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王祐

第六十二章 王祐

天京城外,梟衛訓練場。

這裡原本是荼盈和劉威揚狩獵的所在,如今斯人已逝,這裡也變成了訓練場地。

數十名梟衛在此捉對廝殺,雖然手中沒有兵器,可是出手狠辣招招奪命,所謂訓練竟然和真實搏殺差相彷彿。在土坡上,一身織錦夜梟服的王景冷眼觀看,面容冷峻眼神冰冷,尋常人只要看到他的眼神都要魂飛魄散。任誰也不會把眼前的王景和當年那個純良的書生,受氣的中官

當稱一個人。如今的梟衛不但恢復了祖上威風還尤有過之,凶名遠播能讓小兒止啼。作為這支部隊首領的王景,自然也成為了人人敬而遠之的人物。不過,王景對此絲毫不在意,從那

年帶著兒子,從無定原回到天京城之後,他的生命中,值得他在意的東西,人,都很少了。

下方一名梟衛被打得連連後退,口內鮮血狂噴,王景神色依舊。那名佔上風的梟衛反倒是有些猶豫不敢再打。收了招式,朝王景道:「勝負已分,可以停手了吧?」

王景自土坡上一路緩步而行,走到那停手梟衛的面前,那梟衛叫了聲:「大統領……」王景卻已經一拳打在那人臉上。

他並非技擊中人,可是手下天膽也不敢躲避,只好由著他打。這一拳用力極大,把這名梟衛打得滿臉開花。王景冷聲道:「我幾時讓你停手?」

「可是……可是他是我師兄……」

「回答問題,我幾時讓你停手?」

那名吐血的梟衛跪倒在地道:「大統領,我師弟不懂事,大統領恩典!」

那名被打得滿臉花的梟衛也跪倒在師兄身旁,「大統領恩典!」

「停!」王景一聲號令,交手的梟衛全都停下。

王景望著眾人問道:「我們梟衛是什麼?」

眾梟衛雖然大多身上帶傷,但是回答問題依舊氣勢如虹:「天子的刀!」

「刀需要做什麼?」

「殺人!」「很好!你們都不錯,記得自己的本分。我們是刀,刀就是要殺人的,至於殺誰那是持刀者的事,我們只管殺人,不問目標。所以梟衛沒有感情,只有命令。可是如今有人

卻壞了規矩,居然念著什麼師兄?既入梟衛就是六親不認,便是親兄長該殺也得殺何況是師兄?不遵軍令,只有死!」死字剛出口,那兩名梟衛身旁就多出兩道人影,刀光閃處,二人人頭落地。王景對這一切無動於衷,只是冷冷說道:「都給我記住自己的本分,你們不需要思考,只要執行

,搞不明白這個就沒用了。梟衛不養廢人,沒用的就是個死,散了吧!」

梟衛一語不發各自散去,有人拖走了那兩具屍體,王景回到土坡上負手而立。這時一名梟衛來到土坡下稟報:「大統領,王小統領有消息送來。」

王景臉上終於露出一絲笑容:「哦?快說!」

梟衛沒有感情,那是他糊弄下面人的話,自己從不曾相信。他若是沒有感情又何必當梟衛?有關王祐的一切,都是重要情況,比任何事都要緊。

天京城街頭,熙熙攘攘,人群來往,叫賣聲不絕。幾個男子看似閑逛遊玩,實際異常警惕,眼神左顧右盼,似乎在找什麼。

在這條街道轉角,有一座名叫雅閣軒的二層茶樓,生意很是火爆。可即便一樓已經插腳不下,夥計也不會讓人登上二樓。

一個外來客人本想找地方喝茶卻發現一樓沒有座位,和茶博士爭吵起來:「一樓既然沒位置,為何不讓我上二樓?」

茶博士一邊招呼著客人,一邊賠著笑臉解釋:「客官,整個二樓都被人包下了,實在抱歉。」

「包下來?這人怎麼這麼霸道?說吧,他出了多少錢。我加倍!」

茶博士面露難色:「這個……不是錢的事。」

客人聞言怒火更盛,與茶博士激烈爭吵起來。二樓靠窗的位置,已經長大成人的王祐一身富家公子打扮,正眯著眼睛看著大街上幾個手下跟蹤那幾個鬼祟男子。在他身旁站著個身高過丈體格魁梧的壯漢,虯髯如鐵相

貌威猛如同天神下凡。這大漢名叫鐵無環,乃是王景給自己兒子尋覓的護衛,其人性情耿直,一身神力天下少有人及。王景先是設計害得他家破人亡,又出手把鐵無環救下,還殺掉了那個出面

操持此事得倒霉蛋。從此鐵無環對王景忠心耿耿,於王祐也是死心塌地。

聽到下面的爭吵,鐵無環臉色一沉就要下去,王祐卻道:「一隻蒼蠅,也用得著你?阿四!」

站在樓梯口的一個大漢應了一聲轉身下樓,片刻后,恢復安靜。

名為阿四得手下再次上樓時,低聲在鐵無環耳旁說著什麼。鐵無環來到王佑身旁,低聲稟報:「螞蟻進洞了。」

王佑端茶呷了一口,「事關外使,手腳乾淨些!」將杯中茶一飲而盡。鐵無環點了點頭,轉身快步下樓。

街上行人如梭,一個臨街狹長的小巷裡,一個菜販打扮的中年人斜靠在裝滿了大白菜的板車前,用掛在頸部的發黃的毛巾擦著頸部汗漬。

這時,大街上傳來高昂曲折的吆喝聲:「磨刀,修鎖嘍!」菜販便衣聽后神情淡定的,放下肩頭的毛巾,一把推起板車就往小巷外走。小巷口的便衣梟衛朝他使了個眼色,這名菜販忽然雙手端起車把,使出渾身力氣向前疾奔,與

此同時一輛馬車也正趕來。

那幾個鬼祟漢子這當口正來到小巷出口,冷不防這麼一輛板車衝過來,連忙左右分散躲避。菜車恰好撞在馬車上,車上大白菜頃刻間全部撒出,滾落滿地。

剛剛還在給信號的便衣,此刻裝成過路的百姓,攢動眾人大喊道:「不要錢的大白菜,快搶啊!」這聲叫喊吸引了旁邊的路人,大家紛紛都向滿地滾落的蔬菜衝去,幾個鬼祟男子還未站穩腳,就又被撞得東倒西歪。其中一個漢子躲避時與自己的夥伴分開,這時想要和

同伴匯合就變得艱難。搶菜的百姓亂沖亂撞,讓他脫離了己方夥伴的視線。雖然這個時間不過幾個呼吸,卻已經足夠。

一身百姓打扮的的鐵無環忽然閃出,朝那漢子後頸一擊將其打暈,不等他倒地,就配合默契的和另一個人一左一右架住了他,街上的行人從背後絲毫看不出任何破綻。

街上搶大白菜的百姓各自手捧白菜滿意的離開,菜販揪住車夫理論。街頭又恢復了平靜,而那幾個漢子這才發現自己的同伴失蹤了,四下尋找始終看不到人。

雅閣軒二樓,王佑輕搖摺扇面帶微笑,看上去人畜無害

鐵無環快步上樓,來到王祐身邊稟報:「公子,那小子招了。不出咱們所料,他們果然是齊國的探子。他們落腳的地方乃是城西王家莊。」

王佑哼了一聲笑容:「齊國……果然是他們。我大燕山清水秀,他們既然來了就不必回去了。咱們去趟王家莊!」

鐵無環楞了一下:「他們人手不少,咱們就這樣直接闖去抓人?再怎麼說,明面上兩國還是盟國,我們是不是該慎重一些。」

王佑淡淡一笑:「齊國人也不是傻子,少了一個人自然會發現異常,兵貴神速,馬上動手!」

說話間他站起身:「出問題我負責!」隨後舉步下樓,鐵無環連忙跟上。

王家莊內。

王祐和鐵無環眼前乃是一座荒涼的莊院,牆頭上生出雜草,看上去無人居住。

鐵無環道:「屬下打聽過了,這座宅子是一個致仕還鄉的官員所有,人一走這裡就沒人料理,已經荒廢多時。齊國人就住在這裡。」

王佑冷冷一笑:「看來那位致仕的也不簡單。」

鐵無環試探的詢問:「要活的還是……?」

王佑並掌如刀,向下狠狠一切:「無須顧忌太多,我們已經有了一個活口……」

鐵無環和身後的梟衛齊聲應答:「明白!」這群人如同狼群一般飛速沖向院牆,等來到院牆下時半數梟衛俯身蹲下,剩餘一半借其身一躍而起跳上牆頭,再伸手將之前充當墊腳的梟衛拉上去,隨後從牆頭跳下,向

大廳方向衝去。

院落里的守衛抽出單刀迎上去,鐵無環等人腳步不停,就在雙方即將碰到一起時,有兩枝弩箭從鐵無環雙肩後面飛出,不偏不倚貫穿了兩個持刀守衛的咽喉。那些鬼祟漢子都在大廳內,大廳里點著火盆,這些人手忙腳亂的將一摞摞文書往火盆中扔。忽然,大廳門被人一腳踹開。鐵無環如同天神般當先沖入,一眾梟衛如狼似虎

殺進來。

這些漢子的兵器都放在手邊,見到鐵無環等人進來,立刻舉起刀劍迎上。

雙方都是武藝高強之人,現場刀光劍影,戰況很是激烈。王祐這時負著雙手緩緩走入大廳,神態很是悠然。一條大漢舉刀向王祐衝來,王祐后發先至,手上摺扇在對方喉尖一抹。那大漢捂著喉嚨踉蹌而退,鮮血順著手指縫隙流淌,身體向後倒去,正砸在火盆上。一股焦臭味道

升起,王祐皺皺眉頭:「不體面!」說話間他已經來到火盆前,一腳將大漢踢開,彎腰從火盆里拿出一份燒了一小半的文書,打開看了看。隨手又把那份文書又丟回火盆里,吩咐梟衛:「這些文書全部帶回去

!人,不論死活,都帶回去,死人,也會說話……」

忽然,王佑眉頭一皺,朝眾人道:「有埋伏!」眾梟衛恍然大悟,迅速整理地上的文書,隨後向外撤退。幾個殘存漢子還想圍攻王祐,卻被鐵無環揮舞銅錘隨手打飛。鐵無環一手舞錘,一手拉著王祐向外跑,剛剛來到院落里,身後已經傳來一聲轟響,大廳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二章 王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