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零落的家書

第三章 零落的家書

繽紛的碎紙灑了他一身,王景整個人如雷擊般僵住了,他獃獃地看著這些碎紙片,耳旁傳來莫清江和另外兩名太監的刺耳的嘲笑聲,聲聲入耳,一股莫名的火焰在他心頭

驟然升起。

看著王景低頭不語,莫公公只道他已服了軟,慢條斯理地移開腳掌,笑道:「怎麼樣?你啊,還是好好乾活兒,在這宮裡頭,可有你學的呢……」

「莫公公說的極是。」原本僵住的王景臉上泛起一抹詭異的笑容,輕聲說道:「莫公公要教我宮中的規矩,我正有一條規矩要請教請教莫公公,還請公公為我解惑?」「哦?」莫清江眉尖兒一挑,背後兩個很有眼色的小太監立即從旁邊抬過一張椅子,莫公公一撩袍子,大馬金刀地端坐下來,漫不經心地從旁邊小太監手中接過一隻銀碗,

輕啜了口溫熱的馬奶子酒,說道:「說吧,正好,公公今兒個我心情好,就讓你長長見識!」王景慢慢抬起那隻變形的右手,詭異的聲音透著一股惡毒:「這世上的規矩,不是你莫公公一個人說了算的。有老祖宗傳下來一句話,叫做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不知是何意

思?還請公公賜教!」

噗地一聲,一口溫熱香醇的馬奶子酒從莫清江的口中噴薄而出。背後兩個伺候的小太監徹底傻了。太監去了勢,就等於斷子絕孫。任何關於生兒育女的話語對太監而言無疑是最惡毒的諷刺。自從他當上了太監總管,誰還敢在他面前提

這個茬?

莫清江臉龐發紫,氣得渾身都在發抖,況且,王景自己難道不也是凈過身的人嗎?既然已經得罪了莫清江,王景索性也就敞開了,他直視著臉膛發紫的莫公公,冷笑地說道:「在入宮之前,我妻子已身懷六甲,如今臨盆在即了,我王景馬上就有后了!但

公公你就不一樣了,聽說公公,是從小凈身的吧?」

莫清江被一口氣險些噎得背了過去,兩個小太監急忙扶助他,給他拍胸順氣。

卻聽王景微笑地看著他,口中繼續說道:「那男歡女愛,花前月下,舉案齊眉,相敬如賓!公公大概還沒嘗過箇中滋味兒吧?」

這句話簡直太惡毒了,莫清江如扼住脖的公雞,一蹦三尺高,指著他尖聲地喊道:「你…你個賤奴婢,你找死!給我抓住他!」

背後兩個小太監早就鉚足了勁,要在莫公公面前表現一番,如今莫公公一聲令下,兩個小太監如脫韁的獵犬般向他直撲過來。

王景扭頭就跑出帳外。

他不是不知道莫清江在宮中的勢力,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得罪莫清江的下場。甚至在入宮時他就已經做好心理準備。

但莫清江的作為,已觸及他心頭最後的底線!

王景逃出帳篷外面,連日以來被莫清江欺壓的凌辱、憤懣卻一掃而空。他一邊逃跑一邊放聲地大笑,說不不出的暢快。

這一次徹底的爆發,可真是他娘的痛快啊!在莫清江帶人一路追過來的時候,周圍的太監和宮女們都看得呆了,看著平日威風八面的大太監莫清江如瘋狗般追逐著新進宮的太監王景,恨不得將他撕成碎片,笑嘻嘻

的王景如逗狗般一邊跑著一邊肆意嘲笑著背後的莫清江。宮中幾時看過這樣的情景?人人目瞪口呆,一時之間竟沒有人上去擁堵王景。

草原上的月色格外迷人,一輪白玉般的明月高懸,灑下一片明朗清輝。

荼盈穿著一條天藍色的綉銀絲長裙,挺著格外大的肚子,望著頭頂上一輪皓月,眼眸中露出躍躍欲試的神色。

除了在草原上策馬射獵外,她從小最喜歡活動就是在月色下起舞。

沐浴在清澈如水的月光之下,跳著薩滿嬤嬤親授的神女之舞,她整個人的身心舒展,彷彿與這的方山水融為一體。

可是如今,莫說是跳舞,就連稍激烈點兒的動作,燕帝都如火燒火燎般地趕來阻止。看著背後這群小心翼翼,如臨大敵的宮女和太監們,荼盈無奈地吁了一口氣。她手撫著圓溜溜的肚皮,輕聲地說道:「皇兒啊皇兒,快點出來吧。為娘可真的快要無聊死了

。」

與此同時,帳后隱約傳來激烈的怒喝喧嘩的聲音,跟在周圍的宮女和太監們不由地一怔,轉頭就向後望去。

好機會!

看到他們傻乎乎的模樣,荼盈童心頓起,瞅准這空子,腳步一頓,下一秒就繞到帳后。

等到周圍的宮女太監們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自家娘娘竟忽然消失不見了,登時被嚇得魂飛天外,連聲叫到:「不得了了,娘娘不見了!娘娘不見了!哎呦!」這名喊了一嗓子的太監轉身正想離開,卻和一個宮女撞在一起,哎呦一聲,登時撞成滾地葫蘆。其餘的太監宮女們也都懵了,紛紛如同沒頭蒼蠅般亂轉,結果又有好幾個

宮女太監撞在一起。

看到這一幕,躲在暗處的荼盈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來。與此同時,王景已如狼奔豚突一般撞過來,他猝不及防下衝進亂成一團的宮女太監當中,接連撞倒好幾個太監,本就很混亂的宮女太監更是亂成一團。躲在暗處的荼盈更

是笑得連腰都直不起來了。

一個耳尖的宮女聽聲辨位,連聲叫道:「娘娘就在這裡!」她喊這一嗓子之後,其餘混亂的宮女太監們登時連滾帶爬地跑過來,與此同時,莫清江也帶著兩個爪牙從遠處趕過來。看到人群中爬起來的王景,獰笑一聲,惡狗撲食般

帶著三個小太監向他直撲過來。

「且慢!」此時擁簇荼盈的宮女太監們已反應過來,連聲喝道:「娘娘鳳駕在此!誰敢在娘娘的面前放肆?」

已揪住王景的莫清江登時一呆,他小眼睛環顧周圍一圈,這才看清了場面,登時胖臉慘白。

只見旁邊,荼盈皇妃如眾星捧月般被一大群宮女太監擁簇,如同看大戲一般。

莫清江帶來的兩個小太監一個拗住王景的手臂,一個抱住他的大腿,莫清江自己正揪住王景的髮髻要掄拳毆打。

四個太監在眾目睽睽之下,擺出一個極其特異的造型,逗得荼盈又忍不住想笑。

「你們這是在做什麼吶?」荼盈好奇地聲音傳來。

看到皇帝最寵愛的皇妃,莫清江慌忙鬆開手,跪拜在地說道:「奴婢無狀,衝撞了娘娘!娘娘恕罪!娘娘恕罪!」

看到自家老大都嚇成這模樣,兩個小太監更是嚇得魂飛天外,只能跪在身後跟著老大一般叩頭不止。

灰頭土臉的王景抬眼看到嬌艷的荼盈,他忽然意識到,這是他在莫清江魔爪下唯一的生路!

想到這裡,他三步並成兩步,衝到荼盈近前行禮:「奴婢王景,拜見荼妃娘娘!」

跪在他身後的莫清江小小的眼睛中透著怨毒的光芒,可他就算恨透了王景,也不敢在荼盈面前大聲。荼盈妙目一掃,就知道出了什麼事。太監打架而已,她在宮裡待的時間不長,但也見過幾次了,這些閹人總有些奇奇怪怪的地方,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就會鬧事。不過……

荼盈有些奇怪,王景低著頭看不到表情,身上小太監品級的袍服布滿灰土,可這個人,在所有太監中仍舊顯得格格不入。

和這些謙卑陰柔的太監相比起來,這個叫王景的小太監身上隱隱透著一股不屈和倔強。

荼盈越看越是好奇,她踱到王景面前:「你,抬起頭來。」王景略一抬頭和荼盈亮盈盈的眼眸一觸,旋即又觸電一般垂了下去。雖然只是一眼,他已看到荼盈的眼神。如泉水般清澈如孩子一般的純真。王景心頭一顫,荼盈的這份

好奇心,或許正是他脫身的機會……

「你是做什麼的?」

王景低聲道:「奴婢本是盧龍秀才,家貧不得已,為養活妻兒凈身……」

莫清江已忍不住罵了起來:「狗奴婢,敢在娘娘面前嚼舌根子!」

他擼著袖子就要把王景押下去,哪知被荼盈妙目一掃,原本如鬥雞般的莫清江肥胖身子一顫,慢慢地縮了回去。只是怨毒地看著王景。荼盈饒有興緻地看著王景。竟然是個讀書人?還有功名?這樣的人怎麼會捨得進宮的?她心中的好奇愈甚了。自從懷孕以來,劉威揚這個不許那個不讓的,以她活潑的性

子早就被憋壞了。如今難得遇到一個異類太監,正好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想到這裡,荼盈乾咳了一聲:「我剛剛在散步,看著草原月色正好,你陪本宮出去走走吧。」

王景心頭湧起一陣狂喜,張嘴正要答應,但旋即生生憋住。

這段時間裡王景在宮中磨礪,已頗有深沉心機。沒等他開口,身後的莫清江立即揚聲道:「娘娘,這恐怕不妥……」

荼盈撇嘴,語氣微微轉冷:「哦?本宮難道還不能差遣一個下人了嗎?」莫清江一個激靈,胖臉登時有些發白。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章 零落的家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