾與木恩建立的血咒,然而,僅僅片刻之後,多狸神色大變。茫茫海面上,白霧之中的七曜天宮若隱若現,像極了一個遠離人間的世外桃源,蓬萊仙島。紫薇閣中,正在與大預言師交談的貪狼臉色突變,瞬間失了聲。整個面部猙獰

,皮膚之下的血管清晰可見。一瞬間血液上涌,他太陽穴的青筋暴起,只見他雙手發力往下按。大預言師也察覺到貪狼的異常,心中不禁嘀咕道:「怎麼,血咒沒有抹除乾淨?」想到這裡,他將白色的斗篷瀟洒向後一甩,徑直走到貪狼的身邊。盤腿坐在貪狼身後,用

一隻手輕輕貼上他的後背,隔著薄薄的衣服,可以感受到貪狼身體中正在經歷一場驟變。

貪狼面具之下的模樣分外猙獰,他的手掌心已經出現一個細長的裂口,並且還有逐漸變大的趨勢,他緊緊盯著手中的傷口。

滾滾海浪在外面翻雲覆雨,水珠伴隨著空氣撲面而來。貪狼分不清是濕潤還是鮮血,只覺得掌心像被水包圍了一般。

終於在大預言師的幫助之下,血咒得到平復。貪狼方才還暴露的血管,此刻也已經恢復了正常的模樣。大預言師已經精疲力盡了,額頭微微冒出晶瑩的汗水,但是還是在背後默默說道:「來,轉身伸出手來。」貪狼乖乖轉過身子,與大預言師面對面而坐,兩人一黑一白的坐

在閣樓中央,形成一幅鮮明的反差。貪狼將手伸出,只見大預言師用手在其手掌上方比劃了幾下后,貪狼手掌中的裂痕竟然在慢慢癒合,最後竟然像沒有受過傷一樣。貪狼嘴角流露一絲壞笑,「多謝大預言師

出手相助。當初本以為已經破了血咒沒當回事,卻沒想到這丫頭居然有些門道!」

「草原巫術若當真如此不濟,哈桑克當初又如何君臨天下?驕兵必敗!」

貪狼哼了一聲:「如果不是楊烈那一劍,我也不至於如此!怎麼?劍氣還是無法驅除?」「你如果安心靜養三年,劍氣自然可以消散。可你非要強行運功壓制,還和人動手。如今劍氣已經深入血脈,就是神仙也無從驅除。」大預言師冷哼一聲,態度上很是不滿

。貪狼則不屑地一笑:「楊烈也沒比我好到哪去。他也是強行和人動手,將來有他好受的!再說這劍氣雖然在體內,也不過是偶爾作祟,除非遇到頂尖高手,否則不會對我有

影響。如今風雲巨變,我怎麼靜得下來?此番風雨之後,南曜怕是也剩不下什麼高手,就算這劍氣纏我一輩子也沒關係!」

說到這裡貪狼仰天大笑,笑聲回蕩在整個紫薇閣中,伴隨著巨浪,傳向鴻蒙大陸。草原之上,天空中忽然劈過一個悶雷,藍紫色的閃電接踵而來。就像是一個不好的預兆,烏雲籠罩了整個鴻蒙大陸,草原上的雨可是說來就來的,耳聽八方的托婭已經在組織著手下:「卡薩、蘇利耶,你們快帶領手下的人去保護龍吼巨炮。我們的武器已經習慣了雨水,但是龍吼巨炮不見得能承受的起,如果壞了我們神狸之人沒有一個會修

理。它可是接下來戰役中,不可缺少的重要武器,能不能打贏燕國,全看它了。」

在場的眾人全部神情緊張,畢竟如此重要的武器,他們沒有一個人能夠承擔起損壞之後的後果。忽然,托婭聽見多狸的呼喚,她急忙跑回多狸的營帳,卻發現多狸披散著頭髮,坐在地氈上,手臂上一條傷口,此時正在往外滲著鮮血。托婭大驚,捧著多狸的手臂問:「

大巫,這個傷口,不……」多狸點了點頭,接著她的話繼續說道:「不錯!我剛才檢查血咒,試著催動了一下,可現在,傷口流血。也就是說明我上次對木恩施下的血咒已經被消除,血咒失效之後我

便對他束手無策了。他居然有如此強大的辦法消除我的血咒,我很怕他在給父親的葯中也動了手腳。」

說到此處,多狸眼中流露出一絲不常見的悲涼,一個堅強的草原之女,此刻竟然變得如此脆弱。托婭心中比誰都清楚,多狸正是因為擔心自己的父親才會這樣焦急。

於是憑藉兩人多年的了解,托婭開口相勸:「大戰一觸即發,想也沒用了。只能見步行步。要是你實在擔心聖巫的身體,不妨寫一封家書,我派人送信回去。」多狸搖頭道:「這事關係重大豈能走漏?你派人回去報捷,只提戰報不談其他,回來把所見所聞對我說清楚。切記,一定不能走漏風聲。」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咒破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