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忐忑

第二百四十七章忐忑

王佑所取得的勝利雖然無助於逆轉大局,但是對當前的聯軍而言,意義確實非同小可。畢竟失去天水塞,被迫在邊牆抵抗神狸大軍,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個沉重的心理負擔

。哪怕是那些將領嘴上不說,心裡也不免擔心勝負,對於燕國也存在不滿。如今這場勝利對於全軍士氣都有所提振,更重要的是,立功的不是其他人,而是燕軍領兵的又是三皇子。除去軍事層面外,於政略層面也有著不同凡響的意義。劉威揚特

意大排酒宴給王佑慶功,各路將領皆列席參與把酒言歡。

席間劉威揚將酒杯對準天空中的明月,似在感謝神明的庇佑。但是如顧世維、楊烈這些老人心裡都有數,這是劉威揚將明月視作荼盈,向她傳遞這個喜訊。燕皇遠征,國不可無主,劉宸英身為太子此番不用衝鋒陷陣,坐鎮京城執掌朝綱。當他看到這份奏報時,只覺得滿口苦澀心中幽怨,無名怒火在心中縈繞又不知該如何發

散。在他對面,則是老臣顧世維,也是劉宸英唯一可以信賴的臂膀。事實上如果不是有這位老太師在,劉宸英也承擔不起攝政的重任。畢竟他沒接受過這方面的訓練,面對各

地的奏章乃至前線的錢糧調度根本不知該如何是好。所幸顧世維年邁力不衰,還能替他遮風擋雨,劉宸英才不至於焦頭爛額。看著劉宸英的模樣,顧世維搖頭道:「殿下,你現在不該糾結於這些小事,而是該把心思放在前敵戰事上。這大燕江山總要在自己手裡,皇位爭奪才有用。若是連天京城都

在神狸兵鋒之下,這皇帝即便當了又有什麼意思?」「太師,您是說前線可能有變?」劉宸英本就是怯懦性子,對於戰事更是毫無把握。只不過認為父親御駕親征,且有諸國聯軍,怎麼也是萬無一失。如今聽顧世維這般說,

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一張白皙的面孔更是嚇得沒了血色。顧世維暗自嘆息一聲,劉宸英雖然比其父仁厚,可是這膽量也未免太小。若是天下太平垂拱而治,得賢臣輔弼還能勉強應付場面。若真是天下有變兵臨城下,以劉宸英的

膽略,不要說反敗為勝,只怕連支撐局勢也做不到。他只好安撫著劉宸英:「局勢還不至於如此,但是兵凶戰危誰也不敢保證。此番神狸來勢洶洶,不可以等閑視之,更不能大意。之前我軍破敵於天水,如今想來似乎是有些太過容易。我這段時間一直在復盤之前的戰鬥,心中越發擔憂。總覺得之前天水塞那次交鋒,是神狸有意為之,目的就是詐敗驕兵。表面上看,是我軍戰勝了神狸。可如今呢?無定軍消亡,只

剩神策孤軍隨駕遠征。到底是誰輸誰贏,可是難說得很。」

劉宸英畢竟不是糊塗蟲,顧世維話里的意思他還聽得明白,面色越發難看:「您的意思是說,我們中了神狸的計?他們一直在詐我們?」顧世維道:「但願不是這樣。神狸人素來有勇無謀,善於廝殺拙於用謀,按說不該設下這種陷阱。即便是有這種埋伏也沒關係,此番聯軍為南曜各國精銳所在,又有墨門協

助,哪怕中計也不至於敗北。不過此時後方若是生變,前敵就難以安穩。為了江山社稷著想,殿下也得以大局為重。」「孤明白,太師儘管放心,孤知道輕重。」劉宸英一肚子怒氣此時已經被恐懼所代替,望著書房門外,想象著沙場情形,心中就像墜了塊巨石,怎麼都不舒暢。原本以為自

己的敵人只有二弟劉宸毅,如今劉宸毅倒下才發現,自己的敵人竟然是這般多,這般可怕。前路漫漫,又有何人陪自己同闖?

神狸這方,派出的先鋒軍遲遲未傳回消息,多狸命托婭派人前去查看。這日晚,多狸正在營帳之中,仔細的查閱行軍圖。進入南曜大陸之後,地形不熟,又找不到合作夥伴,她命手下根據戰略地圖建立模型,近來她的大部分時間都花了部署

工作上。這當兒,兩名龍衛急匆匆地步入營帳之中,道:「大巫,屬下已經查明前線情況,燕軍不日前派出一路先頭部隊,由三皇子王佑領銜,他們攻擊了我方的先鋒隊,致使他們

全軍覆沒,損失過百人,傷者無數。」

他們害怕多狸的怒火,不敢抬頭,似乎打敗仗的人是自己。

然而多狸卻問:「敵軍大將可只有三皇子一人,沒有墨門武者在內?」

「只有燕三皇子一人。」龍衛肯定地答道。

多狸聞言,沉默了一會兒,她淡淡地將神狸的旗幟從模型的一處峽谷撤走,插上代表燕國軍隊的標誌,對仍處在惶恐中的兩名龍衛說道:「辛苦了,你們先下去吧。」

兩名龍衛如獲大赦,行禮后離開。

多狸再將長城附近的幾處旗幟撤走,道:「這幾個地方近來都沒有消息,想必也被王佑帶人奪去了。」

托婭此時開口:「沒想到王佑那人搖身一變,竟成了燕三皇子。」「這樣來看,之前的事情不是更加合理了嗎?」多狸接過話,「劉威揚何必對一個宦官的侄兒如此傷心,除非那名宦官是在替他養孩子。我沒想到的是燕三皇子竟然還活著,

這是父親不惜挑起無定原之變也想殺死的人……不過,他殺不死,我替他殺死就成了!」

多狸鎮定自若,先鋒隊的失利似乎並未讓她的心裡起任何波瀾。托婭心裡放心了許多,正要同多狸商討下一步的行軍計劃,卻聽帳外傳來一陣急切又沉悶的腳步聲。

虎衛首領卡薩大步走進來,他匆匆向多狸行禮,焦急道:「大巫,屬下聽聞先鋒隊全軍覆沒。」

多狸面色平靜,讓開一步,將整座模型出示給卡薩。

卡薩不明所以,多狸輕笑,對卡薩說道:「卡薩首領,你可上前一看。」卡薩雖對多狸的意圖感到疑惑,但仍聽從地跨出一大步,打量著整座模型。多狸再道:「這幾日,你同各族首領同樣在研究此圖,我問你,此刻再看它,可有發現什麼不同

?」

卡薩聞言,打起精神,十二分專註地盯著模型,回想著它之前的模樣,半晌,他敗下陣來,直言:「大巫,恕卡薩愚昧,我並未察覺到它比起之前有何不同。」

多狸點頭道:「沒錯。正因為你沒發現有何不同,就證明這些地方乃至先鋒軍都無關大局。我們目標是整個南曜大陸,此時無論如何,也不可自亂陣腳。」卡薩聽多狸這席話,由衷佩服,天下人傳言草原人盲目自信、過於自大,然而卡薩深知,這是因為他們足夠強悍,這是他們的驕傲和自信,也是他們一族的象徵之一。思

及此,他道:「是卡薩過於多慮了,還請多狸大悟不要嘲笑屬下。」

多狸側過身,再次緊盯著地圖,半晌之後,下令:「傳我令!作戰計劃如常!眾將士只管上陣殺敵,除勝利外不容許再想其他!」「是!」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忐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