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草原新主

第七十五章 草原新主

岑霜帶了兩名得力手下加上楊陌一共四人,一行人抵達楊陌與多狸交手的樹林時已經是申時前後,岑霜朝樹林看了看,隨後說道:「楊陌,你帶我去之前你們交手的地方,

替他人散開查找線索。」

幾人下了坐騎,秋分兩名隊員隊員都是經驗豐富之人,自己行動不用人關照,楊陌則指著眼前一條小徑對岑霜說道;「岑霜隊長,走這邊。」他牽著馬走在前面,細細回想那日與少女纏鬥的路線。岑霜跟在他的身後,觀察路上的一切。她心思細膩,看出楊陌的情緒有些焦急,顯然是無法確定交手地點。微笑安

撫道:「阿陌不要心急,你對這裡的環境不熟,當時光線昏暗,又是生死搏殺,找不到地方也不怪你。不著急慢慢想,就算想不起來,我也能找到。」

「霜姐你這麼厲害?」

「看你說的,若是沒有這點本事,又怎麼能當隊長?你可別小看人。」兩人說笑幾句,楊陌的情緒得到紓解,緊鎖的眉峰稍稍舒展幾分,找起來反倒更有效果。走了不遠,他忽然發現在一棵大樹樹榦上有新鮮划痕,他心中一動,連忙朝大樹

旁的小道看去,道路兩旁的樹木要麼有很深的划痕,要麼枝幹斷裂。

他驚喜地叫道:「霜姐!我找到了!」

岑霜奔過去,楊陌正指著一處斷裂的樹榦。她再湊近,伸出手撫摸斷裂之處,她沉聲道:「果真是薩滿巫術。」

「這也能摸出來?」岑霜嘆氣道:「咱們墨門和薩滿法師做了多年對頭,自然對他們的手段有所了解。傳聞薩滿巫術自北曜而來,歷經千百年,有不少法術失傳,威能大不如前。饒是如此,這種邪法依舊是草原威脅南曜的利器之一,無定原之變之後,無定城道現在還有巫術氣息。這裡的巫氣息也很重,證明和你交手的人乃是個巫術高手,論修為未必弱於那些

成名大巫。你能從她手下撿條命已經不容易了,今後再遇到她有多快跑多快。這個人……恐怕日後是咱們的一個勁敵。」

楊陌沒想到自己居然和一個大巫修為的高手過招而且成功脫逃,那點挫敗感蕩然無存,反倒是有些欣喜。

此時,矮樹林那頭傳來一陣動靜,一名秋分隊員竄了出來,他一眼看見了岑霜,大步走近,拱手道,「隊長,我們在附近發現了車輪的齒印。」

「快去看看。」岑霜急率楊陌等,策馬飛奔至矮樹林的另一頭。坑坑窪窪的泥地之上,數道輪印斷斷續續向西北方向延伸。岑霜蹲下,用手指測量輪印的深度,而後起身,遠望著西北方向,對幾人說道:「就這個輪印的深度判斷,車上

所載必定是大型貨物。上馬追!」

一行人策馬往西北再走數百米,又到了茫茫的草原之上,岑霜對隊員們說:「此地位於無定原的西南方向,多山多林,地貌複雜,散開偵查,信號火筒聯絡!」

「是!」

隊員們應道,當即散開。岑霜用馬鞭指著正前方,對楊陌說道:「我們往這兒。」兩人揮動馬鞭,飛奔向前,兩人穿過一小片草原,來到山地。岑霜勒馬,打量周圍的群山,忽然發現左邊的山林,群鳥驚起飛向天空。楊陌也發現了這個異樣,他看著群

鳥,喊道:「霜姐你看!」岑霜「嗯」了聲,尚在考慮之中,卻聽見了馬蹄之聲,向前一看,只見楊陌向著那處樹林飛奔而去。岑霜喊道:「阿陌!」楊陌似乎沒有聽見,她無奈之下,只能驅馬追過去

。岑霜跟隨楊陌進入樹林,沒走一會兒就生出了疑惑,此處邊界她曾帶隊偵察,因此地是綿延數十里的密林,且其中猛禽頻出,他們從未深入,但如今卻只見樹木並不繁茂的林地,且地勢不平,令她倍感陌生,再往前走,她聽見了震天的戰鼓聲。她心中大驚,再向前,鼓聲驟停,她看見楊陌的馬拴在樹榦之上,而透過樹榦間的間隙,她隱

隱約約能看見楊陌的身影立在前方。

岑霜下馬,小跑著上前,從樹榦下方穿過,她發現此地是一處斷崖。楊陌怔怔地看著斜下方。岑霜隨他的視線看過去,驚訝地捂住了嘴。山谷寬闊的空地之上,聚集著無數草原精騎,他們面向祭台,長矛指天,氣勢可怖。擂鼓聲再次敲響,草原士兵舉起手中長矛,高聲嘶吼!大地為之顫抖,林中驚鳥飛向

天空,更有碎石從山間滾落。

稍高的祭台之上,更有數位身著盛裝之人,似乎是什麼儀式。

此時時至黃昏,對草原諸部而言,良時已至。

面對如此聲勢浩大的草原之軍,岑霜和楊陌匍匐在地屏息凝神,手持千里望,看著祭台上眾人的舉動,因隔得太遠,兩人無法看清他們的面目,只能依稀窺見一個輪廓。

岑霜發覺在場胡兵穿戴服飾五花八門,而祭台周圍總共十四面旗幟,她環視整座山谷,剎那間腦中思緒萬千,繼而喃喃出聲道:「該不會是……」

楊陌聞聲,偏過頭,見岑霜居然顯露出驚惶之色,忙壓低聲音問:「霜姐,怎麼了?」

「阿陌,」岑霜聲音沙啞,「你還記得哈桑克吧?」

「當然。」「哈桑克自封草原之王和薩滿大巫師,是在無定原與天命草原交界的一處谷地之中,胡族稱之為巴特爾谷地,寓意為英雄。除神狸外,無人知曉此處谷地何在,甚至有傳言

此處谷地早就毀於天災之中。現在來看,現在咱們腳下的就是這個地方。」楊陌心頭狂跳,隱約猜到自己和岑霜已經捲入一個足以震動天下的大事當中。此時想走未嘗不能,但是身為墨門武者,遇到這種事,自然不能臨陣脫逃。相反都變得興奮

起來,楊陌小聲問道:「站在正中最前那人是誰?」

「哈梵,現神狸大巫。」兩人的視線之中,哈梵抬起左手,號角聲起;他再用權杖頓地,只見空氣成漩渦狀波動,巴特爾山谷一陣地動山搖,群鳥驚起,兩人饒是距離甚遠也聽得一清二楚。四目

相對,皆有驚懼之色。單打獨鬥楊烈號稱宇內無敵,可是要論各種詭異手段製造聲勢,多半不如哈梵。

祭台之上,哈梵高聲宣布:「恭迎神狸可汗荼狐!」

一隊胡族騎兵護送荼狐行至祭台,荼狐下馬,他同樣身著盛裝,但他神色木然,腳步虛浮。他走到祭台正中,哈梵道:「請可汗面向眾首領。」

荼狐木訥地側過身,壇下之人無一行跪拜禮,十三首領更是面露輕蔑之色。

此時,斷崖上之上,岑霜對楊陌解釋:「這人是胡王荼狐,當年無定原之變的罪魁禍首,他……居然還活著?」

岑霜自然不知,真正的荼狐早已經被殺。不過哈梵手段高明,從草原找了個相貌與荼狐相似之人,又以巫術加上藥物改變其相貌控制其神智,目的就是今天這一刻。

既為祭台必有祭品,這個假荼狐就是最好的祭禮。

托婭在祭台下止步,單膝跪地,目送多狸一步步登上祭台。哈梵慈愛的目光在多狸身上流連數秒,權杖再次用力擲地。狂風席捲落葉和碎石,自地面螺旋狀升向天空,將祭台重重包圍。十三首領巋然不動,胡族精銳深受震撼,直

盯著旋風,聖鹿首領薩那高舉鹿角權杖,呼道:「天佑神狸!」

胡族精銳舉起手中長矛,振臂高呼:「天佑神狸!天佑神狸!」

擂鼓聲畢,號角聲止。旋風之中,哈梵伸出左手,指向多狸的頭顱,血管的紅色脈絡乍現,血絲自他的指尖鑽進多狸的頭顱之中。多狸渾身顫抖,她緊咬牙關,雙唇發白。哈梵的雙手逐漸變得乾枯蒼白青筋暴露如同乾屍,但是依舊不停,直到臉上也同樣沒了血色才收回手,依靠權杖穩住幾欲暈倒的身體。勉強擠出個笑容,看著自己的愛女。他知道自己施展完

這個秘法,就真的時日無多,但是只要能完成所願,又有何妨?

當多狸起身時,哈梵緩緩開口:「從現在開始你就是神狸部落新一任任薩滿巫師首領。」

「父親。」多狸喚道。

「女兒。」哈梵回應。

旋風還未消散,哈梵雙眼含淚,多狸眼眶微紅,兩人同是笑中有淚,哈梵更多一絲欣慰。眼看風越來越大,哈梵顫聲道:「請大巫止風。」多狸垂下視線,再抬頭,目光莊重,她長臂一揮,狂風即刻之間四散而去。而這陣殘風散去的間隙,胡族精銳窺見了她的英姿。眾首領以聖鹿首領薩那為首,自馬背上躍

下,掀起長袍,雙膝下跪,齊聲高呼:「我等部落首領參拜多狸大巫!」

號角聲再起,胡族精銳之師高聲呼應。托婭敲響戰鼓,龍衛揮動雙手,施展巫術將一道道火焰從篝火中抽出,在祭台之上匯聚成一個巨大的神狸圖騰,「轟」——!火團爆開,道道飛向四周,落在一些將士身上

他們面露痛苦,旁人卻都顯得非常羨慕。很快,有些火團熄滅,在那些將士身上留下紋路。

多狸再度舉起雙手,隨著她的手舉起,那些將士和在場龍衛身上,都有火焰紋路發出光芒,點點匯聚,直到多狸眉間的火焰紋路大放光芒,猶如烈日。

多狸的聲音,響徹山谷:「天命有主!汝等,當為天命龍衛!」所有新老龍衛,齊齊跪倒在祭台前,大聲宣告:「天命有主,天選龍衛!吾等,是你身上的盔甲;吾等,是你手中的戰刀;吾等,是奔跑於你馬前的獵犬;吾等,是守護你

天空的獵鷹——」

「吾等,為天命龍衛!」火焰儀式過後,哈梵看了假荼狐一眼,「荼狐」機械地向前跨出一步,道:「孤將草原兵權交予多狸大巫,並特此封哈梵為聖巫,待多狸大巫統一鴻蒙大陸,便成新一任天命

可汗!」

荼狐拿出草原軍權白狐令,多狸接過,高舉過頭!

「天佑神狸!天命有主!」

「天佑神狸!天命有主!」

「天佑神狸!天命有主!」

……此時,殘陽破開烏雲,天空之中,一片血紅之色。多狸昂首而立,接受這來自千軍萬馬的恭賀之聲。哈梵抬頭,天命之星依舊混沌難明。他轉而注視凜凜威風的多狸,心

中堅信天命必在草原,必在多狸!

就在這眾人的呼喚聲中,哈梵使了個眼色,兩名虎衛上前把假荼狐拖到一邊,準備稍後施以「人祭」。

斷崖之上,岑霜和楊陌早已目瞪口呆。岑霜雙手捂著嘴巴,生怕漏出一點聲音。

她強行鎮定心緒,起身,凝望著祭台,對楊陌說道:「即刻回雲中城向鉅子稟報此事!」

她不等楊陌回應,轉身走向馬匹。楊陌跟上,卻不住回頭,看著那祭台上萬眾矚目的女子身影。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五章 草原新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