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幽閉

第五十章 幽閉

「雪姐,你怎麼知道我被抓了,來的這麼及時?難道你練成了占卜的本事,可以未卜先知?」

楊陌嬉笑著向楊千雪討好,雖然拜託了明法堂的懲罰,可是自家姐姐這關也不好過。這位雲中明珠,全城第一美人的可怕程度楊陌心知肚明,不敢有絲毫大意。

他話沒說完,只覺得耳朵一緊,楊千雪的手已經緊緊揪住了他的耳朵。

「哎呀哎呀,輕點輕點,耳朵要掉了啊姐!」楊千雪哼了一聲:「耳朵掉了還能活,你要是從天上掉下來,就粉身碎骨了!臭小子,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竟然敢偷偷用飛天翼,你以為你有九條命?還問我怎麼來的

?你都飛到天上了,真當下面的人看不到阿?幸虧是思賢哥給我送信,否則的話,還不知道要鬧出多大亂子。」

「我這不是為了……為了進冬至么?」

「冬至!冬至!你腦子裡只有冬至!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冬至!」街上,商販叫賣,行人如織,非常熱鬧。人群中,好不容易從楊千雪手中逃脫的楊陌左躲右閃繞開行人和障礙,在街頭狂奔,不時緊張地回頭看看。引得人人側目,行人

和商販們紛紛相顧而笑:「這姐弟倆,又開始了!」

忽然,路邊有一個小女孩指著髮型早已被吹散的楊陌:「楊陌哥哥,你又淘氣了被千雪姐姐打啊?」楊陌停下腳步半蹲在小女孩的面前,雙手飛快地理了理自己的頭髮,努力露出親切的笑容:「小妹妹,哥哥不是被你千雪姐姐打,是在練功知道么?眼看就要雲中大比了,

哥哥要練好功夫加入冬至啊。你看哥哥的樣子是不是很像個冬至小隊的?」

女孩看著他搖搖頭:「不像。冬至的哥哥不會被追上。」

楊陌聽這話就知道是楊千雪追上來,直起身撒腿就跑,邊跑邊道:「其實哥哥也不會被追上,你看著,哥哥馬上就能跑……」話猶未了,楊陌忽然覺得整個身體不由自主,朝著身後橫著飛出,被一根無形的繩子拖著朝後倒退,重重地摔倒在地。視線所及,正是楊千雪腳上那雙鹿皮靴,楊陌的視

線上移,見楊千雪手中拿著黑色小盒,一臉得意地看著自己。

「跑啊!接著跑啊!看你能不能逃出我的手去。」

「你!你又在我身上裝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啊!」楊千雪美滋滋的大步向前走去,頭也不回說道:「你不是喜歡用術者設計的東西嗎?做姐姐的當然要滿足你的心愿啊,這次讓你光明正大的當我的小白鼠。」楊陌手忙腳亂

地爬起來,手向四處划拉,可是楊千雪手上一用力,他就感覺被什麼東西牽制了,連忙快步跟隨,生怕再被拽倒。

路人看著姐弟兩個指指戳戳發笑,楊千雪也自大方,對眾人笑道:「各位叔伯見笑了,阿陌年紀輕,還不知道輕重,回家收拾一頓就老實了。」

「千雪,對阿陌不能這樣啊,他也是可以考武者的人了,多少要給點面子。」有上了年歲的老人勸解道。楊千雪一笑:「他?他離武者還遠著呢。」說話手上一用力,楊陌跌跌撞撞,來到楊千雪身邊。他陪著笑臉道:「雪姐別玩了,你趕快放開我,今天是報考武者的日子,我得

去報名冬至小隊。。」

「報名?你是不是忘了我答應了羅長老什麼?幽閉十日!等十天之後你再想報名的事吧。」

楊陌大驚:「十天可不行!報名只有三天,過期就要再等一年才有機會。」

「等一年又有什麼關係?你才多大?一年等不起啊?」「冬至小隊有多難加入你是知道的,今年有這個飛天翼的功勞,我加入冬至的機會很大。等到明年我什麼都沒有,怕是沒法通過考核。姐高抬貴手,把我放了吧。大不了等

我加入冬至之後再幽閉。」

說話間楊陌撒腿就跑,可是楊千雪手上微微用力,他就只好又倒退著跑回楊千雪身邊。楊千雪綳著臉說道:「冬至小隊為我墨門武者精英,對他們的要求遠比普通武者嚴格,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遵守規則。每個冬至小隊成員都必須熟記墨門的規矩律令並且

嚴格遵守,你現在這種行為叫做違抗軍法,在戰場上是要砍頭的!你覺得冬至小隊會讓你這麼個不遵守門規的人加入?」楊陌的臉瞬間垮了下來。他知道自己姐姐說得沒錯,只要自己理應幽閉之事傳出去,冬至小隊就不會接收自己。委屈巴巴的楊陌,使出了自己從小到大在姐姐面前百發百

中的殺手鐧——眨巴著無辜大眼睛,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比自己還要略高半頭的楊千雪:「姐,你就給我個機會吧。你看啊,爹是矩子,你是術宗天才,我如果什麼都做不成會被人笑話的。只有加入冬至小隊才有資格和姐相提並論,否則我以後就沒臉出門見人

了。姐總不希望我走到哪都被人看不起吧?求求你高抬貴手,給我一個機會吧。」自楊陌有記憶開始,每當他想要什麼東西,就會在姐姐面前做出這種神情,基本百發百中。明明是術宗天才,偏又武力強大,讓自己無從招架的暴力大姐,面對自己的軟

語哀告,百鍊鋼就會變成繞指柔,這次想必也不例外。

楊千雪略微停頓了一下,朝楊陌展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楊陌心知不妙,從小一起長大,他自然知道每當楊千雪這麼笑的時侯,就意味著大事不妙。

楊陌還想繼續哀求,楊千雪根本不給他機會開口,笑眯眯地說道:「阿陌既然這麼說,姐姐怎麼能不給你機會呢?來吧,就讓我看看你夠不夠本事進冬至!」

說話間楊千雪拉著機關向前大步而行,楊陌只好亦步亦趨地跟隨。等回到楊家院子,楊千雪並沒帶他回卧房,而是直奔屬於自己的機關房。這間房子是陳思賢派人為楊千雪建的,與楊家其他房子不相連,楊千雪把這裡當作實驗室,經常把自己的發明在這裡嘗試。楊陌心知不好,可是想要逃脫已經不能。楊千

雪按動機關,只聽「喀喀」兩聲,楊陌身上那無形鉤索已經消失,隨後楊千雪抓著楊陌的耳朵把他推進房中,從外面關上房門。一陣齒輪轉動的聲音響起,隨後門外傳來楊千雪的聲音:「機關房的所有機括現在已經啟動。這扇門呢已經上了千斤鎖,你是出不來的。如果你有本事,就自己走出這間機

關房。羅長老那裡,我幫你解決。要是連這點能耐都沒有,就算我放你去報名,也一樣考不中。」

楊陌急道:「這不公平!冬至是武者,不是術者,姐不該用機關考我。」「你忘了爹說得話了?武者術者是我們自己的說法,到了外面別人只知道我們是墨門,不會管你是武還是術。所以真正的墨者應該武、術兼修。再說你想靠飛天翼加入冬至,那個難道不是術者的東西。還是想想該怎麼從這走出去吧,你放心我這裡的機關不會損傷你的性命,最多就是讓你吃點苦頭。到時候我會給你送飯送水,不會讓你挨餓

,好生待著吧。」一陣「哦呵呵」的大笑聲從門外傳來,楊陌腦海里又浮現出從小到大被這個暴力姐姐花樣欺負的經歷,不由悲從中來,卻又不敢發出聲音,直到笑聲漸行漸遠,他才拍著門

板哀號道:「我上輩子做了什麼孽啊?為什麼要我遇到這麼個姐姐啊!」房間很大,其大小大抵相當於五間正常房屋打通。房間里沒有窗戶,所以採光不好,一片漆黑。楊千雪在這裡做試驗的時侯會把天窗氣眼打開用來採光,可是現在她一發

動機關,那些採光口都被關閉,只有幾個氣眼位置有光照下來,給房間帶來一點光明。抬頭看了看氣眼的大小,楊陌放棄了從房頂出去的打算。這些氣孔建立之時就已經考慮到了外人闖入因素,開口很小,可以保證房間里空氣流通,卻沒法鑽出去。就連那

些天窗也都有鐵欞遮擋,就算找到天窗位置也沒法硬衝出去。房門格外堅固,基本不可能撞開。至於楊千雪的提議,楊陌壓根沒考慮。這房間有多可怕他是知道的,固然不會損傷性命,也足以把自己打個鼻青臉腫。自家事自家知,自己在機關一道上的造詣不及楊千雪,沒這個本事破解機關房,就算能破解也起碼是幾天的工夫,和坐滿刑期也沒什麼區別。羅一傲之所以一聽到機關房就放心讓楊千雪

把自己領走,也是這個原因。走正途肯定是走不通,必須得用個計謀,可是面對楊千雪這麼個術宗天才,機關房裡縱然有破綻自己又能否找得到鑽得出?而楊千雪沒在外面看自己,又跑到哪去了?是去繼續研究機關,還是給自己做飯,又或者另有謀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章 幽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