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選拔(下)

第五十八章 選拔(下)

「救命!」

一陣有氣無力的呼救聲,自楊陌一行人前方的花海中傳來。此時譚笑生已經拿到了自己的第二面旗子,過程雖然兇險,但是以他的身手足以應付。不過這一路上沿途他們又遭遇了兩次機關,且沒有任何旗子出現,搞得譚笑生忍不

住抱怨這到底是冬至考核還是術宗藉機報復,呂皓更是說了句「敵人是術宗」。

此時花海中異變再生,幾個人都不敢輕易過去。尤其是經過之前梅花谷那檔子事,誰也不敢掉以輕心,生怕又是哪位逃難來此的巫師做下好事。

顧晴心善:「我過去看看,你們留下別動。」

楊陌道:「那不行,不能讓顧晴姐姐自己去冒險,咱們一起。」

兩人並肩來到花海附近,此時呼救聲已經越來越低,顧晴鼻子抽動幾下,連忙拉著楊陌後退:「這是瞌睡草!」

這種草毒性有限,吸入過多會讓人嗜睡直到睡上十二個時辰才能醒轉,不至於有大礙。但在眼下的考核中,就能起到淘汰的作用。

顧晴皺眉道:「我沒帶辟毒丹,這下可麻煩了。」

「看我的。」楊陌從百寶囊里翻出個葯囊,從裡面取出四粒丹藥,兩粒遞給顧晴,兩粒自己塞進鼻子里。

顧晴微笑道:「千雪姐真疼你,什麼都準備了。」

楊陌微微一笑,隨後與顧晴一路向里走,直抵花海正中。

喊救命的正是他們的熟人:程勇、馮三。兩人這時候都已經昏昏沉沉,再不來人就真的要在這裡睡足十二個時辰。

楊陌和顧晴各自背起一人向外走,等來到外面給他們一人餵了顆丹藥,兩人才醒轉過來。

顧晴問:「你們怎麼會被瞌睡草給放倒了?難道沒聞到味道?」

程勇臉一紅,「光顧著取旗,大意了。」

「你們如今有幾面旗了?」楊陌問。

程勇伸出一根手指。馮三反問:「你們呢?」

楊陌道:「他們都是兩面,我是一面,不過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拿到我的旗。」

馮三聽說已有人取得兩面旗,咬著下唇,模樣頗為不甘。

楊陌拍拍他的肩頭:「別急。只要大家齊心協力,肯定都能過關。來,把你的地圖給我看看。」

程勇和呂皓給出地圖,楊陌又將自己幾個人的地圖拿出來對比,隨後說道:「你們看,咱們的旗果然是同屬一條路,正好一起走。,」

程勇大喜,迅速答道:「好!」

顧晴微笑道:「這次多虧了阿陌,要不然我們也拿不到兩面旗,也未必能過得了關。」

「晴姐你也學會拿我取笑了。」

看著楊陌和顧晴有說有笑,馮三的臉色越發陰沉,忽然搖頭道:「不必了。」

呂皓納悶道:「什麼不必了?冬至是個團隊,設置這個考核就是為了讓我們同舟共濟。」馮三站起身,說道:「冬至確實需要大家合作,不過也不能因此就荒廢了自己的修為。我這個人根骨差人也愚笨,跟你們在一起也發揮不出作用,只能處處靠你們幫忙如果

養成事事依賴你們的習慣,我豈不是成了長不大的孩子?我打算憑我自己的真本事去闖一闖,能過則過,不能過……也就這樣了。」

馮三沒給楊陌等人的反駁時間,大步離開了幾人。

譚笑生攔住要追上前去的楊陌,輕輕搖了搖頭。顧晴哼了一聲:「不知道發什麼瘋!咱們走!」程勇看看幾人,又看看遠去的馮三,最終還是選擇了隨著楊陌繼續走。按照楊陌選擇的路線,五人繼續前行,不多時到達一處石陣。在石陣入口位置,一塊高約三米的菱

形巨石上刻著「天志」二字。楊陌的第二面旗,便是在石陣之中。

「這可是平日里想來都來不了的地方啊!」楊陌大呼。「墨門劃地為城之後,多用這天志石陣作為分組訓練地,訓練內容便是分組奪旗。後來墨門的測試越來越五花八門,冬至小隊的訓練改在無定原之上進行,這裡的用處沒那

么大了。咱們這次居然來到祖宗故地,也算是三生有幸。」

顧晴講出石陣的由來,口氣也是頗為興奮。呂皓等人雙眼放光,只有譚笑生興緻缺缺。楊陌躍上一塊蘑菇狀的巨石,站起身欲要將石陣的全貌一收眼底。然而就在此時,一陣「軋軋」聲響起,蘑菇狀巨石竟然自行移位,在石陣的空位之中晃來晃去,楊陌一不

留神從石頭上摔落,連忙一個翻滾,以免被移動的巨石撞上。

「楊陌!你沒事吧?」陣外,顧晴關切地問道。

「沒事!這石陣果真稀奇!」

譚笑生道:「你們最好小心點,這祖宗故地未必對子孫友好。墨門初創的時候乃是兵荒馬亂的年頭,所有考核機關製造的粗糙而且不在意人命,只怕這裡很有些危險。」

呂皓道:「危險也得進去,阿陌幫了我們這麼多,我們也得幫他。」

譚笑生道:「這地方機關密布,不是人越多越好,還是我進去吧。」呂皓搖頭道:「我可以的,你在這裡等,我進去幫忙。」隨後不容譚笑生阻攔,自己沖入石陣。顧晴朝譚笑生一笑:「你別誤會,呂皓也是關心阿陌,再說也不喜歡欠太多人

情。」

譚笑生點頭道:「我明白,我只是擔心他的安全。」

呂皓人長得高大強壯看著像是個粗人,實際也頗為精細,與楊陌會合之後仔細尋找,時間不長,便發現前方一塊巨石上插著一面白色小旗。

楊陌伸手要拔旗,呂皓連忙阻止:「你等一下,這裡會不會有機關?」

「有沒有機關也得拔旗啊,咱們小心些就是了。」說話間楊陌已經一把取下旗幟,可是就在他旗幟到手的同時,卻發覺腳下的地面在劇烈晃動如同地震,一陣陣機關啟動聲響起。石陣中大小、姿態各異的巨石居然都開始

移動。

這處石陣廢棄多年,不想機關依舊完好,更要命的是,楊陌和呂皓對於機關的運行軌跡一無所知,躲避一個還容易,這麼多巨石都動起來可就不好躲閃。

楊陌、呂皓兩人背靠背四下看著,神情都非常緊張。楊陌指著一塊巨石道:「跳上去!」

「行不行啊?」

「死馬當活馬醫,總不能幹等。」兩人腳尖點地騰身而起,同時落到這塊巨石的頂部。這樣一來,兩人倒是免了被石頭撞到的危險,可是石頭運行隨心所欲,連他們都不知道會撞向哪裡。兩人只好緊張地

四下觀望,直到巨石終於移動到入口附近時,楊陌大聲道:「趕快跳!」

隨後兩人同時起身,落到顧晴等人面前。

顧晴來到楊陌面前關切問道:「怎麼樣阿陌,沒受傷吧?這個地方太危險了,我看就算有見習武者接應,也未必安全。」

「如果事事指望見習武者救命,也沒法過關。」譚笑生在旁搖頭。

呂皓則擦著冷汗說道:「我剛才也在陣里啊,就沒人關心一下我受傷沒有?」

顧晴撲哧一笑:「你皮糙肉厚的,能受什麼傷?」

五人說說笑笑向遠處走去。

程勇要取的第二面旗在一個破敗的茅屋之中,茅屋隱在樹林之內,粗大的樹枝遮蔽了陽光,明明是白天,可是到了這裡如同黑夜。

顧晴皺眉道:「大家小心,這裡是亡靈之地。」

譚笑生道:「亡靈之地?這又是什麼?我怎麼從沒聽人提過。」顧晴道:「我家祖上是給墨門記史之人,所以才有所了解。在墨門劃地為城之前,這裡本來是有原住民的。只是他們不甘心被壓迫,慘死於天命家族的巫師之手。男女老幼

盡數遇害,由於殺他們的法術乃是巫師的血咒術,導致這些人死後魂魄仍在,依舊在此徘徊。這東西邪門的很,大家千萬小心。」

程勇道:「既然這麼謂先,你們別進去了,還是我一個人去吧。」

楊陌道:「那樣還算什麼團隊,要去自然是一起。我陪你。」

兩人推開茅屋的破門,塵土之氣撲面而來。楊陌取出火折點燃,兩人環視整間屋子。只見茅屋的三面牆上嵌著三具屍骨,卻看不出死因。就在這時,忽然程勇發現三具骷髏的手指在動,嚇得倒退一步問道:「是我眼

睛花了嗎?」

楊陌搖頭道:「恐怕是沒有,動手啊!」

隨著言語聲,三具骷髏一躍而出,與此同時,他們的腳下有物體逐漸凸起,兩人一看,一具骷髏正試圖從地下鑽出來。

楊陌手疾眼快,一腳踩下,骷髏的頭應聲碎裂。隨後只見碎骨裡頭藏著一面旗。

「程勇,你的旗子。」

「多謝阿陌了。」這時三具骷髏已經衝過來,兩人也各自取出防身單刀與骷髏格鬥。終究是有資格參加冬至演習的人,身手已經頗有些模樣,尤其楊陌家學淵源非比尋常,一手持火折,一手舞鋼刀依舊不是骷髏所能匹敵,不多時三具骷髏都被打爆。就在兩人想要離開之時,程勇忽然拉住楊陌:「阿陌你看,怎麼還有一面旗?」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八章 選拔(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