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面子與裡子

第九十一章 面子與裡子

府門外,太子劉宸英端坐於轎中等待王祐出門相迎。

說起來劉宸英並非倨傲之人,單純從相處角度看,他比劉威揚其實更容易接近。但是在王祐的問題上乃是例外。雖然妻子與王祐的幾次接觸都是出自自己授意,可這絲毫不妨礙劉宸英對王祐充滿嫉恨。尤其是一想到妻子把玉佩相贈,劉宸英就從心裡生出怨恨乃至仇視情緒,恨不得

把王祐碎屍萬段。再說今天前來乃是因為一項密報,自己的父皇很可能微服前來。作為天子的一舉一動都有深意,王祐不過一爪牙鷹犬根本沒有資格讓父親如此對待。因此他特意前來是想察探究竟,搞清楚王祐到底有什麼本事讓父親如此看重。這樣的想法本來算不上過錯,可是要做就該做到底,事到臨頭劉宸英反倒是沒了膽氣,待在轎子里說不上是不願還是不敢下去,也說不清自己想要個什麼答案,只好以「等王祐前

來參拜」,作為自欺借口。

就在等待之時,只聽身後一聲馬嘶。太子掀起轎簾看出去,卻見劉宸毅正從自己的腳力上下來。「他怎麼又來了?」劉宸英心頭一動,心中頗為疑惑。他雖然沒有繼承父親的權謀,但畢竟是顧世維嘔心瀝血教出來的弟子,防人之心總還是有的。本能感覺這件事並不尋

常,難道二弟的來意和自己一樣?

「皇兄素來嬌生慣養如千金閨秀,不肯出東宮半步,今天什麼風把你吹出來了?」

對比劉宸英的穩健,劉宸毅就表現得很是囂張,人斜倚在轎子旁邊,語氣言辭間更是飽含貶損。

對於兄弟的態度太子早已習以為常,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招惹不起,只好耐著性子說道:「我軍馬上要出戰神狸,愚兄前來詢問下梟衛的操練如何」劉宸毅一陣大笑:「哈哈哈!皇兄你是挺愚鈍的,居然連假話都不會說。出戰神狸是無定軍和神策軍的事,與梟衛有什麼關係?他們操練怎樣,也不關你事。再說什麼時候

可以看懂士兵操練了?」說到這裡劉宸毅拍了拍轎桿:「大家自己兄弟,沒必要騙來騙去,你來的目的跟我一樣。來都來了,待在這裡幹什麼,進去看清楚啊!我知道你懶得動,做兄弟的吃虧,請

你下來!」說話間劉宸毅伸手就去抓轎簾,似乎要把劉宸英揪出來。若果真如此,劉宸英必然顏面盡失,怕是難免成為百官笑柄。可是他素來文弱又無權柄,根本鎮不住這個驕縱狂悖的手足。更要命的是劉宸英身邊並沒有真正意義的心腹護衛。雖然有侍衛保護,但是這些護衛屬於朝廷按律調撥並非太子私人,職責只防刺客不防鳳子龍孫,兄弟動武

的時侯他們根本指望不上。

正當太子焦急之時,卻聽一個洪亮的生意高聲道:「臣王祐參見太子殿下、參見二皇子殿下!」

這算是天降救星,劉宸英總算長出口氣,連忙掀動轎簾從轎子里鑽出來。他倒不是對王祐看法改變,而是有這麼個台階出來,總好過被生生揪出。劉宸毅看了看王祐,冷哼道:「王小統領的名聲我平時聽得多了,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可著天京城,干讓我在這裡等這麼久的官可是不多了。怎麼著?是不是當了梟衛

就目中無人,不把我和皇兄看在眼裡了?」

王祐聽他只叫皇兄不稱太子,就知道他的心思,故意裝作不明白,拱手回應:「剛剛因帶梟衛訓練,接駕來遲,還請兩位殿下恕罪。」

劉宸毅打量王祐兩眼,「怎麼,你就準備在這回話?」

一直在旁默不作聲的劉宸英此時開口:「本宮此行的目的是視察一下梟衛,就都別站在門口了。」

「太子殿下說的是,請。」王祐行個禮,隨後主動走在前面帶路。劉家兄弟邁步跟隨在後。

劉宸英秉承著文人氣質,行路時步履四平八穩不亂儀容,劉宸毅則更像武夫,大步流星三五步間竟然越過劉宸英搶在了太子前面。

類似這等僭越行為劉宸毅做了無數,劉宸英的心早已經麻木,不敢有絲毫抗衡念頭,只好由著他。

等來到院落里,鐵無環已經帶了一隊梟衛恭候,眾人同時行禮參拜聲勢浩大,確實像是一直操練的樣子。劉家兄弟的眼睛四下看著,最後落向遠處的書房。兩人其實都每經過歷練,來到這裡之後才想明白一個問題,他們沒有權力搜索這裡。王祐帶他們去哪,他們就只能去哪

,偌大個府邸想要藏住天子不過指顧間事,自己跑這一趟可謂愚不可及。

劉宸英心知自己又糊塗了,但終歸是顧世維的徒弟,還有些應變才幹。咳嗽一聲道:「梟衛操練的不錯,王小統領費心了。」「皇兄,你看見什麼了?就不錯?」比起兄長,劉宸毅更放肆也更渾,只想事事與兄長相反,見太子支持梟衛,他便開口譏諷。「這幫人什麼都沒練,就是行個禮,也能看出

不錯?皇兄的眼光幾時如此厲害了?小弟怎麼不知道?」

劉宸英索性不理會兄弟,只對王祐說道:「王統領,你操練有方,本宮定會找機會向父皇保舉。」

王佑拱手回禮:「多謝太子殿下提攜。」

劉宸毅越發不悅,冷聲道:「你們這些功夫,鑽衚衕上房梁還成,上了戰場根本沒用,說到底就是幫雜耍。用這個打神狸人,是嫌自己死的不夠快?」

「二皇子所言極是,梟衛本是天家爪牙。」王佑不卑不亢:「我們上了戰場,也是為天子訪查不法,斬殺那些臨陣退縮或是欺君罔上之輩,這份雜耍本事足夠用了。」劉宸毅被刺了一句,臉色一變:「梟衛帶得再好,也不過是我家的看門犬。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自覺!看家狗咬外人乃是本分,若是對主人呲牙,就要剝皮入鍋燉熟吃肉!王

佑,你要是連做狗都不會,怕是不會長命。」

王佑幾度想反唇相譏,還是努力剋制住。他心知這裡發生的一切都在劉威揚了解之中,此時退後才是向前。劉宸毅此刻越張狂,就越是吃虧。劉宸毅見王佑不敢還嘴,就越發地狂放起來:「要真想為國出力也很簡單,加入神策軍啊。神策軍都聽我的話,孤說句話,就能給你補個名字。就算當不了軍官,當個士兵

也是為國效力么。別以為自己有貴人賞識就能飛黃騰達,自己沒本事,就是老天賞你狗頭金你也守不住!」密室中劉威揚聽著王景回報,再看面前送走兩位皇子就趕來相見的王祐,越發覺得愧疚。本來都是皇子,就算尊卑有差,但也都是鳳子龍孫。如果宸瑞可以恢複本來身份

,何至於受逆子折辱?

他一聲長嘆:「宸瑞,今日你所受屈辱皆是因朕而起,是朕對不起你。」「父皇何出此言?兒臣為父皇擋刀擋劍都是理所當然,何況區區言語?不妨事。」王祐心裡其實並非如此想,但是他知道現在怎麼說才有用,總不能讓自己的罵白挨。細想

起來今日這場罵沒白挨,既試出兩個皇兄都是草包飯桶,也讓自己和劉威揚之間的羈絆更深。輸了面資贏了裡子,對自己而言,還是賺到了。劉威揚語氣激動,連連搖頭:「不,朕不想聽你叫朕父皇,這個稱呼朕早就聽膩了。那兩個逆子口口聲聲叫著父皇,心裡根本沒有朕!朕想聽你叫一聲父親,就和平常百姓

人家一樣。」這是一個父親久違的心愿,一時之間,回憶湧上心頭,回想起荼盈大腹便便和自己遊走在無定草原之上的場景。還有自己當時是如何期待著劉宸瑞的誕生,就像此刻是如

此期待一聲「父親」。

不知為何,王佑下意識的看了王景一眼,站在石桌旁的王景也只能面帶微笑的,看著親生兒子叫別人父親。他心中只能反覆說服自己,這麼做都是為了兒子的未來。

王佑親口叫出的一聲聲父皇,都足以讓王景心如刀割。對於王佑來說幸福的時刻,就是王景最揪心的時刻。「父…親…」王佑生硬的叫出一聲,劉威揚卻在聽見這兩個字后,眼中再次濕潤。王佑越是不爭不鬧,自己心中就越是疼痛,想要把最好的都給他。無論如何,他都要給自己

心愛的荼盈一個交代。原本他想的是讓王祐先行藏鋒,日後再做計較。可是今天兩位皇子的表現,讓他改變了主意。朕一日不死,這天下都是朕的天下,朕想給誰就給誰,容不得你們干涉。他

在瞬息間做出決斷,朝王祐吩咐道:

「明日大軍開拔,閱兵之時,吾兒宸瑞負責為朕駕車!朕要讓世人,都知道宸瑞乃是朕的最信任的心腹。今後誰敢再折辱你,就是折辱朕!」

「謝父親。」王佑單膝跪地領命,父子倆相視感懷。

王景心裡卻是一驚,臉上的笑容漸漸僵住。他清楚的知道劉威揚此舉,會讓王佑在背後承受什麼。

他顧不上君臣體統,悄聲提醒:「陛下,如此一來,只怕三殿下就會為兩位殿下所嫉。」劉威揚哼了一聲:「真龍何須畏蛇蟲?他們縱然有所企圖,又能如何?」隨後又看了王佑一眼:「朕這麼做的目的,就是在戰敗神狸之後,讓你可以光明正大的成為他們對手

。你怕么?」之前劉威揚許諾戰勝神狸后慢慢培養讓王祐接班,日期不定。現在則是明確打贏神狸立刻昭告天下恢復王祐皇子身份。人間至高權力唾手可得,王祐心頭激蕩,大聲道:「兒子不怕!」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一章 面子與裡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