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彈劾矩子

第四十六章 彈劾矩子

「爹爹!」雲中城內,炊煙裊裊。楊烈剛一推開家門,就看到小小的楊千雪奓著手,撲進了楊烈的懷裡。楊烈一把將楊千雪抱了起來,看著咯咯笑著的女兒,一直緊繃著的弦,總算

放鬆了下來。

他帶著改名為楊陌的劉宸瑞這一路也頗為艱難,幾個男子伺候個嬰兒,可是比與強敵巨寇交戰更為艱難的挑戰。直到回了雲中遇到岑霜,他才算得救。「爹爹,你可回來了!」楊千雪蹭著楊烈的臉,隨即嫌棄地摸著楊烈的鬍子,楊烈哈哈大笑。祝天雷與幾名武者緩步走出,向著楊烈抱拳道:「師父,您回來了。我們的事情

總算解決了。」

「嗯,」楊烈抱著楊千雪,向著祝天雷微微點頭,「木蠻國的事兒,你們辦的不錯。只是——」

「爹爹,爹爹!」不等楊烈和祝天雷說下去,楊千雪忽然急不可耐,伸出小手,指著楊烈身後的岑霜,「岑霜姐姐抱著的,是岑霜姐姐的孩子嗎?」

眾人聞言看去,只見岑霜窈窕少女,青衣裹身,她的懷裡,真的抱著一個嬰兒,正咬著手指,咿呀學語。岑霜卻咬牙切齒:「小千雪,你又皮了啊?我哪來的孩子!」

楊烈颳了刮女兒的鼻尖:「千雪,你願意多一個弟弟嗎?」

「願意!」楊千雪驚喜的回過頭,摸著父親的臉,「思賢哥一點都不好玩,我都無聊死啦!爹你要給我找新媽媽了嗎?」

楊烈大囧,岑霜也抱著楊陌,走到楊烈父女身邊:「千雪,看姐姐懷裡,給你帶了個弟弟回來,可愛嗎?」楊千雪兩眼放光,就伸出手去,碰觸楊陌稚嫩的面龐。看楊陌肌膚如水,安安靜靜地吮著手指,楊千雪簡直心花怒放,抱著楊烈的脖子就是一陣嬉笑:「爹爹,弟弟是從哪

兒來的呀?」

眾人又看向楊烈,卻只見鉅子臉上的笑意漸漸消失,楊烈仰起頭,滿懷悲憫,對著眾人說道:「這孩子……名叫楊陌。是我在大燕撿來的孤兒。」眾人聞言,無不肅穆。只有楊千雪在楊烈的懷裡,還拽著楊陌的襁褓,不肯放手。楊烈沒在意,只繼續說道:「無定原事變,神狸南曜烽火再起,不知又會有多少流血與離

別……」五百年來,南曜雖與草原諸部多有碰擦,但神狸與大燕交好,本以為能成為天下太平的契機。可如今,神狸突然背叛,重創無定,哪有和平可言?何況神狸是天命家族的

直系後裔,那曾經被天命家族屈辱統治的烙印,一直打在南曜人民的心中,不可磨滅。

那些潛藏著人心中的仇恨和執念,都隨著無定城的轟然倒塌,被徹底點起。就在眾人憂心忡忡的時候,楊陌的一聲哭啼,卻突然將他們拉回了現實。只見楊千雪捏著楊陌的嫩臉,也不顧楊陌的眉頭已經皺成一團,愛不釋手,直到楊陌有了些哭腔

,楊千雪才滿意的放開手,重新抱住楊烈的脖子:「爹爹,弟弟比思賢哥好玩兒多啦!」

楊烈苦笑兩聲,這丫頭,看來沒少欺負陳思賢。

祝天雷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立刻就朝著鉅子走去:「師傅,除了木蠻國的事情,長老會那裡——」

突然,一陣渾厚的鐘鳴回蕩在雲中城上空。楊烈愣了片刻,昂首閉目,心裡清楚得很,這鐘聲是洗星河召開長老會的傳喚。

一鐘鳴環繞著八層閣樓,縈繞不散。八方天橋之上,諸多長老從天京城的四面八方,紛至沓來。公輸臣乘著墨門登雲梯,看著整個雲中城恢弘的景色,心中卻隱隱不安。當公輸臣匆匆推開長老院的大門,卻發現眾長老們早已各就各位,一言不發。坐在正中的洗星河,正閉目養神,等待著鉅子楊烈的到來。換做平時,召開長老會絕不會是

這麼安靜的場面,這份詭異的團結背後,是洗星河的手腕,以及對鉅子達成了某種共識的前兆。無定原之事,墨門上下皆已知曉。此時召開長老會,其中心機,昭然若揭。可無定原之事,楊烈的確參與其中,更有甚者,當年為荼盈與劉威揚聯姻,楊烈不僅積極贊成

,更是主動牽線搭橋。而現在荼狐反水,洗星河要是真的想落井下石,楊烈該如何辯駁才好?

「轟——」隨著巨大的轟鳴聲,長老院巨大的機關門緩緩打開。一隊人馬排著整齊隊形緩步而入。秋日之下,人影林立,一襲白氅,隨風而動。墨門鉅子楊烈為首,在他身後則是墨

門武者二十四節氣小隊的一干隊長。墨門內部雖然分為術,武兩宗,但是只是個人的身體素質以及能力偏差所決定,並不會因為這種修行體系不同就彼此為仇。若果真如此,墨門也不至於成為當下南曜第一

大派,被百姓視為公正與俠義的化身。這些隊長和術宗長老平日也頗為相得,然而此時他們的神色卻和平日迥異。所有隊長面色如鐵,行路如砸夯,落地有聲。明明是二十四個人,可是聽腳步聲卻彷彿只有一人。以他們的修為走路本可做到毫無聲息,故意為之自然是為了表現對於長

老院的不滿,也是表達自己的態度:墨門二十四節氣小隊和矩子楊烈共進退。一干術宗長老的視線落向洗星河,也是在暗示今天的事和自己無關。事實上大多數長老對於楊烈的看法並不差,但是洗星河作風強勢,也由不得他們反對。眼下自然不想

平白被楊烈記恨。

楊烈看向洗星河,與後者目光相對。洗星河目光銳利如劍,楊烈卻深邃若海,兩下相對全無火光,只有無邊海水包容鋒刃。

楊烈一拱手:「諸位長老鳴鐘集會,不知是何原因?」

洗星河聲音冰冷:「按照墨門規矩,矩子雖為墨門首領,但是也要接受長老會制衡,如果矩子行止有差,長老會有權質詢。」

「確實如此。如果楊某有哪裡行差踏錯,也請諸位長老及時指教,免得壞了墨門名聲。」

「楊烈,你想要裝糊塗?無定原之變,你是罪魁禍首。正因為你教唆燕皇親信胡人,又以墨門矩子身份組織這次會盟,才造成這場禍事,你難道不該說點什麼?」

楊烈一拱手,「的確。無定事變,烽火再起,殃及墨門以及無辜百姓,我身為鉅子,這份責任,沒有理由推脫。」

此話一出,二十四節氣隊長面面相覷,沒料到鉅子居然如此輕易就承認了過失,按照洗星河得理不饒人的個性,鉅子這一關,可不好過。洗星河輕笑一聲,環顧四周:「諸位長老,鉅子承認了自己的過失,難能可貴。但錯就是錯,親信胡人,招致墨門蒙受如此災難,楊烈便已失去了繼續作為鉅子的資格,

在此,我提議,彈劾楊烈,重新選舉新的鉅子!」

長老們一陣騷動,洗星河的目光落在術宗長老蔡八方身上,後者遲疑片刻,最終還是對洗星河點頭致意:「本座贊同。」洗星河不著痕迹地略略點首,又看向其他人。被他看過去,那些長老只好硬著頭皮附議,一時間從輿論上似乎已經坐實了要讓楊烈退位。祝天雷握緊了拳頭,想上前辯駁

,卻被楊烈用眼神制止。

「那麼,」洗星河志得意滿,重新看向楊烈,「鉅子,你若不做辯解,此事——」「天命無親,兼愛世人。」楊烈忽然開口。他之前說話一直語氣低沉,此時聲音陡然提高,恍惚間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他不是在開口說話,而是拔出了那口打遍天下無敵手

的神劍。而這八個字語氣鏗鏘如同劍鳴,瞬間打亂了洗星河的說話節奏,讓他後面的話沒有說出口。楊烈則繼續說道:

「如今神狸的騎兵還在邊界肆虐,我們難道不該先想辦法退敵?此時爭論矩子大位是否恰當?」

洗星河冷哼一聲:「名不正言不順,一個不合格的矩子又怎麼能打退神狸?」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洗長老只知神狸背叛,卻不知胡王荼狐未有此意,卻是那大巫哈梵,反了荼狐在先,掌握了草原的軍政大權於後!」

「大巫和胡王,誰是主謀,又能如何?」「連誰是自己的敵人都分不清,我們又怎麼可能取勝?大巫哈梵,乃是天命汗哈桑克的後裔。身體里留著的,是天命的血,是征服天下的慾望。」楊烈環視眾長老,「這次神狸之變,不是一次簡單的兵變或是寇邊,而是天命汗的後裔妄圖復辟,想要重建祖宗的榮光。矩子之位楊某並不在意,但是不管誰當這個矩子,都得做好迎戰我墨門最大

敵人的準備,也得有這份本事才行。」

此言一出,全場無言。墨門本就是因反抗天命家族而組建的組織,雖然時移事易當年舊人後裔已經十不餘一。但是對於天命家族的畏懼以及仇恨已經鐫刻在骨子裡,聽到楊烈的話,大部分長老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天命家族身上。再說楊烈最後一句話也極有分量,如今這個矩子要肩負對抗天命家族重任,必須得到二十四節氣小隊支持。這些隊長的態度明顯,換

人容易,可是誰又能維持住局面?

「既然如此,」洗星河咬緊牙關,不依不撓,「天京城百官逼宮時,為何你又不管不問?如此一來,燕皇對我墨門更加排擠,共抗神狸,又從何談起?」

「墨門不介入廟堂之爭,這是祖宗定下的規矩!我身為鉅子,當然不能帶頭違反,洗長老認為我這樣做有何不妥么?」「我同意鉅子所說。」長老公輸臣突然開腔,「天命汗後裔再次控制神狸,這是不祥之兆,只怕天下將有大事發生。此時彈劾鉅子,又有誰能夠帶領武者,伸張墨門的理念呢

?」「況且,」公輸臣轉過身,對洗星河禮節性的鞠了一躬,「妄言讓鉅子幫助燕皇,清洗朝臣,這提議與我墨門祖訓相違背。長老院不止監督矩子,也監督所有長老,洗長老請

慎言。」

洗星河死死盯著公輸臣,卻難以駁斥。

「我,反對彈劾。」長老羅一傲站起身,「決不能讓第二天命,復辟於世!」

「……同樣放棄。」

「我也放棄,洗長老,此刻不比常時。」

公輸臣環顧長老院,儘管有人還在猶豫,但超過半數的長老都已經放棄了彈劾。楊烈與公輸臣目光相對,微微點頭致意。

「那麼,楊烈仍然肩負鉅子之位,將要責無旁貸,帶領我墨門,對抗神狸!」洗星河怒哼,憤然離席而去。楊烈看著他的背影,輕輕嘆息。洗星河當日一票之差未能當上矩子的心結,不知幾時才能放下。他如何才能相信,自己當時確實投票支持洗星河當矩子,而不是自投一票?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彈劾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