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為母則強

第七章 為母則強

荼盈愛憐地凝視著搖籃中小小的孩兒,臉龐充滿了母性的光輝。

此時的她,眼裡只有這個粉嫩嫩的孩兒,她只想將一切都賜福給這個孩兒。看著愛妃抱著孩兒不撒手,被冷落的劉威揚卻毫不以為意,他輕輕一笑,轉身悄然離開了皇帳,對服侍的老嬤嬤招了一下手,站立在一旁的老嬤嬤會意之下,跟著燕帝一

起出了營帳。

走出皇帳后,老嬤嬤一言不發地跪倒在劉威揚身後。

「此次荼盈安然分娩,你有大功。」劉威揚背對著她,淡淡說道:「回頭賞賜加倍,另外,這段時間內好好服侍荼妃,若荼妃恢復的好了,朕賜你家族一子萌補入仕。」

老嬤嬤驚喜交集,連連在身後叩頭不已:「奴婢知道了,請皇上放心!」

劉威揚目光微微閃爍,旋即又命隨行太監說道:「告訴莫總管,讓他把三皇子誕生的喜訊,迅速傳報京城。」

隨行太監轉身要尋找莫總管時候,卻被皇上再次叫住:「等待,再傳達一件事,告訴顧丞相,三皇子出生,大赦天下,免除百姓所有賦稅徭役一年!」

隨之仰頭大笑:「朕要讓天下人都因我的兒子感到開心,哈哈哈……」

皇帳之內,聽到劉威揚這番話后,荼盈眼眸微微閃爍,低頭看著正在熟睡的小皇子說道:「看看你父皇,文治武功,威凌天下!將來你可要多學你父皇哦,我的孩兒……」

小皇子抿了抿嘴,發出啊啊哦哦的聲音,不停晃動著小胖腿和胳膊。與此同時,皇帳之外忽然掠過了一道陰風,荼盈不由地打了個寒戰,連忙伸手護主小皇子,看到小皇子無恙后,荼盈這才放下心來,待她抬起頭時候,只見皇帳內燈火變

得忽明忽暗。

「這陣風,來的好怪……」荼盈心中不由地泛起一絲驚疑,她自修習薩滿神術以來,對周圍反應極其敏感。這陣陰風絕不會是無緣無故的出現。

思前想後下,她從貼身的荷包里取出幾顆盤羊拐來。這幾顆盤羊拐乃是以野生盤羊群中頭羊的左腳拐採制而成,這是她在成年後,部落的大薩滿送給她的成年禮。被她祭養多年,已然通靈。奶白色的羊拐上布滿了詭異的符

號。

一般遇到難解決的事情后,荼盈都會用羊拐來占卜。

荼盈兩手合十抱著這幾顆羊拐,放在口中念念有詞,然後兩手一放,嘩啦一下幾顆羊拐落在紅緞上,構成一個詭異的圖案。

看清羊拐構成的圖案后,荼盈俏臉一下子就變得毫無血色,她嬌軀一軟,坐倒在地,喃喃地說道:「天命之星?怎麼可能!這個時候出現……」

荼盈看著搖籃中的孩子,皇兒剛吃飽了初乳,此時睡的正香,時不時還砸吧砸吧嘴。

「是,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是天命之子?」荼盈渾身都在顫抖,緊緊握著盤羊拐,搖頭說道:「不,不,這不可能!我得親自去看看天象!」

說罷自己連鞋都忘記穿就朝皇帳外走去。與此同時,貼身嬤嬤剛剛受到燕帝封賞,正喜滋滋地走進來,看到荼盈竟然光著腳走了出去,登時嚇得魂飛天外,她手忙腳亂地拿著鞋子追過來,連聲說道:「娘娘,剛剛

生完孩子是不能下地的。奴婢就你了,快回到床上去吧。」剛吩咐完事務的劉威揚聽到呼喊后一轉頭,發現荼盈怔怔的朝著帳外走去,登時大驚失色,連忙上前將她抱了起來:「盈兒,你的身體不要了。草原上的風氣寒涼。尤其你

剛剛生產完,更是不能招風的!」

荼盈這下緩過神兒來,急忙解釋:「我剛剛,就是憋的喘不過氣,想透透氣而已。」劉威揚一把扯掉身上大氅將她裹起來,旁邊幾名宮女也連忙趕過來給她擋風,護著她小心翼翼回到皇帳內,劉威揚才鬆了口氣,對她溫言說道:「你的想法朕都知道,等你

身體恢復了,朕第一時間帶你去草原上馳騁,如何?」

感覺到丈夫身上的暖意,荼盈俏臉恢復幾許血色,她靠在劉威揚懷中,臉頰緊貼著丈夫的胸膛:「皇上……皇上你要答應我,一定要讓我們的兒子平平安安的長大成人。」

看到她眼角泛起的淚花,劉威揚擁著荼盈,柔聲道:「愛妃,朕有百萬的鐵甲雄兵的拱衛,還有什麼人能傷得了我們孩兒一根毫髮呢?」

說到這裡,他眼中異彩飛揚,頓了頓,語氣鏗鏘地說道:「我不光要讓他平安長大,我還要立他為太子!他一定會成為大燕的棟樑、天京城百姓未來的希望!」

此時此刻,莫清江正從外進來,聽到這句話之後心頭登時咯噔一聲,不動聲色地獻上一襲緞面紅布:「皇上,是時候為三皇子穿戴上肚兜了。」

劉威揚笑著接過來肚兜,拒絕奶媽的好意,對荼盈說道:「還是讓我親自來吧。」

說罷他輕輕解開襁褓,為皇兒繫上肚兜。

看著陛下有些笨拙地給皇兒繫上肚兜,荼盈眼眶模糊了,在燕帝系好肚兜后,她伏在丈夫的懷中,緊緊抱著丈夫的胸膛。

感受著丈夫身上的溫暖,看著穿著肚兜的兒子,她暗自做出了一個決定。

密閉的皇帳之內,四個燃燒的香爐內散發著淡淡的幽香。

荼盈雙目緊閉,兩手交叉合十,放在左側的肩膀上,仰面朝天做出一個向天祈福的姿勢。

一旁的小皇子躺在搖籃當中,小胖胳膊小胖腿不停搖晃著,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母親做的姿勢。

驀地,荼盈兩手如靈蛇般舞動起來,交叉的十根手指在燈光下變幻出無數詭異的線條,看得人眼花繚亂。這種舞蹈似乎極其消耗體力一般,做到一半的時候,荼盈額頭上已布滿了汗水,在她完成最後一個動作的時候,她的兩手結成的一道詭異手印,如蜻蜓點水一般,緩緩向

皇兒的眉心捺去。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就在她的手印靠近皇子額頭一寸距離時,皇子的眉心驀然亮起了一片詭異的星光!

這道詭異的星光如同一道堅固的屏障,牢牢地阻住荼盈的手印不得上前。

手印陡然一散,荼盈軟倒在床榻邊,雙眼無神地看著兒子。

小皇子卻仍然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抖動著手腳發出咯咯的笑聲。剛剛,她用天命家族傳統的巫術儀軌,已徹底確定一點:她的兒子,真的就是天命之子!天命家族傳說中,會征伐天下,帶來無數腥風血雨,帶領天命家族一統大陸的天

命之子!

可是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兄長,該怎麼辦?

「不,我不想我的兒子做什麼天命之子,只想你一生平安……」荼盈眺望著遠處天際,眼神逐漸堅定起來:「皇兒,我為你改命!」

無盡大海中,風濤浪急,一片灰濛濛的雲下,一艘艨艟巨艦靜靜地停在海面上,任由周圍的海浪撲擊在上面而巍然不動。而在巨艦旁邊,則是一座雲霧繚繞的小島。

潔白的海鷗成群歡呼飛躍,在海面和天空中兔起鶻落,但卻不知為何,這些海鷗一旦靠近了那座小島,都會自動繞開這座島嶼。

在島嶼正中則矗立著一座氣勢恢宏的宮殿,宮殿內燈火通明,但在白色霧氣的籠罩下,也只有微弱的紅光穿透出來。

這座宮殿取「明三暗七」建築模式,從外面看是三層圓形迴廊建築,而內部卻有七層。外圍自下至上呈現逐層縮小的趨勢,每層都雕刻著來自不同文化中的精美花紋。宮殿的正門口上方一塊烏黑的木質門楣上,雕刻著【七曜】二字,這兩個大字筆力雄渾凌厲。穿過高聳的通天大柱之後,神宮內部光線微弱,只有中央的位置點著幾處幽

暗的光,

大殿內一些白袍的侍從,貼著宮中大柱肅然站立,唯有腳尖上一點光亮,身體剩餘的部位全藏在黑暗中,氣氛顯得格外詭秘。

最上首的寶座隱匿在黑暗裡,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坐在寶座上的一個白袍人。

黑暗將白袍人上半身籠罩著,只能依稀分辨出他垂著頭,身上穿著連體帶帽的白色斗蓬,其餘的一切都顯得很是神秘。他靜靜地端坐在那裡,彷彿一塊沒有生命的石頭。

幽暗的大殿內忽然白光一閃,一個白袍男子幽靈一般悄無聲息地來到殿內,輕聲說道:「啟稟大預言師,神殿內供奉的聖物動了。」

寶座上的斗篷下倏然亮起一抹精光,一個蒼老沙啞的聲音響起:「且取來。」這名白袍男子迅速退了下去,片刻后,他捧著一隻羅盤悄然走了過來。這隻羅盤是用青銅鑄就的,已不知經歷了多少歲月,上面布滿了銅銹。羅盤上布滿詭異的花紋和線

格,上面橫亘著一根細長的指針。

而此時,這隻古老的羅盤在白袍人的手中卻發出嗡嗡的聲音,上面的指針不停地跳動著。寶座上死寂的白袍人霍然一抬頭,向前大步走幾步,來到大殿正中位置,一道明亮的陽光透過宮頂藻井陽光照在他的臉上,這是個清矍瘦削、白眉白須的老人,他的白色

帽沿邊緣有三道金邊。看著抖動不已的羅盤指針,他兩手顫抖地托著羅盤,凝視著上面抖動不已的指針,最後噗通一聲,雙手高舉羅盤激動的跪在地上,聲音發緊的喃喃自語道:「出現了,終於

出現了!」

周圍的眾侍們紛紛跪倒在一旁,高呼萬歲。

大預言師顫抖著手,從胸口摘下一件寶石掛件,這枚寶石掛件也不知是用什麼寶石製作的,上面閃爍著暗紫色的光芒,充斥著華貴的氣息。

他將這枚吊墜緊緊攥在手中,口中喃喃地說著:「我們終於等到他的到來了。」

待他再次張開手時,暗紫色寶石逐漸變亮,閃著亮紫色的光芒,在眾人激動的注視之下,緩緩沿著宮殿藻井一路升入大殿之外。

大殿之外原本是一片亘古不散的雲霧,而在此刻的雲霧正中,一顆斗大的星辰正在天幕中熠熠生輝。這顆星光血紅,彷彿有生命一般,和大預言師手中的寶石交映相輝。

「天命之星!」大預言師緊緊凝視著這顆星辰,激動的熱淚盈眶,大聲說道:「我們七曜,世代苦苦等待千年之久的新天命之子,終於出現了!」

空中的紫色寶石慢慢下降,光亮也越來越小。在回到大預言師手中已與剛拿出時並無差別。

大預言師鄭重的將它掛在胸口前,手緊緊攥住,喃喃:「七曜先祖共鑒!天命之星重現世間,我族的使命將要展開……我們定會重新統治大陸的!」他轉身一揮手:「找貪狼和破軍來見我!」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為母則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