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052】

【番外052】

燕小四與聖主換回了彼此的身體,聖主將那些失蹤的人口不論生死全都帶了回去,十七人中有三名聖宗弟子,他們進去得晚,全都還有氣息,那位太虛境高手也沒有大礙,其餘人的屍體也送到當地的府衙,讓家屬領了回去。

活着的人的記憶早已被鬼母清除,他們最後只記得自己在鎮上與一個魔修交手,其餘的什麼也想不起來了,而冥界牽扯到了燕小四的秘密,聖主沒對外宣稱確切的過程,當然也否認了是在仙宗境內。

「並沒有進入仙宗的禁制,是恰巧在仙宗禁制的之外,一個遺失的秘境,如今那個秘境已經被我關閉了。」聖主對林宗主以及諸位護法長老說。

那日與魔修交過手的聖宗弟子,以及事後趕去現場勘察的靖師兄等人都覺得將他們擋在外頭的是仙宗禁制,可既然聖主說是秘境的禁制,那便是秘境的禁制吧。

聖主永遠是對的,而且聖宗不會說謊話,至少,不會為了包庇仙宗而說謊。

整個仙宗,目睹了聖主與燕九朝一家人在一起的只有水月清與白髮老者,這倆人回宗門后一個字也沒說,因此沒人知道他們有過關係,加上聖主這些年沒與仙宗有過任何來往,至少在他們看來是如此,所以聖主就更沒理由為仙宗而破例了。

燕小四重新回到了聖峰山。

當傅如雪等人見到她出現在奼紫嫣紅的小花園,並且將滿園春色徹底比了下去時,簡直懷疑自己眼花了!

「我沒看錯吧?那個小魔女又回來了?」

「她不是被天雷嚇跑了嗎?」

「她她她……她是和聖主一起回來的!」

「還有聖主的朋友!他們三個……三個一道上山的!不對!他們進屋了!」

沒有聖主的吩咐,她們幾個連進屋端茶倒水都不敢,那丫頭竟然就這麼昂首闊步地進去了?!

好氣啊!

燕小四是來找聖主為她解除禁制的。

「我都聽見了!鬼母給了你一顆珠子!不對,是給了我一顆珠子!有那顆珠子,我就不用需要你的禁制了!」

其實,燕小四那會兒忙着哄半夢半醒的小石頭,沒仔細去聽魔主大人與鬼母的談話,還是在與聖主換回身體的一瞬間,從他留在自己腦子裏的殘念感知到那顆珠子對於自己的意義。

這麼說有些抽象,但那會兒她腦子裏的確回蕩著聖主的心聲:「有了這顆珠子,差不多就能解除她的禁制了。」

「這顆珠子可以治療我體內的魔氣是不是?那你還不趕緊把禁制給我解了?」燕小四跪坐在小几旁,趴在几案上,幽怨又哀求地看着聖主。

「不行。」

「不行。」

是聖主與魔主大人不約而同的聲音。

燕小四古怪地看了看他倆。

你們要不要一個鼻孔出氣啊?這麼明顯真的好么?

秀恩愛也不是這樣的!

二人之所以不同意,是因為燕小四體內的禁制已經解了,只是她自己不知道而已,而她不知道絕對不是一件壞事,至少對二人來說不是。

「我不會放棄的!你一天不給我解除禁制,我就一天不離開你的宮殿!我告訴你,我我我……我認真的!我很不好養活的!我吃很多的!你……你後山的靈寵靈獸都被我吃光的!」

燕小四兇巴巴地放完狠話,拿上弓箭出去了。

為了證明自己真的能吃空聖主的山,她也是蠻拼的。

聖主的唇角微不可查地勾了一下,可能自己都沒察覺,不過,卻沒逃過魔主大人的眼。

魔主大人微微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

燕小四去打獵,一打就是一整天。

聖主跪坐在書房的墊子上看書,橙紅的夕陽落下,照在那散發着墨香的古籍上,魔主大人優哉游哉地躺在一邊的吊床上,一手放在腦後枕着頭,另一手把玩著一支金笛子。

聖主大人沒看他,只是翻了一頁書,道:「她這麼久沒回來,你不去擔心她?不去找她?」

「現在該擔心的貌似不是她,是你後山的靈寵吧?」魔主大人好整以暇地望着屋頂,「如果我猜的沒錯,你這宮殿不是一件法器,而是一件仙器,裏頭的小靈寵也不是靈寵,是仙寵吧,就這麼餵了那丫頭和那隻大鳥,你不心疼嗎?」

聖澤大陸最厲害的兵器當時靈器,然而仙器卻比靈器更為高級,說可遇而不可求都過了,整個大陸目前也只存了兩樣仙器而已。

「難道你就不心疼?聖佛開過光的仙魔笛就這麼送到那丫頭手裏,不怕她把你家底給掏空了。」

沒錯,在冥府給燕小四的笛子才是真正的仙魔笛,眼下手裏把玩的只是一支普通的金笛子。

他的天魔宮就在裏頭。

聖主的宮殿至少還在他自己手裏,燕小四禍禍了什麼寶貝他也心知肚明,魔主大人不同了,整個家底都送到人家手上。

魔主大人冷哼一聲:「你把小四當什麼了,她又不是敗家子!」怎麼可能把他的家底掏空?

聖主大人淡淡一笑:「我是說,那丫頭不知自己的力量已經覺醒了,下手沒個輕重,你就不怕她把你的天魔宮給玩炸了?」

魔主大人嗤道:「怎麼可能?」

話音一落,聖峰山的山谷傳來一陣天崩地裂的巨響。

魔主大人腦子裏有什麼東西炸開了,他騰地站起身來,獃獃地望着窗外。

下一秒,一支被炸得焦黑的聖鸞馱著燕小四飛了回來。

燕小四一手拿着笛子,一手捂住口鼻,給濃煙嗆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小昭哥哥,你的笛子吹不響,我就晃了幾下,然後有個小房子掉了出來,我捏一下,不小心給捏炸了……」

兩眼一黑的魔主大人:「……」

仙魔笛正是聖澤大陸的第二件仙器,因加持了魔族之力,因此從品階上來說比聖主宮更為高級,它裏頭的空間足有三座聖峰山這麼大,峰頂的天魔宮更是金碧輝煌、寶物應有盡有,不在話下。

「你確定你只是晃了幾下嗎?」

把穩穩建築在仙魔山的宮殿給晃掉出來,你是用了多大的力啊?

一不小心成了沒房的男人,魔主大人感覺自己心臟都不好了……

「小昭哥哥,那個玩具小房子是不是對你很重要?」燕小四委屈巴巴地說,「我回頭讓我爹爹和大寶哥哥給你做個新的,他們做的玩具可好了,不會一捏就炸。」

天魔宮:一捏就炸是我的錯嗎?!

「不用,就是個小玩意,沒了就沒了。」魔主大人笑比哭難看地說。

「裏頭的都是小玩意嗎?」

這話……什麼意思啊?

燕小四撓了撓頭:「笛子裏會掉東西,挺好玩兒的,我就……多晃了一下。」

魔主大人忍住吐血的衝動,平靜地問:「哦,你都晃出什麼了?」

「也沒什麼,就一條小黑蛇。」

他的魔龍!!!

「一隻小雞仔。」

他的妖鳳!!!

「還有一隻……那什麼……」燕小四冥思苦想地比劃了一下,「會飛的大魚。」

鯤……鯤鵬……

上古鯤鵬早已絕跡,那是上古鯤鵬的魂體,但若是養上一陣子,興許能運用法術為其塑造真身,弄出一條上古小鯤鵬來。

「你把它們怎麼樣了?」魔主大人顫聲問。

燕小四心虛地低下頭,舔了舔唇角:「嗯……吃了。」

魔主大人終於再也支撐不住,一口老血吐出來,倒地不起——

「不過……」燕小四還沒來得及說,它們下蛋了,蛋蛋她都留着呢,一共三個,一個也不少!

……

也是這一刻,聖主與魔主大人同時意識到一個問題,燕小四的力量覺醒后,她需要吃很強大的東西,不然滿足不了她的需求,她不是故意要吃掉魔龍、妖鳳與魂體鯤鵬,而是她的本能在作祟。

魔主大人含淚看着燕小四:「聖峰山的雞鴨魚肉它不香嗎?」

龍龍、鳳鳳和鵬鵬那麼可愛,怎麼可以吃掉?

燕小四道:「香啊,但是沒你的小蛇、小雞和會飛的魚魚香!」

魔主大人瞬間挺直了腰桿:「那是!」

他的妖魔之獸,當然比這些靈獸的境界高了!

話說回來,正道修士是吃不了有魔氣的食物的,輕則無法克化,重則被魔氣侵蝕修為受損,燕小四卻絲毫沒有這樣的問題,她甚至連魂體都可以吃。

不過,以燕小四進食的速度,仙魔山與聖峰山的魔(靈)獸、魔(靈)植估計用不了多久便要被禍禍光了,而外頭的異獸異植大概是滿足不了燕小四的胃口的。

要改善這種捉襟見肘的狀況,最好的辦法就是飛升,打開通往上屆的通道。

其實以二人如今的實力,飛升只差一個契機而已。

只不過,飛升也是有風險的,修士們晉級會遭遇天雷,太虛境是三道天雷,小乘境六道天雷,大乘境九道天雷,一道比一道可怕,能挨過來的是少數,而飛升所面臨的風險更大,飛升者遭遇的不叫天雷,叫雷劫,那是無數道天雷混合而成的戰場,幾乎能將撕裂成碎片。

究其原理,就是飛升者實力太強大,超過了這個空間所能承受的極限,因此天道法則會降下天雷,滅殺掉飛升者,以保持這一方天地的穩定。

而一旦雷劫滅不掉飛升者,天地法則便會為飛升者打開一條通道,讓他們飛往能夠容納他們力量的地方。

「魔主,您真的要飛升嗎?您不要我們了嗎?」花園裏,魔修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問魔主大人。

魔主大人一臉嫌棄:「你們有什麼好要的?是長得好,還是身材好?」

一下被噎死的魔修:「……」

魔主大人也不是徹底不管魔族了,沒人規定飛升之後的人不能回來,把壓一壓境界就是了。

他不確定的是,周瑾那傢伙會不會和他一起飛升?

從個人的角度來講,他當然不希望再看見那傢伙了。

可萬一那傢伙死皮賴臉地纏着小四,自己也不能真把他殺了。

「魔主在想什麼?」魔修見自家主人一籌莫展的樣子,好奇地問。

「我在想,那傢伙會不會也要飛升?」魔主大人說。

「聖主嗎?」魔修蹙了蹙眉,道,「以他的實力,早該能夠飛升了,之所以沒有引來天雷,主要還是他是這片天地的主人,他早與聖地的天地法則融為一體,他強大,則聖地強大,所以天道法則沒這麼容易排斥他。」

魔主大人哼道:「那本座呢?難道天道法則也不排斥本座?還是說,本座的實力不夠引起天道法則的警惕?」

魔修忙道:「您是魔域之主,您的實力……很大一部分程度上也反哺了魔域,所以,也沒那麼容易引起天道法則的絞殺。要不,你倆做點什麼人神共憤的事兒?」

魔主大人給了他一個白眼。

魔修訕訕一笑:「我就說說而已,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魔主大人面無表情道:「你繼續留在聖宗打聽羅剎王的消息,我去會會周瑾。」

「是。」魔修應下。

聖主剛褪下繁複的外袍,只穿着一件輕薄的褻衣,打算去靈泉泡個澡。

他有煩心事時便會來靈泉泡著。

不料,不等他走下池子,身後便傳來一陣六親不認的腳步聲。

長這麼大了,還是和大寶小時候走路的樣子一樣。

聖主餘光動了動,收好手裏的東西,淡道:「你來做什麼?」

「泡澡啊,怎麼?不讓啊?」他嘴裏問著讓不讓的話,手上卻直接開始解自己的衣衫了。

聖主沒理他,徑自往靈泉走去。

魔主大人上衣褪去,露出了緊實的肌理以及一條充滿力量的人魚線,他紅唇一勾,道:「你是不是也打算飛升?別怪我沒提醒你,雷劫不長眼。」

「這話,也同樣送給你。」聖主大人淡道。

「我不怕雷啊。」魔主大人攤開手,他本就操控雷霆的能力,雷劫於他而言,風險其實不算大,至少他的雷劫是這樣,當然了,若是周瑾的雷劫劈到他身上,那就是另外一種狀況了。

不過,他又沒打算和周瑾一起渡劫。

「你手裏拿的是什麼?不會是送給燕小四的定情信物吧?話說你不是早已絕了七情六慾嗎?」魔主大人一邊含笑說着,一邊伸手去搶聖主手裏的東西。

那東西白白的,滑膩膩的,像一塊上等的羊脂,他剛搶過來,便biu的一聲滑了出去。

聖主眸光一動,忙躬身去拾起。

魔主大人見他如此緊張,認定那必然是個見不得人的東西,忙要彎身去搶,不料腳底一滑,整個人朝前撲了過去,好巧不巧地從身後撞到了正彎身拾東西的聖主,聖主被撞得扶住面前的柱子。

這姿勢有點不大對!

魔主大人忙用雙手扶住聖主的腰肢,打算借力退開。

恰巧此時,燕小四走了過來。

與她一道過來的,還有玉樹臨風的林宗主。

林宗主覺得自己要瘋啦,他看見了什麼?聖主彎腰扶著柱子,魔主大人站在他身後,緊緊地貼着他,雙手還扶住他的腰——

聖主的臉還特別紅!

……被熱紅的。

眼睛敲級西漉漉的!

……被水氣蒸的。

「你們在幹嘛呀?」燕小四杏眼圓瞪地問。

聖主大人看了著終於被自己撿起來的皂胰子,愣愣地說道:「撿……肥皂?」

他話音一落,穹頂轟的一聲巨響,剎那間,天際雷雲滾滾,電光如火。

卻說魔修正在聖宗打探消息,就感覺頭頂聚集了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他抬頭一看:「我艹!雷劫!」

還是兩個人的雷劫,聖地與魔域全都被肆虐的雷霆之力籠罩了,天地都被巨大的黑暗與恐慌吞噬,只剩暴戾的雷劫彷彿要絞殺着一切。

如此恐怖的雷劫,簡直把魔修下巴都要驚掉了,他怎麼感覺……天道法則不是在抹去兩個飛升者,是特么在捏死兩個禽獸呢?

他一臉懵逼啊:「你倆到底幹啥人神共憤的事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其他 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052】

%