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變數

第九十三章 變數

莫府。

自校場回到家中,莫崇山的臉色就黑如鍋底,整個人情緒低落,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就像是一頭困獸。他雖然素來糊塗荒唐,但總歸是國舅,對於這些典章制度最是在意。給天子駕車的工作,無論如何也不改落在王祐頭上。事出反常必為妖,這件事背後肯定藏著巨大秘密

。以莫崇山的腦筋,實在想不出這背後會藏著什麼,但是蠢人也有蠢人解決問題的辦法。找不到原因,就去找結果。既然事情出在王祐身上,那就把王祐解決。殺了他,一

切就不了了之。只不過王祐乃是梟衛統領,整個天京城最強的秘密武裝歸他掌握,讓莫崇山頗有些頭疼。

莫家倒是豢養著門客家將乃至可以為家主犧牲性命的死士,可是這些人充其量就是能拚死王祐,沒法保證理清首尾。萬一事機不密為皇帝查出端倪,後果也是不堪設想。莫如晦倒是表現得從容淡定,坐在太師椅上閉目養神,也不知在想些什麼。莫崇山如同拉磨的驢,圍著自己老子反覆轉圈卻得不到回應,終於忍不住開口:「爹!您總不說

話也不是個辦法!校場上的事您看得清楚,這王祐是幹什麼的?有什麼資格給皇帝駕車?」「他是幹什麼的重要麼?」莫如晦對於惟一的兒子素來寵溺,論起溺愛程度不遜色於莫華妝對劉宸毅。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導致莫崇山糊塗蠻橫,與劉宸毅這個外甥臭

味相投。見兒子這麼久都說不出答案,他也只能親口解惑:

「王祐必須要除掉,一個必死之人,不值得我們費心思揣摩。」

「我也是想除掉他,可是家裡誰能做這事?我想了半天,都沒找到人選。要說殺他倒是容易,可是要躲過梟衛的追查,可不是易事。」

「怎麼,你還想在京城殺人?你長了幾個腦袋,敢在京城殺梟衛首領?」

莫崇山一愣:「不在京城殺他,還能在哪殺?」「自然是在戰場上。自古兵凶戰危刀槍無眼,沙場上什麼都可能發生。縱然重兵拱衛的大將,也有可能喪命於流矢之下。何況王祐既是梟衛統領,自然得衝鋒在前。不管是

衝鋒陷陣斬將奪旗,還是擔任硬探斥候,總之都是乾的玩命差事。如果出了意外,也是情理中事。」莫崇山道:「這個我其實也想過,可是總覺得不保牢。爹想想看,這次陛下也是要御駕親征的,在他眼皮子底下干這個一樣危險。再說萬一他把王祐留在身邊當侍衛,咱們

什麼辦法都沒有,還不如在京城動手。」「御駕親征?如果他讓宸毅或是太子那個廢物駕車,倒是可能御駕親征。如今讓王祐駕車走這一圈,他還以為自己可以親征?這些年他日子過得太隨性,就真以為自己是真

龍天子可以為所欲為,也是該有人讓他知道點厲害。」

「爹的意思是說?」

「宸毅只是二殿下,他上面還有個太子呢。顧世維那老東西比咱們還著急,這回肯定會採取行動,不讓劉威揚親征。」

「為何?」「就像我了解他一樣,那老狐狸也了解我。給我這個機會,就是想要借刀殺人。不過那又怎麼樣?只要殺得了王祐,其他都沒關係。反正也當了那麼多年的刀,再當一次又

何妨?」

皇宮。結束閱兵之後的劉威揚興沖沖返回紫禁,一路直奔荼盈的寢宮而去。這地方並沒被拆除也沒被挪作他用,這些年一直空置。包括荼盈生前喜歡的器物也大半得到保留,劉

威揚抽空來此睹物思人,也算是少有的休閑。摩挲著這些器物,劉威揚心頭狂喜,有千言萬語想要對荼盈說,卻又不能開口。他不停提醒著自己:隱忍,必須隱忍!越是成功在望越不能得意忘形。只有把一切都抓在

手裡的時侯,才能說出真相。過了不知多久,門外傳來王景求見的聲音。劉威揚轉頭望去,見王景面色惶恐不安,似乎有大事發生,劉威揚的心也不由緊張起來。他只當是王祐出了什麼意外,等到王

景回奏才知出問題的乃是劉宸英並非宸瑞,心頭一塊石頭落地,長出一口氣,語氣又變得冷漠起來。「回了東宮就鬧病?真是沒用的東西!那些將士盔甲在身手持兵器在外面站一兩個時辰都沒關係,他不過是穿了身甲胄就受不了,居然還因此致病?這樣的人到了戰場上,

還有什麼用處?我大燕太祖以武立國,朕也曾經三次率軍出塞掃蕩神狸,怎麼就生了這麼個窩囊廢!」王景一語不發,心裡既高興又疑惑。他當然希望替兒子把攔路虎都打死,可是萬事都要講個道理,太子的病來得太過蹊蹺,讓他總覺得其中有詐。王景本來就是個敏感而

多疑之人,加上這些年執掌梟衛又藏著天大秘密度日,疑心更為加劇。雖然劉宸英素來文弱,可是也沒到弱不禁風的地步,單純披掛站班不至於鬧成這樣。

如果單純是劉宸英自己還沒什麼關係,加上一個老謀深算顧世維,就讓王景忍不住懷疑這場病是否藏著什麼后招?

劉威揚正在罵兒子的時侯,又有一名太監在門外跪倒稟奏:「陛下,劍南有六百里加急!」

時間不長,這份加急奏報擺在劉威揚面前。王景不敢看,劉威揚倒是主動向他說明:「劍南的盜魁羅蠻破了郡城。」

王景一愣。由於劉威揚十八年間橫徵暴斂,天下盜賊蜂起,好在大燕有強兵在手,這些盜賊旋起旋滅,不足以動搖根基。劍南地處偏僻民風剽悍,羅蠻真實姓名不知,只知道其曾在燕軍當過小軍官素有勇力能得人心,因為稅吏毒害百姓太過反出軍營,帶著一干袍澤與百姓起兵為盜。曾經幾次打敗過官兵,但是自身勢力有限不成氣候,沒想到居然被

破了郡城。

他想了想說道:「陛下不必心焦,劍南府兵仍在,想來郡城很快就能奪回。」

「已經奪回了。羅蠻破城是取糧,不敢和官兵正面交戰。區區一羅蠻,也不在朕的心上,而是這份奏報送來的時機……」

「陛下,或許只是湊巧。」王景知道,在劉威揚面前固然不能表現得太笨,但更不能表現得太聰明。這種大事上,還是笨點安全。劉威揚看著王景一笑:「你啊……差的遠了。這裡面的門道多著呢,奏報什麼時候送是有學問的,早一天晚一天,早幾個時辰晚幾個時辰,都有自己的道理在。他們這個時

候上奏章,不會那麼簡單。」

他說話間站起身來回踱步,忽然開口問道:「顧世維可曾去東宮探病?」

「回陛下的話,顧世維今日校場觀看閱兵后就回了府邸,哪也沒去。東宮並無外人進出。」

「張世傑呢?」

「張老將軍倒是和幾位舊友飲宴,遙祝大燕旗開得勝。那幾箇舊友都是禁軍出身,不過如今都是白身。」

劉威揚點點頭,又在那裡思忖著。他本意是想御駕親征,親眼看著神狸人怎麼死,可是現在卻有點犯嘀咕。表面上看劉宸英生病就是身體不支,顧世維、張世傑都和這件事無關,但劉威揚還是無法放心。顧世維畢竟是三朝元老,如果想要聯繫到太子總是能找到門路,即便是梟

衛也未必能完全卡死。再說現在梟衛主力都忙著出征的事,王景人手不多,也未必能監視周全。顧世維和張世傑的表現可以說是問心無愧,也可以看做故意撇清。關鍵是這份劍南的急報,來的頗為詭異。按照他對臣下的了解,自己剛剛結束閱兵,正是報喜不報憂之時,何況羅蠻都已經退了,哪裡犯得上如此急著上奏。再結合太子

的病,這份奏章的意思很可能是變相施壓,提醒皇帝天下不止神狸一個敵人。如果皇帝親征,留守者必須有足夠的權力,否則可能後方大亂。本來劉威揚的想法是太子監國,自己親征。所謂監國也就是掛個名字,實際不給多少權力,大事都快馬送到軍前由自己決定。顯然有人猜出自己會這麼做,來這麼一手倒

逼。

再用以前的想法,後方恐怕真會出亂子。但是給劉宸英權力……他也配!這個念頭再劉威揚心中旋起旋滅,根本不予考慮。之前想要靠王景坐鎮,現在看來做不到。王景雖然靠著梟衛凶名遠播,但是自身沒有根基。朝廷百官多是怕他而不會敬他,更難以支持他。當然,這也是劉威揚刻意追求

的結果,如果王景不是個「孤臣」也無法得到信任。

這麼個人在朝中坐鎮,只能靠皇威支撐,也就是所謂狐假虎威。如果劉宸英出來搗亂,再加上顧世維,王景絕對頂不住。不想放權也不能看著後方出事,那自己就不能親征。可這也有問題,這是大燕對神狸的決定性戰爭,必須有個皇族督軍。自己不去,那前線最大的就是劉宸毅……那個混賬

東西只怕比十萬神狸騎兵威脅更大。

劉威揚思忖片刻,看向王景道:「你覺得要是讓太子代替朕出征,張世傑挂帥,前線會是怎樣?」

王景一愣:「太子殿下還病著……」「他是代替朕出征,又不用他臨陣。如果連這點顛簸都受不了,那就讓他自生自滅吧。」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三章 變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