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孤家寡人(下)

第三十四章 孤家寡人(下)

殘月當空,大地一片銀白。

荼盈寢宮內已經沒有了宮女,月光透過窗紙落在房間內,配上宮中幽暗的燈光,越發透著凄涼。劉威揚臉色蒼白,手指顫抖著從一張宣紙上撫過。這張紙已經被人寫滿了字,歪歪扭扭不成樣子,看上去就像是初學書寫的童蒙信手塗鴉。看著這些筆跡,耳邊響起荼盈

那如同空谷黃鶯的甜美嗓音。

「陛下……猜猜我是誰?」

「哈哈哈,除了朕的愛妃還有誰會這麼淘氣?愛妃啊,今天你又想出什麼花樣?」

「皇上!教我寫中原的字吧!」

「嗯?愛妃怎麼想起要寫字了?」

「嗯,我聽顧丞相說咱們中原不是有什麼紅袖添香?我也想試試。您看,臣妾的衣服都換成了紅顏色的,就是為了紅袖阿。」

「想學寫字是好事。你們神狸的薩滿文字那麼難寫難記你都能學會,學漢字更容易。你說說看,想學什麼字?」

「當然要先學會寫陛下的名字了!不過聽人說陛下的名字不能隨便叫,否則要受罰。」

「那是他們,愛妃不必理會。你可以隨便叫朕的名字,來,我教你怎麼寫。」

「不寫了!寫了那麼久還是寫得不好看!」

「哈!又發脾氣呀,你看,你現在寫得比第一次好多了,練字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陛下您看,臣妾的字是不是有長進了?您該教新的了。」

「你想學哪個字?」

「寫荼盈吧。還有愛……」劉威揚眼前一片朦朧,自己握著荼盈的手教她寫字的場景,又出現在眼前。那個聰明美麗充滿活力的少女,就像是天地間孕育的精靈,永遠能帶給自己輕鬆快樂。就算是

她一本正經地攥著筆,在紙上笨拙描摹時也是一樣可愛。如今……她又在哪裡?是不是等著自己去拯救,又是否知道她的相公是這般沒用。魚世恩不會空口說白話,出兵征討神狸的事絕不會那麼容易推動。而且魚世恩指出的那些問題也是客觀存在,自己盲目出兵很可能會被面前的敵人和居心叵測的臣子聯手

坑害全軍覆沒。自己既是丈夫、父親,更是個皇帝,身上背負著整個國家興衰命運,在這件事上不能有絲毫馬虎。

或許……這次出征註定不能成行,自己除了在這裡等消息之外,什麼都做不了,和那些百姓人家的普通男人並沒什麼不同。一行清淚自面頰上悄然滾落而下,望著窗外的殘月,劉威揚心如刀絞。既擔心荼盈的處境,也在考慮群臣的反應,顧世維他們到底會怎麼做,是見好就收還是要和自己硬

抗到底?

「諸位,如今我們一如上了戰場,只能進不能退,若是半途而廢,就要粉身碎骨了!」

顧世維的密室內,這位帝國三朝元老情緒激動語音洪亮,在房間里走來走去,一雙皂白分明的眸子,從每個與會者臉上掃過。書房內包括兵部尚書林業,大學士陳玉坤以及其他五部尚書、各部侍郎以及科道風憲、九卿等等,儼然是個迷你朝廷。在這裡決定的事情,相當於大燕朝廷的決議,只要

走個公文手續就能下發各地通行全國。向來以涵養功夫到家,泰山崩於前面色不變聞名的顧世維,這時卻再也維持不住風度。不光是他,其他人的反應也差不多。劉威揚雖然對待敵人殘酷,但是在本國的軍民心中算是個仁厚君主。在對待百官上也較為寬厚,很少對朝廷重臣發脾氣。他知道自己的最大短板就是年輕,缺乏行政方面經驗,因此各外尊重這些文臣的意見,在日常

朝政中只要大臣意見達成一致劉威揚絕不會違拗。可是今天群臣的行動顯然失敗了。劉威揚硬頂著所有壓力,以天子威嚴強行推動北伐令。大家都不是笨蛋,心裡很清楚這件事的後果。眼下劉威揚急於出征,不會對朝廷

內部動手。等到他凱旋而歸,在場眾人前途都不怎麼美妙。顧世維三朝元老兩代帝師,最多落個告老還鄉,其他人搞不好就要把身家性命賠進去。從百姓沿街痛哭到燕太祖像前迎駕,都是給劉威揚施壓的一部分,發起人自然是顧世維。這位宰相雖然沒有不曾上過戰場,但在運籌帷幄方面絕不輸給那些軍師謀主。他斷定劉威揚回國就會籌劃北伐,便計劃了朝堂發難。按照他的推算,經過之前的兩次警告,在朝堂上正式發難等於一錘定音,足以完成計劃。不想功虧一簣,反倒是把自

己這幫人置於危險之中。

這些人不敢質疑顧世維,都等著他想辦法,也有人試探著提出不如順了皇帝心意,大家退一步請求陛下諒解。一言出口便引來顧世維雷霆之怒,把提議人罵得狗血淋頭。「如今的局面,退此一步再無死所。諸君頭上都懸著一口刀,你們卻渾如未覺!」顧世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陛下已經瘋了,我們不能陪著他瘋!這一戰不管勝負都不

能打,一旦讓他揮師北上,在坐諸公不但首領難全,就是宗族也保不住!」「相國……依您之見,我們該當如何?」林業對顧世維奉若神明,對方這麼說,事情肯定就嚴重到這個地步。他今天得罪陛下得罪的厲害,如果劉威揚報復,自己肯定難逃活

命,這時候就只能向顧世維問計。

顧世維看看眾人說道:「諸公,我們現在如同逆風行船,只能同舟共濟,才有一線生機。誰如果存有私心,想要留幾分力氣,必然會粉身碎骨!」

「相國說的是。」

「我等皆聽相國吩咐!」顧世維點點頭:「陛下是我的學生,我對他的心思還能把握。他雖然愛那個胡女,但也沒到不顧一切的地步。在他心裡最重要的東西還是百姓,還是大燕江山社稷。聖旨不

能朝令夕改,但可以為百姓為蒼生而更易,這一點我有把握。我們只要讓他知道,強行北伐會賠上萬千黎民,陛下自然會改變心意。」

「老相國言之有理,可是這事該怎麼布置?」

「老夫自有辦法,不過也需要你們出力。做這件事非常冒險,可是我們別無選擇,這個時候誰想退出……都是死路一條!」顧世維的語氣陡然一厲,剎那間這位白髮蒼蒼的文臣首領似乎變成了武將,就連言語間都帶著殺伐之意,讓人不敢違抗。在場眾人都知道,這位相爺雖沒有親手殺過人,

可是他終結性命的手段和速度絕非魚世恩能比,誰在這個時候退出,就算陛下不追究,也一樣難逃老相爺的手眼。

眾人齊聲道:「我等皆聽從相國吩咐。」

國丈莫如晦,國舅莫崇山父子鬼鬼祟祟地出現在月華宮外。莫崇山邊走邊緊張地往四下看,惹來父親陣陣冷哼,責怪他行止輕佻,失去了貴人應有的風度。

當日莫華妝進宮,莫家很是陪送了一些下人進來,加上莫華妝本人手段厲害,這月華宮都是她的耳目。因此莫家父子違制進宮,也沒人敢多說半句。

莫華妝看看父兄,」這麼晚了,父親和兄長入宮,莫非出了什麼大事?」

「大事,天大的事!」莫如晦提高了幾分語氣,隨後又慢條斯理地把語氣緩下來:「女兒啊,朝上今天發生了什麼,你知道嗎?」

莫華妝冷笑了一聲,「國朝規矩,婦人不得干政。女兒在宮裡,哪知道前邊發生了什麼,再說發生什麼事又跟我這婦人有什麼關係?」

「若是沒關係,我也就不來。顧世維那老東西在皇上面前碰了一鼻子灰,賊心不死,又要鬧事。」

「鬧吧。鬧騰點好,要不然多悶得慌。」

「你懂什麼?你以為他鬧事只是為了不讓陛下出兵神狸?幼稚!我告訴你,他真正的心思,是為了那位!」

莫如晦挑起了右手大拇指,莫華妝一見神色陡然一變:「那老狗瘋了!他鐵了心的保那個孽障,對他有什麼好處?」

「你說呢?他當了兩朝帝師不過癮,想嘗嘗三朝帝師的甜頭。」莫崇山在旁接話。

莫華妝怒道:「那他是痴心妄想!嫡庶有別!那個是個庶出,有什麼資格爭?」莫如晦不陰不陽地說道:「你也別光抱著嫡庶有別不放,別忘了長幼也有序。要怪就怪咱們的太祖爺定製時話說得含糊,有長立長,有嫡立嫡。這八個字要是顛倒個順序,

倒是好辦了。現在這話放在這,怎麼說怎麼有理。」

「會說話的也不止他顧世維一個,難道父親和兄長不能開口?」

莫崇山搖著腦袋:「我和爹只有兩張嘴,對上顧世維那老東西倒是可以拼一拼,遇到幾百張嘴就沒辦法。一人一口唾沫,也把我們淹死了。」

「幾百張嘴?你們是說?」

莫如晦使個眼色,莫華妝連忙起身把頭湊過去,莫如晦在她耳邊嘀咕幾句,莫華妝後退一步,怒道:「反了!這簡直是反了!我這就去見皇上!」「你給我坐下!」莫如晦低喝一聲:「現在去有什麼用?爹從小是怎麼教你的?錦上添花何如雪中送炭?我給你送信,是讓你心裡有個數,別蒙在鼓裡。現在哪也別去,就在宮裡裝聾作啞,等到事情鬧大再去,這才是聰明人該做的事。你啊,還差得遠呢!」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 孤家寡人(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