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臨陣

第九十六章 臨陣

旌旗招展,征塵漫天,龐大的軍隊終於抵達天水要塞。南曜出兵不同於神狸。神狸行軍時向來是全族出戰,男丁按照精銳、輔軍、牧奴級別劃分。最下等的牧奴負責催動牲口隨軍,方便就地就食。南曜既沒有那麼多牲口,飲

食習慣也不同。每次出征必須大量的夫子隨行,確保後勤無缺。劉威揚雖然為復仇積蓄了海量物資,但是這些物資是存在天京。要把這些物資運到前線可不是容易事,即便是有墨門的機關輔助,也得大量民夫完成工作。因此雖然從官方層面,是以神策、無定兩軍前往天水塞,實際上動員的輔兵、夫子數量十倍於此,前線未曾交兵,後方因為氣候以及官吏催逼而凍死、累死的人已有百餘人。其中既有

士兵也有百姓,後者比例遠高於前者。而這還僅僅是開始。無定軍副帥曹預帶著塞中軍將出城迎接,神策軍主帥鄴鋒寒和無定軍主帥魚世恩並駕。隊列之中的老兵都知曉二人曾經的關係,不乏有人無聊之時抱著看好戲的態度想著

兩人爭鬥起來。然而兩位主帥煙土未曾說話,所有的行程交流依靠部下傳達,雖然兩軍氣氛尷尬,但一路好歹相安無事。

曹預見兩人來連忙上前迎接行禮:「大帥。鄴將軍。」

鄴鋒寒微微頷首。

魚世恩看著愛將,問道:「邊界情況如何?」

「神狸人的硬探已經在附近出沒,和我們的人幹了幾架。」

「勝負如何?」

「有墨門協助,他們沒撿到便宜,幾十個硬探全都扔在了這裡。咱們也折了十幾個袍澤。」

鄴鋒寒道:「這種衝突無勝負可言,小心無大錯。」

曹預看了他一眼沒說話,魚世恩道:「吩咐下去小心戒備,其他話進城再說。」天水塞是在無定城之變后,燕國投入真金白銀砸出來的新城。按照劉威揚想法,整個城池應該能駐軍五十萬以上,由於財力限制未能完成目標,但是供無定、神策兩軍進

駐綽綽有餘,至於民夫就只能住在城外。這些民夫別看也被發放了兵器並且承擔戰鬥任務,並不被認可為士兵,不享受兵卒待遇。城內提供的食物還柴草都管了不管飽,能否挨過去全看自己的命。若是神狸人打

過來,他們則是人肉盾牌,要替城內的官兵先消耗敵人幾分氣力。士兵入城自有地窩子可住,魚世恩、鄴鋒寒等人,則有房舍安身,以為臨時帥府。等到曹預領魚世恩到了住處,命人送了熱湯過來驅寒這才問道:「聽說這次陛下命兩位殿

下出征,弟兄們很是興奮,不少人這輩子都沒見過貴人,希望能見一面。若是能在貴人面前立功,就更是歡喜。只是不知貴人現在何處?」魚世恩苦笑兩聲:「老曹,你也是老軍伍了,怎麼說外行話?這地方是貴人能住的?他們來了前線,只能是累贅。兩位殿下連同國舅爺都住在界牌關,身邊有兩萬精兵拱衛

,隨時準備接應咱們這些無用之人。」曹預一聽就知道,所謂拱衛云云,實際就是貴人怕死,把最精銳的戰力留在身邊保護。而且連前線都不敢上。他搖頭道:「當年陛下三次北伐,可是和弟兄們同吃同住,我

可是親眼見過的,沒想到……」

「此一時彼一時,別放一起比。」

「那大帥呢?」

「兩位殿下兄弟情深,大帥要留在身邊照應,省得兄弟兩人急著為對方分憂惹出禍來。」

曹預一聽又是一咧嘴:「連總帥都不上陣,這……」

「張帥年事已高,不以筋骨為能。北地苦寒,只怕來了之後也是腰酸腿疼上不得陣,還是這樣清凈。放開手腳打一仗就是了。」

「我是擔心神策軍……」

魚世恩臉色一寒:「這時候少提神策無定,大家都是燕軍,別的都不能想。你去安排一下,咱們抓緊時間軍議。這仗早點打完,大家心裡都素凈。」神策軍紙面上主帥為鄴鋒寒,副帥莫崇山。雖然從實際角度出發,莫崇山才是這支軍隊的管理人,神策軍也是因為有這位國舅副帥才能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是到了戰時

,莫崇山這個副帥就自動消失,軍事事項由軍中行軍司馬耿中霄負責。耿中霄年紀尚輕未曾趕上當年無定城大戰,乃是在神策軍招兵時應募入伍,因為無錢打點只能當個小卒。鄴鋒寒慧眼識珠,把他挖掘出來大力提拔,才讓他做了司馬。因

此耿中霄對鄴鋒寒很是感激,行事也是惟鄴鋒寒馬首是瞻。

四人在帥廳落座,鄴鋒寒問道:「神狸的情形探明白沒有?總不能只有他們的硬探過來,我們的硬探卻過不去。」曹預神色有些尷尬,「事實確實如此,我們的斥候就是過不去。那邊的手段詭異,人過去就像泥牛入海全無音信。就連墨門武者也吃過虧。他們的巫術詭異,不知道會鬧出

什麼,我們也沒辦法。手頭劇情不多,只知道神狸這次是拿出了家底,大軍不下三十萬……」

「三十萬而已,」鄴鋒寒打斷曹預,「無定軍六萬,神策軍八萬,再加上天水塞堅固,以逸待勞,拖也拖死他們。」

魚世恩道:「這恐怕不行。陛下可不想看到我們坐著打贏這一仗。」鄴鋒寒眉頭一皺,卻什麼都沒說。魚世恩這話有點對陛下不敬,但說的正是關鍵。他們都知道劉威揚對這一戰為何如此在意,要是等到神狸人糧食耗盡撤退,雖然從戰略

上更為高明,可是皇帝那口氣出不來,大家都得倒霉。

這時耿中霄開口道:「我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鄴鋒寒道:「我們武人沒有那麼多講究,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在下拙見,神狸這次傾巢而出,肯定是有摧城拔寨的把握。當日無定城同樣堅固,也毀於巫術之下。若是他們真有出色巫師,天水塞也不可恃。」他這番話等於否認自己的上級加恩主,可是鄴鋒寒不怒反喜。他看重耿中霄就是看重他的膽大敢說話,還能彌補自己的不足。這種素質才適合當助手,曹預那種應聲蟲他

反倒看不上。開口問道:「你認為該當如何?」

鄴鋒寒不動聲色地觀察著魚世恩和曹預,見兩人頻頻點頭,他心中甚為滿意,他的部下耿中霄已經向無定軍展示了自己出色的眼界。

「末將認為與其死守不如反擊,我們殺出去,和他們野戰爭鋒。」

曹預道:「敵眾我寡,浪戰不可取。」

耿中霄道:「我神策軍編練之初,就做好準備以寡敵眾。我們的器械精良訓練有素,神狸人戰而無陣,又不擅長制甲,兵員雖多老幼皆有,我們一個能頂三個。」魚世恩道:「這話是不錯。可是正如耿將軍方才所說,神狸人這次前來,肯定有所憑仗。他們既然有把握打下天水,焉知沒有把握野戰勝利?再說我們的斥候探不到對方所

在,總不能盲目出兵陪他們繞圈子。」

鄴鋒寒道:「三十萬人藏不住,只要出去找就能找到。」

「找到的也可能是陷阱。神狸人不讀書不等於沒腦子,把他們當傻瓜可不成。」

鄴鋒寒哼了一聲:「要不然這樣,我們把兵分開。一主守,一出戰。無定軍兵少,就留下來守城,我們神策軍出去找神狸來打。」

魚世恩搖頭道:「力分則弱。我們本來兵力就少,再把兵馬分薄,怕不是個辦法。」

鄴鋒寒道:「總好過因為逡巡不進吃陛下的排頭,別忘了,太子可是帶著赤龍幡和尚方劍。如果到時候赤龍幡催戰,大家都沒臉。」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士兵通傳,卻是楊烈趕來參加軍議。這段時間最為忙碌的就是墨門武者。他們人數有限,不能參加大規模軍團混戰,要是武者去沖神狸的營,就純粹是送死。所以斥候戰就是武者大顯身手的地方,神狸那些

靠著捕獵練就一身好本事的草原好漢,大多都折在墨門武者手中。當然墨門武者自身,也承受著傷亡。只不過這是雲中男兒的宿命,也沒人抱怨什麼。

除了拼殺,楊烈更帶來大批墨門器械。看著清單上的東西,曹預對於守城更多了幾分希望。從他本心也盼著以守為攻,別冒失著殺上去玩命。楊烈對於兩方的觀點都不認同:「死守固然不行,盲目出戰也不是辦法。萬一中了神狸人的埋伏,可是要出大事的。說到底還是得找到神狸人的駐兵所在,摸清他們的動向

再說。要打,就到城外去打,不給他們攻城的機會。戰場我們選,更不能讓神狸人牽著鼻子走。」

魚世恩道:「我聽說神狸人遮蔽的很嚴密?墨門武者也有損傷?」「打仗不是兒戲,哪次打仗墨門都會死人,所有的武者都有這個覺悟。數十萬大軍的攻殺戰場墨門難以發揮作用,找人的事就讓我們來做,大不了我就自己走一趟,看看他們有沒有本事把我也留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問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問鼎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六章 臨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