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試煉(下)

第五十四章 試煉(下)

小溪旁,年輕男女們橫躺豎卧癱軟在地。即使不考慮男女有別這個原因,他們眼下也沒力氣跳到河裡沐浴,胡亂喝了些水就倒在那一動不動,冬日的嚴寒已經影響不到他

們,只想就這麼躺到天荒地老。岑霜這次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雙手橫抱胸前,望著眼前這些少年男女,努力裝出嚴肅的樣子說道:「不能就這麼睡過去,否則人會生病,後面的試煉無法進行。

今晚上自己找食物、扎帳篷、點篝火。誰如果只想著休息,就等於自己放棄試煉。」

夜晚,樹林間燃著幾堆篝火,年輕男女們有的三三兩兩湊在一起,有的靠在樹上還有的躺在草地上休息。

風吹林動。

一隊身穿夜行衣的身影,在樹梢上騰挪縱躍如飛而來。

少年隊這些人的到來全無所覺,依舊睡得香甜。這些夜行人從樹上悄然落下,呈一個圓形把這些年輕人包圍在當中,一步一步向著睡夢中的少年們靠近。

一個夜行人悄悄抽出了背後的刀,可是就在他的刀剛出鞘的剎那,楊陌忽然睜開了眼睛,迷迷糊糊說道:「誰?誰拔刀?」

躺在他旁邊的譚笑生也霍然起身,下意識地拉開架勢,隨後才看清面前的夜行人,大叫一聲:「大家醒醒!敵襲!」半夢半醒狀態下的年輕男女們紛紛起身,但是一個個東倒西歪不成陣勢。這時祝天雷從林中緩緩走出:「不必交手了,你們這一隊人已經死光了。夜晚宿營不安排崗哨警戒

,你們長了幾個腦袋?」

呂皓頗有些不服:「扛著那麼沉的一根木頭上山,再跋涉過一大片沼澤,大家早已經筋疲力盡,讓誰當崗哨啊?」祝天雷毫不介意:「戰場上有人會跟你講這些?以逸待勞,設伏夜襲,都是沙場上常見之事,你再怎麼抱怨,別人也一樣會殺了你們。方才這場考核,楊陌、譚笑生勉強合格,其他人全部失敗,接下來你們可以放心休息了。從明天開始,就會有見習武者也就是你們見到的這些夜行人對你們發動襲擊,如果誰失敗三次就會取消資格。希望你

們做個好夢,我們走。」

祝天雷轉身,帶著這些夜行人離去。楊陌這幫人卻都已經困意全無,圍在篝火邊思忖對策。經過方才這場襲擊,他們都意識到兩件事。

第一,往年的經驗果然沒用。前年、去年的試煉里都沒有夜襲這條,顯然是局勢越來越緊張,考核的難度也就越來越大。第二,自己的對手並不好對付。這些所謂的見習武者單是輕功就已經如此了得,其他方面的修為不問可知。一對一交手也不能保證勝算,更別說對方不可能跟你明刀明槍

,各種暗算之下,這三次機會很快就會用完。

呂皓看向楊陌:「阿陌,這事你得給大家想個辦法。」

楊陌搖搖頭:「我爹是什麼人大家心裡有數,他不可能給我疏通門路的。」「不是讓你走門路,是讓你拿主意。」顧晴說道:「這些見習武者的本事我們都見到了,各自為戰必敗無疑。矩子精通兵法,你有家學淵源,一定能想到辦法幫大家對付這些

前輩。」

一群人要麼低下頭,要麼盯著篝火發獃,沮喪至極。

譚笑生這時說道「大家別這個樣子,吃不好睡不下,不用打自己就要完蛋了。」「我就說嘛,這樣刁鑽的考試有誰考得過!唉,我看啊,今年又得被街坊鄰居嘲笑了。」呂皓這樣說,還裝模作樣學起了鄰居:「呂家那個不自量力的混小子,連考了三年了

,還不過,嘖嘖嘖。」

「你也少說幾句!」顧晴吼道,「成天『我看啊』、『我看啊』,你閉上嘴看!」

呂皓撇了撇嘴。

楊陌此時轉身,看著眾人,問:「大家也不用這麼沮喪,顧晴姐剛才已經想出了過關的辦法。」

「我?」顧晴一臉迷茫:「阿陌你別拿我開心啊,我哪有什麼辦法?」「不,顧晴姐你剛才已經說了啊,我們不能各自為戰,這就是辦法!別忘了,我們要考的是武者,咱們的前輩在戰場上可不是各打各的,而是組隊交鋒。咱們要當武者,就

不能單打獨鬥,也得組成小隊。當然,我們現在這點人不可能組成二十四隊,我看組四個隊就夠了。」

一語驚醒夢中人,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顧晴拍手叫好:「說得對,咱們就該組隊過關。」

程勇也一拍大腿:「阿陌,你說該怎麼辦?」楊陌抬手指點:「咱們設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四個隊,生火做飯、處理傷口之類的活計交給春分,晴姐你就當隊長;夏至小隊遠程器械輔助,程勇你眼睛最好也善於射

箭,這個隊長交給你;秋分負責偵察,呂皓就很合適;冬至小隊主戰,我和笑生功夫都好,絕對可以勝任!」

眾人微怔,隨即恍然大悟,接連興奮讚揚道:「不愧是阿陌!想得可是周到!」

程勇笑道「真不愧是鉅子的兒子,我提議,楊陌做總隊長!」

「好!」

「好!」

「那是當然的!」

……

歡呼聲中,楊陌被眾人簇擁著意氣風發,譚笑生卻在旁搖頭:「現在當然威風了,可是位置越高責任越重,這麼多人歸你帶,頭疼的事在後面呢。」午後,天氣陰沉。楊陌靜靜地趴在草叢之中,他的臉上滿是泥漿,把一張粉面塗得漆黑。楊陌暗想著:這副狼狽樣子若是落到雪姐眼中,多半要發一通脾氣再把自己臭揍

一頓,自己連姐都不怕,還會怕見習武者?笑話!

這時幾聲鳥叫聲響起,雖然和真正的鳥叫區別不大,但是楊陌知道,這並非自然現象,而是負責偵察的呂皓在發信號。

楊陌緩緩地抬起一隻手臂,食指指著前方,緊接著比劃了一個二,又壓了壓手掌。他一收回手,身後,原本靜謐的草叢中發出刷刷的聲響,五個人露出了頭,其中有程勇和馮三,他們身上披著雜草,臉也被泥漿塗黑,此時緩緩地動了起來,呈弧狀朝前

方而行。楊陌的視線鎖定在前方兩棵大樹,那底下蹲著兩個武者,正悄悄地打量著前方的動靜。楊陌的實現稍稍朝上,譚笑生和另一名武者從兩旁的粗壯樹榦上輕身一躍,跳到了

那兩棵大樹之上。

大樹晃動了起來,楊陌即刻喊道:「上!」譚笑生和另一名隊員從樹上飛撲而下,撲向正欲拔出木刀的兩位武者。草叢之中,射出兩道繩索,將兩位武者的腳踝緊緊纏繞!隱蔽於草叢之中的三人一涌而出,大家齊心協力,將兩位武者五花大綁,程勇和馮三從草叢中站了起來,他們手

上握著射出繩索的弓弩。

楊陌又喊一聲:「收!」

所有人迅速往四下一散,沒入草叢中。

兩名武者被牢牢地捆在樹下,歪著頭,他們的身前,還貼著一塊白色的布,上面畫著一個拳頭。

楊陌一行人回到暫時的營地,留守的隊員已經做好飯,正等著他們勝利而歸。

大家笑鬧著,席地而坐,大口吃飯。

譚笑生看著楊陌的笑臉,也勾起了嘴角。

煉獄谷的一處山崖,祝天雷和岑霜並肩而立,兩人手持著便攜望遠鏡,將方才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

祝天雷微笑地點頭:「不錯!總算是開竅了。」

岑霜笑得開懷許多:「是阿陌的主意。他現在已經是這幫人的頭領,將來說不定也能當矩子。」「那洗星河不得氣死?不過氣死也沒用。將來要麼是千雪當矩子要麼就是阿陌當,其他人都沒這個資格。阿陌聰明是聰明,就是太過莽撞,玩心也大,現在就讓他成為武者

,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祝天雷說的是楊陌的缺點,語氣卻是滿滿的寵溺。

「得了吧,祝師兄就是嘴硬,心裡滿意得不行。你要是不要這個人,就讓他來我的隊伍。」

祝天雷被戳穿,也不惱,笑著說:「我們去終點和莫無垠、邵華匯合吧。那幫孩子,看樣子是要提前通過試煉了。」說罷,他轉身離開山崖。

三日里,負責狙擊任務的見習武者陸續被打敗。這種失敗對於他們的考核也有巨大影響,所以不存在放水的可能,是這些少年靠著自己的本事一拳一腳打出來的成績。次日夜晚,最後的十位實習武者聚到一起,發動猛攻,正面沖向楊陌一干試煉隊員所在的樹林。情形和上一次的夜襲相似,所有見習武者身穿夜行衣,施展輕功接近楊陌

等人宿營之地。前方的樹林一片漆黑,只見數十棵高樹的輪廓。

為首的實習武者心裡覺得蹊蹺,在樹林前停了腳。

實習武者甲問道:「怎麼了?」

實習武者凝視著樹林片刻,眉心舒展開來,說:「沒事,走!」

十人呈「人」字型,悉數進入樹林。

為首的武者進去之後,心裡越發不安,眼前一片密林,樹與樹之間的至多可供一人半通行。他懷著疑慮腳步漸漸放緩,其他人自然也就慢下來。

再往前走,眼前乃是一片空地,看不到宿營的少年,只有數座低矮的木樁。

為首者大驚,道:「情況不對,有埋伏!」

「現在知道太晚了!」

四周火光驟起,楊陌帶著少年男女從森林中走出,眾人手上的火把都是墨門特製,可以迅速點燃,突然亮起的火光讓這些見習武者有些不知所措。

楊陌看看眾人,「同樣的辦法對我們是沒用的,看招吧!」他將火把向地面一戳,火光乍現!火焰竄天,火苗向兩旁沿著特殊軌跡蔓延,這些見習武者逼得不停後退,楊陌道:「你們在偵察我們的行蹤,我們其實也在偵察你們。我們在這裡宿營,就因為地形最適合埋伏。這些藥粉是特製的,一會就滅。可是如果在戰場上,我們就會用極難熄滅的藥粉。而這些木樁,則是你們最後的退路,也是死路

。上了木樁就是死路一條,風水輪流轉,今晚是你們全軍覆沒。」為首的見習武者想了想,嘆了口氣:「佩服,是在下輸了。」他以欣賞的目光直直地看著楊陌。楊陌拱手,轉而仰起頭,看著山頂的方向,露齒而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四章 試煉(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