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第三面旗

第六十章 第三面旗

天黑了。由於之前在亡靈幻境消耗了時間,原本楊陌設計的捷徑反倒是失去了意義。不過身邊的人對他並沒有埋怨,相反更多幾分感謝。回憶之前的過程,如果不是大家通力合作,只怕早早就被淘汰,也走不到這一步。如今無非是多花一些時間而已。再說經過亡靈幻境那一戰,幾個人也算是「同生共死」,感情比過去更為深厚,自然不會有人說怪

話。

第三面旗沒有替代品,也就是說過程里可能取巧,最後都得硬拼。幾個人站在一個黑黝黝的山洞前面面相覷,看不出山洞裡有什麼,於是就更加緊張。

「進去嗎?」顧晴試問道。

楊陌打量山洞四周,看不出什麼異常,點頭道:「進去!」

譚笑生伸手一攔:「咱得吸取亡靈之地的教訓,先探探虛實再說。」

楊陌搖頭道:「亡靈之地的虛實也沒法探,乾脆閉著眼往前沖吧。都到這了,總不能打退堂鼓。」

幾個人打著了隨身帶的火摺子,呂皓四下望去,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看上去很普通嘛……」呂皓剛嘀咕,就被顧晴瞪了一眼:

「普通不好么?少說話!」由於經過剛才那場風波,幾個人多少還是有點心虛,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再發生什麼意外。通道並沒有分岔,而是一路螺旋向下。楊陌不時朝後看看,心裡總覺得忐忑。

最後一關不許取巧,證明肯定有極為厲害的考驗,眼下越平靜,就越是危險。

忽然眾人眼前一花,程勇連忙道:「對……對不起,我火摺子用完了。」

幾人看了他一眼沒多說,等眾人再轉回頭來,便發現面前出現一塊石壁。

顧晴將火筒湊近石壁,青苔之上,赫然插著一面紫色的小旗。

「我的第三面旗!」

顧晴興奮地叫嚷,卻又驀地止住聲,她看了看眾人,小心地問出口:「摘嗎?」

呂皓道:「摘吧。」

程勇點頭,楊陌用目光鼓勵顧晴,譚笑生半張臉隱在黑暗之中,看不清表情。

顧晴用力一拔,將旗幟握在手裡,可隨著她的行動,山洞驟然一陣搖晃,塵土夾雜著碎石自他們的頭頂掉落在地。噶喇喇的響動聲中,地面逐漸下沉。

經過亡靈之地的五人膽量都已經變大,此時毫不慌亂,緊抓著身旁之人的胳膊,互相囑咐道:「是機關!要站穩啊。」

等到下沉停止,一條通道出現在幾人面前,看樣子還是要向下。

顧晴看看上面,又看看面前:「可以通過繩索上去原路返回。要拿旗子,應該就在前面。」

譚笑生道:「你是個女孩,還是不要冒險了,我們幾個闖就好了。」

顧晴道:「這叫什麼話?剛才骷髏打我們的時侯分男女了么?一起走吧。」幾人踏入通道,一離開腳下踩的那塊地面,通道霎時燈火通明。原來在道路兩旁的石柱之上,都有燭台,隨著機關啟動,燈燭自動亮起。而眾人原本所佔的那塊石板迅速

升起,將上方的空缺堵死。

楊陌一笑:「這是說我們只能進不能退了?也好,這才是墨門武者的本色么。」

譚笑生一擺手:「你聽,那是什麼聲音?」

通道彼端,一陣砸夯一樣的腳步聲響起,似乎有什麼龐然大物,朝著他們這裡走來。幾人臉色一變,各自握緊兵器準備迎敵。一個巨大的石制雕像,緩緩出現在幾人面前。它的身高大約是成年人的兩倍,用巨石雕刻而成,臉上粗略雕刻出人的五官輪廓。來到眾人面前,一對石制手臂拉開架勢,

似乎是要格鬥。

這是石偶?

幾人看楊陌,楊陌吞了口唾沫。「別看我。這東西是咱們墨門有名的狠角色,誰知道考冬至會把它拿出來?聽說雲中總共也沒多少,不知道為什麼拿來對付我們。」

譚笑生道:「這東西和機關獸是一個原理,真正到戰場上就是那麼回事,也就這種場合有用。」

程勇看著石人的架勢,戰戰兢兢說道:「有用就夠了,大家小心!」在他的尖叫聲中,石人已經揮出一拳。這一拳勢猛力沉,誰也不敢硬接。五人要麼蹲下,要麼靠著身旁的牆,楊陌在地上打了個滾,結果一抬頭,正好和石人四目相對。

卻見石人另一隻拳頭已經高高舉起,朝著自己猛砸下來。楊陌縱身一躍,在石人的頭頂翻了個跟頭,飛踹石人後腦。

「阿陌小心!這人的招式有點像莫無垠隊長!」顧晴道。

楊陌在半空之中,心下一驚。石人快拳重擊的打法的確類似莫隊。如果是他,自己這一腿可是自尋死路……

他一念及此,果然見石人的拳頭已經飛速提起,正等著他的腳自己送過去。正是莫無垠慣用的一手「回身搬攔錘」。

楊陌百忙之中在空中翻了個空心筋斗,勉強避過這足以讓自己斷腿的一擊。落地之時卻是控制不住平衡,打了個滾才勉強站起。

「你沒事吧?」顧晴湊近他,關心地問道。

「沒事。顧晴,只是我得好好想想莫無垠隊長的弱點了。」

石人緩慢地直起了身,下一波攻擊,即將來到。

「我和石人交手之時,你們鑽空過去。想辦法攻他後面。」楊陌小聲囑咐道。譚笑生道:「莫隊長縱然招數有破綻,也不是我們能抓住的。不過大家別忘了,我們的對手不是莫隊長,而是個機關人。如果機關戰偶能像莫隊長一樣,咱們武者就不用混

了。」

楊陌道:「你的意思是?」

「聽我指揮!」

譚笑生一聲大喝:「接下來大家往後閃,空翻,他的拳就會走空。而且石人不能飛腿攻擊,這也是個破綻。大家配合我,卸下他的頭。」石人的拳頭再次揮舞,但是有譚笑生指引,眾人應付起來就輕鬆多了。譚笑生上攻石人首級,趁著石人招架的當口,楊陌一刀劈出,正中石人脖頸。只聽一陣機關響動,

石人的頭顱向旁移開半尺,身體也不再動,從石人的脖頸處,一面小旗升起。

楊陌大喜:「我的!這是我的旗。」眾人再往前走,這次遇到的則是個持弓弩的竹偶,雖然防禦力不能和石偶比,可是速度遠勝,呂皓一不留神膝蓋中了一支竹箭,但總算楊陌打碎了竹偶,為譚笑生拿到了

旗子。

顧晴拔出呂皓腳上的箭,簡單地用隨身攜帶的藥酒和繃帶替他處理傷口。程勇將呂皓扶起,呂皓苦笑道:「現在該輪到我的小白旗了,讓我來找找它在哪裡吧。」

呂皓說著,在程勇的攙扶下向前走去。

他往前走,發現右側有一處通道,盡頭有著亮光。他和程勇踏入這條通道,楊陌緊隨而去。譚笑生再次留在了後面,他問顧晴:「你是為何要參加試煉?」

顧晴正憂心呂皓的傷勢,此時一愣,思忖片刻,說:「我想成為岑霜隊長那樣的人……是不是有些好笑?」

譚笑生搖頭:「誰也沒有資格嘲笑別人的夢想,我只是想說,既然有夢想就去努力就好了。」兩人邊說邊進入右側的通道,發現通道的盡頭有著光亮,楊陌、呂皓、程勇三人正堵著那處光亮。他們走近之後,發現這處光亮就是洞口,上頭是懸崖,下頭是深淵,有

陣陣風從底下吹上來,而呂皓的第三面小白旗,就插在洞口往下,大概兩丈左右的位置。

楊陌試著甩出之前用的紅絨套索,在半空中晃了幾下,又收了回來,失望地說道:「不行,風太大了套不準,而且這個位置我沒法使勁。」呂皓和程勇盯著那面迎風招展的小白旗,一臉難色。半晌,楊陌打量了會兒旗幟周圍的岩石,收回視線。「有了,繩子套不準,人的手不會出錯。我下去把旗子拿上來。你

們拽住繩子,我下取拿。」

呂皓見楊陌慌忙阻止:「我的旗,還是由我去摘吧!」

「你腿受傷了,很容易出危險,大家都是自己人,還分那麼清楚幹什麼。笑生,你們幾個拉住我啊。」

朝陽初升,樹洞之前。

楊陌,顧晴,呂皓,譚笑生四人並排而立,程勇在最終階段不慎受傷,黯然退出。

祝天雷看看四人點頭道:「四個人通過選拔,這個比例已經非常驚人,今後再接再厲,現在可以投名牌了。」

楊陌正對著初升的朝陽,沐浴著清晨的微風,張開雙臂。

「冬至小隊,我來啦!」

祝天雷這時來到譚笑生身邊問道:「你為何往樹洞中扔了一塊無用的木頭?」

譚笑生拿出自己的名牌,放在手心,輕輕地撫摸。

「天雷隊長,」譚笑生轉過身,「我心中迷茫。」

「楊陌是我兄弟,他要參加武者試煉,我就陪著他。可是我……並未將雲中城當作自己的歸屬。」祝天雷並未因此發作,反倒是點點頭:「你能說出自己的想法,這是好事。雲中從來不會強迫別人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更不會強迫別人為雲中效力。你既然不想加入,我

也不勉強。把名牌收好,想通了再說。」

譚笑生看著手中的名牌,並未應聲。許久,他對祝天雷說道:「天雷隊長,我可能,要離開雲中城了。」

「去吧,收好名牌。我相信,你會回來的。你屬於墨門!」

譚笑生感激地對祝天雷躬身,拱手道:「多謝天雷隊長!」

他看著正對著朝陽的楊陌,覺得他整個人都在發光。譚笑生終於露出了笑容。緣聚緣散,至少自己在雲中結交下一個生死之交,這就足夠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章 第三面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